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逼真写实油画 描绘生活中的小小珍宝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的作品《艺术家的收藏》(Artist's Collection)细部。油彩、画布,79 x 74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7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冰茶与柠檬》(Iced Tea and Lemon)。油彩、画

在电话访谈中,帕特森说,她希望她的作品能让观众停下脚步来,沉思并赞叹展现在眼前的静物之美。

然而,若她当年在大学里没有坚持创作那些“称不上艺术”的画,就不会有今天这些迷人的作品。

写实艺术的坚持

尽管出生在音乐世家,帕特森却独钟于绘画。12岁时,她便开始学习油画,并对这项艺术一见钟情。直到就读大学前,她都持续接受着油画课程的训练。

1970年代后期,帕特森来到了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的艾利森山大学(Mount Allison University in Sackville)深造。她回忆当时仅有几位教授有在教正统的写实技法。传统画室还留着,却几乎没有人使用。学校有传统石膏像的画室,但都积满了灰尘,因为新进的教授没有考虑进行这样的训练。相反地,他们转向教抽象和概念的表现。

曾有一次,一位教授要求她画一幅抽象画,这让帕特森几乎要休学了:因为她真的做不到。她对抽象画不感兴趣。“这对我来说没有挑战。我无法理解”,她说。不过最后她还是赢了,她始终没有交出那幅画。

写实画
加拿大艺术家苏珊·帕特森享受在她的静物画中描绘日常生活的小物件。(苏珊·帕特森提供)

帕特森是个非常认真的学生,她毕业于1980年,这是艾利森山进行传统训练的最后一届。

由于她的一位教授是水彩画家,因此毕业后帕特森也自然地选择了水彩创作。多年来,她乐于将照片翻绘成风景画,在加拿大海洋省份或有时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展示她的作品。

约十年前,帕特森的绘画之路却发生了改变。在规划一幅类似荷兰传统花卉画的水彩创作时,她在网路上搜集资料,却意外看到了波士顿美术馆学校(School of the Museum of Fine Arts)提供的传统荷兰油画课程。那是一整个学期的课,不适合她,于是她便写信询问是否能开短期的工作坊。

没想到,这场工作坊就此改变了帕特森的职涯。在那里,她学会了荷兰油画使用的各种媒材和颜料。她对不同的釉料特别感兴趣。此外,她还学会如何在箱子中安排道具和单点光源,创造出生动有趣的静物构图。从那时起,她便专门进行静物画创作。

静物画的魅力

帕特森的画充满了怀旧珍宝,例如古早味的蕾丝桌巾、抛光的银茶壶,和青花瓷碗等,很多观众反馈帕特森的作品让他们回忆起祖父母的家。帕特森解释,这是她相信静物画应更受重视的原因之一:因为画中描绘的都是人们熟悉的物品,和一位陌生人的肖像相比,虽然后者卖价较高,却没有那么适合挂在家里。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蓝白碟子和蓝莓》(Blue and White Dish With Blueberries)。油彩、画布,23 x 30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不仅是画而已,帕特森的整座家都是她作品的延伸,她的这栋120年的老房子里,处处充满了古董老物。

有些是她为了创作在古董店找的,有些则是朋友或祖父母留下的传家宝。“很多人给我银器,因为没有人想要维护它。他们都懒得抛光”,她说。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茶壶和蕾丝》(Teapot and Lace)。油彩、画布,75 x 44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她对老旧古董器皿的热爱来自她的祖父母。“所有这些东西都如此地高贵。我就喜爱这些物件的手艺和工艺。”

纪律

新生代艺术家通常都不太清楚像她这样细致的画,需要多少的工作量和自我纪律才能完成,帕特森提到。“很多人认为你要先收集灵感,然后去工作室开始创作,但我确实把它当一份工作在做”,她说。

“我从星期一工作到星期五,每天六至七个小时,我蛮喜欢这样的。⋯⋯看到[一幅]画在眼前逐渐成形,在每个阶段越来越精细,越来越逼真,这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过程。”

有些画需要长达三至四个月的时间,加上油画需要等待颜料风干,所以她通常会同时画两至三幅画。因为间隔时间很长,她常要帮摆设好的物件掸去灰尘,甚至有时还要帮银器道具抛光。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艺术家的收藏》。油彩、画布,79 x 74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像是《艺术家的收藏》(Artist’s Collection)等较大幅的作品,则要200多小时才能完成。光是草稿就花了35至50小时,因为帕特森希望在开始上颜料之前,能先确保构图的每一部分都精准无误。

在工作室里

帕特森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三角构图,中间摆放较高的物品作为视觉焦点。画中的其他物品都是和主角互补,将观众的视线带回主角,她说。她也很常在画中放入蛋的元素,因为她很喜欢纯白的蛋壳能将画面分隔出来,并在桌上印出简单的阴影。

她对细节的观察力非常敏锐,也会在画中细心地呈现出来。“我纯粹喜爱细节”,她说。她特别喜欢描绘银器上的倒影。生活中到处都有倒影,但我们不一定会注意到”,她说。她将这些画面描绘出来,引发人们的兴趣。“从银器上,您会看到不同的世界”,她解释道。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工作室的倒影》(Studio Reflections)。油彩、画布,41 x 35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帕特森偏好单色调,尤其是灰色调,她特别喜欢微妙的颜色变化和白色花卉。“但偶尔有一些橘色或黄色,做一点不一样的也不错”,她说。那些时候,她会画色彩丰富的水果,像是多汁的桃子切片、一碗新鲜的樱桃、或一盘恰好成熟的草莓。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银器与樱桃》(Silver and Cherries)。油彩、画布,25 x 36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对帕特森来说,画水果完全是另一种步调和挑战,因为她通常是现场画,而水果又放不久。她解释说,首先她会画水果的草稿,将草稿转到画布上,再准备上颜料。但实际画的水果却是新准备的,因为只要隔了一天,它们看起来就不那么清脆爽口了。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红西洋梨》(Red Pear)。油彩、画布,25 x 25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传统写实画新秀

2014年时,帕特森和六位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写实画家共同在戴尔豪斯大学的戴尔豪斯艺廊(Dalhousie Art Gallery)筹办了一场画展。总共有28位当地艺术家参展。她回忆说,这是该艺廊有史以来最热门的一场展览。

尽管该展览相当受欢迎,却无法让他们同样地在哈利法斯的新斯科舍艺术画廊(Art Gallery of Nova Scotia)展出。该艺廊拒绝了他们,不过随后同意在附近大雅茅斯的分馆展示他们的作品。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白牡丹花束》(White Peony Bouquet)。油彩、画布,46 x 46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过去十年来,帕特森看到了写实艺术再次受重视的趋势。“我觉得很多人开始厌倦抽象艺术和一些他们无法理解的画,希望回到比较容易理解的事物。我想很多人去了美术馆却感到陌生又愚蠢,因为他们无法感同身受”,她说道。

“现在,相关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教导着我喜爱的传统艺术”,她接着说。

“我很高兴,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几乎都是独自一人在这个领域里。长久以来,一直有人告诉我这些画‘不是真的艺术’,去放松一下、改变我的风格。但我总是屹立不摇,现在看来真的值得了。”

她非常感谢长期支持她的机构,包含纽约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ARC),该组织透过举办国际ARC沙龙(International ARC Salon)等活动,提倡写实艺术家和其工作室。在第14届沙龙竞赛中,帕特森的作品《艺术家的收藏》获得了静物组的第二名奖项。她的另外两幅画作《银器与鸡蛋》(Silver and Eggs)和《工作室的倒影》(Studio Reflections)也在第15届ARC沙龙中名列准决赛名单。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的作品《银器与鸡蛋》(Silver and Eggs)。油彩、画布,70 x 46公分。(苏珊·帕特森提供)

有很多人委托帕特森作画,但她现在不再接任何案子了。她想潜心描画她的小小珍宝:“我真的非常喜欢我想要做的工作,使用我心爱的这些道具”,她说道。

更多关于苏珊·帕特森的作品,请参考更多

原文Paintings Full of Little Treasur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亚琛大教堂
    亚琛大教堂的建筑物融合了古典时期和拜占庭的传统,是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自中世纪以来第一座大型拱顶结构的建筑物,对于中世纪早期卡洛琳王朝的宗教建筑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德国建筑史上,更有学者将其称为“卡洛林文艺复兴”,对于中世纪建筑艺术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圣马可大教堂
    圣马可大教堂(St. Mark’s Basilica)位在威尼斯大运河旁著名的圣马可广场上,和一旁的总督宫、圣马可钟楼等建筑物共同围塑出文艺复兴的广场。据说,拿破仑在18世纪来到威尼斯时,赞叹这里是“欧洲最美的客厅”。
  • 摩根图书馆
    在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上有着一栋独特的建筑,外观像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别墅,仔细一瞧却能看到古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及艺术,这里是著名的麦金大楼(McKim Building),知名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私人图书馆。
  • 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
    奥罗拉(Aurora)是希腊罗马神话中黎明的化身。她是泰坦巨人的女儿,也是奥林匹亚最早的12位主神之一。她是日月之神的姊姊,同时也是风与星辰之神的母亲。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