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师维梅尔的画中画 修复成功首度亮相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又译杨‧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约1659年。油彩、画布,32 5/8 X 25 3/8英寸。(Klut/Estel/SKD博物馆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60
【字号】    
   标签: tags: , ,

自1742年起,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又译杨‧维梅尔)的画《窗边读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来到了德国德累斯顿的历代大师画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然而,这幅画却不是1659年刚从维梅尔画室离开时的原样了。

1742年,萨克森选帝侯暨波兰国王奥古斯都三世(Augustus III)向巴黎的卡里尼亚诺亲王购买了30幅绘画作品,而《窗边读信的少女》这幅画则是额外给奥古斯都三世的赠品。

展览策展人尤塔‧奈德哈特(Uta Neidhardt)在电话访谈中解释,当时这幅画来到历代大师画廊时,被认为是伦勃朗(台译:林布兰)的作品,因为画作后方空白的背景墙很像伦勃朗的风格,“我认为当时的人们看到⋯⋯高水准的绘画,却没有署名⋯⋯他们便认为很可能出自于伦勃朗之手”,她补充道。

杨‧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修复前的样貌,约1659年。油彩、画布,32 5/8 X 25 3/8英寸。(Klut/Estel/SKD博物馆提供)

重拾遗失的爱

过去几个世纪以来,这幅画传达的都是一名年轻女孩全神贯注地阅读着一封信。画面上大量空白的背景格外反映出女孩的孤独,更加强调了她对于信件内容的关切。

不过,空白的背景是后来覆盖上去的,并不是这幅画最初的样貌。直到1860年代,这幅画才正式认定是维梅尔的作品。并且,直到2017年,专家们才发现背景的颜料是维梅尔完成的几十年后才加上去的。

杨‧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约1659年。油彩、画布,32 5/8 X 25 3/8英寸。(Klut/Estel/SKD博物馆提供)

现在,这幅画已经依照维梅尔当初的用意进行了修复。2017年开始,修复人员将表面一层层的尘垢和颜料去除后,展露出了一幅充满“新”意和活力的画面:爱。后来填上的颜料将画面背景的一幅邱比特图画覆盖住了,这名小天使原是用来暗示女孩正在读着一封情书。

为了庆祝这幅“全新”的维梅尔画作,历代大师画廊集结了另外60幅荷兰大师作品,在展览《杨‧维梅尔:反思》(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中盛大展出。

反思

策展人奈德哈特解释,展览空间共包含了九个空间。每个空间分别展示维梅尔当时所处的艺术环境,以及他画作风格的发展,尤其是和著名的《窗边读信的少女》同时期创作的画作。此外还展出了维梅尔生前的版画、素描、雕塑,以及古董家具,以展示围绕着艺术家丰富的艺术熏陶。

奈德哈特提到,17世纪下半叶位于现今荷兰北部的荷兰共和国属于(基督教新教)加尔文主义,相对于荷兰南部在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信仰是罗马天主教。

杨‧维梅尔的作品《台夫特街景,又作“小街”》(View of Houses in Delft, Known as ‘The Little Street’),约1658年。油彩、画布,21 3/8 X 17 1/3英寸。荷兰国家博物馆,阿姆斯特丹。(Carola van Wijk/Rijksmuseum提供)

维梅尔住在荷兰北部的台夫特,那里的绘画以风俗画(genre paintings)闻名。在周围的城市——莱顿、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多特等地的画家,也都擅长相同的绘画类型。

杨‧维梅尔的作品《地理学家》(The Geographer),1669年。油彩、画布,20 7/8 X 18 1/3英寸。施泰德艺术馆,法兰克福。(bpk/Städel Museum提供)

奈德哈特接着解释,过去的风俗画多半描绘人群。例如,在警卫室里的士兵们或五至十人的团伙。“但是像这样描绘单一女性或一对男女:一名男士和一名女士在一起……这种非常聚焦、细腻地描绘室内空间,并带有一些静物(元素)的场景……还有敞开的窗户(多数在左侧),这样的构图在1650、1660、1670年代都是非常新颖的。”

杨‧维梅尔的作品《中断音乐的女孩》(Girl Interrupted at Her Music),约1658─1659年。油彩、画布,15 1/2 X 17 1/2英寸。弗里克收藏。(Michael Bodycomb/The Frick Collection提供)

维梅尔从他的同事那里汲取了很多灵感,奈德哈特说道。举例来说,格拉尔德‧特鲍赫(Gerard ter Borch)对维梅尔就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来自台夫特的彼得‧德‧霍赫(Pieter de Hooch)同样也是。维梅尔善于“借用别人的构想……但他却能将它们以最超然的方式发展出来。因此他胜过其他所有人。他在绘画的质量以及观察的敏锐度上都超过了他们。当维梅尔看到一只盘子、一条窗帘、一件女孩的衣裳、她的头发,或她的脸,他观察到的远比其他人所看到的还要多,而他也能够透过颜料和画布把它们描绘出来。”她说。

维梅尔的绘画风格

《窗边读信的少女》这幅画标志着维梅尔画风转变的重要阶段。在此之前,他一直专注在创作历史画上,像是以希腊神话为主题的作品《黛安娜和她的同伴》(Diana and Her Nymphs),该画也在展览中展出。

杨‧维梅尔的作品《黛安娜和她的同伴》(Diana and Her Nymphs),约1653─1654年。油彩、画布,38 1/2 X 41 1/8英寸。莫瑞泰斯王家美术馆,海牙。(Mauritshuis提供)

不同于卡拉瓦乔,维梅尔的作品多半展现出一股宁静细腻的艺术观感。他的许多画作都是描绘陷入沉思的单一人物。“我们的收藏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是他发展出新风格的第一步”,奈德哈特说道。她继续解释说,他接着开始创作以一至两位人物的室内场景,将画面重点聚焦在房间角落或完全落在一位人物身上,像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为了表现出维梅尔绘画风格的转变,奈德哈特为这场展览精心挑选了数件维梅尔于1660年代初期的作品。每一幅画在风格上都类似于《窗边读信的少女》,每一幅皆以一名单独的女子为重点,并且在画面左侧都有一扇窗户(不过也偶有例外,像是在《读信的蓝衣少妇》中就看不到窗户)。

杨‧维梅尔的作品《戴珍珠项链的女人》(Woman With a Pearl Necklace),约1662─1665年。油彩、画布,22 X 18 2/3英寸。画廊,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柏林国立博物馆。(Christoph Schmidt/Picture Gallery, Prussian Cultural Heritage, State Museums in Berlin提供)

像这样风格的画作包含了来自柏林国家博物馆的收藏《戴珍珠项链的女人》;华盛顿国家艺廊的《拿天平的女人》;以及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博物馆的《读信的蓝衣少妇》。

杨‧维梅尔的作品《读信的蓝衣少妇》(Letter Reader in Blue),约1663年。油彩、画布,18 1/3 X 15 1/3英寸。荷兰国家博物馆,阿姆斯特丹。(Carola van Wijk/Rijksmuseum, Amsterdam提供)

画中画

维梅尔的画中常会重复出现相同的图案,让人们在观看时能够了解他们的含意。以《窗边读信的少女》作为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画面上有一封信、女孩的倒影和右侧的帘幕。展览中探讨了这些图像的用义。在他许多作品的背景中总会包含另一幅画,这是维梅尔用来加强画中信息的手法。

在维梅尔完成《窗边读信的少女》后约十多年,他开始创作《站在小键琴前的女子》,现在收藏于伦敦的国家美术馆。令人惊奇的是,同样的邱比特也出现在这幅画的背景中。根据国家美术馆的网站,这个邱比特的形象出自于1608年一本书中的插画,象征着坚贞不渝的爱。在伦敦的这幅作品中并没有情书,但却有一张空椅子,暗示着站在小键琴旁的女子正在等待着心爱的人到来,一同创作音乐。

杨‧维梅尔的作品《站在小键琴前的女子》(A Young Woman Standing at a Virginal),约1670─1672年。油彩、画布,20 1/3 X 17 3/4英寸。国家美术馆,伦敦。(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提供)

奈德哈特解释,维梅尔经常在画面中加入一张空椅子,用来表示女子正在等待或准备迎接一名男士的到来。

杨‧维梅尔的作品《拿天平的女人》(Woman Holding a Balance),1662─1665年。油彩、画布,15 5/8 X 14英寸。威德纳收藏,华盛顿国家艺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提供)

在《拿天平的女人》中则出现了另一种类型的背景图像。在这幅画中,信仰是画面表达的重点。一名女子站在窗户旁的一张桌子前面。在桌上有一个打开的珠宝盒,旁边还有一条看似十分华丽的天鹅绒。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手中握着天平,试图让它保持平衡,整个画面非常协调。“若您仔细观察,您会发现天平是空的。上面没有任何金子或珍珠”,奈德哈特说。“随着她平衡空的天平时,或许也暗示着她正在平衡着自己的人生”,奈德哈特补充道。

在这幅画的背景中则是另一幅《最后的审判》。维梅尔巧妙地运用背景的画中画,来再次强调画面前景所要传达的概念,即平衡,或许是信仰与世间诱惑之间的平衡。◇

The exhibition: “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 is at the 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 in Dresden, Germany, until Jan. 2, 2022. To find out more, visit Gemaeldegalerie.SKD.museum
展览《杨‧维梅尔:反思》(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于德国德累斯顿的历代大师画廊展出至2022年1月2日,详细资讯请参阅这里

原文Reflecting on Johannes Vermeer, an Exceptional Dutch Mas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二十年来,在中共的残酷打压下,众多大陆法轮功学员虽然多次身陷囹圄、遭受酷刑,但一直坚守信仰,留下许多感人的故事。不少人在狱中险恶环境下用诗和画抒发自己的心志,其中一部分作品有幸被保存下来。
  • 《乌尔比诺公爵夫妇肖像》(portraits of Federico da Montefeltro and Battista Sforza),由画家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所绘,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大师作品之一。这幅画除了正面的两幅肖像画外,在肖像画板的背后还有两幅独特又吸引人的寓言画作,描会着公爵夫妇各自在一场凯旋游行中的场景,游行场景下面画有石墙,石墙上刻着拉丁文铭文。
  • 布隆吉诺早期作品《圣家族》仍属优雅对称的古典风格,人物细致优美,倍感动人。画面的结构是以圣母玛丽亚、圣婴耶稣和圣约翰形成的金字塔形为基础,左右再衬以圣安娜和圣约瑟两位圣家族成员。
  • 洛伊茨决定要尽可能准确地描绘当时华盛顿穿越德拉瓦河(Delaware River)的历史场景。华盛顿选择在圣诞夜袭击黑森人(the Hessians,由英国支助的德国士兵)。在此之前,美军节节败退。然而事后回顾,1776年圣诞夜的这场战役却是整场独立战争的转捩点。
  • 布隆吉诺的笔下的人物大都极其冷峻,专注地追求一种超越时间与人性的典雅与拘谨,不带一丝感情,坚实严肃,表现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这种疏离的气氛与文艺复兴盛期人物形象的亲和力,形成强烈的对比。
  • 听过中国艺术文化中的特色品牌“三绝”吗?这个词语深具品味,具体指什么呢?有什么出色的表现与重要意义呢?本文从唐代“郑虔三绝”探起源,再看一幅宋徽宗“书诗画三绝”的艺术作品《腊梅山禽》,从中品味“三绝”的构成,试着探触“文人画”这个中国特有艺术品牌的特色精神。
  • “耶稣受难”这样的题材,普桑只在晚年五十二岁时画了一幅《耶稣钉十字架》,原因显然是普桑不忍心表现耶稣受难和耶稣痛苦的形象,这和画家的个性有关。曾有人请普桑表现耶稣背负十字架的内容,普桑一口回绝说:“我没有兴趣也没有精力画这样可悲的题材,画《钉刑图》已经让我病了,我画得很痛苦,再画‘背十字架’可会要了我的命。我无承受画这题材时必须充满于内心的痛苦与严肃,它是如此悲伤阴暗。”
  • 十七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着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