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惨遭非人道虐待 新疆集中营幸存者揭中共迫害

英国民间法庭“维吾尔法庭”6月4日召开第一天的听证会,维吾尔族教师凯勒比努尔‧席迪克(Qelbinur Sidik)举着一张医院的照片表示,她在那里目睹被强迫接受绝育手术的女性。(Tolga Akme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869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报导)英国民间法庭“维吾尔法庭”近日判决,中共对维吾尔族犯下“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逃离新疆集中营的维族女性控诉,他们不仅遭酷刑折磨,50岁以下的女性还被迫进行节育手术,期间还不断被抽血检查,怀疑可能被当成器官移植的备用库。

英国民间法庭“维吾尔法庭”(Uyghur Tribunal)12月9日裁决,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犯下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及凌虐。法庭也认定,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与中国共产党高层难逃罪责。

维吾尔法庭是由英国律师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总共经历3次听证会,审理过程总共审阅超过500名证人证词、40名专家证人作证,现场还有不同国家的国际刑法专家、外交官、学者与律师等人担任陪审团成员。不过该法庭并没有制裁或执法权。

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台湾图博之友会11日举办“维吾尔法庭审判”论坛,说明英国伦敦进行审判的独立民间“维吾尔法庭”成立的背景及审判听证的经过,并邀请在法庭上作证的4位受害者,透过视讯即时连线的方式,陈述自己遭中共迫害的经过。

被抓被迫害无须罪名 只因是维族人

日本画家清水友美的漫画“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的当事人、现年32岁的米日古丽‧图尔荪(Mihrigul Tursun)表示,她生下三胞胎后,因为生活不易,父母希望她回中国好帮忙照顾孩子,但一到中国机场就被警察逮捕,并被戴上黑色头套,上警车的过程中,还因推挤力道过大,让她撞断鼻子、流了不少血。

米日古丽于2015至2018年间,曾三度进入“再教育营”,她在监狱中见证了同房的9位女士死亡,狱中每天晚上都有人被带走,并带进来新的一批人,被带出去的人都音讯全无。

她指控,自己在集中营内遭到酷刑折磨,包括被木棍殴打、电击、剃掉头发、听力受损,甚至还被迫进行节育手术,即便她已逃到美国3年,但她在集中营被折磨的阴影一直伴随着她,一直要接受治疗。

她说,在集中营期间,每天都有人被迫服用来路不明的药物,或是被迫注射药物。这3年期间,虽然她曾被放出集中营,但中共却派了2名人员,24小时不断地监视着她。

她说,中共不知道对自己的孩子做了什么手术,1个孩子死亡、女儿眼睛瞎了、儿子大小便失禁,即便到了美国后也治不好,连她的父母也是生死不明。谈起这段经历,米日古丽数度情绪激动,掩面啜泣。

“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么?为什么抓捕我?后来警察告诉我,因为你是维吾尔人,这就是你唯一的罪。”米日古丽表示,希望自己的遭遇能唤醒世界,她也担心台湾人的安危,希望他们能珍惜家园与国家,不要经历同样的遭遇。

维族集中营 恐成器官移植备用库

现年39岁的早木热‧达吾提(Zumret Dawut)出生于乌鲁木齐,和一名巴基斯坦人结婚,育有3个孩子。她表示,她在2018年3月31日接到警察局电话后前往派出所,随即就被关押了62天。

警察不断讯问她,“你老公为什么出国?你老公信伊斯兰教吗?为什么生3个小孩?你老公有叫你信伊斯兰教吗?有教你读可兰经吗?你们的宗教有叫你们要多生小孩吗?”

隔天她被套上黑色头套后送往如同医院的地方,现场有穿着制服的警察,外面套了医师的白色外套,里面都是维吾尔女生,从17岁到70多岁都有,被关押期间都不准洗澡;而且每10天抽一次血,每晚都有人被带走,她猜测可能是把她们当成器官移植备用库。

被关期间,早木热还被迫进行节育手术,她的先生都没收到任何关押通知,即便跑遍当地警局、大使馆也毫无音讯。早木热表示,她被放出来之后,中共要求她的丈夫签署一大堆文件,其中一份提到,是自愿把妻子送到“再教育营”,还说是自愿到教育中心学习,而不是强迫的。

原集中营中文教师 最终也遭迫害

原担任集中营汉语教师的凯勒比努尔‧席迪克(Qelbinur Sidik)表示,她在2017年3月时被带到全是男士的集中营教授中文,里面约有七八千人,多数都是社会精英,包括教授、学者、知识分子。

英国民间法庭“维吾尔法庭”6月4日召开第一天的听证会,维吾尔族教师凯勒比努尔‧席迪克(Qelbinur Sidik)在会上发言。(Tolga Akmen/AFP via Getty Images)

她说,上课期间常有人会被带出去受酷刑,听转述,他们会被迫戴上电头套、电手套,甚至会被用电棍电击生殖器官等,并听见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大楼,许多折磨令人难以置信,每个人都骨瘦如柴,很多人被带出去后就消失、再也没有回来。

她说,6个月后,她又被带到女性集中营里教授中文,一个房间关押了三四十个人,却只有一个马桶,在押者每周都被要求抽血,所有50岁以下的女人,都要求做节育手术。而狱警在酒桌上吹嘘的话题,居然都是如何酷刑、折磨人的过程。

凯勒比努尔说,她在经历同样的悲惨遭遇后,幸运地逃出这块已经变成人间地狱的东突厥斯坦(新疆),但中共至今仍未关闭集中营,她希望透过分享自己的遭遇,能唤醒世界共同阻止这场人类的耻辱,并呼吁大家,认清中共面目,共同对抗中共的暴行,站出来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

在集中营遭迫害 饭前还得先感恩中共

现年45岁的奥马尔‧贝卡利(Omer Bakeli)出生于吐鲁番,后移民至哈萨克,并在该国一家旅游公司担任副经理,据报是第一位揭露集中营经历的幸存者。

奥马尔表示,2017年他前往乌鲁木齐参加商务会议时被捕,被戴上黑头套带走,自此开始他“最难忘的伤痛回忆”。

警方指控奥马尔资助、煽动恐怖分子,并要求他在已经写好的罪状上签名,他知道“只要签字我就完蛋了”,所以拒绝了,于是被吊起来折磨拷打四天四夜。

贝卡利说,牢房里从16岁少年到70岁老人都戴着脚镣手铐,他们经常挨饿,就算有饭吃,饭前还得唱爱国歌曲,感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感恩中共、感恩祖国。

贝卡利共待过5间牢房,期间不断有人失踪、不断补上新人,贝卡利相信自己正因没有签字认罪才活下来。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