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习近平推房地产税背后的纷争

人气 18963

【大纪元2021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易如报导)10月23日,中共公布在部分地区房地产税改革试点,但是具体地区并未公布。有关这项试点背后的党内反弹和央地冲突等种种纷争引发外界关注。专家认为,习近平或经历“逼宫”暂时妥协。

房地产税涉央地博弈

10月23日(上周六),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决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征税对象包括居住用、非居住用等各类物业,不含农村宅基地。试点期限为五年。

据官方定义,房地产税是指对房地产占有、交易和收益等环节征收的各类税项的总称,包括房产税、城市房地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耕地占用税、契税等多个税种。

但前述“决定”没有列出试点包括哪部分地区,以及覆盖城市的数量。

大陆经济观察网23日报导说,已经试点过房产税的城市,比如上海和重庆,作为房地产税试点的可能性比较高。

另外,今年5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住建部等主管部门在北京召开了一次房地产税座谈会,上海、重庆、深圳、杭州、苏州、济南共6个城市相关负责人均有参加。

报导说,在这次会上,相关部委总结了上海、重庆两个城市房产税的试点经验,还向深圳、杭州、苏州、济南等四个城市征询了“是否支持中央在其所在城市试点征收房地产税”等问题。

观察家认为,推房地产税或涉央地博弈。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对大纪元分析说,这种所谓试点改革,中共的党内讨论非常久了。它其实就是要压制整个地方财政的收入,“因为过去地方很多收入是来自于房地产,包括买卖土地的部分。习近平要做这样的动作。我觉得是他想要改变目前中国太过依赖房地产产业的问题。”

按中共官方口径,房地产税全部归地方财政。但土地出让金一直是地方财政收入大头,各地方政府发行的专项债券,不少也是以土地出让收入为偿债来源。

10月5日,大陆数据宝和腾讯财经联合推出《城市负债率排行榜》,显示中国大部分地方政府都是入不敷出,债务率远超警戒线,特别是贵阳市的债务率高达929%。

在官方宣布将启动房地产税试点后,24日,官方的经济日报在头版发表题为“真正降低地方对房地产的依赖”一文,当中也提到“很多地方政府的钱袋子捉襟见肘”。文章认为,推房地产税改革试点有利于稳定和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抑制土地财政和地方债务风险。

不过据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对陆媒分析,2020年,中国全国“卖地”收入是8.4万亿元,再加上近2万亿的涉房税费,占到地方财政收入端的40%-45%的规模。他认为,即便房地产税的开征力度很大,相当于把居民的个税负担加倍,也就是房地产税相当于另一种个税,一年的税收也就跟当前1万亿左右的个税规模相当,与每年8万多亿的土地出让金和2万亿的涉房税费相比,还是有巨大差距。

中共财政部公布的《2020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2020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84,142亿元,同比增长15.9%。

安邦智库一篇论文认为,从利益角度来看,房地产税就是中央政府给地方政府在墙上画的一张远期“大饼”。现在地方政府的大部分利益、债务都与房地产扩张绑在一起的,很多官员也参与其中,因此政策不好调整,地方政府也不愿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扩大房地产税征收试点之前,中共财政部2021年6月4日发文称,7月起开始在河北等地展开试点,把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土地出让收入划转给税务部门,明年将全面实施征管划转。由此引发卖地收入收归中央,延续多年的土地出让金制度将走向终结的质疑。

黄世聪:习近平或受“逼宫”暂时妥协

早前外传中共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韩正代表党内反对意见,建议习近平压缩房地产税征收试点,由30个变为10个。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认为此举有“逼宫”嫌疑,“为什么?因为在今年的这个节能减碳、能耗双控受到非常大的从地方的反弹,显然习近平也不见得是真的能够掌控全局。包括他这次在六中全会要做一个所谓的第三次历史决议等等,都需要党内其他人的支持。但是这时说韩正抛出了一个可能是很多地方不愿意支持这样的状况,或者党内的压力非常大。你看习近平也马上进行了一个妥协。”

“其实在某种程度来说,在从今年的六中(全会),一直到明年的二十大,我觉得习近平很多重大政策,必须要跟党内或是国内的一些势力妥协,我觉得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黄世聪认为习近平也可能是试水温,“就是说他可能也是来试试看,党内到底有多少反对势力或是到底有多少对我的政策不满意的地方”。

他认为习近平等到二十大能够连任之后,或许会再抛出进一步扩大试点的方案。

“就是这个先抛出来,反正声量太大,我妥协,反正先全力过渡之后,明年之后或许怎样之后我再抛出来。”

黄世聪说,试点征税显然是针对多买房地产的本身,目的是在压制炒房,但是有非常大的副作用。

“比如他搞能耗双控就没想到导致的一个副作用就是缺电的问题,想要搞这个中国半导体,没想搞出很多烂尾的状况。我觉得在经济活动上面来说,你很难用具体的政策去说,我要怎样就怎样,那个是比较难的。”

去年,中国国内煤炭产量达到39亿吨。习近平承诺在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为此,当局出台能耗双控政策,许多地方政府为达到标准,拉闸限电,引发民怨沸腾。

谢田:地方政府要挟中央

对于中共党内就房地产税的反弹声音,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习近平的权力上基本上已经构成了一个相当稳固的基础,连任不是问题了。韩正这个带头的反击也好,抵抗也好,可能代表的不光是他自己,也不一定是他那一派系,而是全体中共既得利益集团都有这个问题。因为中共权贵才是中国房地产最大的持有者和受益者。

“很多贪官被抓起来后,都是有什么十几套、几十套、上百套的房产。所以现在征收房地产税,这些拥有大量房地产的贪官,他们肯定会接受不了。”

另外,中产阶级很多家庭也有超过一套的房产,要征收房地产税的话,他们也会反弹。谢田说:“就说从中产阶级到中共上层,或者是富有阶层,所有人都在反对,而反弹最厉害就是拥有大量房地产的中共贪官、中央权贵。所以这十年来始终一直在喊房地产税,他也不敢真正征收。因为一旦真正征收的话,把自己房产产权列出来,房地产的估价要列出来,房地产税收也要列出来的话,那很多贪官的财产也就要曝光。而如果这些贪官不得不把这些房子卖掉,大量的抛售也会造成房地产市场的崩盘。这个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一个天大的灾难。”

谢田说:“很多地方政府也用这一点,在要挟中央政府。不要征收房地产税,所以这是为什么中共试点十年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推出来。”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中共推房地产税 到底在盘算什么?
中共要在某些城市试行征收房地产税
房地产税增税提案未通过 库柏蒂诺学区拟关闭2所小学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