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雕塑之父黄土水《少女》雕像回太平国小

财团法人国家艺术基金会林曼丽董事长〈左中〉及徐昀霖校长〈右3〉,及太平国小校友们合影.j(李宜芳提供)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1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湾台北报导)位于台北市延平北路的的太平国小,于27日举行庆祝百年《少女》雕像再回太平国小校史室活动。学校醒狮团演出精彩的舞狮揭开序幕迎嘉宾,管弦乐团演奏卡本特《世界之巅》乐章热闹乐曲,与校友们共同见证《少女》雕像回家的温馨时刻。

台湾雕塑之父,黄土水的百年作品大理石调像《少女》,衣服纹路清析.jpg
台湾雕塑之父,黄土水的百年作品大理石调像《少女》,衣服纹路清析。(李宜芳提供)
财团法人国家艺术基金会林曼丽董事长〈左〉,太平国小徐昀霖校长〈右〉观赏雕像.jpg
财团法人国家艺术基金会林曼丽董事长〈左〉,太平国小徐昀霖校长〈右〉观赏雕像。(李宜芳提供)
台湾雕塑之父,黄土水的百年作品大理石调像《少女》.jpg
台湾雕塑之父,黄土水的百年作品大理石调像《少女》。(李宜芳提供)

穿越百年岁月的《少女》雕像,是台湾近代雕塑家黄土水的大理石作品,是黄土水先生于1920年在东京美术学校的毕业展览作品,同年坐船运回母校太平国小,成为太平国小镇校的典藏珍贵国宝。2020年10月17日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美术馆举办“不朽的青春 台湾艺术再发现”,首次借展《少女》雕像,展览期间委托日本东京艺术大学修复师“森纯一”进行修复。

太平国小校长徐昀霖表示,《少女》雕像有两个意象﹕其一,太平国小日治时期制服保留到现在,有百年历史的意义﹔其二,《少女》雕像与太平国小同样经历百年岁月非常珍贵。

洁白带黄的《少女》雕像是用精致雕刻技艺完成的大理石作品,身穿和服,围着波浪毛质的披肩,脸庞清秀,细致的发丝系着蝴蝶结,10岁年龄的瞳孔望向前方。根据考证,这座雕像有着温度的作品,灵感来自黄土水日本求学期间,同窗同学女儿“久子”小姐。

黄土水先生出生于乙未年1895年,住在艋舺祖师庙附近,父亲“黄能”是木匠师傅。1912年黄土水毕业于太平公学校,1915年任教于母校训导工作,1920年因个人精湛木雕技巧,获得台湾总督府民政长官“内田嘉吉”鼓励及国语学校校长“隈本繁吉”推荐,免试入学进入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学习西方系统雕刻雕塑。黄土水非凡的艺术风格在1918年以《蕃童》等作品入选日本帝国美术展览会,是第一位入选日本官方展览会的台湾艺术家,“我是台湾出身的,想做一些台湾特有的东西看,所以我想起原住民”。黄土水在日本的艺术成就,得到台湾社会极大的重视。

黄土水往来日本、台湾,尝试多种主题创作,运用石膏、大理石、木雕等材料交叉创作,其中“水牛”主题系列铜像及名人雕像,奠定黄土水世界艺术史定位。1930年因盲肠炎并发腹膜炎,36岁英年病逝于东京池袋寓所。

1920年代是台湾现代美术蓬勃发展的年代,当时的年轻艺术家以参与创作、鉴赏美术作品成为当年追求现代化的一种指标,同时积极实现新时代文明社会,年轻艺术家在背负家族与社会期望,多远赴日本、欧洲接受新时代的洗礼。

黄土水被公认是台湾近代史天才型艺术家,除了活跃美术界,亦获日本皇室青睐,日本明仁天皇外祖父“久迩宫邦彦王”夫妇在1920年第一次访问台湾,便至大稻埕公学校参观《少女》雕像。台湾的蔡英文总统、文化部部长亦相当重视黄土水先生作品的艺术价值之外的延伸。现今在台湾的台北中山堂、龙山寺、台中、彰化高中、或是部分日本地方政府都有搜集到黄土水的部分作品。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