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5天做移民决定 80后港人携父母抵英重新生活

飞抵伦敦的英航客机
80后香港女子Joyce曾因参与“国际线”宣传工作,在去年8月10日大搜捕后,决定连同丈夫带父母前往英国。图为一架飞抵伦敦的英航客机停靠在希思罗机场的第5航站楼。(Edmond Terakopia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97
【字号】    
   标签: tags: , ,

【英国大纪元10月特刊】(文|文苳晴)香港经历“反送中”运动及“国安法”后,引发新一波移民潮;英国政府自宣布开放BNO签证后,今年首季收到超过3万4千宗申请,当地政府估计5年内将会有约30多万港人抵英。曾参与“国际线”宣传的80后港人Joyce,只用了5天就做出移民决定,2020年8月下旬与家人匆匆离开香港,抵达曼彻斯特。她呼吁港人咬紧牙关,坚守信念。

仅五天决定移民英国登机时落泪

曼彻斯特市是港人落脚的热门地点之一,它又被称为“雨城”,皆因冬长风大、气候潮湿,全年经常处于霪雨之中。然而,记者抵达曼市时,天公作美,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叫人不敢置信。Joyce(化名)也与家人一同出席了6月27日当地港人举行声援《苹果日报》的集会。

会后,Joyce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她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没有透露过多“国际线”的事情。她、丈夫和父母在“国安法”生效后的“810大搜捕”后,决定移民英国

Joyce坦言,自决定到执行只有短短5日的时间,她形容此生从未有过如此仓卒的抉择,“是很冲动,但又能如何?爸爸妈妈不想看到我像电视里的那些人一般,唯有一起走。”

5天的讨论如同坐过山车,父亲最初一直“泼冷水”,指Joyce是小人物,不会有什么人身安全问题,加上在英国举目无亲,日子会非常艰难,但老人家最终在母亲的坚决态度下立场软化,“今日回想觉得决定没错,现在很多无名人士都被国安拘捕”。最终,丈夫以赔偿代通知金的方式火速辞职,一家四口带着七件行李便前往英国。

在长达十三个小时的直航机上,Joyce坦言内心饱受煎熬,没有以往远行的期待及兴奋。在飞往英国的途中她多次流泪,须由丈夫从旁安慰,又责怪自己连累年长的父母,“我很想孝顺他们,但现在要他们陪我逃难,我的心好痛!”

谈起为何年长的父母决意跟随前往时,Joyce承认即使有丈夫相伴,两老仍担心她的安全,更害怕的是一旦分开,大家没有机会再相见,因此决定跟随女儿的步伐,离开生活逾半个世纪的香港。

她继续说,两老都是“深黄”(反对共产极权)人士,早在雨伞运动已关心香港问题。他们曾对Joyce表示,因为上一代港人不向港英当局争取,默许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共,才导致出现今日的局面,“他们说欠年轻一代的人一个道歉,因为如果当年他们积极争取,香港的命运或许就此改变。”

示意图,非文中主角
除了不舍还是不舍,上世纪的中国人为了避开红祸,移民到香港,这一代香港人却又要移民到其它国家。示意图,非文中主角。(朗星︱大纪元)

海关人员曾称“拒绝入境”

Joyce抵英的当日并不顺利。那时,英国内政部虽然已在BNO签证实施前推出“特许入境许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 LOTR),但负责处理他们申请的英国边境人员对相关政策不熟悉,曾一度声称会拒绝入境。

不过,最终在一名高级官员核实后,带领众人到一间房间进行文件审查,数小时后终于盖上印章和放行。

Joyce表示,幸好一家人的英语能力不错,处理进度比较快,但感到自己当时与政治难民无异。“开始海关人员态度很差,不断地质问我们想怎样。最后有个高级海关人员走来跟他解释,才带我们进去,期间还细心问我们要不要喝水。”

伦敦唐宁街10号外
英国政府修例,容许BNO经济不好的人士申请政府资助。图为伦敦唐宁街10号外。(文苳晴︱大纪元)

缺信贷纪录 租屋预缴半年

被问到近一年的生活如何,Joyce直言整体尚好,车牌、国民保险、NHS和银行户口等都已顺利办妥。

困难一定有,她指出,当初在英国落脚时,由于租屋需要通过信贷纪录,因缺乏相关资料,包括前房东证明、当地工作证明,导致要预缴半年租金和三个月按金。另外,在退租时也曾遭房东以各种借口刁难,包括房间墙壁有黑点要扣按金作清洁费,“很明显的,视你为外人,但最后都顺利地解决了。”

Joyce又补充道,在社交媒体上,都听闻有港人预缴一年租金都不被业主或地产经纪接纳,所以自己算是很幸运,“移民不是开玩笑的,一定有很多挫折,但咬紧牙关、坚持不懈,就可以撑过去。”

而且,Joyce并未如其他港人埋怨英国政府没有提供协助,“我觉得英国政府已经帮助港人很多了,为什么不能自力更生呢?如果再加以责难,那么,跟香港骗取综缓的人有什么分别?”

至于家人,她指父母虽然年过六旬,但退休前皆是专业人士,英文能力不错,也非常喜爱当地的生活,特别是前往公园散步,“闲暇时,他们就出去走走,因为在香港没有机会可以享受新鲜和自由的空气。”

还有,两老为BNO护照持有人,已年过65岁,符合居留条件,因此无需考试,即可登记成为英国公民。

纵然离开 爱港之心不变

Joyce抵英后,一直靠家中的积蓄生活,日常开支暂时不是大问题,但她一直认为要克服困难、自食其力,否则只会越来越消沉、颓废。

在访问前的一周,Joyce喜获通知,可面试一份咖啡店侍应工作。雨中,她独自前往曼彻斯特市中心,即使是搭电车,也一路反复背诵手机上自己CV的英文内容,希望在谋职中一切顺利。

招聘的咖啡店老板,是上个世纪70年代乌干达排外的南亚裔家庭后代,他对香港的事情深表同情,还以英式幽默笑称,“我们不会像中共般食言破坏联合声明,我们一定会好好维护员工的各种权利和生活方式不变!”

Joyce表示,这是她在英国的第一份工作,没有什么特别的盼望,只祈求可以平平安安上班去,平平安安下班来。

香港人在近期掀起新一波移民潮,投资银行美银发表最新报告,估算未来5年将有32万名港人移民英国,或将导致资金流出。(Photo b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被问到未来,Joyce表示自己很知足,只希望可以和父母、丈夫快快乐乐在英国生活。虽然一家四口千里迢迢来到陌生国度重新开始;但至今她仍心系故乡,更秀出后颈的“香港”纹身。“我在那里成长,即使离开,和它的感情是无法切断的,不知道有没有回家的一天,但我明白——爱香港的心不变!”

责任编辑:陈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