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冤比窦娥 行善积德的“黄世仁”

说到中共大肆宣传的“恶霸地主”,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两个“黄世仁”和“刘文彩”。 其实后人评价“黄世仁”,说他比窦娥还冤。(“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4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说到中共大肆宣传的“恶霸地主”,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两个名字:“黄世仁”和“刘文彩”。他们一个被塑造成“霸占佃户女儿 ,逼死佃户”的恶人,一个被描绘成“将欠租者关入水牢,吃人血,喝人奶”的恶棍。然而,后人评价“黄世仁”,说他比窦娥还冤。而刘文彩的孙子则悔恨自己的爷爷“引狼入室”,“自掘坟墓”。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相信观众朋友们大多都听过《白毛女》的故事。故事中,黄世仁一心想霸占佃户杨白劳的女儿喜儿。除夕之夜,黄世仁强迫杨白劳卖女顶债,逼得杨白劳喝卤水自杀。喜儿逃入深山,过着非人的生活,头发全白,最后被八路军解救。

中共将此故事编成了诸如歌剧、电影、芭蕾舞……用各种艺术形式加以宣传。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完《白毛女》,并信以为真。就这样,人们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中共刻意灌输的所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说法,尽管他们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什么“黄世仁”和“喜儿”。

白毛女》故事的起源

据大陆作家流沙河考证,晋察冀地区几百年来一直流传着“白毛仙姑”的故事。民间传说,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因此人们都前去上供。抗战期间,在中共晋察冀根据地,晚上的“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为什么呢?人们都去奶奶庙给仙姑进贡了,没人来开会。

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题材,他寻思,没人这怎么“斗争”?得想个法把村民们从奶奶庙里拉回来呀。于是,他就编了一个戏曲剧本,主题呢就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这就是《白毛女》的邹形。

可以说,这个版本的《白毛女》其中还包含了一些传统的“侠义”情怀和“善恶”观。后来,政治嗅觉高度灵敏的中共御用文人、“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看到了这个剧本,觉得故事不错,主题不行,要宣扬以斗争思想确立的“善恶观”。于是,剧本几经修改,并从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调来贺敬之、丁毅重新创作,才将行侠仗义的“白毛仙姑”变成了苦大仇深的“白毛女”。

不过,说到《白毛女》的原型,中共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还曾推出过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就是居住在四川一座荒山上,因自小有病而长着一头白发的罗昌秀。大家看,“白发”、“穷苦”、“住山上”,看上去还真是《白毛女》喜儿苦大仇深的形象。

可是,这个喜儿的原型,似乎颇不被认可,包括创作者之一贺敬之都对此质疑。为什么呢?因为1945年《白毛女》完成时,罗昌秀还在四川的荒山上住着,根本就没多少人知道她是谁呢。她的事又怎么可能传到河北,并被编成剧本呢?所以,后来这个说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真实的“黄世仁”

说完“白毛女”,我们再来看看,被塑造成恶霸的“黄世仁”。时政评论员林辉曾讲过这样一件事,一位大陆记者亲自去河北考察,结果发现黄世仁不仅确有其人,而且“比窦娥还冤”。这是怎么回事呢?

要说黄世仁的故事,还得先从他爷爷辈说起。黄世仁的爷爷叫黄运全,本是河北省平山县一个老实、清贫的农民,经过一辈子的省吃俭用,艰苦创业,在四十岁的时候买下了15亩薄田,之后辛勤劳动、慢慢积累家业,临终时,将105亩地传给了他的独生子黄起龙,也就是黄世仁的父亲。

念过私塾的黄起龙颇会经营。几十年来,将家产扩大成千亩良田,并且有了名字为仁、义、礼、智、信的五个儿子。这黄家五兄弟在当地名声相当好。作为长子,黄世仁自然就继承了父业。他为人善良,经常赒济邻里,行善积德,在当地是有名的黄大善人。

而这个“杨白劳”呢,也是真实存在的。他的父亲杨洪业是当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称“杨豆腐”。杨家豆腐以质量好,价格便宜著称。杨白劳和黄世仁自小就是结拜兄弟。杨洪业41岁去世后,杨白劳继承父业卖豆腐。

可能大家也都听说过,中国民间有句俗语:“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所以做卖豆腐这一行得耐得住辛苦,然而杨白劳吃不得苦,经营不善,又染上吃喝嫖赌,吸毒等各种恶习,不几年便将家业败光。当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后来,杨白劳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还,黄世仁看在与杨白劳是“发小”的份上,便答应借给他一千元大洋,希望他能还债并重振家业。这笔钱,也根本不是什么高利贷,因为黄世仁几乎就没要什么利息。

然而,人一旦沾染了赌博和毒品,那是很难改的。拿到黄世仁借的大洋不久,杨白劳便将钱花光了,结果一事无成,更无力还债。不过,杨伯劳不像当今社会中的“老赖”那样,觉得欠钱的是大爷,他还是知道廉耻的。因无法还债,杨白劳羞于见人,东躲西藏,最后误喝卤水不治身亡,丢下个孤苦伶仃的女儿。善良的黄世仁不计前嫌,不仅安葬了杨白劳,还收养了他的女儿。

大家是不是都挺吃惊的,这本是一件在当地广为称道的大善事,结果,在政治需要下,这么艺术一加工,就变得面目皆非了。

《白毛女》经过多次改编

说到艺术加工,看过《白毛女》的人,是不是觉得里面的音乐挺好听的,听几遍就不知不觉得随着哼起来了?那是因为这些音乐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很久的民间小调,比如《北风吹》和《扎红头绳》便是原调抄袭。这些朗朗上口的小调,加上刻意注入仇恨的歌词,使得《白毛女》的洗脑能力更强了。

而为了给民众洗脑,中共可没少费心思。大家知道吗?现在的这个《白毛女》的版本,和中共1945年第一次推出时,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为了适应其更加残酷的政治斗争的需要,中共对《白毛女》进行多次改编,把原来有点“人情味”的东西都删除了,变成了纯粹的煽动仇恨的一出斗争戏。

举个例子来说,歌剧和电影《白毛女》中杨白劳之死的情节就被改了好几次,从原来杨白劳欠下巨债再无脸见人,最终喝卤水自尽;改成杨白劳被黄世仁迫债卖女,悲愤下喝盐卤身亡;到芭蕾舞剧《白毛女》改成杨白劳拿起扁担三次奋力追打“恶霸地主”黄世仁,最后终因体力不支后被打死的情节。单单从这一情节的改动,大家就可以感受到,中共编造谎言,刻意煽动仇恨的用心。

而且,黄世仁的结局一开始也不是被枪毙的,只是被带走而已。因为中共要发动“土地革命”与“打倒地主阶级”,于是中央表示:“抗战胜利后民族矛盾将退为次要矛盾,阶级矛盾必然尖锐起来上升为主要矛盾。黄世仁如此作恶多端还不枪毙了他?说明作者还不敢发动群众……”。从此,《白毛女》的演出,黄世仁就被当场枪毙了。

这还差点造成一桩惨案。因为《白毛女》太能煽动仇恨了,什么“千年的仇要报,万年的冤要伸”,一点也不讲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忠恕之道”。据说当年在中共统治下的“解放区”,就有士兵被戏中的故事激怒,差点开枪打死饰演黄世仁的演员。大家知道这个演员是谁吗?他就是著名小品演员陈佩斯的父亲陈强。大家可以想想,这《白毛女》有多大的煽动力。

到了文革时期,芭蕾舞剧《白毛女》又成为中共八个所谓样板戏之一,在中国大陆城乡影院里反复上映,给亿万观众洗脑。当时,几乎每年除夕时,当人们排着长队去领取严格按人头配给的一点年货时,都会从无处不在的喇叭里听到《白毛女》的旋律--那是中共在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忆苦思甜”,感激由他们带来的所谓“新社会”。

一位演奏家的忏悔

一位曾在1949年后参加部队文工团的师级干部,化名为“郝忠良”的演奏家,曾感慨地说,他为歌剧《白毛女》伴奏了一辈子,最后才知道《白毛女》是谎言,黄世仁是大善人。那么多“地主”被批斗、被打死,被剥夺家产,地主的子弟,世世代代都没好果子吃,在连番的运动中挨整,都和这个《白毛女》有关系!

他说自己,当时被《白毛女》的故事欺骗,认真下苦功夫要把乐器给拉好,让《白毛女》更有感染力。现在发现,这是大错特错啊。他们演奏得越好,越煽动人的仇恨去杀人,对人毒害就越大,他们这些文艺工作者都被中共蒙蔽了。

郝忠良说道:“它太恶毒了。我们这些被骗的人,还把人家这个苦难又推了一把!过去还觉得自己挺光荣呢!其实是耻辱啊!我们对不起老百姓啊!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知道真相后,我真感到自己太可怜了!”

看到这儿,大家可能都明白了,原来《白毛女》是这么来的,这“黄世仁”真是够冤屈的了。其实,中共塑造的四大“恶霸地主”中的另一位,“刘文彩”,他和他家族的经历和故事可就更加曲折了。据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介绍,真实的刘文彩不但与中共描述的有天壤之别,他们家族还曾经在中共的哄骗下,帮助过中共,本来他们家族是有机会逃出大陆的,然而却因为错信一句话而“万劫不复”。回忆当初,刘小飞带着悔恨说,简直是“引狼入室”、“自掘坟墓”啊。

好了观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就先到这儿了。我们将在下一期为您揭秘真实的刘文彩

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跟大家谈一谈百年中共是如何在江泽民的领导下变成全世界最腐败的党的。1989年至2012年,是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这23年,是中共的贪官污吏“闷声发大财”的“黄金时期”。
  • 中共独裁者毛泽东选定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林彪,一个被活活整死,一个坠机身亡。1973年,毛选了他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终结局是:被判无期徒刑。
  • 在中共宣扬的各类“英雄模范”中,江姐江竹筠可谓是大名鼎鼎。她被写进小说,还不断地出现在电影、歌剧和学生的课本里。今天,我们就来和大家聊聊她。
  • 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为升官发财,不惜把亲生女儿“献给”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玩弄的荒唐事。
  • 比较文学家、西洋文学家吴宓,博古通今、学贯中西,被誉为“清华的一个精神力量”;他一生赤忱,得意门生钱钟书评价他“为人诚悫,胸无城府”。然而,他在中共篡权之前、之后,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文革期间惨遭迫害,不仅被游街示众,还被皮带猛抽,被从高台推下摔断腿。
  • 2014年3月15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查。徐才厚是百年中共历史上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军官和将领之一。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节目。我是贾岛,今天,跟大家谈一谈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到底有多么腐败这个话题。
  • 有一首歌,对中共来说似乎神圣不可侵犯。近年来,我们时不时听到这样的消息:某某因篡改这首歌的歌词,被拘留了;某某因“侮辱”这首歌,又被抓了;2020年,香港甚至通过法律,谁要不小心以任何方式“贬损”了这首歌,最高判处3年监禁。到底是什么歌,让中共如此大动干戈?不少朋友已经猜到了,就是它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歌被保护到如此地步,那么它的原创者,是否也被捧上了天呢?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首歌的词作者田汉,看看他在中共体制中,都经历了些什么。
  • 上世纪30-40年代,延安曾是中共大本营。中共“理想主义”的宣传,吸引众多青年男女投奔延安。但是,据后来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讲,在毛发动的延安整风运动中,有多达15,000人被打成特务。而其中,一个真的特务都没有。
  • 十年文革中,云南发生一起特大冤案,直接受迫害的人达138万多人。其中被打死、逼死1万7千多人,被打伤致残6万1千多人。而这起冤案最重要的受害者之一,竟是当时的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