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二十六回 妲己设计害比干

作者:石涛

人气 1002

比干明明知道妲己是狐狸,非整她。所以那时候的人想来也不怕狐狸,只是觉得狐狸脏。如果比干都知道妲己是狐狸的话,不知道他怎么看待娶了狐狸的纣王?那时候人都能接受!?

但是妲己确实有个特点,妲己一般是你不招惹她,她也不招惹你(它唯有招惹了伯邑考)。通常它下狠手的时候都是对方冲着它去。这到底蕴藏着什么道理呢?

在我个人看,通常冲着妲己去的都是想让商朝能够延续下去。就是说,希望纣王能够从良、能认清自己媳妇是只狐狸。任何谏臣、好官,或者是谁也好,一定是劝说纣王,然后冲着妲己去(说那是妖怪),往往在这种情况下妲己会出手。

这里蕴含着什么意思呢?就是妲己的使命是来毁掉商朝的,而这份使命的背后是女娲。所以当你意识到有这样问题的时候,我个人觉得就应该懂得这种天意。所以不是在人中看问题。

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刘伯温说:“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天翻地覆,就相当于狐狸来到商朝要把纣王毁了,明白的人就不管这只狐狸——几乎被狐狸杀掉的,其实他们都是逆天意而为之。

今天,现实环境当中想共产党好的人、想帮共产党的人,都是逆天意。这理解起来有点难度:

第一,什么叫帮助共产党?第二,什么叫顺天意?

反正你是党员,你就是共产党的一份子,这毋庸自疑。李文亮(编注:中共病毒吹哨者)是大二入党的,他循规蹈矩……不管他入党的心诚不诚,这个人是不是为了什么利益、目的?其实都瞎掰,今天遇到的是“天灭中共”,甭管你个人的任何目的,共产党是个魔鬼,要灭掉它!问题是这个。所以就看你怎么看。

在这个背景之下,比干做了件狐狸袍去给纣王穿,纯粹是恶心死妲己。这个恨就结大了。而恶心死妲己,不就是希望纣王能好吗?所以,无论你从任何角度,你只要帮了中共,基本上你就是逆天意了。

诗曰:
朔风一夜碎琼瑶,丞相乘机进锦貂,
只望回心除恶孽,孰知触忌作君妖。
刳心已定千秋业,宠妒难羞万载谣。
可惜成汤贤圣业,化为流水逐春潮!

“朔风”是指寒风。就说天冷了,宰相趁这个时候就进大袍,希望纣王回心转意,把妖精除了。

比干根本搞不懂他触犯了忌讳,这是大忌——狐狸是“有使命的”,而比干只是一个“人”。一切都在定数中,你做什么都是徒劳;成汤圣业成为流水,其实都是命里注定的事情。

比干狐皮造袍袄 除妖反成违天意

且说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此是九月。瞬息光阴,一如撚指,不觉时近仲冬。纣王同妲己宴乐于鹿台之上。那日只见:
彤云密布,凛冽朔风。
乱舞梨花,乾坤银砌;
纷纷瑞雪,遍满朝歌。
怎见得好雪:
空中银珠乱洒,半天柳絮交加。
行人拂袖舞梨花,满树千枝银压。
公子围炉酌酒,仙翁扫雪烹茶,
夜来朔风透窗纱,也不知是雪是梅花。
飕飕冷气侵人,片片六花盖地,

雪被称为“六花”。拍摄的照片中雪的结晶非常漂亮,一般都是六个花瓣。其实水的结晶也是六个花瓣,而且可以在不同的状况下显现不同样貌,比如你给水听古典音乐,那结晶会改变。有过一篇很长的文章,作者做了试验,水或雪会听音乐,在音乐的过程中水或雪的结晶会改变形状的。也就是说:万物皆为生灵。

瓦楞鸳鸯轻拂粉,炉焚兰麝可添锦。
云迷四野催妆晚,煖客红炉玉影偏。
此雪似梨花、似杨花、似梅花、似琼花;
似梨花白、似杨花细、似梅花无香、似琼花珍贵。
此雪有声,有色、有气、有味;

这就很有趣了,古时候的人看雪,可以看出相应的东西。“此处无声胜有声”,对吧!曾感受深山庙宇房檐的铜铃声,可以听出那一份悠远、空灵。你可以听到静,在大风中铃声的本身包含着一种静,你可以听到时间瞬息的断阙,当然这是取决于聆听者的心境。

这里也谈到了,此雪有声,有色、有气、有味。一般人怎么能感受出来?

有声者如蚕食叶、有气者冷浸心骨、有色者比美玉无瑕、有味者能识来年禾稼。

有味者,是指“瑞雪兆丰年”的意思。雪铺在地上,来年开春的时候土地是肥沃的。

团团如滚珠,碎剪如玉屑,一片似凤耳,两片似鹅毛,三片攒三,四片攒四,五片似梅花,六片如六萼。

古时候的人们,在诗情画意中能看到天、地、人合一的景象。

此雪下到稠密处,只见江河一道青。此雪有富、有贵、有贫、有贱;

如果从下雪中能看出“此雪有富、有贵、有贫、有贱”,你说这写书的人多么了得!

富实者红炉添寿炭,煖阁饮羊羔;贫贱者厨中无米、灶下无柴。非是老天传敕旨,分明降下杀人刀。

这是作者讲现实生活中的贫、富差距,完全不同的生活。

凛凛寒威雾气棼,国家祥瑞落纷纭。
须臾四野难分辨,顷刻千山尽是云。

在这种寒气之下,四野难分,一切的江山、国土,一切世俗纷纭飘渺毫无意义,但是同时又是一种境界。

银世界,玉乾坤,空中隐跃自为群。
此雪落到三更后,尽道丰年已十分。

纣王与妲己正饮宴赏雪,当驾官启奏:“比干候旨。”王曰:“宣比干上台。”比干行礼毕。王曰:“六花杂出,舞雪纷纭,皇叔不在府第酌酒御寒,有何奏章,冒雪至此?”比干奏曰:“鹿台高接霄汉,风雪严冬,臣忧陛下龙体生寒,特献袍袄,与陛下御冷驱寒,少尽臣微悃。”王曰:“皇叔年高,当留自用;今进与孤,足征忠爱!”命“取来。”

比干下台,将朱盘高捧,面是大红,里是毛色。比干亲手抖开,与纣王穿上。帝大悦:“朕为天子,富有四海,实缺此袍御寒。今皇叔之功,世莫大焉!”纣王传旨:“赐酒共乐鹿台。”

话说妲己在绣帘内观见,都是他子孙的皮,不觉一时间刀剜肺腑,火燎肝肠,此苦可对谁言!

这就是比干的不是,他下了狠心,但是又很难说比干不是,在人中的道理,你能说他不是吗?妲己是妖狐,今天蛊惑圣聪,那怎么都是人中的道理。所以在改朝换代的生命的过程中,人中的道理,在理中不是理,是错的。

就像今天如果你承认共产党是妖精,当你能接受天灭中共的说法,其实你就能意识到你在看待问题上、在对待问题上,你的概念就超越人了,而不是在人的利益上说:“我吃亏了。”根本不是。这对很多人来讲其实是个难度。

暗骂:“比干老贼!吾子孙就享了当今酒席,与老贼何干?你明明欺我,把皮毛惑吾之心。我不把你这老贼剜出你的心来,也不算中宫之后!”泪如雨下。不表妲己深恨比干。

在上一回结束的时候就提到比干多管闲事(这事跟他没关系),所以惹出了麻烦。但是姜子牙在离开比干相府的时候就给比干留了一个帖,说你只要危难的时候你看那个。

也就是说,比干多管闲事的这件事情、一切都命理注定的。其实就像习近平,你看半天,也就是命理注定。大家骂他这个、骂他那个;希望他好、希望他死。其实都是人的希望,他到点就活不成,不到点,他也死不了。他就这事,不把这事干完了他结束不了。

这事出现了大的变化的时候,就是天底下出了大的变化的时候,让人们能有个选择的概念,选择善、还是追寻恶!其实还是这个问题。

且说纣王与比干把盏。比干辞酒,谢恩下台。纣王着袍进内,妲己接住。王曰:“鹿台寒冷,比干进袍,甚称朕怀。”妲己奏曰:“妾有愚言,不识陛下可容纳否?陛下乃龙体,怎披此狐狸皮毛?不当稳便,甚为亵尊。”王曰:“御妻之言是也。”遂脱将下来贮库。

其实在我们现实环境中很多人都跟这狐狸讲法一样,她本身邪恶却以照顾别人的说法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太多了!

比如这哥儿们想搭车,跟人说想搭车就完了,他不!他说:“老张,你开车蛮辛苦的呀,其实我可以帮你开一会儿。”人家说:“是吗?你真好!那你开一会儿吧!”其实他要搭车,还得倒给钱。

太多了!就是在做事情的时候动心眼,人不实在。说:“老张!我搭车。”不就完了,他不……在这个年代,人为什么变的堕落了?就是这些东西。

──此乃是妲己见物伤情,其心不忍,故为此语。因自沉思曰:“昔日欲造鹿台,为报琵琶妹子之仇,岂知惹出这场是非,连子孙具剿灭殆尽……”心中甚是痛恨,一心要害比干,无计可施。

我们看的这些故事都是一还一报的,一个好事、一个坏事,一个好事、一个坏事,就这么一来一去,而且一来一去互为因果,所以不能说谁对、谁错、谁长、谁短,它的根脉、原因就是更高级的生命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一种使命过程,从而就让低层的众生产生了这种因果的故事。这么去理解就对了。

话说时光易度,一日,妲己在鹿台陪宴,陡生一计,将面上妖容彻去,比平常娇媚不过十分中一二。大抵往日如牡丹初绽,芍药迎风,梨花带雨,海棠醉日,艳冶非常。纣王正饮酒间,谛视良久,见妲己容貌大不相同,不住盼睐,妲己曰:“陛下频顾贱妾残妆何也?”纣王笑而不言。

妲己强之,纣王曰:“朕看爱卿容貌,真如娇花美玉,令人把玩,不忍释手。”妲己曰:“妾有何容色,不过蒙圣恩宠爱,故如此耳。妾有一结识义妹姓胡。名曰喜媚,如今在紫霄宫出家。妾之颜色,百不及一。”

纣王原是爱酒色的,听得如此容貌,不觉心中欣悦,乃笑而问曰:“爱卿既有令妹,可能令朕一见否?”妲己曰:“喜媚乃是闺女,自幼出家,拜师学道,上洞府名山紫霄宫内修行,一刻焉能得至?”

王曰:“托爱卿福庇,如何委曲,使朕一见,亦不负卿所举。”妲己曰:“当时同妾在冀州时,同房针线,喜媚出家,与妾作别,妾洒泪泣曰:“今别妹妹,永不能相见矣!”喜媚曰:“但拜师之后,若得五行之术,我送信香与你。姐姐欲要相见,焚此信香,吾当即至。”后来去了一年,果送信香一块。未及二月,蒙圣恩取上朝歌,侍陛下左右,一向忘却。方才陛下不言,妾亦不敢奏闻。”

妲己开始骗纣王了,纣王是一切要随着他的心愿走,所以一个只想随着自己心愿的人,可以被周边的任何生命所左右。就像今天习近平,一切都有自己的心愿,所有人都围着他做,其实边上围着他做的人就借助他的概念玩死他。纣王就是类似的,因为一个自私的、贪婪的、不顾及他人的,他就是这么一个纵欲者。

纣王大喜曰:“爱卿何不速取信香焚之?”妲己曰:“尚早。喜媚乃是仙家,非同凡俗;待明日,月下陈设茶果,妾身沐浴焚香相迎,方可。”

妲己请来的神仙、出家人都得三更半夜才来?有月亮才上来?所以这个纣王就是迷失了。他分不清白昼、黑夜;分不清神仙、鬼魔了……

王曰:“卿言甚是,不可亵渎。”

纣王与妲己宴乐安寝。

鸡精喜媚道身掩 抽筋拔骨断成汤

却说妲己至三更时分,现出元形,竟到轩辕坟中。只见雉鸡精接着,泣诉曰:“姐姐!因为你一席酒,断送了你的子孙尽灭,将皮都剥了去,你可知道?”

妲己亦悲泣道:“妹妹!因我子孙受此沉冤,无处申报,寻思一计,须……如此如此,可将老贼取心,方遂吾愿。今仗妹妹扶持,彼此各相护卫。我思你独自守此巢穴,也是寂寥,何不乘此机会,享皇宫血食,朝暮如常,何不为美。”雉鸡精深谢妲己曰:“既蒙姐姐抬举,敢不如命,明日即来。”

妲己计较已定,依旧隐形回宫入窍,与纣王共寝。天明起来,正是纣王欢忭,专候今晚喜媚降临,恨不得把金乌赶下西山,去捧出东边玉兔来。至晚,纣王见华月初升,一天如洗,作诗曰:
“金运蝉光出海东,
清幽宇宙彻长空;
玉盘悬在碧天上,
展放光华散彩红。”

话说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玩月,催逼妲己焚香。妲己曰:“妾虽焚香拜请,倘或喜媚来时,陛下当回避一时。恐凡俗不便,触彼回去,急切难来。待妾以言告过,再请陛下相见。”纣王曰:“但凭爱卿吩咐,一一如命。”妲己方净手焚香,做成圈套。将近一鼓时分,听半空风响,阴云密布,黑雾迷空,将一轮明月遮掩。

那时妖精来,都会遮月亮!我们看到的月亮,如果黑云很低,遮住月亮的话,人们是感到这种寒气。

一霎时,天昏地暗,寒气侵入。纣王惊疑,忙问妲己曰:“好风!一会儿翻转了天地。”妲己曰:“想必喜媚踏风云而来。”

这纣王一点儿都不明白,所以人通常说:精英者的愚蠢。精英者的愚笨就在于他一切都自以为是,从而光顾聪明,失去了智慧;充满了聪明,失去了智慧;充满了聪明,唯利是图(有目的的)。失去了智慧犹如失聪,完全失去了辨别的能力。

言未毕,只听空中有环珮之声,隐隐有人声坠落。妲己忙催纣王进里面,曰:“喜媚来矣。俟妾讲过,好请相见。”纣王只得进内殿,隔帘偷瞧。

只见风声停息,月光之中,见一道姑穿大红八卦衣,丝绦麻履。况此月色复明,光彩皎洁,且是灯烛辉煌,常言“灯月之下看佳人,比白日更胜十倍。”只见此女肌如瑞雪,脸似朝霞,海棠丰韵,樱桃小口,香脸桃腮,光莹娇媚,色色动人。

所以一般说的“诱物”可能不是人,就像女孩戴的小配件都是狐狸,戴上之后可能都这样了。凡是在肉体上表现出无尽的诱惑之力的,其实都不是正经人。我讲的是诱惑的本身,她散发出这种诱惑,让人不尊重。

妲己向前曰:“妹妹来矣!”喜媚曰:“姐姐,贫道稽首了。”二人同至殿内,行礼坐下。茶罢,妲己曰:“昔日妹妹曾言,‘但欲相会,只焚信香即至。’今果不失前言,得会尊容,妾之幸甚。”道姑曰:“贫道适闻信香一至,恐违前约,故此即速前来,幸恕唐突。”彼此逊谢。

且说纣王再观喜媚之姿,复睹妲己之色,天地悬隔。纣王暗想:“但得喜媚同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心上甚是难过,只见妲己问喜媚曰:“妹妹是斋,是荤?”喜媚答曰:“是斋。”妲己传旨:“排上素斋来。”二人传杯叙话。灯光之下,故作妖娆。

纣王看喜媚,真如蕊宫仙子,月窟嫦娥。把纣王只弄得魂游荡漾三千里,魄遶山河十万重,恨不能共语相陪,一口吞他下肚,抓耳挠腮,坐立不宁,不知如何是好。

纣王急得不耐烦,只是乱咳嗽。妲己已会其意,眼角传情,看着喜媚曰:“妹妹,妾有一言奉渎,不知妹妹可容纳否?”喜媚曰:“姐姐有何事吩咐?贫道领教。”妲己曰:“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赞扬妹妹大德,天子喜不自胜,久欲一睹仙颜;今蒙不弃,慨赐降临,实出万幸。乞贤妹念天子渴想之怀,俯同一会,得领福慧,感戴不胜!今不敢唐突晋谒,托妾先容。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喜媚曰:“妾系女流,况且出家,生俗不便相会,二来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亲,岂可同筵晤对,而不分内外之礼。”

妲己曰:“不然。妹妹既系出家,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岂得以世俗男女分别而论。况天子系命于天,即天之子,总控万民,富有四海,率土皆臣,即神仙亦当让位。况我与你幼虽结拜,义实同胞,即以姐妹之情,就见天子,亦是亲道,这也无妨。”

喜媚曰:“姐姐吩咐,请天子相见。”纣王闻“请”字,也等不得,就走出来了。纣王见道姑一躬,喜媚打一稽首相还。喜媚曰:“请天子坐。”纣王便傍坐在侧。二妖反上下坐了。灯光下,见喜媚两次三番启朱唇,一点樱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双湾活水,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把个纣王弄得心猿难按,意马驰缰,只急得一身香汗。

先爱狐狸女 又宠雉鸡精

《拍案惊奇》里有类似的描写手法,我能感触到,写书的人他是以妖借助“道姑”这个身份,来到了朝歌城内宫,概念是反的——包含着一种惑乱(惑乱人)的成分在里面。

因为“修炼”都是跟神、佛、道有关,这里偏偏描写妖精变成“道姑”进入宫里蛊惑王,男(王)、女(妖)干了苟且之事……把真正的神、佛、道给妖魔化,从而来扰乱人中真正正的东西……就像我们在现实的环境当中,在今天的社会中,很多人在遇到有关修行问题的时候往往关注、注重“人的身体”。所以人身难得。

妲己是为了害比干,想了半天想出了个招——把这只鸡给弄到宫里面。而比干是纣王的皇叔,为了女人,纣王竟然可以把自己的皇叔杀了。他眼前只有这个女人,只要这个女人,其实只有他自己、只有满足他自己的欲望这种概念。

封神演义》很少有情色的内容。对纣王的那种淫荡堕落、妖精的淫秽很少有露骨的描写,只是在文字上、在故事的叙述中让你能够感受到纣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败落。但下面就有一段……

妲己情知纣王欲火正炽,左右难捱,故意起身更衣。妲己上前曰:“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来。”

纣王复转下坐,朝上觌面传杯。纣王灯下以眼角传情,那道姑面红微笑。纣王斟酒,双手奉于道姑;道姑接酒,吐袅娜声音答曰:“敢劳陛下!”纣王乘机将喜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语,把纣王魂灵儿都飞在九霄。

纣王见是如此,便问曰:“朕同仙姑台前玩月,何如?”喜媚曰:“领教。”纣王复携喜媚手出台玩月。喜媚不辞。纣王心动,便搭住香肩,月下偎倚,情意甚密。

纣王心中甚美,乃以言挑之曰:“仙姑何不弃此修行,而与令姐同住宫院,抛此清凉,且享富贵,朝夕欢娱,四时欢庆,岂不快乐!人生几何,乃自苦如此。仙姑意下如何?”喜媚只是不语。

纣王见喜媚不甚推托,乃以手抹着喜媚胸膛,软绵绵,温润润,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纣王见他如此,双手抱搂,偏殿交欢,云雨几度,方才歇手。正起身整衣,忽见妲己出来,一眼看见喜媚乌云散乱,气喘吁吁,妲己曰:“妹妹为何这等模样?”纣王曰:“实不相瞒,方才与喜媚姻缘相凑。天降赤绳,你妹妹同侍朕左右,朝暮欢娱,共享无穷之福。此亦是爱卿荐拔喜媚之功,朕心嘉悦,不敢有忘。”即传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饮,至五更方共寝鹿台之上。有诗为证,诗曰:
国破妖氛现,家亡纣主昏。
不听君子谏,专纳佞臣言。
佞臣,指费仲、尤浑。
先爱狐狸女,又宠雉鸡精。
比干逢此怪,目下死无存。

比干是个人,当他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根本就躲不开了。

修行是人生命真正的路途、人生真正的意义,当人们贪图富贵、贪图淫荡的时候,就反着走,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色鬼,就像“精、气、神”——以精化气、以气化神——气借助身体往上走,那就是修行;那精血之气往下走,全都排掉的话,最终化掉的是你的魂魄。精、气、神的“神”可以讲是你的魂魄,当你的精血之气往下走的时候,毁掉的就是人的肉身,魂魄无以附着,那就完了……

现实物质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一种迷障,来衬托出人身体的珍贵(各门各派都这么讲),但是从中有多少人真正能够分离出来?就是说,我的身体跟我的元神,我能知道这是两个自己,能够知道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话说纣王暗纳喜媚,外官不知。天子不理国事,荒淫内阙,外廷隔绝,真是君门万里。

武成王虽执掌大帅之权,提调朝歌四十八万人马,镇守都城,虽然丹心为国,其如不能面君谏言,彼此隔绝,无可奈何,只行长叹而已。一日,见报说,东伯侯姜文焕分兵攻打野马岭,要取陈塘关,黄总兵令鲁雄领兵十万把守去讫。不表。

且说纣王自得喜媚,朝朝云雨,夜夜酣歌,那里把社稷为重。那日,二妖正在台上用早膳,忽见妲己大叫一声,跌倒在地;把纣王惊骇汗出,吓的面如土色。见妲己口中喷出血水来,闭目不言,面皮具紫

妲己(狐狸精)有本事,是说它能变化、能借助人的身体制造出某种假象,人无力分辨。我相信今天在习近平的身边同样有这样的东西。

纣王曰:“御妻自随朕数年,未有此疾。今日如何得这等凶症?”喜媚故意点头叹曰:“姐姐旧疾发了!”帝问:“媚美人为何知御妻有此旧疾?”

喜媚奏曰:“昔在冀州时,彼此具是闺女。姐姐常有心痛之疾,一发即死。冀州有一医士,姓张,名元;他用药最妙,有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此疾即愈。”纣王曰:“传旨宣冀州医士张元。”喜媚奏曰:“陛下之言差矣!朝歌到冀州有多少路!一去一来,至少月余。耽误日期,焉能救得?除非朝歌之地,若有玲珑心,取他一片,登时可救;如无,须臾即死。”

纣王曰:“玲珑心谁人知道?”喜媚曰:“妾身曾拜师,善能推算。”纣王大喜,命喜媚速算。

这就是害比干设的套。显然,纣王身边再也没有真正具有正气之人。那妖精在身边,正的就不在——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人正,邪的东西也过不来。神、佛、道会护着真正正的人。狐狸精、雉鸡精都是纣王招来的,那正的(神、佛、道)不会帮他。

这妖精故意掏指,算来算去,奏曰:“朝中止有一大臣,官居显爵,位极人臣;只怕此人舍不得,不肯救拔娘娘。”纣王曰:“是谁?快说!”喜媚曰:“唯亚相比干乃是玲珑七窍之心。”纣王曰:“比干乃是皇叔,一宗嫡派,难道不肯借一片玲珑心为御妻起沉痾之疾?速发御札,宣比干!”差官飞往相府。

比干不就要怼妲己的心吗!所以把狐子、狐孙都给杀了。有一句话:“将心比心”,这里也是对应着来的:在人世间的一切,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插手。一切都有背后命里的原因。当你插手多深,遭到的报应有多深!

六札宣比干 取比干心作羹汤

比干闲居无辜,正为国家颠倒,朝政失宜,心中筹画。忽堂候官敲云板,传御札,立宣见驾。比干接札,礼毕,曰:“天使先回,午门会齐。”比干自思:“朝中无事,御札为何甚速?”话未了,又报:“御札又至!”比干又接过。不一时,连到五次御札。比干疑惑:“有甚紧急,连发五札?”正沉思间,又报:“御札又至!”持札者乃奉御官陈青。

比干接毕,问青曰:“何事要紧,用札六次?”青曰:“丞相在上:方今国势渐衰,鹿台又新纳道姑,名曰胡喜媚。今日早膳,娘娘偶然心疼疾发,看看气绝。胡喜媚陈说,要得玲珑心一片,煎羹汤,吃下即愈。皇上言:“玲珑心如何晓得?”胡喜媚会算,算丞相是玲珑心。因此发札六道,要借老千岁的心一片,急救娘娘,故此紧急。”

比干听说,惊得心胆具落,自思:“事已如此……”乃曰:“陈青,你在午门等候,我即至也。”比干进内,见夫人孟氏曰:“夫人,你好生看顾孩儿微子德!我死之后,你母子好生守我家训,不可造次。朝坤并无一人矣!”言罢泪如雨下。夫人大惊,问曰:“大王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比干曰:“昏君听信妲己有疾,欲取吾心作羹汤,岂有生还之理!”

所以这种荒谬之事都可以发生,其实反应出妖怪的力度。妖跟兽的力量足以让人失去正常思维。朋友们经常说共产党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同时我们看到:习近平或者谁做的事情非常的龌龊、非常的愚蠢,但你不理解为什么他这么愚蠢,愚蠢的事他可以做得出来,而且他可以在这个体制中能够运作,很多人不理解,其实就是你的人性尚存。

如果你理解到共产党就是魔,它身边有这些妖跟兽,其实就变成理解了。所以很多朋友在反共的概念中不能从生命的角度认识的时候,你看到的问题就很费解,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夫人垂泪曰:“官居相位,又无欺诳,上不犯法于天子,下不贪酷于军民,大王忠诚节孝,素表着于人耳目,有何罪恶,岂至犯取心惨刑。”有子在傍泣曰:“父王勿忧。方才孩儿想起,昔日姜子牙与父王看气色,曾说不利,留一简帖,见在书房,说:‘至危急两难之际,进退无路,方可看简,亦可解救。’”

你看,比干必遭此难,无论如何都是命中注定的。换句话说,无论大家遇到什么荒谬之事、你认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都是命里注定的。

刘伯温讲的一段话:“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一个人做的任何事情都被天地间所有的生灵所记载。当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天翻地覆就是报应,当报应来的时候如果你是个明白的人,逍遥自在乐无边,你不在其中,你不在对错中、不在这种磨难中。那得是真正明白的人。

比干方悟曰:“呀!几乎一时忘了!”忙开书房门,见砚台下压着一帖,取出观之──上书明白──比干曰:“速取火来!”取水一碗,将子牙符烧在水里,比干饮于腹中。忙穿朝服上马,往午门来。不表。

且说六札宣比干,陈青泄了内事,惊得一城军民官宰,尽知取比干心作羹汤。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荒谬、荒唐的,但只有一个人认为是正经的,就是纣王。

话说武成王黄元帅同诸大臣具在午门,只见比干乘马,飞至午门下马。百官忙问其故。比干曰:“据陈青说……取心一节,吾总不知。”百官随比干至大殿。

比干径往鹿台下侯旨。纣王立候,听得比干至,命:“宣上台来。”

比干行礼毕。王曰:“御妻偶发沉痾心痛之疾,唯玲珑心可愈。皇叔有玲珑心,乞借一片作汤,治疾若愈,此功莫大焉。”比干曰:“心是何物?”纣王曰:“乃皇叔腹内之心。”比干怒奏曰:“心者一身之主,隐于肺内,坐六叶两耳之中,百恶无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

“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这话曾经被杜元铣骂纣王的时候说过,他后来就被纣王给杀了。这话比干又用上。

心为万物之灵苗,四象变化之根本。

“四象”:东、南、西、北;春、夏、秋、冬。比干讲述着人的心对应着天地之间的关系。四象变化里面又包含着二十八星宿,二十八星宿里面包含着东、南、西、北。北为玄武,南为朱雀,东为白虎,西为青龙。同样,北又是春分,这么相互对应的。

吾心有伤,岂有生路!老臣虽死不惜,只是社稷坵墟,贤能尽绝。今昏君听新纳妖妇之言,赐吾摘心之祸;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存,社稷存!”

你要借我一片玲珑心,把我心给废了,心没了,我不就死了吗?

纣王曰:“皇叔之言差矣!总只借心一片,无伤于事,何必多言?”

这时候纣王已经昏庸到:我就借了你一片心哪!我也没伤你啊!你怎么就认为呢?纣王已经荒谬到这份儿上了。

无论这人曾经多厉害,当陷入阴邪之中,人就变成了一堆烂肉,而且毫无理喻,但他讲的是人言、说的是道理。你看习近平发言讲的都是道理,但没一句话是真的,句句用不了。

比干厉声大叫曰:“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涂狗彘!心去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无辜遭此非殃!”纣王怒曰:“君叫臣死,不死不忠。台上毁君,有亏臣节!如不从朕命,武士,拿下去,取了心来!”

人家纣王讲的是道理,我要你死你不死,你就是对君王的污辱。跟现在看疫情一样,你看武汉市长,我让你顶罪你就顶罪!你还不顶罪!你敢甩锅!他就是这么回事。

原来有一句话:劝赌不劝嫖。这是民间一句话。赌是自己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赌会害人,你跟赌徒说,他能听你的,但淫色之事,这事不能碰,凡是贪溺于酒色、淫色的,通常说是“招了道”了。

可以这么讲:赌徒背后多少还有一点人的概念;色与淫荡后面是妖。一个人沉溺于酒色之事的时候,这个人会逐渐被这些妖怪所代替。他看起来是人,但他做的都不是人的事。而他又用人中的道理跟你没完没了。是这么回事。

比干大骂:“妲己贱人!我死冥下,见先帝无愧矣!”喝:“左右,取剑来与我!”奉御将剑递与比干。比干接剑在手,望太庙大拜八拜,泣曰:“成汤先王,岂知殷受断送成汤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

这里也满有趣的:比干同样是在纣王为寿王的时候保举他为太子的人。

遂解带现躯,将剑往脐中刺入,将腹剖开,其血不流。比干将手入腹内,摘心而出,望下一掷,掩袍不语,面似淡金,迳下台去了。

且说诸大臣在殿前打听比干之事,众臣纷纷,议论朝廷失政,只听得殿后有脚迹之声。黄元帅望后一观,见比干出来,心中大喜。飞虎曰:“老殿下,事体如何?”比干不语。百官迎上前来。比干低首速行,面如金纸,迳过九龙桥去,出午门。常随见比干出朝,将马伺候。比干上马,往北门去了。

当比干看了姜子牙的符之后,他照着姜子牙的话做,他也应该知道命里注定的事情,如果不知道是命里注定的事情,那姜子牙为什么给他留了帖子呢?所以他是照着姜子牙的办法做的。

他把那个帖烧了之后放在水里喝了。当他喝下去之后就等于姜子牙用他的道术封住了他的伤口、封住了他的血。其实现在也能看到某些有特异功能的人,以障眼法的方式把人切两半,很多人说那是假的,我相信假的居多,但那其中有的是真的。绝大多数都是假的,但个别是有真的。但咱们可没说那东西是正的、还是邪的,这是两回事,也就是说,如果是邪的,可能是妖、可能是鬼、可能是兽,同样他有闭血之法;如果是正的,同样有这个本事,但通常不会表演。

比干也等于是借助了姜子牙的功能,喝了那杯水闭住了自己的伤口,但是他同样要闯出他的命运来。

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封神演义第 二十六回(上)

封神演义第 二十六回(下)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涛哥侃封神】第二十七回  太师回兵陈十策
【馨香雅句】孝贤皇后亲蚕图 她和乾隆的故事
【涛哥侃封神】第二十五回 苏妲己请妖赴宴
【涛哥侃封神】第二十四回 渭水文王聘子牙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特赦名单?佩洛西弹劾受挫
【拍案惊奇】拜登就职礼三反常 FBI查DC美军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草木皆兵 欧洲民众抗封锁
【财商天下】罗斯柴尔德 全球最神秘最富有家族
【重播】布林肯参议院听证:誓言战胜中共
【西岸观察】移民大军压境 拜登会开放国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