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华人】登上美国电视的西姐(下)

人气 1130

【大纪元2021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2021年感恩节的第二天一大早,家住维吉尼亚州的华人冯·弗利特(Xi Van Fleet,中国人称“西姐”)就赶紧打开电脑,发了一则推文,纪念她拿到美国签证35周年,还配上了得到签证那天在天安门广场拍的一张照片。

“我深怀感激之情”,西姐写道,“35年前的今天,我的梦想成真,我拿到了来美的学生签证。但我感到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我抵达的那个国家了,她受到了我以为我逃离了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攻击。这是我为她而战的原因。”

推文发表后两天之内,后台显示的推特总浏览量超过了100万人次。西姐的粉丝数从一千多人暴增到8,500人。

西姐说,自从半年前她在劳登县的学区委员会上发言之后(见《登上美国电视的西姐(上)),她的命运如35年的感恩节一样发生了巨变,用她的话说,“我从nobody变成一个全国都在听我讲话的人。”

她没有想到,美国人再一次给予了她无限的爱与力量,也让她再一次感受到美国的伟大。

*“美国为什么伟大”——对美国的认识过程

多年前,西姐第一次把美国的一些现象和文革相比是从一件小事开始的。她看到一个国会议员因为一句话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而被迫辞职。

“这让我回想起了文革:一句话说错就彻底完蛋了。不过我也只是想了一下:哦,这有点像文革,想了一下也就算了。”

在后来的岁月中,特别从十年前开始,西姐觉得美国越来越不对劲,“政治正确”变得越来越极端。

西姐第一次接触到“政治正确”,是在佛州上学的时候。她的教授告诉她,对用词要敏感。比如,不能把腿有残疾的人说成“瘸子”(crippled),要说“有残障的”(handicapped)等。

因为在中国,有很多人对残疾人使用歧视性用语,因此,见美国人如此注意用词,西姐觉得美国人“真好”、“这么有爱心”。

“但是后来handicapped也不能说了,要说disability……后来不断地变化,变得你也搞不清怎么说。每说一句话,每一个词你都要想想是不是‘政治正确’的——这个过程变化的速度很快,最后变成‘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我就觉得和文革很相似了。”

但西姐还是不关心政治的,她搞不清哪边是民主党,哪边是共和党,她觉的双方说的都挺有道理的。2012年的一天,她在干家务,她的丈夫在看电视,她听见德州议员保罗(Ron Paul,现国会共和党参议员Rand Paul的父亲)正在讲他的政见。西姐听了,心说:“他说的真有道理”。

从那一刻开始,西姐开始对政治感兴趣了。她寻找各种各样的信息来源,从中学习和研究美国政治和历史。

2013年的时候,西姐赫然发现,怎么美国的学生们都在讲美国如何如何“邪恶”。什么“土地是从印地安人那里抢来的”啊,“美国是因为剥削奴隶而富裕起来的啊”等等说法;等到2016年川普(特朗普)参加总统选举时,所有这些对美国的批评就变得白热化了,一切都被指控为“种族主义”,而“批评川普”成了最大、最保险的“政治正确”。

在一次公司的行业会议上,一群不认识、不了解的陌生人第一次见面就不约而同地、舒适地批评起川普来。“他们连想都不想,毫不在意别人是否同意他们的观点,就觉得自己是真理在握的人,别人却不敢发言——这不就是文革嘛。”西姐说。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西姐因为是少数族裔的缘故,被邀请加入了公司员工的一个“平等和多元化”组织。进去没过多久她就发现不对劲。“组织者有她自己的议程,里面有黑人、东方人和西语裔人,显示是‘多元化’的,其实就是搞文革那一套——我说的是对的,跟我观点不一样的人都是‘种族主义’。”

在某个枪击案过后,“多元化理事会”开会讨论,认为该案件的实质就是“警察以少数族裔为目标”的结果,美国是“白人至上的社会”。

西姐反驳了这个论点。她举了一个他们家亲历的一件事情。她和她先生曾经前后在同一个路段超速被罚款,警察看西姐是少数族裔而把罚款从400美元降级到了100美元;而她的白人丈夫被整整罚满了400块。

“我说,不,我不认为警察故意对少数族裔找碴。我的经历证明,他们不给白人男性方便,但是却给我这样的少数族裔放行。”虽然西姐只是说了一个事实,可公司的人都认为她“真敢说”。西姐后来受访时说,这种连说一句话都害怕的氛围其实就很像共产党的文革时代了。

所以,早在几年前西姐就把美国的“种族主义”帽子和文革时候的“阶级斗争”挂上钩了:你现在说一句错话被贴上“种族主义”的标签,相当于文革时候的“反革命”;你是白人就意味着你出生时就“有罪”了,这个相当于文革时候的“你父母要是反革命,你也就是反革命、狗崽子”等做法。

在现在的美国和中国的文革之间的比较上,西姐还能举出好多例子。

“最大的共同之处就是,美国文革和中国文革都是‘群众斗群众’。还有很多细节都可做对比,比如维州有几个很好的学校都取消考试了,这不是中国文革的学习白卷张铁生吗?中国有‘破四旧’,美国也有‘四旧’——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而在武斗方面,美国的‘红卫兵’和中国的红卫兵可有一比了,中国‘打砸抢烧’有老毛支持,美国的‘打砸抢烧’也有人在背后支持。如果我们不制止,就只有升级了;还有中国文革要砸烂‘公检法’,美国要撤资警察……简直一模一样。”

要说“美国的文革”和中国的文革有哪些不同的话,西姐认为,就是“程度上的不同”。

“美国的法治还在,还没有被摧垮,这正是我们现在要保护的。”她说,“但已经在悬崖边上了,下一步就掉下去了。”

到了2020年6月,明州黑人弗洛伊德在被捕时遭警察压脖死亡,引发美国各地抗议,其中出现打砸抢烧暴乱时,西姐告诉自己:“我必须有所行动了。”

她去参加县共和党委员会的会议;出去做选区的选举队长工作;但她觉得还不够,她要向“批判种族理论”开战。她关注劳登县学区的动态,与大家交流、分享她关于文革的思考。今年6月8日,她走到学区委员会的会议上去发了言。

西姐说,她之所以能够清晰地认识到共产主义对美国的侵害,除了身为中国人经历过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之外,还来自于她对美国历史的深入研究和思考。

从十年前开始,西姐就有计划地阅读了美国国父们的个人传记,比如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弗逊、詹姆斯‧麦迪逊、约翰‧亚当斯、本杰明‧富兰克林等人的故事,而且有计划地拜访了维州内所有的国父故居和历史遗迹,包括参观苏格兰裔美国人派屈克‧亨利发表著名的“不自由,毋宁死”演讲的教堂……

通过了解国父们的生平以及美国历史,西姐彻底明白了她以前从没弄明白的问题,那就是:“美国为什么伟大?”

“以前我没有对美国的自由好好想想。现在我才知道:‘美国的自由是上帝给的’,这句话简直太重要了——理解了这句话才让我对美国的自由有了深刻的认识。”

西姐说,“‘美国为什么伟大?’——是因为她是世界上、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把‘人人平等的权力’定义为‘上帝赋予的’地方,人人平等的权力不是政府给的,是上帝给的,而政府的职能就是保证上帝给予公民的权利不被侵犯。”

西姐不同意现在很多人所说的,每一种文明都是有起有落,盛极必衰的规律都是逃不过去的,所以现在是“美国的末日”了。

“我说不!你只要认识了美国为什么伟大,为什么是一个给整个人类的礼物,你就会认识到,美国的精神,即‘自由’——这个‘神赐的自由’,是普世的、是永恒的。所以,我们是在捍卫美国的精神。

“而这个‘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首先你要知道‘自由’是谁给的:不是政府,而是上帝,所以,这个‘自由’里面是和‘责任’、和‘道德’联系在一起的。正如国父所说,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们而制定,她完全不适应于对其他任何人的治理。”

“每一个真正向往自由的人都要维护美国这种精神。”西姐说,这正是她从一个为私的“小我”走向为他人利益冲破中国人的恐惧心理、不惜抛头露面勇敢发声的“大我”的动机,也就是,她已经成了一个真正追求自由的、真正的美国人。

2021年7月29日,美国传统行动组织在特拉华州乔治敦举办了一场关于批判种族论(CRT)的研讨会。西姐在发言。(肖捷/大纪元)

*“你为什么来美国?”——对美国华人的话

西姐认为,美国之所以变成这样,是极左共产主义者用漂亮的话语迷惑人的结果,这和中国的老一辈受共产党的谎言迷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是一模一样的过程。她把这个路线上的人分成五类人。

第一种是为了权利在幕后操控的人,就像共产党;第二种是“真信”的人,就像现在被洗脑的大学生一样,以及她自己的父母一辈人;第三种是一些标榜自己“道德高尚”的美国人,天天声明自己“反种族歧视”。

“现在美国支持左派的人跟当年共产党一模一样,也喊‘反饥饿’、‘反独裁’、‘反种族歧视’、反什么……听着好听得狠,这些谁不反对啊?他们用的这些漂亮口号是没人不同意的东西。”

西姐说,“这第三种人不见得是真信,但是他们参加的目的是给自己头上戴个光环,这些人如果自己有生意,在大门上都写上‘我支持BLM’,说到底他们还是因为‘怕’,因为只要参加进来别人就不管他们了,他们看上去还好看。”

第四种是随大流的人,“这些人是没有思考的人,哪边声音大就跟着谁走”;第五类人就是想要占便宜的人,就像在“打土豪分田地”中想分杯羹的那些人。

“但是你看看这些人的结果?从中国就能看出来了:第一类人,老毛和共产党他们是胜利者;真信的人最后发现反对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部分人那时就对掌权的人造成威胁了,最后全要被清洗掉;随大流的人还是随大流;那些想占便宜的都受苦了,你‘打土豪分天地’,你分吧,分两天又全部收回,搞大跃进,一村一村的人饿死,这些人都是支持老毛和共产党的……这是在中国的情况,在美国也一样——所有人都是失败者,只有掌权的人除外。

“而在美的华人,大多数是为了美国的物质繁荣而来的人。但是这些繁荣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们却不去想。他们不去想他们在美国的生活、工作为什么这么好,大家占的这些‘便宜’是怎么来的——他们受共产党教育的影响,‘只扫自己门前雪,不管别人瓦上霜’——这是在专制制度下自私的顺民心态,还没有跳出共产党的约束,这种思想上的洗脑是最深的东西。

“所以,我们一定要抛弃这个心理。把自己当作主人,有公民感,要意识到‘这是我的国家’,不要当‘客人’,不要总觉得‘这是人家的事情’——这是中国人最缺的东西。

“华人们,你是因为你喜欢美国才来这里的,如果你现在还不发声的话,你想一想,你喜欢的东西还会存在吗?不会的。你以为你埋头苦干你的子女就会上大学吗?No!

“他们会用种族配额限制住你;你以后的工作,比如IT行业,人家也会说中国人太多了;还有,你辛辛苦苦把你的子女送入大学了,等他们回来之后,他们的价值观会和你完全相反……你生活的每一部分都会受到影响——这就是那句话所说的:‘不关心政治的人,政治会来关心你’。

“还有更大一部分华人是‘害怕’。我要跟这些人讲:在七八年前,你如果说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别人最多就是给你扣一个‘种族主义’的帽子;但你现在说同样的话,你可能就要失去你的工作;你如果还不发声,下一步你就会失去你的自由;再往下,你就会失去你的生命——这不是我危言耸听,这是我们看见过的事情,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所以你现在只是因‘害怕’而不抵制的话,下一步等待你的就是‘恐怖’了——最后就是完全专制,你一句话没说对就枪毙……难道我们华人要被整治到这么疼的时候才能觉醒吗?!”

*结语:“我们正在赢得胜利”

虽然很多美国人希望西姐参政,但是她自己并没有这个计划。她认为她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用我的亲身经历教育美国人:现在美国发生的一切就是共产主义”。

“美国整个是个大战场,最前沿的阵地就是K-12级(幼儿园到高中)。”西姐说,“我们赢了这个阵地,我们就赢了这场战争——这是一场文化战,这关系到美国的下一代,也就是美国的未来。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正在赢得胜利。”

劳登县的家长在学区会议上对学校政策的抗议行为,被“全国学校董事会协会”(the National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 NSBA)说成“国内恐怖主义”,NSBA向联邦求助整治家长。

之后,司法部(DOJ)部长加兰(Merrick Garland)指示FBI解决所谓的针对校董官员的“骚扰、恐吓和暴力威胁激增”问题。目前家长们正在状告司法部,指控DOJ侵犯家长的言论自由权利,西姐也是原告之一。

另外,维州家长们的勇敢发声,让教育问题成为维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最终胜利的关键砝码。

今年11月18日西姐与劳登县共和党妇女俱乐部主席Patti Menders(左)以及“Fight for Schools”组织执行董事Ian Prior在一个活动上。(受访者提供)

目前,维州的一些华人家长正在收集意见,争取在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中不仅要加入共产主义的罪恶这部分内容,还要加入有关中国文革的教材,因为中国的文革和现在的美国息息相关。

“我明确地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西姐说,“其实我已经不只是为美国而战了。因为美国一垮,黑暗就会统治世界。所以救美国就是救世界——拯救一切向往自由的人的世界。”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批判种族理论在南加学区引争议
宾州公立学校不纳入批判种族理论课程
美籍华人:批判种族理论像文革消灭传统文化
【思想领袖】洛迈尔:批判种族理论侵蚀军队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