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推获刑后逃亡 80后吁年轻人认清中共

人气 3931

【大纪元2021年10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姜琳达洛杉矶报导)刘飞龙是中国大陆广东一名很普通的80后青年,但从2011年至2021年的10年中,他先后经历了被中共四次请去“喝茶”、被关进看守所、取保候审、监视甚至被判刑。他说,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自己翻墙了解真相、使用推特发表了心中所想。

大陆广东80后青年刘飞龙在经历了因发表言论被中共打压后,2021年抵达荷兰,奔赴自由。(刘飞龙提供)

2019年,刘飞龙被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时,中共对他的指控为“于2016年开始使用手机在推特上发布、转发丑化执政党、国家、政府及领导人的虚假信息8,000条,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大陆广东80后青年刘飞龙因言获罪,被中共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6个月。(刘飞龙提供)

刘飞龙告诉大纪元记者,他转发的只不过是被中共极力封锁的真相,例如迫害人权、活摘器官等,与丑化国家毫不相关。“我否认这些罪名,也否认‘造成社会秩序混乱’。”他说,自由表达想法和使用推特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在自由社会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2021年,他选择逃离中共的集权统治,抵达荷兰。

觉醒“三退

80年代末出生的刘飞龙,儿时因家境贫寒、母亲早逝,13岁便辍学到肇庆市做锁匠学徒。他说,自己曾经也与很多大陆年轻人一样,接受着共产党的洗脑教育。直到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有关“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以及翻墙的消息,“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发现共产党宣传的那些坏人、妖魔化的群体,实际上都不是它所宣传的那样。”

刘飞龙开始翻墙阅读被中共封锁的六四、迫害法轮功等各种真相,浏览不受封锁的海外新闻网站,观看《伪火》等视频。

“当看完《九评共产党》后,我被共产党的残暴血腥历史与本质震惊了,我毅然选择‘三退’。这么一个邪恶的组织,我耻与为伍。”他说,“回想自己曾举着拳头宣誓,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这个邪恶组织,就觉得恶心。”

接连被请去“喝茶”

2011年初,互联网上有人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刘飞龙说,当时中共加强封锁,在百度贴吧屏蔽了相关词汇,连“明天”这两个字都发不出去。他就用词语“赶明”代替“明天”,在贴吧上转发了这个消息。

“结果第二天,肇庆市端州区的国保大队队长带着一车人来到我开的锁店,控制我、不许我碰笔记本电脑,并把我的笔记本电脑存有(被中共封锁的)禁书等的硬盘格式化了。”刘飞龙说,当他质问国保大队队长:“下载这些书犯法吗?”国保队长马上厉声威胁说:“信不信我马上铐你回去(派出所)?”

最后,国保队长以“逮捕”要胁他写下“不再翻墙、不传播中共不允许的信息”的保证书。

而第二次被传唤,刘飞龙说,他是被“骗”到派出所的。

刘飞龙遭传唤。(刘飞龙提供)

2014年,因佛山市的陶瓷产业转移到了肇庆市高要区,肇庆市的PM2.5污染成了全省最严重地区,市区内常年灰霾笼罩,“我锁店里面的商品常年覆盖着深灰色的灰尘,从网上了解到这种致癌物的可怕后,我开始关注相关资讯。”他说,“到了7、8月份时,微信圈、百度贴吧-肇庆吧流传周末到市区牌坊广场发起‘反灰霾游行’。”

当他如约而至时,发现广场没人,“我就以广场上的标志牌坊作背景,自拍了个照片传到百度肇庆吧,吐槽怎么一个人也没来?”第二天,“国保骗我上门换锁,把我骗到宝月派出所对面,然后把我叫进派出所,做笔录、写保证书”。

有了这两次的“因言获罪”经历,刘飞龙感到自己受到极大羞辱,人权被中共践踏。从那时起,他翻墙注册了自己的推特账号,了解了更多被中共封锁的消息。

2017年,他再次被肇庆市国保传唤,原因是他在推特上订了一件写有“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字的文化衫。

遭审讯、抽血、采集指纹

2018年7月4日,董瑶琼因反对中共集权暴政,在上海海航大厦前开视频直播泼墨,这起事件在推特上掀起了一股“泼墨潮”。

刘飞龙说:“大家纷纷效仿,对户外的共产党宣传画泼墨,但有人因此被捕。我就在推特上呼吁网友们关注被捕民众,也呼吁大家参与泼墨运动。”

很快肇庆国保就上门了。当时距离2018年8月广东省运动会开幕只剩下半个多月,“他们把我带到端州区湖滨派出所的审讯区,然后采血、验尿、拍照、录指纹和掌纹等,每天在不銹钢审讯椅上审讯十几个小时,审了数天也找不到我参与泼墨的证据。”

刘飞龙说,国保并没有因此放过他,而是将他在推特上的数千则推文作为“证据”,以“寻衅滋事罪”对他进行刑事拘留,并押送到端州区看守所。

他说,当时他的推特签名是遣责中共活摘器官,置顶推文是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作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视频。“其实六四事件后,中共紧握着枪杆子与笔杆子,言论空间越收越窄,我清楚在中共严密的网络监控下,发出正义的声音而面临的风险与代价。但我的良知,无法让自己在看到中国共产党的暴政、暴行时保持沉默。”

看守所所见所闻

进了看守所的当晚,刘飞龙说,他被安排在13号仓(监室),里面的大通铺睡着十几个人,他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了一晚。

他表示,看守所里存在太多黑暗,不仅被逼迫天天洗厕所,还要背“监规”,背不出来不能睡觉,“在看守所里早上啃馒头,中午、晚上吃清水煮瓜、几片猪肉配米饭。夜晚轮流安排两个人坐着值班,防止有人自杀、自残等等。”

省运动会结束时,已被关在看守所二十多天的刘飞龙等来了“取保候审”的消息。他说:“当我从看守所出去坐上国保的车时,国保还威胁我说,以他们手上的材料随便就能让我坐3、5年牢(实刑)。”

被监视、判刑

从看守所出来后,刘飞龙说,被监控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他需要每周两次向国保汇报所在位置,后来改为通过微信发所在位置或自拍视频告知,每三个月要到派出所做一次笔录。

图片拍摄于刘飞龙从看守所被释放的第二天。(刘飞龙提供)

一年后,取保候审到期,他的案件被移交给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在接受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区白石镇司法所缓刑监管期间,他同样需要提供手机号码给司法所便于定位,每个月到司法所做思想汇报,并集体劳动。

逃离大陆

在长达三年被监控的日子里,刘飞龙感到“如鲠在喉”。“现在的中国已经容不下任何异议。社会所有的不公义,不能去斥责中共政权。”他说,在中共极权统治下,毫无法制可言,民众时常面临着被迫认罪,“当初我否认上面写的‘造成社会秩序混乱’,不签认罪书,但检察院的人威胁我说,不签量刑建议书就得拿回去修改,意思是我不签就进去坐牢。”

他还提到,自己曾在进入看守所前被抽血体检,“很久之前在网上看到个新闻,有个新疆青年被拘留采血后,不久器官被某高官配型了,给安了个罪名直接抓起来火速判了死刑。我担心抽血、体检的身体数据被拿去配型”。

出于对自身安危的担忧,以及对自由的向往,“我不想在中共国忍气吞声、战战兢兢地生活在监控下”,因此今年拿到护照后,就逃离大陆,辗转到了荷兰难民营。

呼吁年轻人认清中共谎言

当踏上自由的土地,刘飞龙感触良多,他说:“没有了在中共统治下的压抑与焦虑;不用担心背后有只黑手随时将我抓去喝茶、因言获罪;我可以自由地在网上、广场上表达自己的政见。”

通过自己过往10年的经历,他也希望更多的大陆年轻人能够走出中共的信息茧房,“翻墙到外面的网络世界了解更多真实的资讯,不要让中共的谎言一直蒙蔽双眼”。◇

责任编辑:嘉莲#

相关新闻
人权律师常玮平再被延期羁押 妻吁关注其生死
认清中共 中国80后上单位实名退党
中国80后因微信言论遭传唤 跳船逃亡美国
逃亡美国的中国80后遭中共越洋恐吓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600台人送中?中共核潜渡台海
【新闻大家谈】美中岛链战预热 中共夺制空权?
【远见快评】台海曝3大事件 安倍点名警告习
【财商天下】澳门博弈 抓洗米华追八万VIP名单
【秦鹏直播】加拿大鹅中国门店拒退货 惹争议
【思想领袖】桑格:维基百科为何失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