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之木马屠城记

文/文牧
《木马进入特洛伊的游行》(The Procession of the Trojan Horse in Troy),多美尼科·提也波洛(Domenico Tiepolo)绘于1773年。现藏于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95
【字号】    
   标签: tags: ,

..…五千多年前,小亚细亚北部的特洛伊城邦(the City State of Troy)公民把腹藏希腊远征军武士的巨型木马送进城堡;次日午夜伏兵尽出,驰骋全城烧杀掳掠,百年古都就此沦陷。而今天,这出被埋葬在爱琴海西岸的惨剧是否会在美国重演?万一惨剧果真再次上演,昔日的特洛伊木马将会是谁……?

以史为鉴——古都特洛伊的覆亡

公元前十三世纪,与欧亚大陆交界的爱琴海东岸相距不足五哩的山谷盆地上,一个蕞尔小国悄然崛起,后世人称其为特洛伊。她坐落在一片宽阔的平原上,四周围绕着高高的坚固石墙,足以拒敌入侵。城内百姓住屋林立,错落有致。城邦中心是国王、王后和王子们的宫殿以及特洛伊守护神雅典娜的辉煌神殿。围墙外有农场、花园和丛林;背后有巍峨险峻的爱达山。

特洛伊人深为自己祖国的繁荣昌盛而欢乐自豪,深信有了坚固的围城城墙,任何敌人都休想侵入。然而不幸的是灾难性的骤变终于发生了,敌军突如其来的屠城粉碎了他们永远平安幸福的美梦。

引发这场灭顶之灾的是国王的长子帕里斯;在一次漂洋过海、朝圣斯巴达国王期间,他秘密拐诱了国王墨涅拉俄斯美貌的爱妻海伦,不辞而归。愤怒的国王誓言报仇,联合哥哥——希腊诸王领袖、国王阿加曼农和希腊诸国兴兵进犯特洛伊。这支以阿加曼农及大将阿基里斯为首的联合远征军分乘千艘战舟,摇桨扬帆疾驶特洛伊,最后在平原边缘的海滩登陆。大军在海边建账扎营,生火举炊,准备久驻围城,等候最佳战机攻城掠地,严惩仇人。

战争就这样开始了。在此后长达十年的岁月里,特洛伊被希腊远征军围困得像只铁桶。远征军发起过好多次攻坚战,但每次都被特洛伊守军打退,双方伤亡惨重。远征军始终未能攻破城池杀入王宫,特洛伊守军也未能把侵略军赶出海岸、让他们滚回希腊。双方就这样相互虎视眈眈、严阵以对,一晃就是十年。

终于有一天,意外情况发生了。

那是一个初夏的清晨。特洛伊全城民众被城头站岗放哨卫兵的声声惊呼惊醒,多人攀上城头询问卫兵出了什么事。卫兵指着脚下城门外的广场告诉人们,围城十年的希腊侵略军一夜之间全部失踪,帐蓬、篝火也全部拆除,海岸边杳无人迹,一片寂静。人们相信希腊人肯定已撤兵回国,不禁连声欢呼。

一个眼尖的民众告诫大伙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他发现海边一个小海湾的芦苇丛中有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体在海水中缓缓漂浮。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芦苇丛中隐藏着一件怪物:它躯体比一般战舟略小,但大大高于一个成年男子;在朦胧的晨曦中它活像一头刚刚冒出水面的海怪。待等旭日东升、阳光普照大地之后,墙头上的民众和卫兵才看清这怪物原来是一匹形状怪异、全身灰褐色的檀木巨马,想必是希腊侵略军撤军之前故意把它留下来恫吓特洛伊军民。

守城卫兵突然想起,前几天他们就发现芦苇丛后面侵略军确有异常活动——工匠川流不息,砰砰嗙嗙的铁锤敲打声、哼哼嘎嘎的锯木声整天喧闹、不绝于耳。当时谁也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希腊人正在打造这具怪异木马!

此时,一个名叫拉孔奥的长者攀上墙头,加入人群。他是特洛伊众多王子之一,国家的大祭司,两鬓斑白,皱纹满面,行事稳重谨慎有智慧。仔细观察芦苇丛中这头怪物后,他转身对环绕在他身旁的卫兵民众说:“孩子们,这是敌人的阴谋诡计。警惕阴险狡猾的希腊人!他们故意打造这具怪物来欺骗我们特洛伊人。我不得不郑重提醒你们:远离这具怪物,千万别去碰它!”

中午,年迈的国王向全国军民宣布希腊侵略军已全线撤退,国民生活回归正常。百姓连声欢呼,纷纷出城游览。好奇的年轻男女聚集在海岸边,远远地观察芦苇丛中的那具巨型木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几个好事的武士更是深入被希腊人遗弃的帐蓬里四处搜索,居然被他们搜到一个刚刚挣脱捆绑、满头伤痕的希腊逃兵,马上把他押解到军管处听候发落。

这个俘虏无须用刑便交代了他的来历和希腊远征军的动向。原来此人名叫辛农,本是希腊远征军中闻名国会的英雄,深受官兵推崇爱戴,但因为与随军占卦师卡尔克斯结怨,常受这个巫师刁难、欺凌。约摸十天前,远征军司令尤里西斯因特洛伊久攻不克,打算撤兵回国。次日正打算集结全军登船扬帆回航,海面突然遭暴风雨来袭,一连数日不止,海浪冲上海滩,冲毁大部分营帐。

眼看战舟根本无法出海回航,尤里西斯焦急万分,紧急召见卡尔克斯,要他判明凶吉,提出应对良策。卡尔克斯说大军围困特洛伊长达十年,得罪了城邦保护女神雅典娜,于是女神降下连日暴风骤雨,阻挡希腊将士启航回国。大军唯有打造一具巨型木马留在海岸边,作为希腊远征军的知耻和忏悔的标志,方能平息雅典娜的愤怒,暴风雨才能终止,希腊大军才能平安撤退,班师回国。尤里西斯立即下令日夜兼工、赶造一具巨型木马。木马完工之日,暴风雨果真戛然而止;尤里西斯大喜过望,准备次日启航回国。卡尔克斯提醒尤里西斯:班师回朝前还必须以一个希腊国会认知的勇士祭祀太阳神阿波罗,并且指明辛农是最合适的人选。于是,辛农当即就被五花大绑丢在帐篷外的灌木丛下,准备次日日出之前用来祭祀太阳神阿波罗。

午夜,辛农挣脱捆绑逃匿,不幸被哨兵发现,遭到一顿毒打,重新被捆绑起来,丢进一座被废弃的帐篷里,准备时辰一到就把他送上祭坛。后来因为大军因故提前启航,来不及举行祭祀典礼,不得不将他弃之不顾,仓皇登船逃窜。辛农幸得大难不死,但后来被特洛伊民众发现,当场被捕,送交军管处法办……

军管处的卫戍司令对这个俘虏的供述十分满意,但对希腊人留下的那具巨型木马仍充满疑惑与好奇,不禁继续发问:“那具高头木马是怎么回事?”

“尤里西斯按照占卦师卡尔克斯的嘱咐特别打造了这具高头大木马,以此向女神雅典娜表示知耻和忏悔;否则大军根本无法启航回国。”辛农继续这样交代,“现在它安安静静地待在海岸边的芦苇丛中。占卦师卡尔克斯宣布:无论木马被送到哪里,它都会给那里的人们带来平安康乐幸福。希腊人不愿让木马给特洛伊人带来好处,因此们把木马造得又宽阔又高大,好让它无法被搬进城里。他们把木马停放在海岸边的芦苇丛中,指望海浪把它冲毁后一路把它送到深海。”

审讯消息传遍全国,特洛伊民众沸腾了,纷纷赶到海岸边去看看这具给人们带来幸福的神奇木马究竟是个什么模样。青壮年男女叫嚷着要把木马搬入城里,大祭司拉孔奥拼着老命挤进潮水般的人流,向着几近疯狂的人群高声疾呼:“我的孩子们,这是希腊人的诡计啊,千万不要上当!这个怪物绝不会给人带来平安幸福,只会带来灾难和毁灭!”支持拉孔奥警告的围观民众坚决发声:“对!千万不能把这怪物搬进城里。快把它推入深海!”还有人振臂高呼:“干脆放把火把它烧成灰烬!”但是识破真相的民众寥寥无几,正义的呼声实在太微弱无力,大多数青壮年男女吵吵嚷嚷,摩拳擦掌,决心设法把木马搬进城里。

有的人回城去取缆绳铁索,其余的人合力用铁锹撬铲穿凿护城围墙,打算凿出一个足够大的缺口让木马通过。缆绳铁索随即套紧木马的脖子和前腿,四个巨型木制滚轮也及时分别固定在载运木马的宽厚平板四角的外侧,多个民众用锄头、煤铲在平地上清理出一条通向围墙缺口的车道。接着,一长队最强健的志愿者紧紧抓住缆绳铁索把木马拚命往围墙缺口拖拽,其余人用手紧贴木马的肥臀和后腿将木马往前推。这样齐心协力又拽又推,这台木马平板车终于艰难地缓缓向前移动……

当平板车顺利通过围墙缺口时,太阳已经下山,咕隆咕隆的木轮滚动声也渐渐终止,夜幕笼罩全城。巨型木马被卸下平板车后,停放在雅典娜神殿侧翼。卫戍司令宣布“神马”迁移工程圆满完成,告诉大家今夜无须再担忧希腊人夜袭城堡,敦促民众回家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好好享受十年来第一个无忧无虑的平安夜。

人群走散各自回家后,夜幕笼罩下的全城终于恢复了平静。雅典娜的神奇木马静静屹立在她的神殿门外,目光如箭,阴森冷酷。

午夜时分,一个男子悄悄闪出雅典娜神殿,直奔围墙缺口。他一手提着一篮松脂,另一手握着一枝点燃的火炬,跑到缺口边的墙脚后又小心翼翼地攀上墙顶,顺手把火炬藏进围墙的一道隙缝里,再把盛着松脂的篮子悬挂在压墙石的外侧,然后一动不动地坐在墙头,静静等候。

不久,万里长空渐渐放明;城墙黑影渐渐淡化。圆月东昇,皎洁皓亮。民众的屋顶,城墙宽阔的墙头,冷落的海滩,还有那宁静的海面,在皎洁的月光下,都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茫。

墙头上的男子焦躁地遥望着海面,不消多时就看到海面上成百上千墨黑的物体像一枝枝离弦的箭向特洛伊海滩冲射过来。他心里清楚,那是千艘运兵战舟:清一色深黑船壳,低矮而坚固,由万双重桨驱动,乘风破浪行驶在海面上。原来,阴险、狡猾的希腊远征军并没有像既轻敌又轻信的特洛伊人所认定的那样于前一天启航班师回国,而是在离特洛伊海滩不远的坦纳多斯岛的沿岸停泊,整整一天都隐伏在附近芦苇荡的小海湾中。不消多久,他们就将回到他们整整待了十年的特洛伊海滩!

海面上的最新动态丝毫没有引起男子的惊讶;一切的一切似乎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此时他掏出墙缝里的火炬,小心翼翼地把它投入盛着松脂的篮子里。顿时篮子里升起通红的火焰,照亮围墙之外的广场,也照亮了男子的脸。他双眼通红,脸部红肿布满伤疤,左耳被割掉一半,简直惨不忍睹。他,就是辛农。

此刻,战舟上的灯火已清晰可见。辛农急忙攀下围墙赶到木马身旁,用他的短剑背面敲击木马的前腿三次,立即听到从木马体内传来盔甲相互碰撞的声响。接着,木马胸部的一块镶板“吱呀”一声被移开,一个头戴金光闪闪头盔的武士从空格里探出头来。

“一切顺利。是吗,辛农?”一个低沉的嗓音这样发问。

“一切顺利,尤里西斯堂兄。我们的战舟已经停泊在海岸边;我们的勇士正向这里冲锋。愚蠢的特洛伊人正在家里蒙头大睡,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一个个已死到临头!”

一条绳梯迅速从木马胸口的开口处垂吊下来,尤里西斯随即攀落到地面。五十个勇士跟随在他身后,向特洛伊城邦发动奇袭。

“我不明白,好兄弟”,尤里西斯一边奔跑,一边对幸农说,“你脸上的伤疤、半瞎的眼睛和残存的半只耳朵是怎么回事?莫非你遭到了特洛伊人的严刑毒打?”

“他们怒骂我,咒诅我,可是没有打我;这些伤口不是出于他们的手。”辛农回答,“我故意这样自伤自残,好让我们的敌人对我编造的故事深信不疑,不知不觉落入我精心设置的陷阱。”

“干得漂亮,伙计!”尤里西斯拍拍堂弟的肩膀,哈哈大笑。“人们管叫我诡计魔头,可现在我以为这个荣耀称号应该归你才对。”然后,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转身对他身后的武士高呼,“决战时刻已经来临,这场一拖十年的买卖即将结束。来吧,伙计们,亮出你们的刀剑,让我们今晚杀个痛快!”

后来发生的事,应该不需要在这里从头细述,沉睡的特洛伊人被希腊人一片喧嚣声、喊杀声从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住房都已陷入一片火海,等待他们的不是被掳就是死亡。十年漫长的围城就这样落下帷幕。爱琴海西岸繁荣、富裕的特洛伊城邦就这样遭到灭国覆亡,留给后世一条惨痛的教训: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对侵略者的木马攻城阴谋诡计,善良正义的人们千万要警惕!

资料来源:
(1)詹姆斯·鲍尔德温(James Baldwin):《三十名篇历史故事复述》
(2)(wikepeadia.com)The Fall Of Troy @*

责任编辑:王愉悦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从古至今,东西方留下不少奇闻,为后人揭晓邪淫者的去向。
  • 在战争和混乱中能像雅典娜一样,或许就真的能拥有神一般的力量。这么说,我们就不会再害怕恐惧,我们能够将恐惧转成盟友。
  • 1944年冬季,对二战时期的美军而言是一段最为煎熬的日子。虽然纳粹德国已逐渐走向败亡,但是这个时期美军面临着欧陆数十年来最艰苦的寒冬,前进的每一步都艰苦万分。12月希特勒为求最后一搏,集结30个师发动了突出部之役,初期让美军遭受重大损失,其阵亡人数接近2万,是美国在二战所经历最血腥的一役,堪称是在胜利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
  • 背叛,在人中只是一个表面的行为。而在人的眼睛看不见的另外空间,“背叛”可是一层地狱的代名词。今天我们就跟随但丁《神曲》,聊一聊“背叛”地狱的细节。
  • 日本东北部的山区里有一个神秘的湖泊,平时并无特别之处,但每年到了特定时期就会变成一只巨大的眼睛,因而被称为“龙之眼”(Dragon's Eye),而这个特殊的景象与龙的传说有关。
  • 圣诞节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到处充满节日的装饰、诱人的餐点和美食,还有与亲人相处的温馨时间和很多很多的礼物。但你真的了解圣诞节吗?这些有关圣诞节的迷思你知道答案吗?
  • 圣诞老人(Fotolia)
    在基督教的故事里,圣诞树象征着亚当和夏娃在人间乐土伊甸园的故事。但寒冬期间没法找到带果的苹果树,所以就拿松树代替了。
  • 画家罗伦佐·娄托,当时便创作了这幅《耶稣诞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画出了婴孩耶稣的脐带,作为圣物缺席时的代替品。如此,信徒们仍然可以在面对画作时默想“圣物”,虔诚地祈祷......直到30年以后,圣脐带被找回来为止!
  • 北欧神话中的主神奥丁(Odin)是北欧众神之父,星期三(瑞典文onsdag)就被认为是以奥丁的名字来命名的。奥丁在北欧神话中常常被描述为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人,戴着宽宽的大帽子,手持长枪,骑着八条腿的黑马,他的肩头有两只神鸟,脚边有两匹大狼。而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为了智慧而将自己的眼睛挖出放入了智慧之井中,从此他就成了独眼的智者奥丁。
  • 芙蕾雅(Freja)是爱神、战神与魔法之神,也是掌管丰饶、生育以及爱情之神。她十分慈祥美丽,最为人们所爱戴,因为在北欧漫长的冰雪之季,人们最为盼望着春天的来临。她常浓妆丽服、花枝招展,有时全副甲胄、披挂上阵,率领众女武神为奥丁(北欧神话主神及战神)遴选死难英雄。芙蕾雅原来是华纳神的女神,在神族战争以后,与她的父亲诺德以及孪生兄弟夫雷一起来到了亚萨园,并且以其美丽和崇高的神格获得了众神极度的尊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