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女性的城堡:法国罗亚尔河谷的舍农索城堡

文/菲利普·巴特勒(PHIL BUTLER) 翻译/陈遇
1547年,法王亨利二世(King Henry II)将舍农索城堡送给黛安·德·波迪耶,她委托了建筑师帕塞洛·达·梅可利亚诺(Pacello da Mercoliano)为城堡设计并建造多座花园,又请了建筑师菲利贝尔·德洛姆建造一座连接谢尔河(Cher)两岸的桥,将城堡花园延伸至河的另一侧。(Ra-smit/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气: 72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若有一座纪念建筑物是专门献给女性灵魂的,那么舍农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应该就是这么一个例证。这座位于法国罗亚尔河谷(Loire Valley)的中世纪城堡支配着谢尔河(Cher)的右岸,仅为了热爱这栋居所的女性而存在。

建于12世纪的一座中世纪建筑废墟上,现在的舍农索城堡已非昔日黑暗的堡垒。在此,我们可以看到法国财务大臣托马·博耶(Thomas Bohier)于1513年至1576年规划的建筑杰作及其演变。然而,将城堡延伸至河面上的宏伟愿景却是由他的妻子卡特琳·布里索内(Catherine Briçonnet)提出的,以及接续其后的数名女主人逐渐加以完善。这座城堡曾为众多历史上著名女性的家,因此又被称为“女士城堡”(Château des Dames 或ladies’ château)。在卡特琳·布里索内之后,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凯萨琳·德·麦地奇(Catherine de’ Medici)、洛林-沃代蒙的路易丝(Louise de Lorraine)、路易丝·方丹(Louise Dupin)、玛格丽特·佩鲁兹(Marguerite Pelouze)接续成为了舍农索城堡的女主人,在舍农索城堡留下了深深的烙记。

1547年,法王亨利二世(King Henry II)将舍农索城堡送给他的情人黛安·德·波迪耶,她委托了建筑师帕塞洛·达·梅可利亚诺(Pacello da Mercoliano)为城堡设计并建造多座花园,又请了建筑师菲利贝尔·德洛姆(Philibert de l’Orme)建造一座连接谢尔河两岸的桥,将城堡花园延伸至河的另一侧。

亨利二世去世后,他的遗孀凯萨琳·德·麦地奇(Catherine de’ Medici)便以摄政的身份统治法国。她驱逐了黛安·德·波迪耶,将舍农索城堡作为自己的住所。

凯萨琳·德·麦地奇的绿色书房(Le Cabinet Vert),在亨利二世去世后,她便在此以摄政的身份统治法国。墙上有许多大师作品,包含丁托列托(Tintoretto)的画作《示巴女王》(The Queen of Sheba)、《总督的肖像》(Portrait of a Doge),以及约尔丹斯(Jordaens)的《醉酒的西勒纳斯》(The Drunken Silenus” by Jordaens)。(舍农索城堡提供)

由于她是法王法兰索瓦二世的母亲、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的母亲,因此在他们统治下的期间后来被称为“凯萨琳·德·麦地奇的时代”(the age of Catherine de’ Medici)。在黛安建造的花园基础上,凯萨琳也设计并新增了部分的豪华花园,她在此举办过一些法国最奢华的宴会活动。

当亨利二世去世后,他的遗孀凯萨琳·德·麦地奇便驱逐了黛安·德·波迪耶,将舍农索城堡作为自己的住所。由于她是法王法兰索瓦二世的母亲、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的母亲,因此在他们统治下的期间后来被称为“凯萨琳·德·麦地奇的时代”。她也设计并建造了部分的豪华花园,好让她举办一些法国最奢华的宴会活动。(Marc Jauneaud/舍农索城堡提供)

此外,凯萨琳·德·麦地奇还将城堡的旧马厩展建成一座华美的意大利风格画廊和宴会厅,共有18扇窗户提供照明,俯瞰着河流和乡村。在远端,还有一扇门通往谢尔河的对岸。

凯萨琳·德·麦地奇将城堡的旧马厩展建成一座华美的意大利风格画廊和宴会厅,共有18扇窗户提供照明,俯瞰着河流和乡村。在远端,还有一扇门通往谢尔河的对岸。(Dominique Couineau/舍农索城堡提供)

五位王后的房间(Room of Five Queens)是舍农索城堡最豪华的房间之一。墙壁由华丽的挂毯装饰着,还有鲁本斯(Rubens)和皮埃尔·米尼亚尔(Pierre Mignard)等大师的画作俯瞰着精美装饰的床。这座床曾由凯萨琳·德·麦地奇的女儿法兰西的玛格丽特(Margaret of France)和瓦卢瓦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Valois)使用过。此外还有她的儿媳妇苏格兰人的女王玛丽·斯图亚特(Mary Stuart)、奥地利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以及洛林-沃代蒙的路易丝。

五位王后的房间(Room of Five Queens)是舍农索城堡最豪华的房间之一。墙壁由华丽的挂毯装饰着,还有鲁本斯(Rubens)和皮埃尔·米尼亚尔(Pierre Mignard)等大师的画作俯瞰着精美装饰的床,这座床曾由凯萨琳·德·麦地奇的女儿法兰西的玛格丽特(Margaret of France)和瓦卢瓦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Valois)使用过。此外还有她的儿媳妇苏格兰人的女王玛丽·斯图亚特(Mary Stuart)、奥地利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以及洛林-沃代蒙的路易丝(Louise of Lorraine)。(Krzysztof Golik/CC-BY-4.0)

著名美女路易丝·方丹随后接管了舍农索城堡。路易丝·方丹的文学沙龙曾吸引了许多启蒙运动的作家和哲学家来访,包括伏尔泰和孟德斯鸠。

法兰索瓦一世的客厅有着众多艺术品,其中(上方)画家普列马提乔(Primaticcio)绘制的黛安·德·波迪耶肖像最为著名,描绘黛安作为女猎手的形象。路易丝·方丹的文学沙龙曾吸引了许多启蒙运动的作家和哲学家,包括伏尔泰和孟德斯鸠。(Zairon/CC-BY-4.0)

小礼拜堂是访客最喜爱的场所之一,这里有一座画廊,贵族们在此参加弥撒。教堂的墙壁上是玛丽·斯图亚特卫兵的英文铭文。在右侧入口处刻着“人的怒火不能成就上帝的正义”(Man’s anger does not accomplish God’s justice.),制于1543年。另一个1546年的铭文则是“不要被邪恶征服”(Do not let yourself be won over by Evil.)。原本的彩绘玻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遭到轰炸毁坏,不得不重新制作。路易丝·方丹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将这里改装成一间木材仓库,隐藏起原本的信仰用途,成功挽救了这座礼拜堂。

小礼拜堂是访客最喜爱的场所之一,这里有一座画廊,贵族们在此参加弥撒。教堂的墙壁上是玛丽·斯图亚特卫兵的英文铭文。在右侧入口处刻着“人的怒火不能成就上帝的正义”,制于1543年。另一个1546年的铭文则是“不要被邪恶征服”。原本的彩绘玻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遭到轰炸毁坏,不得不重新制作。路易丝·方丹(Louise Dupin)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将这里改装成一间木材仓库,隐藏起原本的信仰用途,成功挽救了这座礼拜堂。(Charles Jacques/CC-BY-2.0)

在1800年代中期,世界著名的社交名媛玛格丽特·佩鲁兹和她的丈夫尤金(Eugene)从从波旁王室(the Bourbons)买下了城堡。在建筑师菲利克斯·罗格(Félix Roguet)的帮助下,她将舍农索城堡回复到了16世纪的辉煌。当然,这时的厨房也全面升级了。城堡还新增了一个小平台,下方是过去船只卸下供给品的地方。

在1800年代中期,世界著名的社交名媛玛格丽特·佩鲁兹(Marguerite (Wilson) Pelouze)和她的丈夫尤金(Eugene)从波旁王室(the Bourbons)买下了城堡。在建筑师菲利克斯·罗格(Félix Roguet)的帮助下,她将舍农索城堡回复到了16世纪的辉煌。当然,这时的厨房也全面升级了。城堡还新增了一个小平台,下方是过去船只卸下供给品的地方。(Dominique Couineau/舍农索城堡提供)

1913年,来自著名巧克力家庭的亨利·梅尼尔(Henri Menier)买下了这座城堡。他设法修复并维护这座城堡,包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城堡被用作医院的期间。从1914至1918年,超过2254名伤兵曾在这里接受治疗。现在城堡中有一间房间便改成博物馆来纪念这段历史。

1913年,来自著名巧克力家庭的亨利·梅尼尔(Henri Menier)买下了这座城堡。他设法修复并维护这座城堡,包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城堡被用作医院的期间。从1914至1918年,超过2254名伤兵曾在这里接受治疗。现在城堡中有一间房间便改成博物馆来纪念这段历史。(Dr. Avishai Teicher/CC-BY-4.0)

这座城堡因其过渡性的建筑风格而独树一格,是哥德式晚期和文艺复兴初期风格的戏剧性融合。他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架起了谢尔河(罗亚尔河的支流)两侧的桥梁。一座富丽堂皇、悲剧与胜利、争议,甚至是勾画阴谋之地,城堡的历史和法国与欧洲文化紧紧交织在一起——这里曾有哲学家们热切地讨论、女王统治与哀悼他们的国王,以及无数战士们在此疗伤。

舍农索城堡位在法国最具田园诗意的城市:靠近罗亚尔河谷的昂布瓦斯,每年的访客量仅次于凡尔赛宫,是法国第二热门的城堡。成片独特优美的森林环绕着修剪整齐的花园。访客可以在此野餐、在大自然中散步,甚至还可以在城堡的护城河和周围河流里滑独木舟。

从空中俯瞰舍农索城堡,城堡盖在谢尔河之上,连接着河的两岸。(Marc Jauneaud/舍农索城堡提供)
城堡中最美丽的那些空间都是贵族成员的卧室。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就曾以此为家。房间由艺术大师的作品装饰着,像是牟利罗(Murillo)和里巴尔塔(Ribalta),以及许多珍贵稀有的挂毯,描绘着旧约圣经中的故事。(Dennis Jarvis/CC-BY-2.0)
舍农索城堡以奢华的文艺复兴家俱和室内装潢闻名,像是路易十四的客厅中精美的金色浮雕文艺复兴壁炉。(Dominique Couineau/舍农索城堡提供)
舍农索城堡的花园是一系列独立的空间,由凯萨琳·德·麦地奇、黛安·德·波迪耶肖以及往后的其他城堡主人共同创造的。花园里有一座意大利迷宫、一座绿色花园,以及菜园。(Marc Jauneaud/舍农索城堡提供)
舍农索城堡有一座巨大的花园和工作室,周围环绕着苹果树和伊丽莎白女王玫瑰花丛。数百种花卉种植在约2.5英亩大的土地上,以供城堡的花卉摆饰。(舍农索城堡提供)
城堡座落于法国最具田园诗意的城市:靠近罗亚尔河谷的昂布瓦斯。成片独特优美的森林环绕着修剪整齐的花园。访客可以在此野餐、在大自然中散步,甚至还可以在城堡的护城河和周围河流里滑独木舟。(ristian Bortes/CC-BY-2.0)
从东北侧观赏舍农索城堡,可以清楚看到礼拜堂和图书馆及其建筑风格受到中世纪和哥德式建筑的影响。(Yvan Lastes/CC-BY-3.0)

原文The ‘Ladies’ Château’: Château de Chenonceau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 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特赖恩宫(Tryon Palace)曾是英国殖民美国时期,设计最精美的总督府。特赖恩宫于独立战争爆发前几年,1770年兴建完成,是为英国王室总督威廉‧特赖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宫殿的巨额费用引起争议,加剧了殖民地冲突。战争期间,特赖恩宫成为北卡州第一座国会大厦,也是战后第一任新州长官邸。特赖恩多事与传奇的过往,从它曾装潢华丽、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内遭窃、被废弃、遭祝融焚毁、被覆盖,最终原地重建这些事情上可以得见。
  • 人都有向往光明美好的本性,如果能找回善良、正向的价值观,艺术还是会有回升的机会。有理想、有技能的艺术家们若能认识自己的使命,坚持艺术的理想与个人的道德修为,走回正统的艺术之路,这才是人类危机的真正出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