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疫情告急 专家:一味清零代价只会更高

人气 3380

【大纪元2021年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林清采访报导)大连疫情的重灾区庄河市,已经进行了第九轮核酸检测。官方称,出现一名超级传播者,在同一传播链上的确诊病例至少已有26人。专家分析,由于病毒不断变异、朝传染性更强等趋势发展,中共当局一味实施追求清零政策,只会付出越来越昂贵的代价。

针对复杂的疫情情势,11月16日,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胡玉亭前往庄河市检查调研疫情防控工作,声称要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歼灭战”,还说对“疫情防控措施不力、擅离职守、失控漏管的干部严肃追责问责”。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疫情全国增长最快 庄河市全面封城

11月4日大连庄河出现首个确诊病例后,庄河大学城与庄河市主城区同步开始实施封控措施,学生每天进行一次核酸检测。7日,大学城东、西两校区又同时实施全面封控。

然而,疫情仍在校园蔓延,官方15日通报,庄河大学城已有六十余名学生确诊。

大连市疫情防控总指挥部12日宣布对庄河市实施封城,全市40万户、80万人被隔离在家14天,家家门上都被贴上封条。

自11月4日大连市公布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截至15日,大连本轮疫情确诊病例已累计达267例。由于中共习惯掩盖疫情,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更多。

官方称,大连疫苗接种率达90%以上,部分地区已经开打第三剂“加强针”,但是民众开始注意到,尽管多管齐下防范疫情,仍然难阻德尔塔(Delta)病毒来势汹汹。

病毒不断变异 专家:高峰期尚未到来

频繁地大规模核酸检测,甚至“每天一检”,究竟有没有效用?具有医学背景的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16日告诉大纪元,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汉肺炎)特性与以往任何导致疫情的病毒特性都不同。

他说,从最初的原始毒株、首个变种阿尔法,再到横扫全球的德尔塔变种,以及最新出现的德尔塔+变种(Delta plus),“我们看到病毒的变异始终朝着毒性越来越大、传染性和致病性越来越强的方向在演变,这个趋势与过去所有造成大流行病毒的特性相反,这说明病毒不可能在短期内消失,而更像是在积累一次空前的大爆发,病毒爆发的真正高峰尚未到来。”

他表示,德尔塔+变种病毒目前被认为具有三大特点:更强的传染力、与肺细胞受体具有更强的结合力,以及对抗体有更强的逃逸能力。

“更强的传播力意味着其传播地理范围更大,密接人群的数量将更多,而且病毒的存活能力更强。”唐靖远解释,“与肺细胞受体的结合力增强,意味人更容易感染;而更大的免疫逃逸能力,则意味着注射了疫苗的人并得不到安全保障。”

唐靖远指出,根据德尔塔+病毒本身的这些特点,全员检测反而给病毒传播提供了良机,“核酸检测准确率越来越低了,一味追求清零,根本做不到也根本没有必要,而且核酸检测事实上增加了病毒传播的危险”。

分析:病毒将与人类共存一段时间

美国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说:“病毒在全球各地也进一步突变着,人类目前并没有在控制疫情方面有决定性的优势。病毒能否长期存在,可能要看病毒自身的传播规律。”“目前来看,短期内,新冠病毒还会在人类肆虐。”

林晓旭指出,目前全球很多个地区和国家虽然疫苗接种率比较高,但是也都出现了疫情的再次升高。而病毒能否长期存在,可能要看病毒自身的传播规律。

像天花痳疹等疾病,在人类都曾经猖獗一段时间,也有过反复,但是目前基本上退出历史舞台,人类也还没有了解其真正的规律。流感为什么会是季节性地传播,其实也没有深入理解。林晓旭说,“对于新冠,目前来看,不会像SARS一样,在人类社会轻易退出。”

在此情况下,大规模核酸检测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

“大规模核酸检测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也不符合公共卫生常识。尤其在对大面积的人群中做检测时,检测本身的假阴性和假阳性,都是很难把控的。”林晓旭强调,“不要说500万人以上,以500万人计算,就算是10个样品混检,也有50万的检测量,谁能确切这里面的假阳性和假阴性的比例会有多高?”

中共为何对全员核酸检测乐此不疲?

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11月13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称,一旦发生疫情,500万以下人口的城市,要在两天以内完成全员核酸检测;5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要在三天以内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中共官媒报导,11月17日至18日,大连市将对全市所有人口开展第四轮全员核酸采样,对于未按要求进行核酸检测的人员,将赋“黄码”。

林晓旭指出,全员检测是行政手段,不过是为实施健康码寻找借口而已;所谓“时空伴随者”的大数据追踪,更是荒唐的,其实就是管控社会的借口而已。

林晓旭稍早前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中表示,当局对全员检测乐此不疲,是因为做全员检测、对一部分人进行自费隔离,这对地方政府而言都是收割韭菜的机会,这是一笔财政收入,既完成中央政府下达的全员检测任务,还是一种政绩。

“病毒没机会清零”说法在大陆发酵

香港大学病毒学家和政府顾问管轶(Guan Yi)教授近日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如果以清零为目标,他估计已经没有机会,因为病毒已经长住下来。”他呼吁由大规模核酸测试转向大规模抗体测试。管轶的言论遭到大陆全网删除。

大陆学者陈咏(化名)16日对大纪元表示,他本人看到,“在社交媒体的朋友圈中都很赞同管轶的观点”,对于政府采取的强制管制措施,无论在民间,还是在体制内“质疑的声音慢慢(变得)非常强大起来”。

中共之所以至今坚持清零的政策,陈咏认为,这是中共官场“政绩观的延续”,是官僚体制运行的一种惯性使然,哪怕这种政策已经开始对当局不利了,“它还是会维持他的这种政策”,直到这个政策使它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中共才会开始调整。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健康1+1】疫苗突破性感染的真相?
中国疫情蔓延 “病毒无法清零”声浪再起
【健康1+1】防病毒的更本质方法?
【新闻大家谈】“清零不是零感染”中共松口?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百年谎言 揭中共洗脑术
【未解之谜】俄罗斯奇异举动 末日预言要兑现?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新闻大家谈】魔化上海 堂食游击队
【财商天下】售楼奇招百出 河南“五大发明”
【新闻看点】最新证据出现 丹东警察做伪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