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专访香港抗争者——“揽炒巴”刘祖廸

遭全球通缉 90后港青“揽炒中共”不言悔

2021年11月20日,90后香港抗争者揽炒巴(刘祖廸)接受大纪元专访表示:“已经退无可退,为了香港,愿意付出一切。”(伊铃/大纪元)
人气: 18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90后香港抗争者,人称“揽炒巴” 的刘祖廸遭港警全球通缉、中共追杀,被迫流亡海外,从此远离舒适的生活、稳定的人生轨迹。

今年10月底,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IPAC G20峰会上,刘祖廸从容、坦荡,向台下十多个国家的议员们讲述香港和自己的故事……离开罗马,他又马不停蹄地奔赴加拿大,约见国会议员、香港手足、港裔社团、出版社……

2021年11月12日,揽炒巴刘祖廸(左)与香港监察首席执行官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右)、信托人卡尔弗利(Aileen Calverley)(中)及出席在安省列治文山一家餐厅举办的研讨会并演讲。(伊铃/大纪元)
2021年11月12日,刘祖廸(左1)和香港监察首席执行官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左3)、信托人卡尔弗利(Aileen Calverley)(右1)拜访多伦多当地商家。(刘祖廸脸书)

刘祖廸,因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提倡“揽炒”(广东话方言,同归于尽的意思,粤拼:laam chaau)而闻名。近期,流亡英国的刘祖廸接受《大纪元》专访,披露自己走上抗争之路的心路历程。他表示:“已经退无可退,为了香港,愿意付出一切。”

热爱香港 对政治不感兴趣

28岁的刘祖廸表示,自己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是个热爱香港的普通人。眼见香港慢慢融入大湾区(粤、港、澳),香港文化正在慢慢消失,香港人身份也在慢慢下跌。他希望保留香港文化及原有的生活方式。

刘祖廸最初接触政治是2012年香港“反国教”运动,那时他刚进大学。到2014年雨伞运动,他仍是个普通大学生参与者。2016年香港发生“鱼蛋革命”(旺角骚乱)时,他属于支持梁天琦的本土派。直到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派被大规模DQ(取消资格),刘祖廸因此对香港政治感到失望、心灰意冷。

“当时我明白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先发展自己的事业。”刘祖廸说。那时,他已大学毕业,在香港做测量师。他的理想是做一个全职测量师,读研究生,继续在行业深造,进一步积累经验,拓宽视野。

2018年1月,刘祖廸考取英国测量师牌,受聘去新加坡工作。几个月后,又接受公司总部指派,到英国工作。因为签证问题,直到2019年4月他才到达伦敦。那时,他的事业正在稳步上升,根本预料不到香港将会发生什么。

如何走上“揽炒”之路

2019年初,香港政府推出《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俗称《逃犯条例》),引发民间巨大反响,抗议之声遍布全港,也波及海外。6月9日,两三千人聚集在中国(中共)驻伦敦大使馆及香港经贸处前集会、游行,刘祖廸是参加者之一。

刘祖廸在英国伦敦。(刘祖廸提供)

回来的路上,刘祖廸思考:海外香港人最多每周搞一场集会,为香港人打气而已。既然612(6月12日)二读如期举行,如何做能让2003年那段历史重演?(2003年23条立法失败,就是因为有建制派议员在最后关头投弃权票。)

刘祖廸清楚,香港政府高官及那些保皇党都有外国护照,外国资产更不在话下。“他们一方面抓住民主国家的好处,一方面破坏香港的民主、自由和人权。他们做完那些Dirty Works(脏活),就可一走了之,退休,到西方民主国家过美好生活。而香港人却要承受这些人带来的恶果——一个消亡的香港。”

刘祖廸认为,如果认真做一些法律分析,收集一些保皇党的资产资料,要求外国政府制裁,当他们的自身利益受到损失时,他们在投票时可能会有所顾忌。

刘祖廸说,“揽炒”(广东话方言,同归于尽的意思)出自电影《饥饿游戏》对白“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You 就是指中共, “你不让我好过,也要让你不好过。” 揽炒冲破了思想的牢笼,大家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就香港,有与中共决一死战的决心。

当时,抗争者圈子还没有“揽炒”的想法,大家都很忌讳、担心:要外国政府制裁香港官员和保皇党,会不会被说成是勾结外国势力?会不会激怒共产党?

“其实共产党无论怎样它都会被激怒,它都会当成是辱华。” 刘祖廸说。当天晚上,他在连端讨论区发了一个帖子,倡议“揽炒”,并将用户名改成:“我要揽炒”。

他的帖子一石激起千重浪,立刻引起热烈讨论,当晚就有两千多个回复,支持“揽炒”。

那时已是香港时间6月10日。距6月12日二读只剩一天,时间紧迫。刘祖廸和几十人,按不同时区(亚洲、欧洲、美洲),大家接力,以最快的速度做法律上的跟进。揽炒团队就此形成,并提出口号:要求取消亲共人士及保皇派的护照,没收他们的外国资产,让他们永远留在大湾区。

刘祖廸认为,这是一个历史的巧合,把他推到为香港自由抗争的政治舞台上。

揽炒中共

接下来步步跟进,考虑到人身安全,刘祖廸以匿名的形式和揽炒团队不断尝试新的形式。2019年7月,他们在英国《卫报》《伦敦晚旗报》《旁观者》《新政治家》等媒体刊登广告,指控中共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之后,他们邀请外国议员访港,并举办全球集会、游行。

刘祖廸在英国伦敦参加集会抗议活动。(刘祖廸提供)

2019年8月16日,第一次由揽炒团队召集的集会在香港遮打花园举行,港人首次向国际呼吁两大诉求:要求英国宣布中共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

这次集会,刘祖廸第一次通过录音发表演讲。此时,“揽炒”越来越被人认识, “揽炒”支持者越来越多;无论抗争者还是对手,大家都在谈论揽炒。

2019年11月,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揽炒团队联同香港大专学界向美国递交一份报告,指控约140名香港政府官员、警方高层及亲共派人士侵犯人权,包括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何君尧等,要求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断绝中共的财源。

随着事态发展,揽炒从最初目标港府高管和保皇派,直指罪魁祸首——中共。

遭抓捕及暴力袭击

2020年1月1日,刘祖廸回香港参加元旦大游行,警方实施大抓捕,他是当天被抓捕者之一。当时,他特别沮丧:“这一生完了,再也不会有自由。”

幸好当时,警察并不知道刘祖廸是揽炒团队发起人,他被关押五十多小时后,被放了。出来后,他立刻买机票回到英国。

危险似乎并没有远离他。2020年4月,身在英国的刘祖廸收到前线朋友发来信息:“对家(中共)出一百万暗花(私下、不合法的悬赏),想买起你条命;要小心啊!”还跟刘祖廸开玩笑说:“你这条命不只100万吧,应该高一点。”

两个月后(2020年6月2日),一个夜色朦胧的晚上,刘祖廸在伦敦的家附近行走,发觉有人跟踪。他来到一盏路灯下观察。哪知他刚停住,突然有三个人冲过来,对着他的头部猛击,当即血流不止,他昏倒在地……

2020年6月2日,祖廸在伦敦的家附近遭遇暴力袭击。(刘祖廸提供)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后,发现袭击他的人已不见。“那帮人大概以为已把我打死,就逃走了。”刘祖廸回忆,他觉得当时自己能生还是个奇迹。

2020年6月2日,祖廸在伦敦的家附近遭遇暴力袭击。(刘祖廸提供)

那次暴打,导致他右眼骨裂,伤口处理五六个小时才止血,并留下严重的脑震荡。袭击事件在当地报警,并被立场新闻报导。事后,刘祖廸分析认为,袭击事件可能与中共黑道买凶有关。

走出低谷

在经历长达半年的抗争及残酷打压之后,刘祖廸和许多抗争者一样,承受着方方面面的压力。“家庭破碎,朋友分裂,又患上严重抑郁症,天天做噩梦;脑震荡好几月才恢复;眼睛瘀血,肿得看不见;抗争又没有尽头……”刘祖廸感到前途茫茫。在一个阴沉沉的下午,这个从来不哭的人,开始嚎啕大哭……

这种低谷状态持续一年多。刘祖廸在朋友的帮助下尝试看医生,调整心态,慢慢从谷底爬起。

2020年8月,香港多间媒体公开了刘祖廸“我要揽炒”的真实身份。8月11日,他被香港警方以《国安法》全球通缉。

幸好,此时刘祖廸已从谷底走出,心态上已做好准备。面对通缉和暴力威胁,他坦然道:“假如我回港坐牢或被送中所衍生出来的效益,大到能够破局的话,我毫不介意坐牢,甚至为香港而死。只要死的有价值,又何惧之有?”

他赞赏樱花短暂一生,并以此明志:“生而为人,我们只要尽力绽放过,便无悔此生。生命不在乎长短,只在乎是否曾经璀璨,有否埋没良知。”

“我不会因为通缉而崩溃,而放弃。反而令我要更加努力,更加向前走。”刘祖廸说。

绝地反击 推翻中共

2020年10月5日,刘祖廸拍短片,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宣布:无惧威胁,誓与中共搏到底。

“既然身份已经曝光,既然已经退无可退,输无可输,那我就尽一点力,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帮香港,光复香港。” 刘祖廸表示,面对中共流氓打压,必将“越挫越勇”。

自从公开身份之后,刘祖廸开始频繁约见议员,公开演说,还出席2021年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IPAC G20峰会,向不同国家的议员讲述香港和自己的故事。

2021年10月29日,刘祖廸出席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IPAC G20峰会并演讲。(视频截图)

“这是一个个人急速成长的过程”,刘祖廸说,“我克服了恐惧,学习了很多知识和技能,也意外地结识了很多朋友和同道人。”刘祖廸的人生轨迹急剧变化,这在2019年之前,他是不敢想像的。

2021年4月1日,在香港、新加坡、英国工作五年多之后,刘祖廸正式辞职,告别测量师生涯。

“离开全职工作,是为了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帮香港。”刘祖廸说。过去两年,他在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攻读硕士。一边读书、一边工作、一边帮香港,在时间和精力上,他很难平衡。于是决定辞职,用两年时间全职帮香港。

“我心目中的终极揽炒,就是希望美国完全取消《香港关系法》,即《美港关系法》。”刘祖廸说。他认为,《香港关系法》赋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给了香港一个可以做中共白手套的机会,大量国际资本由香港流入中共手中。这是中共的软肋。

“如果香港不再享有这样的地位,当然香港经济会死,但中共也会死。”他说,“不破不立,香港会浴火重生。”

刘祖廸计划在未来1年—2年内,推动三大目标,包括国际倡议(游说)、国际动员和传承及发展香港民族实业。

“中共不死,香港没有未来。”刘祖廸说。他的终期目标是积蓄海外力量,迫使中共在其经济垮台后灭亡。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