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商逃出中国 投资额剩十年前一半

图为台商工厂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9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中国经济局势近半年出现剧烈动荡,多个产业接连遭到整肃,还面临房地产泡沫、大规模限电、“共同富裕”等问题。学者表示,台湾对中国投资的比率,近十年已从61.2%降到33.3%,“几乎跑掉了一半”,显示台商资金正在大举逃出中国,目前资金还留在中国的,可能会面临被杀鸡取卵的风险。

民团“经济民主连合”近日举办“台商西进30年,共同富裕还是撤退终局?​”线上论坛,邀请专家探讨台商西进中国的利弊得失,以及当前在中国投资的收益与风险。​

台湾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林宗弘表示,近年台湾青年低薪、买不起房的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根据他的研究显示,1998年起台湾资金开始大幅进入中国,大量资本外移的结果,导致台湾本地工厂关闭、劳工失业、青年世代薪资停滞,两者几乎呈现线性相关,从数据结果来看,两岸经贸往来扩大,可说是造成台湾青年低薪与贫穷人口增加的元凶。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两岸投资数据可分为三个分期

林宗弘说,两岸投资数据可分为三个分期,首先是1992年到2007年间的“镀金时代”,台湾对中国的“直接对外投资(FDI)”不断上涨,2002年后占台湾外流资本的六成以上。

第二个时期,则是2008年金融海啸到2014年太阳花运动之间的“巨浪时代”;而从2015年开始,台资整体呈现明显外移、衰退的“退潮时代”。

他表示,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是明显的分水岭,台湾对中国投资的比率,2012年至今已从61.2%降到33.33%,“几乎跑掉了一半”,相当于回到2000年的“戒急用忍”时期,部分资金是往新南向国家,还有大笔金额投资美国,显示台商资金正在大举逃出中国。

林宗弘表示,不只是台商资金,目前全球资金的大趋势也是在撤出中国,但中共公布的FDI却有很大的造假疑虑,甚至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近日也被爆料说,过去她在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执行长期间,为讨好北京,施压工作人员提高中国在〈经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

中国的外资比率被严重高估

林宗弘说,当前中国的FDI被严重高估,因为香港的资金也被纳入中国的FDI中,平均占比高达75%到80%,但真相却是中国资金跑到香港,再绕道回中国后,就可摇身变成外资,享有减税优惠,形成体内循环。若把香港资金扣除,当前中国的外资其实是净外流。

谈到台商在中国处境的转变,林宗弘表示,过去台商到中国能获得租税减税、土地减免、便宜劳工等优惠,但从2007年开始,中国进入产业升级时期,很多台商被赶到了中西部等内陆地区,台商税收优惠被取消,甚至连社保金、五险一金都要交齐,内需市场竞争惨烈,所以连参与中国内需的产业也在撤退。

不仅如此,台商还面临被红色供应链取代的危机。林宗弘以“两岸三地一千大”企业为例,2007年时,台商仍有356家,2017年为124家,去年只剩108家,“基本上已经是被中国的红色供应链挤出市场”。

根留台湾企业 毛利率比在中台商高

他将台商在中国资产总额分成:零资产、低于20%与高于20%,并将这三类进行分析后发现,在中国零资产的台商,1995年到2011年间,平均毛利率只有3.3%,2012年后提高到5.7%;而低于20%的企业,则从7.4%上升到11.2%;高于20%的企业,却从5.5%下降到4.9%。

林宗弘以台积电为例。台积电属在中国资产总额低于20%的企业,虽然策略是全球布局,但资本、员工数有八成以上留在台湾,即便工资较高,但毛利率一直维持在三成以上,2019年也仍有31.9%;反观高于20%的鸿海,虽然拥有超过90万名的中国员工,但2019年时毛利率只剩2.2%,“根留台湾的企业,毛利率明显是高于(留在)中国企业的”。

他表示,习近平上台后,过去10年台湾与中国企业的获利已出现逆转,再加上中国大规模限电、房地产泡沫化、要求“共同富裕”等问题,台商的获利马上就变成负数,“未来这些大型代工厂商,若要跟中共共同富裕是撑不住的”。

台商处境是在中台人警讯

“台商处境是对所有在中国大陆台湾人的警讯。”林宗弘提醒,须认清在中国经商的风险,虽然投资的总数在下降,还有一部分出不来的台商也在降低投资金额,但无法快速撤出,因为钱已经绑在中国,还可能面临被杀鸡取卵的风险。

不过他也强调,台商虽然在撤退,但不代表会全部撤出,若维持在10%到20%之间则属于正常情况,即便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美国与德国处于对立关系,双方仍有贸易往来,所以不太可能降到0%,应该要在国家安全与经济安全取得平衡点。◇

责任编辑:郑桦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