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流芳】 依依似君子 刘禹锡的归真之路

了解了刘禹锡的宦海沉浮后,再来回味“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诗人清正守节的人生和繁华富丽的精神世界浑然一体,相互辉映。(“古韵流芳”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唐朝子民酷爱富丽雍华的牡丹,在现存很多的唐朝绘画雕塑中,大唐宫廷侍女、贵族夫人都很喜欢头戴艳丽的牡丹牡丹被誉为国色天香,百花之王,是当时大唐子民的最爱。

每到牡丹盛开的时节,唐人欣赏牡丹,成为民俗的一道亮丽风景。当时京城长安的慈恩寺、荐福寺(即小雁塔)均是人们观赏牡丹的胜地。每年谷雨前后,百花争奇斗艳,竞相绽放,尤为雍华。

“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出自大唐诗人刘禹锡(772年-842年)的诗,虽然这两句一个咏牡丹,一个咏青竹;一个象征繁华富丽,一个象征守节清虚,二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却在诗人的一生中,竟也相得益彰。

“牡丹真国色”出自刘禹锡的诗《赏牡丹》,全诗曰: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人有人品,花有花格。虽然这首诗并未对牡丹花王做过多描述,只一句“花开时节动京城”,几个微言大义的字眼就描述出牡丹盛开轰动长安的盛况,七个字符囊括了一个时代,一个时节的风貌民情。

诗人言道,芍药花开虽然妖娆但是缺少格调,芙蕖盛开却又太过淡雅,缺少溶于世俗的兴致。惟有那繁华富丽的牡丹,才能彰显大唐盛世的璀璨国色。所以,“唯有牡丹真国色”才能道出诗人心中的无限赞叹。

刘禹锡的爱妻早年丧亡,他又接连贬官的命运,仕途的坎坷交织着生活的艰辛,似乎又将天外之音弹奏得格外清越深沉。

这条坎坷的仕途之路,或许就是他探索归真的必经之路。刘禹锡的刚直,以及诗文的清雅,也都和他的修为及信仰有关。他曾说:“梵言沙门,犹华言去欲也。能离欲,则方寸地虚。虚而万景入,入必有所泄,乃形乎词。词妙而深者,必依于声律。故自近古而降,释子以诗闻于世者相踵焉。因定而得境,故翛然以清;由慧而遣词,故粹然以丽。”

了解诗人的宦海沉浮,品读诗的字里行间流露的心声,再来回味“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诗人清正守节的现实人生和他繁华富丽的精神世界浑然一体,相互辉映。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e2bae620-0fd7-4f56-a566-8ecf924c4325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r1OYKxRpBsudVX2zY2rrdw
订阅古韵流芳telegram群组:https://t.me/guyunliufang

古韵流芳】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维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贺知章年轻时就以诗文扬名,是少数仕途顺遂的大诗人,但是到了老年,他突然决定辞官回乡。贺知章传世的诗歌不多,但是他的代表作,几乎是人人都能背诵的经典,比如写下“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咏柳》,还有就是他晚年所作的两首《回乡偶书》
  • 无论从政治还是文学方面,张九龄都可称得上是“岭南第一人”了。他去世后,安史之乱也很快爆发了,他成了盛唐最后一位名相,被人追忆;而他笔下的明月光,也定格成盛唐别具一格的壮美画面,被后人永远铭记。
  • 一年一度七夕节,牛郎织女来相会。古时候,七夕又叫乞巧节,是女子们祈求提高女红技艺的节日。或许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欢在诗词中感​​叹他们的悲欢离合。今天的人们,更是把七夕过成了“情人节”。
  • 北宋是一个文化繁荣、文人辈出的黄金时代。人们常说唐诗、宋词、元曲,词就是宋朝艺术成就最高的文学体裁。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位文人,他就是堪称北宋第一才子的苏轼“苏东坡”,而他关于晴雨的独到见解,正是出自他最知名的词作之一《定风波》。
  • 两宋第一才女和金石学家——李清照和赵明诚,可以说是才学相当,情深意笃,过着和和美美的日子。没多久,他们时有别离,那位妻子就非常想念丈夫。到了清秋时节,她看到留有残香的枯荷,触摸到沁着微凉的竹席,这些事物似乎都在加重这份思念。 正是这浓浓的相思意,成就了一首传颂不衰的经典词作《一剪梅》。
  •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是山东济南人。他可是一位高产的作家,现存600多首词作,有词集《稼轩长短句》传世。其中有一首很特别,既有苏词的豪放开阔,也有易安词的绮丽婉约,在今天仍然广为流传。这就是辛弃疾的代表作《青玉案·元夕》。
  • 欧阳修在文学上倡导德业文章,同时大力提拔后进,扩大古文的影响力。他在担任科举主考官时,大胆录取一批文风平实流畅的考生。二苏、曾巩等大文学家,正是得到欧阳修的赏识,凭借科举而扬名。之后,他们以欧阳修为导师,和他共同努力扭转了北宋文学的面貌。
  • 晏殊的《浣溪沙》,描写的是因宴会上所见所感而阐发的幽思,词句精美、情调闲雅,也像是一位“要眇宜修”的佳人。
  • 《红楼梦》中说贾宝玉“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常用“痴儿”形容他。晏几道的性格中,也有著名的“四痴”。同时代的文学家黄庭坚为他的词集作序时谈到,晏几道在仕途连连受阻,却不肯依附权贵,这是第一痴;写文章自成一派,不肯利用它来加官晋爵,这是第二痴;花费千百万去收藏书籍字画,却让家人饥寒交迫,这是第三痴;宁可被天下人辜负,也从不记恨或怀疑他人,这是第四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