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之作:绚丽缤纷的西班牙雕塑世界(下)

“西班牙裔社会博物馆和图书馆”展览:《镀金人物:木头和粘土制作的雕塑》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翻译/原泉
路易莎‧罗尔丹创作的《圣凯瑟琳的神秘婚姻》(The Mystical Marriage of St. Catherine),1692─1706年,彩色赤陶;14 3/8英寸x17 3/4英寸x11 5/8英寸x32 1/4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72
【字号】    

未着色的石头、大理石或青铜雕塑在西方神圣艺术中占主导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如多纳泰罗(Donatello)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巴洛克时期的雕塑家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和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

点击这里可阅读本篇的上部

殉道者的苦难

莱纳汉(Patrick Lenaghan,纽约西班牙社会博物馆和图书馆的印刷品、照片与雕塑主要策展人)说,仔细观察展览中的一些雕塑,可以看到“因使用而留下的破损”。阿隆索·马丁内斯(Alonso Martínez)的作品《祝福圣子》(Blessing Christ Child)中,人物的脖子和手臂上都有擦伤。多年来,裸体的雕像被穿上了不同的服装,导致在衣服穿上和拉下地方的涂层出现磨损。

阿隆索‧马丁内斯(Alonso Martínez)的作品《祝福圣子》(Blessing Christ Child),约1645年,过去被认为是弗朗西斯科·德·里巴斯(1616─1679)的作品。彩饰木制雕塑,31 1/2 × 10 7/8英寸(人物和底座)。(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雕塑主人改变作品的方式往往也相当迷人。在展览中,佩德罗‧德‧梅纳(Pedro de Mena)的一件英俊男子半身像作品,使用了玻璃眼睛、修剪整齐的胡须和微微张开的嘴巧妙地呈现了出来。然而,仔细一看,会发现男子的喉咙有伤痕,而且面露惊恐,脸部表情充满了震惊和绝望。这座半身像描绘的是圣亚西古拉(St. Acisclus),他是一名前罗马士兵,在公元4世纪因忠于自己的信仰而殉道。

佩德罗‧德‧梅纳(Pedro de Mena)的作品《圣亚西古拉》(St. Acisclus),约1680年。多色、镀金木制雕塑;19 3/4 x 16 5/8 x 8 1/2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这座半身像原本是一个更情绪充沛、充满感召力的形象。一张老照片显示这尊雕像原本有完整的前臂和躯干。玻璃做的泪水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的脖子上还留有更多的血。莱纳汉说:“它最初的样子更加突显了在苦难面前,如何坚持自已的信仰。”他认为,为了使雕塑更受买家的青睐,这尊雕像被淡化了,变成了一个半身像,也许是因为古代半身像更被看好。

另一个被改变的例子是一件《耶稣受难》作品。这件作品让莱纳汉十分困惑,因为不知道雕塑家到底是谁。作品中,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圣母玛利亚在他的脚下。西班牙裔协会在一次拍卖会上买下了它,当时没有时间考查出自何人之手。

不过,他很快地意识到,作品中的圣母玛利亚是由19世纪的西班牙雕塑家曼努埃尔‧冈萨雷斯‧桑托斯(Manuel González Santos)创作的,但是这件《耶稣受难》作品完全没有反映出这位雕塑家的风格。当一位朋友强烈暗示这件作品出自17世纪西班牙雕塑家巴勃罗‧德‧罗哈斯(Pablo de Rojas)之手时,莱纳汉感到非常震惊。他说:“我惊呆了,因为拥有巴勃罗‧德‧罗哈斯的雕像是一个大惊喜。”莱纳汉现在认为,作品上的圣母大约是两百年后的一位雕像拥有人加上去的。

影响新世界

当西班牙人来到新大陆时,宗教雕塑在使当地居民皈依天主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只要有机会,西班牙雕塑家便会将他们的技术传授给当地的雕塑家,使得拉丁美洲的宗教作品也带有同样西班牙的风格。例如,展览中的两件作品——《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和《圣母玛利亚》(Mater Dolorosa)一直被认为是西班牙大师的作品,直到最近才被认定为墨西哥艺术家的作品。

匿名墨西哥雕塑家的作品《七苦圣母》(Mater Dolorosa或Our Lady of Sorrows),17世纪。彩色木制雕塑,65 3/4 × 26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有时候,拉丁美洲的艺术家们会融合西班牙风格,使雕塑呈现出一种特殊的当地风格。例如在西班牙,雕塑最底层通常使用黄金,在上面涂上颜料后,会再刮掉表面上的一些颜料,露出下面的黄金涂层。但仍有部分地黄金隐藏在颜料下面,以进一步达到增强颜料的效果。莱纳汉解释说,厄瓜多尔基多的艺术家在他们的雕像中不仅使用黄金,也用白银打底。这种做法在西班牙已经存在,但厄瓜多尔雕塑家将它与黄金放在一起,使其产生更加强烈的效果。

厄瓜多尔一位匿名雕塑家的作品《天启圣母》(Our Lady of the Apocalypse),又称《基多圣母》(Virgin of Quito),1700年—1725年。彩色镀金木制雕塑,31 1/4 × 11 1/2 × 16 3/8英寸(含翅膀)。(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厄瓜多尔一位匿名雕塑家的作品《圣弥额尔总领天使》(St. Michael Archangel),1700年—1725年,彩色镀金木制雕塑,51英寸高。(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莱纳汉解释说,基多是新世界的第四大城市,仅次于利马、哈瓦那和墨西哥城。基多的部分财富来自其众多的银矿。展览中的《基多圣母》(Virgin of Quito)和《圣弥额尔总领天使》(St. Michael Archangel)便是基多工艺的两个例子,它们都使用了金和银打底,在这些作品中使用银色打底,增强了红色和蓝色的色彩,赋予作品一种电光般的闪亮质感。

展览的亮点之一便是来自基多的作品《人的四种命运》(the Four fate of Man),作者是曼努埃尔‧奇利(Manuel Chili),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卡斯皮卡拉(Caspicara)。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不道德生活,以及遵循神圣戒律的道德生活所产生的各种后果。人们对这个作品知之甚少;目前还没有类似的雕塑形式。

曼努埃尔‧奇利(Manuel Chili),又称卡斯皮卡拉(Caspicara)的作品《人的四种命运》(the Four fate of Man),约1775年。(左至右):《死亡》(Death),7 x 4 5/8 x 3 1/4英寸;《灵魂在地狱》(Soul in Hell),7 x 5 3/4 x 3 1/9英寸;《灵魂在炼狱》(Soul in Purgatory),6 5/8 x 4 3/8 x 4 7/8英寸;《灵魂在天堂》(Soul in Heaven),6 7/8 x 4 3/8 x 4 7/8英寸。彩色木制雕塑、玻璃、金属。(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莱纳汉解释说,卡斯皮卡拉可能从那不勒斯的蜡像中,得到了关于图像学和神学概念的大致指导,这些蜡像展示了地狱中的灵魂。莱纳汉对这套小雕像上的细节印象深刻,这些细节说明了作者惊人的天赋和灵巧的触感。

“随着18世纪的发展,新古典主义的规范和美学开始在西班牙盛行,对于一些雕像有了更多的限制,也许没有了那么直白的情感表露。但是艺术题材中情感的重要性……从未离开焦点,因为我认为在近代以前的世界中,圣洁来自于苦难。因此,衡量圣洁的标准是你遭受了多少痛苦,以及你对信仰的奉献。”莱纳汉最后补充道。◇

纽约“西班牙裔社会博物馆和图书馆”的《镀金人物:木头和粘土制作的雕塑》展览将持续到2022年1月9日。了解更多资讯请参阅这里

原文:Made for the Devout: The Gloriously Colorful World of Hispanic Sacred Sculpture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韩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501年,26岁的米开兰基罗回到成为共和政体的佛罗伦斯,此时萨弗纳罗拉已被处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于1502年继任行政首长,呈现一番新气象。由于罗马的《圣母悼子像》广受赞誉,米开朗基罗开始崭露头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拥而至,其中最重要的,应属新共和国政府委托的重要公共艺术工程,一是代表佛罗伦斯精神的《大卫》雕像(1501~1503年),其次是在维奇欧宫的议事大厅与达芬奇《安加里之战》对垒的壁画《卡西纳之役》。
  • 越南一位热情的粘土艺术家从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和地区汲取灵感,通过雕塑各种微型厨具和食物进一步提高了她的工艺水平。她的艺术品充满错综复杂的细节,使每件作品看起来都栩栩如生。
  • 乔治·华盛顿像
    一座身着长袍与凉鞋、气势威武的华盛顿像,就这样以总统之姿展现在众人面前。他举起右手伸向天际,表示对神的尊敬,而左手则递出一把剑。
  • 日本东京一位年轻的女艺术家通过自学纸板艺术,将一些旧纸箱翻新成令人称赞的雕塑作品,开创了自己独特的事业。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在这场大瘟疫之后, 我们将穿越现代科技文明的废墟, 回到人类文明的泉源。此时,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 邀请全世界艺术家一起来思索: 在变形、抽象的绘画一百多年后, 如何把写实绘画放回主舞台, 寻回创作的心法,再现艺术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荣发现甲骨文后,许多学者、名人参与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进行临摹与书法创作,遂使甲骨文书法艺术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际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汉代文字发展成熟的体现,是远古盛世文明的时代象征,蕴含着中华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