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北京严控校外补习后的黑市

人气 5794

【大纪元2021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李珊珊报导)现在离北京当局发布指令严管校外培训行业已近三个月。这场“运动”带来什么、实质是什么,正在引起人们的思考。

7月24日发布的打击校外培训的“双减”政策,官方定义是指“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校外培训有时被称为“家教”、“补习”。

黑市高价补习

在当局对校外培训行业下禁令后,中国的家长们转向黑市寻找教师。补习从业者也正在使用不同的术语,重新包装教学服务,以规避当局的禁令。

中共教育部9月8日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查处转入地下、逃避官方监管的学科类校外培训,包括以“家政服务”“住家教师”“众筹私教”“网课”为名的变相违规补习问题。

记者发现,在官方看来违规的黑市补习教师仍然存在。不过从9月到10月,情况略有变化,主要是在职教师受到进一步的严管。

9月8日,记者拨通上海一家家政公司的电话,询问是否有到家补课的教师,该公司工作人员说,有在职的教师、退休教师和大学生,但要找在校教师比较难些。“在职的老师的话,很多是不愿意到雇主家的,他只能让孩子送到他家。那如果是大学生的话,就愿意到那种东家家里去。”

工作人员说现在在校老师会偷偷接工作:“有的老师还偷偷地(将学生)放在他们自己家。因为有的老师不愿意离开自己家门去东家家里辅导。”

对于当局的监管政策,工作人员说:“没有影响啊,我们都是客户还是很多的,要请这种的。特别开学了以后还是很多需求的,没什么影响哦。”

工作人员从微信中回应了记者的价钱问题:在校老师高达600~700元/小时,退休教师也是差不多这个价钱;一般大学的大学生200元/小时。

这意味着,即便是一周补习2小时,一位家长为一个孩子支付的费用可能高达1400元人民币(约217美元),就是找一般的大学生家教,一周2小时也要400元人民币(超过60美元)。

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过,到10月11日,记者再打电话向该家政公司确认时,同一工作人员口风有些变化,说在职老师不行,现在有文件规定,不允许到学生家里做辅导;有大学生;退休教师收费很贵,都是一小时六七百元,一对一。

她说:“在职的老师不敢干了,查到饭碗都端掉,违反的话公职都会丢掉的。”她建议请大学生,随时能找到,但不建议请退休的老师,“退休的年纪大,很早之前教的,还是有差别的。”

目前大学生做家教也处于灰色地带,据澎湃新闻报导,杭州市教育局9月10日公开表示:据相关规定,不具备教师资格的大学生不能开展针对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具备教师资格的大学生通过家教机构从事学科类培训也必须按照“双减”相关政策执行。

但在8月18日,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也已发布公告,将终止家教相关业务。

专制制度与不平等

中共官方打击教培和民办教育,抛出了减少学生负担、减少家庭教育支出以及为“三孩”政策做配套等理由。但黑市家教将是更大的支出。

原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硕士生导师张玉华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学生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中共的专制制度造成的。因为学校基本都是官办,中共教育部统一规定的课程不能开阔学生视野,还要花很多精力去学。教师在课堂上讲的东西很少,学生只好参加校外补习班。另一方面,当官的有权力捞钱,教师只能教书,那他就通过课外补习的方式捞钱。

她认为,要解决学生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首先就应该解决整个中共体制腐败的问题,但实际上是办不到的。

张玉华表示,在中国大陆现行应试教育体制下,获得高分和进入合适大学的竞争非常激烈,这可能令一些富裕家庭的学生选择高价黑市家教。而中国本来贫富悬殊,普通家庭的孩子无法承担这些,只有富人才能负担得起更好的教育。当局的教培禁令加剧中国社会的不平等。

禁令下的黑社会情节

早在7月底,中共政治局开会要求落实“三孩”政策的教育等政策配套措施后,全国多省迅速开始打压私下收费补习。其中广东省将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纳入“扫黑除恶专项考核”、湖北省更加由“扫黄打非”办负责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行动。

8月初,就在当局查禁校外补习行业的热潮中,一则网络热传的视频显示,一帮中共官方人员一脚踢开一个地下补习班的门,厉声斥骂并抓走老师,现场学生全部惊呆,吓得不敢出声。

安徽官媒随后证实,事发于该省含山县环峰镇。该省之前也曾宣布,在一所豪华别墅内,查处了涉嫌有偿补课的中学教师,但没有说明详情。

就这一事件,湖南退休老师周先生10月8日向大纪元记者坦言:“你给这个小学生多大的冲击啊,他毕竟是老师。反正整个社会有点流氓化的倾向。”

退休教师:中国教育最要命的是统一

湖南退休老师周先生表示,有些校外辅导搞得过火了,师资比较乱,是要整顿,但平常教育部门应该检查,不要搞运动。

“没必要搞得那么厉害!搞成全国性的这种运动,像那个文革。”周先生表示,“反正上面一个政策,下面就表忠心式地执行。”

周老师认为,小孩还是应该以玩、游戏为主,学习不是全部。但中国“减负”减了十几年了,实际上这个负担还越来越重。

“要真真实实地减负,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必须要负起自己的责任。”

周先生也直言,整个中国教育体制确实不是培养人,教育的政策、考试的内容,会把一些天才的少年慢慢变成按标准答案答题的机器。

“现在教育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国家统一了,也没有各个学校他自己一套东西。所谓的教材大纲,标准答案都是统一的。而且这些老师也是看的教参,都是统一的。你看上课也大同小异,老师没有个人的东西,学生也没有个人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是要命的。”周先生说。

今年4月初,中共教育部发布《中小学生课外读物进校园管理办法》,制订“12条负面清单”,清理所谓“和中共文件、政策不符的”;“对党和国家领导人有污蔑不敬负面言词的”;“抹黑、丑化、非议党史、国史、军史的”的书籍,还延伸到关于西方的读物,只留下马列主义。

倒闭潮与白名单下的营生

中共“双减”政策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且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中国教育培训行业遭受严重打击,知名培训机构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公司市值大幅缩水。

很多培训机构因外部环境改变而引发资金链断裂,8月至9月间,华尔街英语、绿光少儿教育、巨人教育等老牌教育机构相继宣布破产,还有多家教育机构跑路,引发维权抗议事件。

《财经》杂志9月1日报导,今年以来中国已经有约14万家教育培训公司被注销。

而在“双减”出台后,北京等地先后公示了教培机构白名单,北京市教委9月11日推出一批在白名单上的152家培训机构,包含新东方、学而思、学大等知名补教品牌。

所谓“白名单”,是指在办学资质、办学行为、资金监管、疫情防控等方面符合规范要求的非营利性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名单。其中标注培训机构的“非营利性”令人关注。

10月8日,大纪元记者打电话给新东方北京总部,对方提到正在变更为非营利性。

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没有二三十人的大班科目,但有一对一线上课程,也有一些雅思、托福课程。

她说大约在9月23日左右就停了大班科目,“因为目前我们新东方就是正在配合政府进行这个非营利性的一个变更。所以咱们初中所有的大班科目都暂停开放报名了。”

9月4日是新东方创办人俞敏洪的生日,他在个人平台上发文表感慨:“我尊重命运的安排,但从不屈服于命运的专制。”

教育“去产业化”?

北京当局以反垄断的名义打击科技巨头、整顿小额贷款行业,再到打击娱乐行业等等,现在深涉到中国家长下一代的投资——教培行业。

中央直属党报《经济日报》在今年8月1日一篇题为“‘双减’释放教育去产业化信号”的报导中说:“‘双减’政策正式落地”,“传递出此轮监管重点在于教育行业的‘去产业化’”。

所谓教育产业化,是中共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力提倡的。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表示,官方说“双减”的目的是为了去产业化,这是蓄意误导大众。教育产业化本来就是从官办教育体系开始,然后才扩大到民间办学和校外教培领域。现在中共打击的只是民间办学和校外教培,并未针对整个官办教育体系,这说明中共真正目的,并不是针对“产业化”。

另外,北京市教委8月17日就“双减”政策表示,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又明确要求所有校外培训机构建立党组织。

唐靖远说,中共是要从根本上禁绝“私学”,只允许“官学”,也就是只允许官方那套红色意识形态为绝对主导的教育内容存在,其它无论是与国际社会接轨的意识形态或教育方式,还是中国真正传统的文化思想与教学方式,都将被中共视为异端而扼杀。从这个角度看,中共打击教培的焦点,并不在于“产业化”,而在于“私有化”。目的是确保中共红色意识形态占据绝对垄断地位。

责任编辑: 林琮文#

相关新闻
双减冲击中国家庭:教育乱象 谁之过
中共禁老师校外补课 教唆学生举报
中共要求校外培训机构暂停招生和收费
【一线采访】培训机构倒闭 员工家长讨钱难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