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兆赞辞世 “从毛粉变反革命”的人生历程

人气 3847

【大纪元2021年10月19日讯】中国传统节日重阳节之际,89岁的梅兆赞(Jonathan Mirsky)在伦敦辞世。梅兆赞1932年出生于纽约一个富裕家庭,70年代中期移居英国,原本是一位中国和亚洲历史学家,却因“中国梦”情结演绎了“从毛粉变为反革命”的人生历程。

投奔共产中国 “中国梦”初醒

美国之音报导,年轻时的梅兆赞,心怀一个理念“四海之内皆兄弟”。他想像当中,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打造出来的政体,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1969年,梅兆赞“伙同”另外五个坚决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美国人,漂洋过海,投奔共产中国。

“我们乘坐的船从日本长崎出发,行驶了四天以后,距离中国17英里的水域,被中国海岸警卫队拦截。跟对方交涉了五天以后,被告知:毛主席不同意你们来这里,他老人家让你们打道回府,回到你们自己的国家做斗争去。”梅兆赞记述。

三年后,梅兆赞的“中国梦”终于实现。1972年3月,尼克松访华后不久,他和其他二十几位年轻的公开支持中共政权的美国学者一道,受到邀请到中国访问六周,受到周恩来等中共高官的接见。

然而,这一次行程,让他看到现实版的中国与官方版之间存在相当距离,中国民众的生活并没有像官方说得那般幸福美满。而他因早起步行到市区,回到旅店后被中方人士反锁在房间内、被迫反省错误。

另一位同行学者也对一些见闻感到厌恶。日后成为《纽约时报》著名记者和编辑的里查德‧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回忆说:当时所有中国人都对党和毛表达无限忠诚,很不符合常理,如果每个人都被迫这样公开表达,则无疑展示了“体制的恐怖”。

“六四”大屠杀 “中国梦”彻底破碎

到1989年民运时,梅兆赞已是英国《观察家》报驻京记者,他在1989年6月11日刊登在英国《卫报》上的文章中,描述了他目睹到中国的两面:

“有这样的中国人,星期六夜间(1989年6月3日-6月4日)的屠杀是他们下令进行的”,他们驾驶坦克碾过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手持AK-47步枪对着医生和护士扫射,残酷折磨受了伤的学生。

但也有“另外一些中国人,不认同残忍、暴戾的中国大众”。他们人数众多,政治敏感度高,坚持非暴力抗争,冒着可能立即被处决的风险,准许外国记者去停尸房拍摄摞起来尸体的医护人员,“为的是让世界知道真相”。

报导说,1989年“六四”之后,梅兆赞选择了同后一类中国人站在一起,而且义无反顾。

当年6月3日夜间,时任英国“金融时报”驻京记者的汤姆森看到梅兆赞在不远处遭到中方武警的殴打,则冒着生命危险,上去把他救下来,带他离开广场。梅兆赞不止一颗牙齿被打落,一只手臂骨折。

梅兆赞的父亲,一位颇负盛名的美国科学家曾经在1930年代去北京,帮助协和医院的建设。回顾1989年天安门事件,梅兆赞写道:“在天安门广场遭到中国军队枪杀的人当中,就有那些从协和医院去广场上救死扶伤的医生和护士。”

见证中共执政不合法 支持抗争

报导说,经历了那一场劫难,在梅兆赞的内心深处,中共的合法性荡然无存。

从那之后,他针对中共的历史,不断进行调查、反思,得出的结论是,在1989年“六四”之前,中共的执政记录已经问题重重,包括大饥荒、反右、文革等等,反复见证了其执政的不合法性。

特别是八九“六四”,梅兆赞心目中的兄弟、姐妹恰恰是那些在共产中国里敢于想像并追求一个民主中国而由此坐牢、以及遭受痛苦和折磨的人。

报导说,梅兆赞的新闻写作以深刻、尖锐著称,数十年来享誉英美乃至国际新闻和研究中国的政治以及学术领域。

2014年10月1日,已经将近82岁的梅兆赞,走出家门,到伦敦市里中共驻英大使馆前面,融入到数千名抗议人士当中,声援香港的“雨伞”维权运动。

他对与会人士说:“我希望你们知道,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支持你们,不管身居世界何处,我们都站在你们一边!”

批评民主国家的绥靖政客

在严辞批判中共的同时,梅兆赞也没有放过民主国家里他认为是绥靖的政客。他注意到,八九“六四”刚过不久,几乎所有外国政要都勇于指出中共体制的问题,但是后来,一些人为了与中共修好,干脆说:中国就是这个样子。

梅兆赞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杂文中写道:“听到一些政客说:要了解中国,必须先要懂得中国拥有古老、漫长的历史和文化。针对中国古老的文化,中共乃反其道而行之,那些政客难道不知道吗?”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报导说,梅兆赞一生同情劳苦大众。在他辞世之际,中国境内依然是一党专政,但是他看到了中国民众的抗争,并尽其毕生锦帛之力,捍卫那些普通民众、尤其是那些勇士的尊严。

“六四”救下梅兆赞的汤姆森,如今是默多克新闻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在得知梅兆赞辞世消息后,他告诉美国之音,在非洲国家,人们说:一个拥有智慧的长者辞世,仿佛一座图书馆在熊熊烈火中消失,“失去像梅兆赞这样一位拥有如此学识和见解的人,岂不恰如一座图书馆在熊熊烈火中逝去。”

重阳已过,“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美国之音说,相信梅兆赞先生对中国民众的同情、对那些奋力争取民主中国的仁人志士发自内心的尊重,将长期伴随着他们充满艰辛、却又不屈不挠的征程。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梅兆赞: 中共恐惧海牙国际法庭
梅兆赞: 可敬的王若望
梅兆赞: 谨慎诤谏的王若水
梅兆赞:从毛崇拜者变成反革命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有冇搞错】澳门“黑色产业链”内幕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