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程翔:百年香港为何倾覆于旦夕(1)

人气 2430

【大纪元2021年12月01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香港一直被誉为东方明珠,在过去的百年,经历了从渔村成长为国际金融中心这样一个传奇。作为英属殖民地,虽然香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但有着自由和法治,也有着独特的文化和人文关怀。

然而在中共接手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特别是2020年6月,中共《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的自由几乎丧失殆尽,香港沦为中共集权统治下的又一个城市。

中共对香港是如何一步一步渗透和颠覆的?这一切对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警示?

本期节目,我们特邀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程翔先生为我们解读。

程翔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上我们的节目。

程翔: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程翔先生。程翔先生在过去两年,我们都看到了,全世界都看到了在香港发生的所有事情。我觉得很多人,全球很多人的心情都随着香港的局势跌宕起伏。直到去年这个《国安法》通过以后,我们也看到在香港可以说是一种警察的,这个police state的这种情况,很多人被抓,也有很多人逃。所以我觉得可以说是百年香港倾覆于旦夕这样一个感觉。

所以我想先请您谈一谈作为香港的居民,资深的传媒人,您看到香港这个情况,您的心情是什么样?

程翔:我现在的心情简直就有一种亡国感,虽然香港不是一个国家,但是我们身在这里长大对这片土地非常有感情。看到香港本来从一个非常繁荣的自由的社会,变成今天这样的一个半警察的国家,我们真是欲哭无泪。所以我每一次当我读到一些香港的这种沉沦的新闻的时候,我往往都忍不住眼泪,我是有很强烈的亡国感的感觉。

而且从历史上来看,香港本来是一个接纳大陆各种政治异见人士一个避难所,发展到今天,我们居然自己成为一个政治难民的输出地方。所以这种变化跟这个每天看到的这种扭曲人性的一些事情,都让我们在这里长大的朋友,都觉得非常非常的伤心。

97前每天150人的赴港名额 都被中共派去渗透的人占用

主持人:可能甚至是难以置信啊,所以就是当时97年所谓回归的时候,您有没有想到过香港会这么快沦落到,处于今天这样一个境地?

程翔:回归的时候,就中英谈判的时候,大家其实都抱着一种不太情愿的心情来接受这种,接受中共这些承诺。但是大家虽然有很大的怀疑、不情愿,但是都是往好的方向去想。觉得中共经历过文革以后,痛定思痛,盼望改革。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共有前途。中共愿意改革,国家有前途,那么我们香港人也就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前途。

但是我们想不到在中英谈判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中共已经开始部署怎么样来整个控制香港、来渗透香港,所以这点也是很多人始料所不及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这个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中共就在部署了。您可以说得更详细一些吗?是什么样的部署?是怎么能够大家注意到了呢?

程翔:其实我是采访了整个中英谈判的全部过程,也采访了基本法起草的整个过程。所以我对那个时候中共对香港人所做过的什么承诺,我是一清二楚的。而这些承诺是怎么样一步一步给破坏,我也是非常清楚。

你比如说一开始的时候,中共就很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公开地都是这样讲。其实是怎么样呢,其实就是有人告诉我,我们的政策就是在实力的基础上过渡。

那么告诉我这个人是什么背景呢?他是原来中共接收上海的大员刘晓的一个部下。他当年就是跟随刘晓接管上海,所以他对共产党监管上海这些大城市,非常有经验。他就告诉我,中共的政策一定是在实力的基础上来过渡。

所以他就叫我不要相信所谓的港人治港。它怎么样叫做在实力的基础上过渡呢?我们会看到它开始派很多人到香港来。那么它那个时候怎么样能够派人来香港呢?

因为那个时候港英政府跟大陆有一个协议,就是每天可以无条件接纳150个大陆的人来香港定居。而这些名额开始是怎么样来的呢?就是为了两地团聚,解决两地团聚的方便。所以这个本来是用来给民生用的,就是照顾那些两地分居的人。

结果这150个人全部用来给中共派来香港做渗透工作的一些共产党干部所利用。我们怎么知道这个事情呢?因为它全部占用了这150个名额,弄到了很多真正有需要团聚的人,他非得要去出很高的这个金额才能拿到一个名额。

最高的时候,一个名额炒到120万港币,那个时候是很厉害的,80年代120万港币,是很多的钱呢。为什么会这么缺呢?就是因为这些名额,合法来香港的名额都给中共特工占用了。那么派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呢?当时香港有一个规定,你到香港定居7年以后,就能够成为香港的永久居民,可以参与政府的工作,参与警察的工作。那么这150人就是按这个方法来香港,就是准备等他们7年以后,能进入各个政府部门,来变成公务员的一部分。

这样能够确保它在控制政府的情况下,来接收香港。表面上高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派很多他们的共产党干部到香港来。这是一个我亲自了解的情况。另外就是在97以前,还没回归之前,大概90年代初期,就已经有国安部的人,经常来香港做调研,做调研什么目的呢?就是要界定哪些人在97以后要好好去处理。那么我看过他们一些报告,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文汇报》,跟中共的关系还是比较好。

比如说他们有些事情都来找我,然后我看过他们的报告,他们在回归前就已经界定四类人是回归以后要收拾的、要提防的人。哪四类人呢?一类是媒体,媒体人,一类是记者,一类是教师团体,一类就是宗教团体。

在他们的报告里面,这四类人是对将来回归以后,香港的稳定会产生很大影响,它们所说的稳定就是按照共产党那套的稳定。其实这四类人是对香港这公民社会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些阶层。

但是它们那个时候国安部的报告,就已经说97以后要严格控制这四类人。那么你看现在出来一个《国安法》以后,恰恰就是这四类人,目前除了宗教界没有动手之外,这四类人都受到中共很严厉的打击。所以这些我在97以前我都已经看到这些情况。在97以前,我记得我曾经在香港社会引起一个讨论,讨论什么呢?97以后对香港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当时大家都不想问这些问题,因为大家都不想去探讨前面有些什么危机,后来我就跟大家说香港回归以后,最大的危机就是香港大陆化,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那么这个看法当时是没有很多人愿意接受,而且很多人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什么大陆化?

但是后来慢慢慢慢,大家都觉得的确是香港已经是大陆化了,而且现在已经变成另外一个普通的,跟大陆其它城市没有什么分别的一个警察、半警察的城市了。

中共派去香港的国安部人员包括省市级别

主持人:是,其实我记得我在2000年以后,反正有去过香港一次,当时就有一个感觉,就是香港和以前的香港回归之前那个香港不太一样了,而且确实大陆的味道越来越浓。不管从语言还是从人的这个结构和表现,还有从这个整个的城市,这个我们等一下再谈。

我想再跟进问一下您刚才说的这个中共在97年之前,就说实力的基础上过渡,然后每天派150个人进去。您有没有当时就是知道,比如说有这样的例子,或者就是什么样的人进入了什么样的部门或者行业。您有知道具体的例子跟我们分享吗?

程翔:很多,我认识很多派下来工作的人,就是他们来了以后,很多时候都会找我们去了解情况啊,或者是找我们去约一些关系、社会界别的人来询问啊,特别是他们很多都需要了解港英的运作,港英的人脉关系等等。这些人来……那个时候因为我在《文汇报》工作,而我工作的范围也就是接触这些政府部门、外国使节这些人,所以他们很多人都会来找我,要我介绍关系。

我可以说来的人很多都是……就我一个人接触的范围,我不能说我接触过所有的,来找我的人很多都是国安系统的人。因为你看到就是除了大家心目中以为光是可能是国安部一个机构派人来,不然。其实是每个省、市的国安部门都有人派到香港来。

不要说是广东,就是邻近香港的地方,或者上海这个大城市,跟香港业务比较多联系的人,大量的他们的当地国安局的人派人来香港,甚至在一些偏远的地方,比如说是湖北,或西部陕西、山西这些省市的国安部门,都有派人来香港。他们来香港以后都成立一个贸易公司,以贸易公司的身份作为掩盖,就在香港待下来,然后代表他们在的省或者市来研究香港的国安形势,因为香港很多人在大陆有很多接触啊、做生意啊,到处跑啊。

所以他们以这个为理由,为了保证我本省市的国家安全,所以他们需要派人来香港看住这些。所以那个时候我是接触大量这样的人,而且跟很多比较谈得来的朋友,也结交了他们,所以对他们的运作都是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的。

主持人:对喔。他们这样如果是每天150个人的话,那一年差不多就5万了,那10年就50万啊。他们这些人到香港以后,像您说的如果很多人开贸易公司,用这个身份做掩护,他们具体会做些什么呢?大致地讲一讲。

程翔:我觉得这个情况就是,许家屯那时候是新华社社长,主管香港的……香港工委的头,共产党在香港的第一号人物,连他自己都觉得没办法了解到所有来……各方面派到香港来的人是什么背景。所以他有一次曾经向中央提出,能不能各个部门、各个单位派到香港来的人,给他一个清单,让他好知道哪些人是,哪些人不是,哪些人是自我吹嘘的。

但是中央否决了他这个决定,他只能够就是说大致上……如果他有怀疑有需要去请……去了解某一个人的时候,他到中央去,中央给他做一个解释。他觉得说连中央都不愿意他们派到香港来的人,你老底交给他们的香港的第一号人物。所以这种情况呢,你就很难知道他们具体在做什么。那从我认识的几个人呢,很多都是以做生意、做买卖的名义出现的。

甚至有一些军方的派到香港来的人,也是以做技术贸易的名堂在香港活动的。至于他们做什么工作呢?可以说他们就是做一个……首先是情报工作,他要了解香港各地的各种政治势力在香港的活动情况。然后呢,在香港本地他们要摸清楚每一个团体、每一股政治势力,他们究竟都有多大的实力,有多大的影响。所以那个时候连香港黑社会都是他们的座上客。

在这个《新华社》,他实质是叫《新华社》里面一个专门的部门,跟这些香港的黑道来联系的。所以他们就是要……主要是做摸底的动作,另外就是做这个渗透的工作,就是要利用7年以后可以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地道的香港人的时候,是进入香港政府的一个部门去掌控部门的一些情况。那么这个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他们的工作。

另外很多就是为他……当地的政府开一个小金库,就是能够把这些当地政府对外贸易赚到的钱截留在香港,以便这个省、这个市他们的领导人来到香港以后,就能够有所发挥,不用再向上面申请外汇啊等等。所以他们做的事情都是这样。那么这些都是我亲自了解到的,认识很多这类的朋友,都是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那当时港英政府,因为在回归之前还是港英政府,港英政府了解不了解这个情况?他们有做什么应对吗?还是说他们也不管了?

程翔:港英政府当然知道了,但是因为大势已去,这个回归定下来,他们也就没有……当时呢有一位……当时给中共渗透的很厉害的就是移民局,香港叫人民入境事务所,等于说移民局。移民局的局长就发现了给中共就是渗透了,结果马上把他炒鱿鱼,让他立即离开。

所以港英政府是知道的,但是呢只是没办法去遏止这种势头,除非你真是找到一些非常确凿的证据,否则它也……港英政府也不会随便动手,就是那个移民局就是一个唯一很典型的例子,因为移民局在香港来说算是一个纪律部队,纪律部队也是中共渗透的一个重点。

所以移民局也是掌握很多来来往往香港,出出入入的人一些情况。这些情况都是中共非常需要知道的事情。所以移民局给中共拉过去以后,港英也非常果断马上炒他鱿鱼。所以是知道的,但是就是没办法去阻止而已。

中共发展香港线人 采用“专群结合方针”

主持人:所以就是像您说的,每天150人,这只是回归以前的。回归以后就谈不上什么名额不名额了,中共是不是就很容易把人派过来了?

程翔:回归以后就当然就很容易派过来了,因为基本上香港政府已经不可能阻止中共派人来。而且很多人根本也不必要占用那个150个名额。他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就是以国企的什么负责人的身份来香港,这都没有问题的。而且后来就是再加上香港开了一条路,就是给这大陆的留美、留英、留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国家的留学生,可以让他们用“优才计划”,优秀人才的计划让他们在香港定居,所以那个时候就不必再通过150人的做法了。

主持人:对。所以就是像这些人,7年以后拿到了香港的身份,然后再加上各种不同途径中共派来的人。是不是可以说,如果真的是有国安背景的,那这些人就等于说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还是说其实不只限于国安背景,其实很多只要是中共这边直接指挥他做事的,他其实都可以算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

程翔:这些派过来的人肯定是党员了没问题了。至于你说那些给中共、帮中共做事的,那些人他们是不是一定就是党员呢,这个我就不敢这么切确地说。因为很多人他是因为要做生意,他有时候就要答应中共的一些、某些要求,这方面我也认识很多朋友。

就是因为生意的原因,愿意给中共做一些事情。你比如说我认识一些人,因为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去大陆做投资,你必须经过国安部这一关。那个时候所有的……我是讲这个90年代的时候,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所有到中国去投资的人在审核的过程之中,必须要经过国安部审过这一关。

就说你是经贸部门固然要审核你,或者银行要审核你的,但是除了这些商业部门、经济性部门来审核你,还得要过国安部审核这一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很多商人就自然而然地就跟国安部加深关系了。那么在加深关系以后,很多时候他们会觉得国安部……因为国安部在内地是一个专政机构,它跟公安部、国安部这都属于专政机构,享有很特殊的权力的。

所以很多商人为了自己做生意方便,也愿意结交这些朋友。那么这些国安部的人,他们很多时候就会通过这个商人来派到香港或其它地方去,收集他们所需要的情报。我在这方面也认识一些商人朋友,他们也跟我说过他们这些事,怎么样为国安部服务,那么我就问他们,你这样你不是要去接受他们什么专业训练了吗?

他说国防部发展这些线人,这些特工人员,有一个所谓“专群结合方针”,什么叫专群结合呢?专是专业的,就是受过专业特工训练的那些人,这是专业的特工人员。什么叫群呢?群就是群众性特工人员,群众性特工人员就是那些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但是都乐意为国安系统工作的人。

那么像留学生,据我所知道在80年代90年代,所有出国的留学生几乎都有,出国之前都有国安部的人去找他们谈,要他们出国以后呢,好好为国家服务。

我所知道的不止一两个例子,很大量的这样的例子,很多人出来以后都告诉我,就说出国之前他们国安部会找他去谈,要他们怎么样怎么样给他们这个服务,那么你需要有困难的时候呢,跟谁,找谁去谈,他们说会来帮你解决这些问题等等,留学生里面很多,商人里面也很多。

主持人:对,所以就是说中共这个专群结合,今天学了个新词,其实就是它的人海战术嘛,那我相信同样的这个东西,就是用在美国也一样,包括中共过去一贯地说这个统战,地下党加统战是它的法宝,所以实际上这个这一招一开始也都用在香港。

其实我自己觉得中共对于香港的颠覆和渗透,它应该是分两条线,一个是明线一个是暗线,所以明线的就是全世界大家都看到的,就是中共对香港的这个很多标志性的这种事件,不管是政策的改变还是说就是用行政的怎么样去强制,或者是什么的,所以从我想是不是最早就是从这个2003年的这个23条开始,一直到去年的这个《国安法》,能不能跟我们很快回顾一下,就是这种重大的标志性的中共对香港,就是在明着改变香港特性的这种事件。

(未完待续)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程晓农:2022年美中关系走向
【方菲访谈】专访李云翔:冲破沉默的呼声
【方菲访谈】专访蔡霞:前党校教授的觉醒之路(下)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 应对瘟疫之道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马克时空】美航母聚集亚太 中共会趁乱攻台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