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祷:无神论统御的基督教王国

人气 3901

【大纪元2021年10月07日讯】有人预测:2025 年,无神论治国的极权中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这一社会现实,对紧抱马克思主义不放的共产党造成了极度的恐惧。于是,开始了“基督教中国化”的运动。这是共产中国对基督教的宣战。最终目的是为了灭教。

在一间间简朴的教堂里,人们高举双手高声唱圣诗,豆大的泪水从眼里满溢而出,在脸上一道道奔流。在那间低矮的教堂里,每一张脸上都流满了热泪。这镜头持续了难以忘怀的几分钟。(纪录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

这是2003年,“六四”坦克压过长安街后的14年。极权中国进入全新的一章。神州大地全民下海,从文革时代上山下乡,文攻武斗转向畸形发展,土包子开花的市场经济。一旦开闸,欲望泄洪一般横流,城乡市镇的面貌每天翻新,怪手推倒了一座座老房子,起重机拉拔起来一栋栋时髦的大楼。城市的面貌一天一个样。很快,制度性贪腐开始腐蚀被猛然抛入物质主义中的共产中国。

而同时,在精神上,古国人民努力治愈“六四”坦克刻下的深痛创伤。文革十年噩梦巨大的伤疤一直没有愈合,新伤旧创加在一起亟待痊愈却没有解药。然而此时,改革开放打开闸门,贪婪和物欲却滚滚而来,一下子卷走了13亿人民,卷走了正在试图拯救自己的中国。

这时,古国人民以惊人的饥渴在尘世中寻求精神上的家园。人们饱受沧桑,旱渴的心灵急盼甘霖和精神上的皈依。从南到北,上亿的人们学习各种五花八门的气功,更多人确定了法轮大法是他们所追寻的,踏上了佛家古老法门的修炼路。同时,苦苦寻求精神家园的很多人受洗,成为基督徒。

经历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众多苦苦寻求精神家园的中国人受洗,成为基督徒。图为2018年9月22日,一位神父在北京南大教堂弥撒后为一名妇女施洗。(Nicolas Asfouri/AFP)

饱受摧残的中国人对于信仰的渴慕不是短暂小信的,而是坚毅热烈,不可夺其志的。法轮大法传遍了大江南北,有一亿人修炼,更在1995年后,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吸引更多人走回传统的精神信仰。

基督教的发展同样惊人。在中国,法轮大法在1999年后受到严酷镇压,于此同时,基督徒的数量则出现大幅增加的趋势。

到了2007年,每天有1万人成为基督徒。有人预测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有多达2亿基督徒,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天主教国家纪事报》)。2014年,更有人预测中国的基督徒将在2025年达到1.6亿,成为最大的基督教国家,比原先预测的提前了25年。

有人预测202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图为2019年10月12日,来自中国的福音派基督徒朝圣者在以色列约旦河水域参加大规模受洗仪式。(Gali Tibbon / AFP)

于是,在神州大地,出现了纪录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中的动人场景。一间间简朴的教堂在偏远的省分和乡镇盖起来。

于是,身为共产主义禁脔的神州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奇景。人们立在河流中,以当年施洗约翰为人子耶稣洗礼的方式受洗,成为这来自遥远中亚的耶稣教黑头发、黑眼睛的门徒。2001年的一天,以“反革命罪”在狱中被关押多年,出狱后大力传教的袁相忱牧师在北京门头沟野溪的永定河为众人施洗。此时,袁相忱牧师高龄87了。在这一天,永定河中有几百人受洗。

于是,基督教在这赤化的文明古国迅速兴旺,从一天两千人受洗,七千人受洗,到一天一万人受洗。而到了海外的中国人相继进入教会向他们敞开的大门,大大兴旺了海外的华人基督教会。

人们预测:2025年,无神论治国的共产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这无疑是一个最大的嘲讽。可以想见,对于紧抱马克思主义不放的共产党,这戏剧性的发展造成了极度的恐惧,引起其亡党亡国的重大危机感。崇拜撒旦的马克思主义自身是一个邪教,它如何能容许耶稣的门徒遍布自己的领地,把十字架高悬在自己统御的领土四方?

于是,在新世纪,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的极权中国开始了“基督教中国化”的运动。这是共产中国对基督教的宣战。它的目的是使基督教服从社会主义。它的最终目的和三自爱国运动如出一辙,是为了灭教。

随着时间推移,迫害加剧,成为文革式宗教迫害的复辟。我们需要留意的是,在这对基督教的新一轮迫害中加入了许多新的元素。那是与迫害佛教同样的釜底抽薪的手段,以使基督教“党国化”,世俗化,彻底“去基督教化”。

我们将发现,这场善恶之间最后的战役,也就是前梵蒂冈教廷驻美大使维加诺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ò)所说的,黑暗之子与光明之子之间最后的战役,其两大阵营直接的交火正在神州大地惊心动魄的上演。文明古国:中华帝国的沧桑山河成了这场战役的主战场之一。这是一场灵魂的争夺战。每天,一万个古国人民把自己从共产党的枷锁退出来,接受洗礼,成为基督徒。

与此相对应,共产党使出浑身解数,把基督教在国土上的痕迹消灭。

■I. 从沦陷到文革结束:1949-1976

伪历史打造的一条索链

在对所有人的迫害中,对于基督徒的迫害有一个特殊的地方。虽然对于共产党来说,所有正教都是它的敌人,然而基督教的源头是《《圣经》》中驱逐惩戒撒旦的上帝,这对于撒旦的仆人共产党来说,更有一番紧急的意义。

所有正教都是共产党的敌人,基督教的源头是《圣经》中驱逐撒旦的上帝,这对于撒旦的仆人共产党来说更有一番紧急的意义。图为四川省彭州市一乡村教堂的《圣经》。(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而对于基督徒来说,共产主义在人民中强迫宣扬的进化论谎言:“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是一种最大的渎神。神州大地沦陷后,基督徒即刻陷入了信仰上的严酷考验。

红色“新中国”成立,被集体绑架的古国人民被强迫灌输荒诞的马克思主义伪历史。1950年初,中小学教师们被迫集体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史”。发展史的第一部分是“从猿到人”。这是红色“新中国”的第一次集体学习,也是共产党大规模推展的思想改造的开端。从这里开始,十亿古国人民被强迫灌输了猴子变成人的伪历史,他们记忆中古老的华夏诸神创世造人的神话,《创世纪》中上帝创世的教义,全部被一股脑暴力式地拔除,视为旧社会的迷信。

我们可以想见,对于基督徒教师来说,这一次的集体学习是一次灵魂的冲击。从此,关在铁幕后的古国人民被强迫抛弃创造论,接受人是由猴子变成的这一邪说。而对于基督徒来说,这一抛弃信仰的过程也是痛苦的自我分裂的过程。此后,共产中国的基督徒必须在自己信奉的神与马列主义之间做出抉择。他们必须做出痛苦的牺牲。

这是一种慢性的精神谋杀,也是共产党迫害教徒最大的杀手锏。在摧毁教堂寺院的同时,它撕裂信徒的灵魂,把信仰从他们心中暴力式的撕开来。这一精神上的撕裂,胜过千万庙宇教堂被敲毁在信徒心灵上造成的痛苦。

下面这段经典式的话出自于《2001年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报告》:

人民对共产党的认识是分三个阶段来完成的:1949年前为“日夜盼望阶段”;1949年至1989年为“逐步认识、恐惧观望阶段”;“六四”以后至今为“彻底绝望,怨声载道阶段”。而共产党对人民的政策策略也可分为三个阶段:1949年以前为“拉拢利诱阶段”;1949至1989为“关门鱼肉驯服阶段”;“六四”以后至今为“公开鱼肉决战阶段”。半个多世纪以来广大的宗教信徒就是在这样一个长期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暴政下走着悲壮的信仰之路。

讨论共产党对宗教的迫害,我们需要强调一点:对于无神论者统治者,人民对神的信仰是其最大的威胁。这直接冲击到它的合法性,把它赖以存在的基点冲破。在共产党员威胁惩罚基督徒时,他们使用的称呼是“你们这些信神的人”。他们的威胁是:“看你还敢不敢信神。”信神的人与他们站立在对立面,直接冲击着这些不信神的人荒漠的心灵。因此把神从信徒心中移除就成了共产党迫害基督教的核心手段。

由于千千万万基督徒金子一般的虔信,无神论统治者的手段十分狡猾;随着时间的过去,这许多手段变得非理性而绝望。

地下特工牧师队伍

中共对基督教的迫害不仅仅是关闭、拆毁教堂,还包括强迫信徒签署不再信教的悔过书。在迫害宗教的早期,共产党更利用教徒内部来摧毁分化教会。这种内部的分化最难抵挡,也是共产党好使的武器。

共产党利用特工牧师打入教徒内部来摧毁教会。图为2020年10月22日北京圣约瑟夫教堂(也称为王府井天主教堂)。(Greg Baker / AFP)

五十年代初期,共产党扶植基督教界上层的亲共派信徒如吴耀宗等人,与渗透入各级基督教机构的大量宗教官员里应外合,成立了基督教“两会”:中国基督教协会(CCC)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TSPM)。两会(尤其是三自爱国教会)对于日后的基督教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破坏作用。

共产党另一个惯用的伎俩是欺骗。它把这撒旦的手腕耍得炉火纯青,更在党员身份的欺骗上煞费苦心。共产党特务遍布全球,他们打入各国各界各层,七十年前颠覆了中华民国,现在正在朝颠覆美国前进。而在迫害宗教上,它采用了同样的伎俩。

“两会”的主要负责人都是党员,包括三自爱国运动(自治、自养、自传)发起人吴耀宗。这些人披着牧养的外表在教会活动,甚至穿上牧者的白衣踏上讲台宣教,实际上却是党的马前卒,他们真实的身份就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

关于这些牧师特工,有一个奇特的故事:前中华圣公会浙江教区主教丁光训被扶植,接掌两会主席、会长。他死后按基督教在信徒面前举行了葬礼,但官方另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规格举办,身上覆盖着一面硕大的中共党旗。之后有书曝光丁是中共秘密党员(程干远《中共统战部揭秘—统战干部回忆录》)。第二个秘密葬礼如此隆重,正是因为那面党旗象征了丁真实的身份。也足以说明这一名主教特工为党所作的贡献不比一般。

中共大规模利用基督教从事地下党活动,基督教青年会是其重要掩体。阎宝航、吴耀宗、丁光训、李储文、赵复三等人以宗教身份推行三自爱国运动,以消灭宗教为己任。其中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曾任基督教牧师的李储文受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的直接指派,透过昆明基督教青年会吸收西南学者(如闻一多),并吸引英美外交官,甚至美国飞虎队员与毛会面。当他的党员身份在文革时因被红卫兵批斗而不得不曝光,基督教人士感到十分震惊。这说明了这些“牧师特务”在执行任务时十分谨慎,长久地蒙蔽了身边的信徒。

1951年,“新中国”组织全国基督教全体教牧人员学习爱国主义教育,对之进行思想改造,要教徒摆脱西方教会的枷锁。运动中,大力诋毁基督教是西方帝国主义的殖民工具,企图摧毁基督徒对基督教的信任。三自爱国运动是一场灭教运动,不但关闭了全国绝大部分的教堂,并从内部腐蚀基督徒的信念。

“三自爱国运动”要求民间教会加入官方的“三自教会”,当时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之一袁相忱,自立教会的代表人王明道等人拒绝加入,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

“三自爱国运动”要求民间教会加入官方的“三自教会”,当时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之一袁相忱(上),自立教会的代表人王明道(下)拒绝加入,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公有领域)

殉道者的受难与门徒的坚守

在思想上的大清理之后,无神论者开始了毫不含糊的行动。抓捕、批斗、毒打、屠杀信徒和传道人、搜查烧毁《圣经》、查封聚会所、在短时间内关闭全国教堂。在中共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在批斗会和刑场的枪声中,成千上万的圣徒殉道。

基督徒被定为反革命,“帝国主义忠诚的走狗”、“大敌人”,不少基督徒自杀。到处都有激烈的“武斗”,死尸躺了一地。在全国各地城市、农村,基督教徒几乎都遭受了残酷的批斗,身、心、灵严重受创。

文革中,“三自”也遭受了残酷的批斗和逼迫。有的被摧残至死,有的基督徒精神错乱或自戕;也有的为自保而叛教,甚或成为犹大。三自爱国运动中不可一世的人,在文革中成了被批斗的人。吴耀宗的儿子回忆:“我父亲害了很多基督徒;我们斗人,也被人斗,说起来是血淋淋的!”

文革中,红卫兵不但占领教堂,更将教堂内的《圣经》、赞美诗、宗教书刊焚烧,或送到造纸厂打浆化掉。桌子、凳子、钢琴、风琴,或被占用,或不知去向,教堂里的十字架、神像、器具被捣毁,礼拜堂墙上贴满了怵目惊心的标语、大字报。

天津西开总堂在文革期间遭群众破坏。(公有领域)

北京原青年会址张贴的大字报上写着:“根本没有神;没有灵;没有耶稣;……我们是无神论者,我们只相信毛。我们号召所有人焚烧《圣经》、毁灭神像和解散宗教团体。”在厦门,红卫兵将所收集的《圣经》及属灵书籍堆在广场上焚烧,并让信徒跪在焚烧的《圣经》周围。

在这些教堂和基督教圣物的摧毁之外,文革中,基督徒肉体的受难可歌可泣。

文革时期神父遭受批斗。(公有领域)

广州有一位牧师被红卫兵拉去公审,要他当众说“打倒上帝”,他拒绝,红卫兵把烧红的铁盒烙在他头上。有一对夫妇被捆绑,红卫兵剃光他们的头髪,把枪口对准二人的胸膛。他们四个儿女站在一细长的板上,问他们信耶稣还是毛,孩子们回答要信耶稣,他们便将大锤打下去,孩子一一倒下去。11岁的大儿子一直与红卫兵顶嘴,被拉到外面打到牙齿脱落、血管破裂,伤重不治。

浙北有一位徐长老,红卫兵把一块写着“反动分子基督徒”沉重的大木板用细铁丝挂在他颈项上。铁丝割入肉里,血一滴一滴流下来。在这种痛苦中,这位长老以祷告来忍受一切。

为了保护《圣经》,基督徒千方百计藏起少量、零碎的《圣经》,也有些用棉被掩护《圣经》,或在收音机旁听着福音广播,一字一句把《圣经》的章节逐字抄下。有人把《圣经》藏在阁楼上,有人把《圣经》藏在天花板上面的暗室里,或用防水的东西把《圣经》包好放在坛子里,再把坛子密封起来埋在田地里。

文革期间,全国教会关闭,信徒只能以秘密方式聚会。深夜,他们在偏僻的地方聚会,有时在半夜或凌晨三时,也有爬上山丘聚会,彻夜祈祷直到黎明。信徒从各地走许多里路来参加,距离聚会开始前一两小时,会场已坐得满满的。在广东汕头,因会场拥挤,讲道时,脚不能移动,脚一提起就再也放不下了。

1960年代末,温州有一些弟兄姊妹在山洞里祷告。河南的一些地方,信徒们在夜里偷偷挖了许久的地穴里聚会。有些地方有战时的地道,有一些信徒就在地道里举行两三天的聚会。他们住在地道里,吃在地道里,从早到晚地聚会。

老年信徒在岩洞里聚会。(寒冬杂志https://zh.bitterwinter.org/)
岩洞被砌成1米高的墙堵住。(寒冬杂志https://zh.bitterwinter.org/)
老年信徒坚持上山聚会。(寒冬杂志https://zh.bitterwinter.org/)

也有在较大的湖泊找一艘大船,聚会几天。那时舟山群岛是一片荒岛,信徒就开船到荒岛上,禁食祷告一天,放声歌唱,大声祷告。南方有些信徒到没有人迹的荒山上,一起祷告唱诗。有时,他们带一些干粮,在山上聚会一整天。如果山上有山洞,在山洞里过夜。东北有些基督徒在大森林深处聚会一天。(边云波:〈艰难时期的家庭教会〉)

在整个文革及历次运动对基督教的迫害中,有许多基督徒成为殉道者,许多殉道者感人的故事流传至今。在狱中殉道的倪柝声按照《《圣经》》恢复的“地方召会”在海外十分兴旺,他的著作在基督教会中影响极大。

中国基督徒聚会处的创始人倪柝声于狱中殉道。(公有领域)

这些殉道者所经受的,以及所有基督徒在这些年当中承受的种种呕心沥血的苦难酷刑,都成为日后基督教教会复兴壮大的基石。

■II. 基督教的复兴:1975-2021

对基督教的宣战

经历一波接一波的巨难,人们原本以为教会已被彻底消灭。到了七十年代末文革结束不久,基督徒的人数从沦陷初期不足百万猛增到了3000万以上。进入21世纪,基督徒人数更是成倍的增长,目前,基督徒与天主教徒加在一起已超出一亿人。据预测,到了2025年,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基督教国家。

随着基督教的兴盛,信神的人在不信神的人心中造成的恐惧日益加剧,迫害的手段也就更形剧烈。2012年之后,对基督教的迫害节节升高,大有文革复辟的形势。

大部分人对中共迫害基督教还停留在文革的印象,对于现阶段对基督教更为彻底的迫害不甚了然。事实上,新阶段对于基督教的迫害是釜底抽薪,在暴力酷刑之外,企图从本质上改变基督教。

这一次,不只是关闭教堂而是改造教堂,使教堂成为党标语、旗帜及思想的载体。

2014年,紧跟着“中国梦”的宣扬,开始了“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比起三自爱国运动的灭教又更进一步,从肌体到灵魂,“基督教中国化”企图从本质上改变基督教,从而彻底灭教。

从此,共产中国展开了对信仰的战争。这也是一场针对灵魂的战争(王怡牧师)。

倾倒的金灯台

成千上万座十字架遍布了神州大地的天空,对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红色中国可说是心头刺。这一轮迫害最醒目的一件事就是炸毁教堂,拆下数千,乃至上万座十字架。

于是,在这正在成为世界最大基督教王国的土地上,出现了被怪兽在一日一夜间拆毁的教堂;被瞬间爆破,整座教堂主体崩毁倒塌的一个个图像。2018年,山西临汾金灯台教堂被炸毁,整座大教堂随着顶上的金色十字架斜倒崩塌,怵目惊心。

2018年1月9日,山西临汾金灯台教堂被以爆破方式拆除。(信徒提供)

2014年,在富裕的浙江温州——“中国的耶路撒冷”,当三江大教堂被怪手拆毁时,成百上千的基督徒跪在教堂门前阶梯上祈祷哭泣。更多教堂被拆时,教徒上前以自己的身体护住教堂,阻止怪手前进。

2020年7月7日,温州市永嘉县永福村一基督教三自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寒冬杂志https://zh.bitterwinter.org/)

从2014年开始,拆十字架运动如火如荼,横扫基督教在共产中国的重镇。

温州有“中国的耶路撒冷”之称,河南则被称为“中国的加利利”(耶稣的家乡)。河南是基督徒人数最多的省分,某些村庄几乎全是基督徒。2011年,河南全省有6500多座教堂,而现在河南几乎所有的教堂,包括“三自教堂”的十字架都被强拆了,只留下几座十字架粉饰太平。在浙江省,2014到2016年间拆了1700座教堂的十字架。安徽省,天主教及基督教教堂十字架至今900多个十字架被强拆。

河南省一个基督教会遭到警方冲击。(网路图片)
2017年9月20日河南唐河基督教圣恩堂遭中共强拆焚烧十字架。(网路图片)

切下了十字架,在教堂的主体放上代表魔鬼标织的五角星,升上血旗。教堂内,圣坛前挂上血旗,拿下圣玛丽亚,基督的圣像,挂上习近平的画像。而随着红色监控帝国的出现,许多地方在教堂内外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2020年10月,江西省上饶市开发区月塘村一处三自教堂主日单上面贴着习近平画像及红色标语,两边挂着血旗。(寒冬杂志https://zh.bitterwinter.org/)

在礼拜仪式上,更是横行加入了党元素。做礼拜必须唱“国歌”和“红歌”;牧师不能全部讲《《圣经》》,必须讲“习思想”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说白了是党国化,马克思主义化。

更彻底的行动则是把教堂改建成文化礼堂,在富庶的江浙,造了近两万座身负特殊使命的文化礼堂,偷天换日,以传统娱乐和马克思毒素取代信徒心中圣洁的精神食粮。在讲台上表演扭秧歌、小脚灯、民间歌舞,书架上摆满了红书。这一斗胆的代换法从根基上侵蚀了信徒的信仰,剥夺了他们信仰的空间和空气,如同长期的洗脑、又如鱼缺水,难以抵挡。

这一轮的迫害不止是对礼拜堂和礼拜仪式的管控,更扩及到生活的全面。如禁止张贴带有基督教信息的黄历新年春联、瓷砖和门联,或用黑色油漆在上面涂刷。命令基督徒把家墙上的“以马内利”(主内平安)刮掉,并没收基督教书籍和出版物,关闭《《圣经》》的网上书店。

更禁止在葬礼上唱赞美诗,拔除墓地中的基督教雕像及标识。更以基督教礼仪办丧属于“不文明”的行为,将取消家属一切补助,取缔“文明村”称号。这也是一种连坐式的迫害,把全村人绑在一起。也就是说,从生到童年到死,极权中国对于基督徒的控制是全方位的。

然而就是在这艰难的情况下,基督教洪传中国,达到了一天一万人的神速。在红色中国,信仰成了人们逃避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心灵的避难所。成为灵魂逃避谎言与死亡,求生的地方。

大欺骗

在基督教日渐兴旺之下,为了阻止人们信奉影响了人类文明两千年的基督教,极权中国以一种非理性的手法,祭出了它的杀手锏。

对于无神论者,“圣诞”是一个足以畏惧的词。为了吓阻民众庆祝圣诞节,为了维持“中国梦”,“宗教中国化”,中共制造了一个大胆而不可思议的谎言,谎言是这么说的:1860年12月24日(平安夜)是八国联军准备进攻北京之夜。25日,联军放火烧毁圆明园,当日被八国联军立为“圣诞节”,隔日八国联军胜利狂饮,称之“狂欢夜”。这个谎言白纸黑字出现在山东和贵州黔西县的教育公文和网站上,成为笑柄。

对于无神论者,“圣诞”是一个足以畏惧的词。图为2020年12月24日圣诞夜,北京王府井天主堂外警卫戒备。(Noel Celis / AFP)

然而在这漫天大谎背后,是严禁庆祝圣诞节的各种禁令:许多地方禁止庆祝圣诞节,严禁出售一切圣诞节装饰品,严禁以圣诞节为主题的活动。此外,禁止公民信仰基督教,并强迫人签署承诺不遵循基督教信仰(不信教承诺书);儿童被禁止进入教堂。

这一轮的灭教运动妄图把基督教在极权中国的痕迹全部抹除,不留痕迹。如此这般的迫害,除了出于仇恨,更是出自于恐惧。把基督教信神的人来自于神、得自于神的恩典全部抹除。这正是上面所说的:不信神的人对信神的人的极度恐惧。而这恐惧的根源,其实是来自于撒旦对自己的主人——上帝的畏惧与如狂的嫉妒。唯有这恐惧与非比寻常的嫉妒能解释这荒唐可悲、贻笑大方的行为。

在这许多谎言的背后,有一个最大的谎言,那就是中共地下党员斗胆披上基督教牧师的衣袍,窃取上帝神职的,渎神的弥天大谎。

中国共产党成立早期,地下党员透过基督教会运作,欺蒙了所有的信徒。改革开放,极权中国经济起飞之后,这一诡诈的地下行动并没有停止。极权中国建立神学院,大规模训练间谍牧师。这一回,他们不止是欺骗教会中的信徒,却飞洋过海,来到外国的神学院以深造为名,打入西方基督教圈子。

在一名牧师的告白中,曝光了中共神学院是如何培养间谍牧师的。

“老师教我们练习在各种人,各种场合下如何进行祷告;特别指出要以效果为准,强调在祷告中运用西方的心理学与催眠术,就是要让不信的人觉得你真信,而真信的又觉得你比他还蒙福,因为你比他更虔诚嘛。”

“进了神学院便过政治关,首先明白是党给了我们研究神学的机会,不是上帝,并要求学生回答类似问题。反复教导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上帝历来就是统治者的工具,过去帝国主义利用上帝来侵略中国。今天我们也要利用上帝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些自以为聪明的老外。”

“他们不是信上帝吗?那么,我们就让上帝亲自来收拾收拾他们。所以你们一定要为中国人争口气,要努力研究《圣经》,直到完全掌握《圣经》;要练出倒背如流的功夫,一定要超过那些过惯了闲散生活的外国牧师的水平。只有这样才能叫他们服气。表现突出的,我们还要送他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神学院去深造;不过,要凭实力让外国人来出这笔学费。你们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永远也不要忘记是国家呕心沥血的培养教育了你们;你们是以特殊的身份在特殊的战线上为党和人民服务的群体,是不穿制服穿神袍的祖国卫士;所以必须时刻警惕,严守保密制度,否则必须承担一切严重的后果。还是那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任务是艰巨的。”

到了今天,在庞大的国库金援下,早期中共地下党组成的牧师特务队伍早已壮大成庞大的地下军团,远征海外,潜入各界,鱼目混珠,欺骗信徒百姓老外,无所不用其极。今天海外教会、民运人士及华人社会中的混乱互斗,真假难辨,都是数目巨大的真假特务多年卧底,精心炮制造成的深远的祸害。

这些地下队伍把用在信徒身上的毁谤、抹黑,如出一辙地施放在知名的基督教牧师、海外民运人士身上,而数目庞大的特务牧师和特务民运人士更施放烟雾弹和各式暗器,搅乱人们的判断力,更伤害了基督教海外教会、民运及海外华人,危害深远。

酷刑和活摘器官

改革开放后,迫害没有停止,对基督徒的酷刑也随着科技而与时俱进。一份证人的报告揭露了中共囚禁基督徒的秘密设施——“洗脑中心”。

“没有窗户,不通风,也不允许外出。每天只给我两顿饭,由指定的人送到房间里。”“我无法入睡,在里面待了一个星期后,开始觉得死亡比待在那里更好,我撞墙自残。”另一位证人被强迫每天站立18小时,脚背和腿都变成黑色。“在零下的温度洗冷水澡,在囚犯脖子上挂大桶水。”

被关押六年后释放的赵刚自述:“电棍戳到肉上就‘啪啪’打着火花响,每戳一下我就浑身发抖、麻木,像刀子在肉里拧。时间长了就闻到肉的焦糊味,非常疼,有些肉都成了死肉。后来我数了一下伤疤,从头到脚有一百多处,现在这些疤痕还很清晰。”

剥夺睡眠、蹲板凳、水刑、性侮辱,一名信徒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和高压洗脑。

“为防止我睡觉,犯人还强迫我整天蹲在小凳子上,我常困得从凳子上摔下来,有时一个晚上就摔下来上百次。我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视力模糊,摔下来后根本找不到凳子。”(以上酷刑描述来自《寒冬》)

而中国最有名的基督徒高智晟律师在被监禁的三年中,受到精神和肉体的严重摧残虐待。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2007年)

高智晟2009年消失后长达14个月遭关押,期间所受酷刑程度“没有言语可以形容”,警察脱光他衣服,轮流用手枪打他,殴打两天两夜。经历一年多残酷、非人的虐待,高智晟将近老了20岁,整个形象,脸型都扭曲了。

在酷刑虐待之外,基督徒遭受了活摘器官。器官来源主要受害者是法轮功修炼人、维吾尔人、藏人以及少量的地下基督徒。《屠杀》作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推测,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大约有百分之五是基督徒。近来有确切证据显示有基督徒新教成员被活摘器官。

《屠杀》作者伊森.葛特曼推测,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大约有百分之五是基督徒。图为2012年11月29日,葛特曼在澳洲堪培拉抗议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纪元)

活摘器官是共产中国黑暗的核心,把唯物主义推到最低点。当基督徒成为活摘器官的对象,极权中国对信仰的宣战,对灵魂的战争已白热化。

中共对基督教的迫害横跨七十年,到了近年,为了让基督教“中国化”,为了让宗教“以中国为导向,接受党的“积极指导”,使之“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基督教蒙受了一场灭教式的大劫。

然而这是一个最大的嘲讽:尽管基督教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灾难性的迫害,在共产中国,她却吸引着人们前来受洗,以每天一万人的数字增长,并且很快将成为最大的基督教国家。这也就证明了在这场对信仰的宣战中,共产党早已大败。

共产党出于恐惧而干下的比天高的罪行已成为它的亡命符。随着神州大地上的宗教迫害节节升高,中共病毒在全世界造成了一场世纪大瘟疫。也就是说,上帝的鞭子已经高高扬起,在这些酷烈的迫害和谎言之后,最终将被摧毁的是中共自己。

随着神州大地上的宗教迫害节节升高,中共病毒酿成世纪大瘟疫。上帝的鞭子已高高扬起,在酷烈的迫害和谎言之后,中共将被摧毁。2020年3月6日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救世堂进行防疫消毒。(STR / AFP)

而同时,基督教在共产中国缔造的王国日渐壮大。与此同时壮大的,是同时在神州大地洪传,古老佛家修炼法门的法轮大法。在这无神论绑架的古老国度,人们对神佛渴望的热烈与他们被捆绑受难的怆痛等同。

他们挣脱捆绑的强大力量正在创造我们这个时代的奇迹。

——转载自《新纪元https://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夏祷:被遗忘的百年历史(VI)2001至2021
夏祷:被遗忘的百年历史(Ⅸ)1919 至2021
夏祷:百年大梦 2021 终点
夏祷:告别进化论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外交部被“踢馆” 王毅被打脸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新闻看点】借军演谋连任?习近平冒险舞双刃剑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财商天下】保增长保交楼 地方财政自身难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