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不侵 南北朝贤士傅昭以清慎立身

文/周晓辉

傅昭做官几十年,以清廉为政,不推崇严政。每日除了办理政务,就以读书记述为乐,到老仍是如此。(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5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南北朝时期有位名闻天下的贤士傅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他是晋朝司隶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孙。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亲傅淡,都熟悉《仪礼》、《周礼》和《礼记》等儒家经典,在南朝宋时都是名士。

后来,傅淡因替谋反的宋竟陵王刘诞做事,获罪被杀,傅昭六岁便成了孤儿,他因为父亲被杀而哀伤不已,憔悴如成年人一般,他的宗亲都深以为异。

才情出众 被举荐为官

十一岁时,傅昭跟随外祖父到秦淮河上的朱雀航桥卖历法之书,被雍州刺史袁抃看到。袁抃亲自到傅昭的住处看望他,傅昭照常读书,泰然自若,神色不改。袁抃赞叹道:“此儿神情不凡,必成佳器。”意思是说傅昭会成为一名出色的人才。

司徒建安王刘休仁听闻这样的评价后,想招揽傅昭为己效力。傅昭认为刘宋变故多,所以没有接受刘休仁的邀请。

后来,又有人向廷尉虞愿称赞傅昭,虞愿于是派车马接傅昭到家中。当时与虞愿同宗族的虞通之也在座,他是当世名流、著名的小说家。虞通之和傅昭交谈后,也很欣赏他,还写了一首诗赠予他。诗曰:“英妙擅山东,才子倾洛阳。清尘谁能嗣,及尔遘遗芳。”诗中赞美了傅昭的才情。

其后,太原人、刘宋大臣王延秀向丹阳府尹袁粲推荐傅昭,袁粲十分器重他,任用他为郡主簿,还让自己的几个儿子拜其为师,跟从他学习。明帝驾崩后,袁粲写了篇哀悼文,并请傅昭为其润色、定稿。

袁粲很欣赏傅昭的人品,每次经过他的门前,都感叹道:“经过他的门前,寂静得好像没有人一样。然而打开帷幔一看,他却在室内。这的的确确是贤德之士啊!”

不久,在袁粲的举荐下,傅昭担任总明学士、奉朝请。齐永明(483~493)初年,御史中丞刘休向齐武帝推荐傅昭,武帝任其为南郡王侍读。永明中叶,傅昭迁升为员外郎、司徒竟陵王萧子良的参军和尚书仪曹郎。

南郡王继承帝位后,傅昭洁身自好,不介入任何纷争,因此躲过了后来政权更迭引发的灾祸。

南郡王继承帝位后,傅昭洁身自好,不介入任何纷争,因此躲过了后来政权更迭引发的灾祸。示意图,图为南宋 刘松年(传)绘 《山馆读书图》局部。 (公有领域)

皇帝赞其有“古人之风”

齐明帝时,亲召傅昭为中书通事舍人,负责起草诏令。当时任此职之人,都权倾天下,而傅昭却廉洁自律,从不利用权力干预其它事。他家中的摆设和所穿的衣服都很简朴,所吃的也都是粗茶淡饭。因为没有烛盘,他还常常把蜡烛插在板床上。明帝听说后,赐予他漆盒烛盘等,并下敕曰:“卿有古人之风,故赐卿古人之物。”

其后,傅昭又先后担任车骑将军临海王记室参军、长水校尉、太子家令、骠骑将军晋安王咨议参军;随后又被任命为尚书左丞、本州大中正等。

齐朝末年,梁武帝萧衍起事,他素来知晓傅昭的才干,就在建康城安定后,任命傅昭为骠骑录事参军。梁朝建立后,傅昭升为给事黄门侍郎,领著作郎,稍后,又兼御史中丞,黄门、著作、中正等官职依旧在身,足见梁武帝对他的重视。

为人正直 鬼怪回避

从天监三年(504)到天监十年(511),傅昭先后出任五兵尚书、建威将军、平南将军安成王长史、寻阳太守、振远将军、中权长史、左民尚书等职。

天监十一年(512),傅昭任信武将军、安成郡内史。位于今天江西省新余市以西袁河流域的安成郡,自刘宋以来,兵乱就一直未绝,当地有很多死于战乱之人,因此郡内的房屋中经常鬼影绰绰,人们常在夜间听到凄厉的叫声。这大概就是民间所说的“闹鬼”。

等到傅昭来到任所,安成郡百姓有人夜晚梦见大量穿着铠甲骑着马的军士,又听到一个声音道“当避善人”。随着这个声音,军士腾空而逝。做梦之人马上惊醒,顷刻间,疾风暴雨突至,数间房屋倒塌,这就是做梦的人见到的军马践踏的地方。从那以后,郡中房屋再无任何声响。人们认为这都是因为傅昭为人正直,让鬼怪心生敬畏所致。

史载,傅昭在安成郡时,有人在盛暑季节向他献鱼,而当地的小河并不产鱼,应该是从外地运来的。对此,傅昭既不接纳,又不好拒绝,于是就在门旁养了起来。别人看见后,也就不好意思再送了。其清正如此。

傅昭在安成郡时,有人在盛暑季节向他献鱼,而当地的小河并不产鱼,应该是从外地运来的。示意图,图为清 马文麟《鲤鱼》。(公有领域)

与民分利

一年后,傅昭入朝任秘书监,兼任后军将军。天监十四年(515),出任智武将军、临海太守。临海郡内有蜜蜂云集的山崖,可生产大量蜂蜜,此前的太守皆将其封锁起来,专收其利。傅昭到任后,以周文王允许百姓到自己方圆七十里的猎场割草狩猎为例,解除了封禁,允许百姓到此采蜜,与百姓共享收益。有个县令曾送板栗给他,栗子下放有丝绢,傅昭笑着还回去了。

梁武帝普通二年(521),傅昭又被拜为通直散骑常侍、光禄大夫,兼任本州大中正,不久兼任秘书监。三年后,升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仍兼大中正。足见其官声很好及梁武帝对他的器重。

立身不做暗事

傅昭做官几十年,以清廉为政,不推崇严政。更为难得的是,他从来没有请别人为自己办过私事,也不私下招收门生,不交私利。每日除了办理政务,就以读书记述为乐,到老仍是如此。他博古通今,尤其通晓人物,如魏晋以来官宦的事迹功劳、姻亲关系,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

这样的傅昭,在生活中也是为人厚重谨慎,立身处事,不谋私利不做暗事。一次,儿媳妇将别人送的牛肉煮熟了端给傅昭吃,傅昭不方便斥责儿媳,就把儿子叫来说:“吃别人送的牛肉是犯法的,我也不能去衙门告发你妻子,还是把牛肉拿去埋掉吧。”

京师中的很多后辈都非常推崇傅昭的学问和为人之道,但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无法达到傅昭的高度。

梁武帝大通二年(528)九月,傅昭去世,享年七十五岁。梁武帝下诏赠钱三万、布五十匹,即日举哀,谥曰“贞子”,意思是“正直有节操之人”。诚不虚也。

参考资料:《梁书‧傅昭传》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北朝时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后辅佐过四位皇帝。他的父亲高韬是北魏太祖时的丞相参军,但是在高允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气度不凡,当时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见他后,深以为异,感叹道:“高允颖慧天然,蕴含于内,文采飞扬,彰显于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见不到了。”
  • 在受变异观念影响的现代社会中,丈夫抛弃与自己共患难的结发妻子的事并不罕见,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后传递的夫妻恩义之情,对于很多的现代人而言,已是难以想像之事。
  • 儒家经典《大学》有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负的士子为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齐家。唐朝著名大臣、书法家柳公绰堪称这方面的典范。他是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的哥哥。
  • 在汉帝国西部的边境,有一条狭长纵深的天然通道,它位于黄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两千多年前,一个以汉人张骞为首的百人使团,第一次从这里走过。张骞用十三年的时间,用脚步丈量出西域范围,勾勒出华夏民族与中、西亚诸国交流的网络。从此,他成了汉朝第一位探索西域,并打通中原与西域联系的传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来于两国之间,传递本国谕旨、架起沟通桥梁的特殊人才。这一称谓,会让人想起,烟沙古道上,车载斗量的财富,持节壮游的威仪,纵横游说的辞令,以及异国风情的见闻。光鲜的背后,也会有扑朔迷离的政局和生死难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来,所见却是囚笼般的帐篷,所听却是刀剑般的朔风。披上御寒的外袍,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账外。出帐之前,他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捧着,角落里那三尺来长、悬垂着三重赤色牦尾的符节。
  • 华山(Shutterstock)
    说到包拯包青天,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北宋另一位与包公齐名的刚正不阿的大臣赵抃(biàn),当下知晓的人恐怕不多了。他历经宋朝三位皇帝,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国历史上以“铁面御史”之誉载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 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异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预知未来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运,道出人间祸福。晚清咸丰光绪年间有一位官员、书法名家,亦是擅相术者,他叫李文田。
  • 龚明之,字熙仲,是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县)人。他出身于士族,因至孝至诚的品行而颇得盛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