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最古老的瓷器宫殿:巴登─巴登的法沃里特宫

文/菲利普·巴特勒(PHIL BUTLER) 翻译/陈遇
法沃里特宫是巴登─巴登伯爵夫人希比拉‧奥古斯塔(Sibylla Augusta)举办舞会、音乐会和狩猎活动的场所。(Bình Nguyễn/Pixabay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罗马人在德国南部的巴登–巴登(Baden-Baden)发现了具有疗养效果的温泉,而仅在咫尺的法沃里特宫(Rastatt Favorite Palace)则曾是巴登-巴登伯爵夫人希比拉‧奥古斯塔(Margravine Sibylla Augusta,1675─1733)的游乐宫,她常在此举办舞会、音乐会和狩猎活动。从这里到德国北莱因地区最古老的巴洛克王室居所——拉施塔特宫殿(Schloss Rastatt),仅需要短短的马车车程便能抵达。

法沃里特宫是巴登─巴登伯爵夫人希比拉‧奥古斯塔(Sibylla Augusta)举办舞会、音乐会和狩猎活动的场所。(Achim Mende/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法沃里特宫是德国最古老的所谓瓷器宫殿,也是世界上收藏中国瓷器最多的地方之一,而且也是唯一完好无损的瓷器宫殿。宫殿中展示的伯爵夫人珍贵的迈森瓷器(Meissen porcelain)是全世界最大的收藏,约160件早期的瓷器品一直保存至今。希比拉‧奥古斯塔可能是迈森瓷器工厂于1710年于德国阿尔布莱希特城堡成立时最早的顾客之一。

宫殿中展示的伯爵夫人珍贵的迈森瓷器(Meissen porcelain)是全世界最大的收藏,约160件早期的瓷器品一直保存至今。希比拉‧奥古斯塔可能是迈森瓷器工厂于1710年于德国阿尔布莱希特城堡成立时最早的顾客之一。(Martine Beck/State palaces and gardens of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和许多宫殿的历史一样,法沃里特宫最初原为一间狩猎小屋,由约翰‧迈克尔‧路德维希‧罗勒(Johann Michael Ludwig Rohrer,译注:德国建筑师)于1710至1727年之间建造。作为巴洛克时期建筑与风格的典范,这座宫殿有着华丽精美的室内装潢。公众房间布满了精致的磁砖、刺绣装饰、波希米亚的玻璃艺术,以及特地为了墙壁间1500多件瓷器品所做的设计。

佛罗伦萨阁(Florentine cabinet)是宫殿中最著名的房间,有着佛罗伦萨马赛克饰面(pietra dura,意大利文原意为“硬石”),这是来自佛罗伦萨的珍贵宝石艺术品。这些马赛克饰面来自意大利托斯卡尼的科西莫三世‧德‧美第奇工厂(the Cosimo III de’ Medici factory)。如纸一般薄的面板是由大理石、花岗岩和半宝石(次级宝石)制成,拼组成758块明亮的图画面板。

佛罗伦萨阁(Florentine cabinet)是宫殿中最著名的房间,有着佛罗伦萨马赛克饰面(pietra dura,意大利文原意为“硬石”),这是来自佛罗伦萨的珍贵宝石艺术品。这些马赛克饰面来自意大利托斯卡尼的科西莫三世‧德‧麦地奇工厂。如纸一般薄的面板是由大理石、花岗岩和半宝石制成的,拼组成758块明亮的图画面板。(Hecker/Rastatt Favorite提供)

花房(Flower Room)则展示了伯爵夫人对装饰之美的不懈追求。为了能容纳那个时代最珍贵的瓷器,她不遗余力地将法沃里特宫改造成一个实用的收藏宝地。

这间房间显示了希比拉‧奥古斯塔对装饰之美的不懈追求。正如这张花房的照片所示,在将法沃里特宫转变为具有收藏机能的杰作,以容纳整个时代最珍贵的瓷器这方面来看,确实是不遗余力。(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伯爵夫人的收藏还包含了一个独特的“黑瓷”勃杰炻器(Böttger,译注:迈森瓷器前厂长,在他期间的产品被称为勃杰瓷器),使用了黑金漆画的技术。这项收藏也显示了当时人们对中国艺术的着迷。除了早期的迈森瓷器外,法沃里特宫内也展示了大量的织品、漆器、稀有家俱和其它瓷器品。

伯爵夫人的收藏包含了独特的“黑瓷”勃杰炻器,使用了黑金漆画的技术。这项收藏展示了当时人们对中国艺术的着迷。除了早期的迈森瓷器外,法沃里特宫内也展示了大量的织品、漆器、稀有家俱和其它瓷器品。(Martine Beck-Copolla/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法沃里特宫中最不寻常的风格元素,就是用来密封并装饰外墙的鹅卵石灰泥。根据传说,在宫殿建造期间,巴登–巴登伯爵夫人希比拉‧奥古斯塔曾要求贫穷孩子们从溪流和穆尔格河(Murg)河床采集鹅卵石。据信她用自己的钱和一大块面包作为每篮鹅卵石的报酬。

在法沃里特宫中最不寻常的风格元素,就是用来封闭并装饰外墙的鹅卵石灰泥。根据传说,在宫殿建造期间,巴登–巴登伯爵夫人希比拉‧奥古斯塔曾要求贫穷孩子们从溪流和穆尔格河(Murg)河床采集鹅卵石。据信她用自己的钱和一大块面包作为每篮鹅卵石的报酬。(Gerd Eichmann/CC 4.0)

近距离观看鹅卵石立面便会感受到公爵夫人的创意。这种风格在巴洛克时期其实并不罕见,不过主要多用于装饰花园和石窟。在她运用家乡波希米亚典型风格的手法上,显示了她是如何将个人喜好融入建筑设计的。

近距离观看鹅卵石立面便会感受到希比拉‧奥古斯塔的创意。这种风格在巴洛克时期其实并不罕见,不过主要多用于装饰花园和石窟。在她运用家乡波希米亚典型风格的手法上,显示了她是如何将个人喜好融入建筑设计的。(Julia Haseloff/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法沃里特宫由一座英式景观公园环绕着,在宫殿的全盛时期,花园里有着树林大道、带喷泉的对称花坛(观赏用花坛),以及橘园(温室建筑物)。目前这座巴洛克式花园仅有一部分保留下来。

法沃里特宫由一座英式景观公园环绕着,在宫殿的全盛时期,花园里有着树林大道、带喷泉的对称花坛(观赏用花坛),以及橘园(温室建筑物)。目前这座巴洛克式花园仅有一部分保留下来。上图为从公园望向宫殿背面的景象。(Gerd Eichmann/CC BY-SA 4.0)

通常,巴洛克时期的王室在正式的官方居所外,还会有另外独立的游乐宫。在希比拉‧奥古斯塔的丈夫去世后,她便开始建造法沃里特宫,她的儿子路德维希‧格奥尔格(Ludwig Georg)也时常在此狩猎。至今对于曾在此举办过喧闹派对的传闻所知极少,不过公爵的许多后代都相当喜欢这座宫殿和其周围丰富的自然环境。

巴洛克时期的王室通常在正式的官方居所外,还会有另外独立的游乐宫。在希比拉‧奥古斯塔的丈夫去世后,她便开始建造法沃里特宫,她的儿子路德维希‧格奥尔格(Ludwig Georg)也曾时常在此狩猎。至今对于传闻在此举行的喧闹派对所知极少,不过公爵许多后代都相当喜欢这座宫殿和其周围丰富的自然环境。(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法沃里特宫。(Staatliche Schlösser und Gärten Baden-Württemberg提供)

原文Germany’s Oldest Porcelain Palace: Rastatt Favorite Pala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 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特赖恩宫(Tryon Palace)曾是英国殖民美国时期,设计最精美的总督府。特赖恩宫于独立战争爆发前几年,1770年兴建完成,是为英国王室总督威廉‧特赖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宫殿的巨额费用引起争议,加剧了殖民地冲突。战争期间,特赖恩宫成为北卡州第一座国会大厦,也是战后第一任新州长官邸。特赖恩多事与传奇的过往,从它曾装潢华丽、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内遭窃、被废弃、遭祝融焚毁、被覆盖,最终原地重建这些事情上可以得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