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蒙召返天庭 阎王殿中警世人

文/周晓辉
蒋焘应该已做了阎王,他通过陆深的冥府之行再次警示世人:人的所为上天都在记录、衡量,善恶有报不虚。(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33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明代文学家蒋焘,字仰仁,是英宗时期武功伯徐有贞的外孙。幼时的他就十分聪颖,才思敏捷。五岁时,母亲口授蒙学教材《小学》,蒋焘听罢即能成诵。十一岁时,就擅长写文章,时有惊人之语,因此蜚声乡里。

一天,蒋焘父亲的朋友来访,众人在客厅吟诗、联对,蒋焘也在旁聆听。突然外边风雨大作,雨点劈哩拍啦地打在窗户上。有一位客人触景生情,便出了一个上联:“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这个上联妙在“冻雨”的“冻”字,是由“东”和两点组成,“洒窗”的“洒”字是由“西”和三点组成,因此下联不太好对,因为后半句说的事与前半句说的事,要互有关联,还得拼成前半句的第一、三两个字。

客人们冥思苦想之时,仆人送上瓜来,蒋焘的父亲站起来切瓜请客人们吃。蒋焘马上想到了下联,即“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满座惊叹。“切瓜分客”说的是当时吃瓜的事,后半句“横七刀”、“竖八刀”既是指切瓜,又跟前半句有直接关系。同时“七”、“刀”左右横看,合起来是“切”;“八”、“刀”上下竖着,合起来是第三个字“分”,又跟前半句有直接关系。

才思敏捷的蒋焘十四岁时在金陵(今南京)参加都试,其文采为公卿所赞誉。可叹的是,三年后,蒋焘就辞世了。关于他的辞世,颇为奇怪。

史载,在他未离世前,常常梦见天帝召他去写《丹台记》,他以母亲年老不能离开而推辞。他的姐夫曾进入蒋焘的书房,看见他写的辞帝文,并将此事告诉了蒋母。蒋母很难过,跪在地上请求上天不要带走儿子。然而,还是没能阻止儿子的离去。

蒋焘十一岁时,就擅长写文章,时有惊人之语,因此蜚声乡里。示意图,图为南宋 刘松年(传)绘 《山馆读书图》局部。 (公有领域)

当初蒋母生蒋焘时,曾在恍惚中见三个道士模样的人进入房间,顷刻间一个道士消失,她随即生下了蒋焘。蒋母怀疑蒋焘乃是道士转生。等到蒋焘离世,无比悲伤的蒋母写了十三首悼念儿子的诗,闻者莫不落泪。

儿子死后的某一天,蒋母突然梦见儿子对她说:“我在天帝这里很开心。”蒋母又问其死后的情况,蒋焘说:“儿子死后,回到了原来的所在。儿子虽死,不灭不散也。”

到了嘉靖年间,詹事陆深死去三日后复活。复活后,他叫儿子子楫取来纸笔,让他记下自己所说的。

陆深说道:我患病日渐严重时,突然感觉自己坐在厅堂中,但看不到其他家人。有两个黄衣人跪在庭院中说奉大王之命召我去,我方想仔细询问,却发现自己已身在肩舆中,黄衣人在前,跟随者数十人,都是昔日故去的下属,我不禁大骇。

肩舆快速地飞奔着,很快来到一座城池。黄衣人依旧跪着请我下舆步行。我下来后,肩舆一瞬间就消失了。随即,两个人挟着我快速前行,脚不着地。很快我们又来到了一座城池下,黄衣人请我更衣。不知不觉中我的衣服就换了。

此后又过了很长时间,我们抵达了一座很高的城池,与京城相近,大概有十余里长。我们来到阙门,又走过数重门,来到了一座巍然的大殿前。大殿上坐着一位戴着冕旒的王者。一个黄衣人先进入大殿,报告说已将松江陆深带到。王者让我进入大殿。

一个黄衣人先进入大殿,报告说已将松江陆深带到。王者让我进入大殿。示意图,图为高丽绘画,十殿阎王中之第五殿阎罗王。(公有领域)

我从东阶庑下进入北面站立,大王南面而立,以字呼我道:“子渊可否认识我?”我打量了一下他,问道:“殿下莫非是当年的蒋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同为学生时彼此很熟悉。

我说完后,大殿上有人喝道:“奈何冒犯我们大王的名讳!”大王说:“这是我的故人,你们不要吓唬他。”接着他又对我说:“子渊,你本来为官应该居一品,寿八十岁,但因为你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故官降三品,寿减一纪。”一纪是十二年。

是年,我正好六十八岁。听到此言,心中十分惊骇,忙问:“可以不死吗?”大王说:“如果要你即刻死,你就不会到这里了。”说完,让官员取来记载陆深生平的簿籍来。一会儿,官员拿着簿籍回来,我打开一看,见平生所言所行,无一不记。最后则用朱笔核定犯下的罪过。在我看完后,大王告诉我会给我两旬时间处理后事,并告诫我毋为子孙计。

大王在命黄衣人送我回去时,又将我召回,让我走一遭地狱,以警世人。我被引导着来到地狱,其凄惨的场面让我目不忍视,只能狼狈而走。其后,我被带出了城,走在昏暗中。突然间看到一丝光亮,原来已回到家中。看到床上自己的尸体,心下十分厌恶。黄衣人将我的魂魄推下附着在身体上。我就醒了过来。

两旬后,黄衣人复至,这次陆深确实走了,而他在冥府中所见的蒋焘,应该已做了阎王,他通过陆深的冥府之行再次警示世人:人的所为上天都在记录、衡量,善恶有报不虚。

参考资料:

《涌幢小品》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一百七十六 集部二十九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肃顺(1816年-1861年),满清皇室宗亲。此人仰仗天子恩宠,行事骄横跋扈、排除异己,揽权立威,制造了多起大狱,在朝中树敌众多。他在败亡的前几日,看到了冤魂索命,从此神智颓丧,所有的权势风光也随其命陨,纷乱飘散。
  •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清朝河南一位李参军曾和别人讲过一个天报善举的故事。话说他的家乡有个胡姓书生,文采颇佳,但却不擅长考试,三十多岁了,连个秀才也没考中。
  • 清朝有个姓谢的人,字子敬,浙江宁波镇海县人。年少时他就通过了秀才考试。后来受到诉讼案的牵连,谢子敬要登堂受审,但他深以为耻,就躲避到住在杭州的姐夫凌某家。
  • 清朝年间,江左(指长江以东地区)有位徐君,懂得医术,开了一间药铺维生。他家的药铺临近官河,岸边绿柳成荫,而且有一棵柳树特别高大,浓荫蔽日,天热的时候待在树下甚是舒服。
  • 中国古人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由神掌控的,雷、电、水、火、风等,莫不如是,因此有雷神、电神、水神、火神、风神之说。相传雷公背插二翅,额有三目,脸赤如猴,足如鹰爪,左执楔、右持槌。他是能辨人间善恶、代天执法、惩奸罚恶之神。
  • 阎君神目如电,洞若观火,将人一生中的是非功过,审断得分毫不差,是国人颇为敬畏的神明。受文艺作品的渲染,在人们印象中,阎君铁面令人望而生畏。纪晓岚著作《阅微草堂笔记》,记录了不少奇梦,其中有一则郑苏仙梦游地府时见到了阎君。阎君并非每时每刻都以铁面视人,也有笑容可掬之时。
  • 古代将在官衙中做事的人称作“公门中人”,他们一方面直接接触百姓,了解百姓的疾苦、冤情,另一方面也深谙官场之道,了解上司所想。如果他们站在百姓的角度办事,以善心处事,是很容易积福德的,因此有“身在公门好修行”之语。然而,如果他们昧了良心,为了个人利益等全不顾他人死活,做下恶事,或者自身遭到报应,甚至死后转生为动物还债,或者祸及后代。这样的例子同样不少见,我们不妨看看转生为动物的几则故事。
  • 徐辛庵去亲戚朋友家借钱,凑到妇人所丢失的银两数目后,亲自送到了她的家里。当地人都说,徐士芬乡试中解元,次年又中举,是因他厚德载福所致。
  • 佛家有言“善恶到头终有报,从来因果不用忙”,道家《太上感应篇》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良仁厚、救人于危难中的人,一定会得到上天的垂顾,所以老人们常说要行善积德。史书上记述的关于积德得福报的故事很多。
  •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天生具有超越照相机的“神眼”,神秘精神导师生生世世相随,指点灵魂提升,男孩洞悉人生不幸的终极来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