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告:海内外影视作品沦中共渗透工具

人气 3137

【大纪元2021年10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报导)近日,法国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发布题为“中国(中共)影响力行动”的报告,揭露中共在海外各领域的统战部署。报告指出,在文化渗透方面,中共一边输出影视等产品,达到宣传、散播假消息的目的;一边以利益为要胁,影响、审查海外文艺作品。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五机构遭点名:输出文化产品 宣传中共论调

报告指,从2006年以来,中共三个“五年计划”先后提出所谓的中国文化发展战略, 旨在加强文化宣传产品的生产和出口。文化产品,如电影和电视剧等,若能打入国外市场就是强有力的诱惑工具。

2017年,中共商务部宣布其文化产品出口总额为900亿美元,其中电影电视产品的出口额超过4亿美元。《中国日报》 同年报导,中国已将超过1,600部影视作品翻译成36种外语,包括英语、法语、俄语和阿拉伯语,在约100个国家播放。

在文化产品出口中,以下5家机构发挥了关键作用。

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CITVC)成立于1984年,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MG)的子公司。它与外国频道建立合作关系,致力于播放、推广中国电视剧。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节目交易中心(CHNPEC),是专门从事中国影视剧在世界范围内营销和推广的主要机构之一,隶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

每年一度的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CIFTPE),由中共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共同主办,用来展示中国出口成就和国际合作进展,至今已举办16届。

影视文化进出口企业协作体 (FTIEA),2017年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广播电视总局支持下成立,现有五十多个成员。据《人民日报》2017年报导,该协作体成员致力于生产“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影视作品,并要积极参评国际影视节展等活动,“长远布局影视文化进出口领域”。

此外,丝路电视国际合作共同体 (BRMC) 成立于2016年,目的是发展“一带一路共同体”的国际影响力。在成立仪式上,中共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童刚要求与会的海内外媒体“做丝路故事的讲述者”;据新华社2017年报导,截止当时,该机构在全球的成员和伙伴已达85家。

那么,上述机构都向海外传播哪些文化产品呢?

报告写到,除了一般国产影视剧,他们还输出《红海行动》和《战狼》等所谓“爱国主义”电影,企图塑造中共军人的正面形象,给外国观众洗脑。

他们输出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描绘在人类面对灭亡危险之际,美国人不见踪影,是中国人战斗到最后拯救了全人类。电影传达的信息非常强烈,且与中共的论调相吻合:第一,宣扬中国(中共)关心他人利益;第二,在此论调基础上提出了其取代美国的方法。

除了影视剧,中共也通过电子游戏施加文化影响。近年来,中国电子游戏公司启动大量收购外国公司的战略。

例如,腾讯在2012年收购了美国公司Epic Games(开发“堡垒之夜”等游戏)40%股份;2015年对美国公司Riot Games(开发“英雄联盟”等游戏)实现100%控股;2016年收购芬兰Supercell公司(开发“部落冲突”等游戏)84.3%的股份;2018年收购新西兰公司Grinding Gear Games(简称GGG,开发“流放之路”等游戏)80%的股份。

报告指,中国(中共)对游戏市场的渗透增强了它的影响力、控制反共言论和违背其立场的能力,并将该市场变成一个传播假消息的强大工具。

长臂伸向海外:阻挠艺术团演出 骚扰施压外企

在输出宣传的同时,中共还将审查的长臂伸向海外,插手他国内部事务,阻挠与其不同调的文艺演出。

例如,2017年,中共大使馆向丹麦皇家剧院施压,阻止与法轮功有关的神韵艺术团在该剧院演出。IRSEM报告称,有时,中共的压力在那些中国生意伙伴圈内流传,以致其不用亲自动手,当地有关部门就代劳了。

2018年, 伦敦王家剧院(Royal Court Theatre)拒绝上演一个反映西藏的演出。他们并不是遭中共施压,而是接受了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的建议:如果上演这出戏,就会损害王家剧院在中国的活动。

此外,在作品需要传播媒介的领域,如刊登在网站或社交网络上的照片,北京通常对传播者施压,以达到删除内容的目的。

一本新疆摄影集(Dust, André Frère Éditions, 2021)的作者、摄影师帕特里克‧瓦克(Patrick Wack)对此深有体会。最初,柯达公司(Kodak)要求他在公司的Instagram账号上发布十几张作品。发布后,图片搭配作者所附的说明文字,揭露出了中共在新疆的镇压。

之后,柯达突然撤掉发布内容,并解释说,“瓦克所表达的观点并不代表柯达的观点,亦不获柯达认可。 对于帖子可能造成的任何误解或冒犯,柯达深表歉意。”

瓦克说,“我想他们遭受到了中国民族主义人士的骚扰,管理层害怕了。”报告指,柯达发布的道歉信息,的确与很多屈从于中共审查制度的企业所发的信息非常类似。

设电影准入前提 用黑名单威吓国外电影人

而对于想要进入中国的海外文化产品,IRSEM报告表示,中共封锁认为对其有威胁的内容,重点包括但不限于:法轮功、西藏、台湾、新疆、海外民运团体等。最简单的封锁方式,是删除文艺作品里中共指定的镜头、故事或对话,作为该作品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前提。

以好莱坞为例,非政府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在2020年8月发布一份报告,披露“许多为了接触中国观众的美国电影公司在言论自由方面做出了艰难且令人不安的妥协”,“在某些情况下,甚至直接邀请中国政府的审查官去他们的拍摄现场。”而受中共影响的内容,有些不仅面向中国观众,还面向国际观众。

近年来,好莱坞电影背后的中国投资大幅增长:在全球最赚钱的100部电影中,中国在1997年至2013年的17年间,投资了其中12部;而在2014年至2018年的短短5年间,中国投资了41部。

“攻势显而易见,这些中国投资使北京对受益的美国电影公司有相当大的控制力。”IRSEM报告说。

尝试控制国外电影之初,中共是利用“黑名单”威吓、影响国外电影人。

这个转折点出现在1997年。当时,讲述达赖喇嘛青年时期的《达赖的一生》、指中共入侵西藏的《西藏七年》,以及讲述一名美国律师在中国被误控为谋杀犯的《红色角落》这几部电影接连问世。

北京不仅不允许它们在中国上映,据说还将片子的导演和主要演员列入黑名单,勒令相关制片公司五年内不得到中国工作。尽管当时中国市场规模不大,但好莱坞立即“明白了意思”。

迈克尔‧埃斯纳(Michael Eisner)曾制作《达赖的一生》,也是迪斯尼前首席执行官(1984~2005)。1998年10月,他在北京会见中共时任总理朱镕基,向其道歉并承诺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此后,美国电影公司逐渐向中共的要求妥协。

报告指,上黑名单的制片人、导演或演员被分出等级,给予不同程度的惩罚。他们或只被警告,或被一次、多次拒签,或遭封杀数十年。

比如,演员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因出演《西藏七年》激怒中共,直到2014年才被允许再次入境中国,而该片导演让-雅克‧阿诺(Jean-Jacques Annaud)在2009年就被要求拍摄法中合作片。

阿诺为何更早解禁?2009年,他在微博上发布中文公开信,对《西藏七年》在中国产生的负面影响表示“深深的遗憾”,并声明他“从未支持过西藏独立”等。这条微博后又被删除。

报告说,“当众认罪”后,阿诺与一家中国公司合拍电影《狼图腾》(2015年上映),同时签署“未来三年两部电影与中国的战略合作协议”,并成为法中基金会战略委员会的成员。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法国报告称“中共最大的敌人是它自己”
法国报告揭中共干预加国 炮制人质外交
法国报告:中共大使被瑞典朝野赶走的内幕
法国报告曝中共利用华为全球收集数据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亚历山大:加强针会适得其反吗
【未解之谜】梅辛传之一: 控制“生死”的能力
【拍案惊奇】中共党校公开喊防野心家“窃权”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