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晚秋的野菊花

作者:亦晴
菊花 (摄影: 司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 ,

绽放在寒露秋霜里的花,都是令人敬佩值得赞美的,也因此,我对晚秋野菊花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它是北方野外晚秋时节的主人。

随着天气的渐凉,早上晚下穿着袷衣出门,身体都觉得凉飕飕的冷,需添加些衣服才行。昼夜强烈的温差让人穿衣也变得凌乱,骑着摩托赶早上班的人多穿着大衣或棉袄,而午间往往热得只需穿背心,难怪有“二八月乱穿衣”的说法。

这个季节,太阳更加珍贵,夏日多汁的绿似乎蒸发,充满生机的山野渐趋黯淡,赏心悦目的风景越来越少。当我们游于旷野或者徜徉于乡间的小路,眼前忽然耀出一丛丛的野菊,金黄、雪白或者湛蓝以及粉红,画儿一样的铺展于大地之上,蜜蜂热闹的忙于花间,你会不会兴奋?累日见惯了周围蒿草和树叶的枯黄,感受着零乱和破败的气息,此时,即便不大喜欢花的人,面对朵朵精神抖擞的野菊,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是啊!这样的日子,只有野菊花才开得那样恣意,开得那么开心,令人眼前一亮,神清气爽。它抚慰过多少受伤的心灵,激发了多少年青的斗志,赋予人多少美好的情怀——那是对风雨中逆旅者的欣赏和赞美,那是对威寒的蔑视和微笑。

傍午的时候,野菊花招来了更多的蜜蜂以及游人,世界一下子热闹起来,多了喜悦和欢笑。它给人们带来快乐的同时,也丰富了人们的心灵。人们还喜欢把野菊花采回家,做成菊花茶,常饮能够清心明目。野菊花是令人敬佩的,即使有过挫败、忧伤,也一定要把繁华呈现给世人。大法弟子啊!历经二十二年的狂风暴雨,俨然这灿然绽放的野菊花,他们不屈的意志,坚韧的品格,大忍的胸怀,像一盏闪亮的明灯照亮黑暗的华夏。

当一场又一场秋风之后,昔日的大地葱茏不再,江河也减了一泻千里的气势,在季节的轮回之间,此时,野菊花让人眼前明亮,心情振奋。因为盛开野菊花的心中,生命注定灿烂多彩!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云霞知道被安排的诊号是103号时,吓了好大一跳,这简直是天文数字嘛!会不会印错了?弟弟陪着来看诊,说“没错啦,就是这样”。那是台湾知名的大型教学医院,这位内科医师比较有名,求诊的人很多……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跟师父学茶有三十几年了,那天,师父带了一小铁罐百年普洱茶来,我掏了一些放进陶壶里,泡了开来,倒了两杯,一杯给师父。师父喝了一口,舒展眉头,嘴角含着茶气,缓缓的说:“能收藏这普洱,很感恩。”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牵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