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

加州长滩为解决供应链危机排除关键障碍

人气 1358

【大纪元2021年12月16日讯】(香港大纪元特约记者楚一丁采访报导)新冠疫情开始之后,传统的物流方式受到疫情的巨大挑战。美国加州长滩市在寻找和解决物流积压问题上所经历的过程,也许会为世界各国政府解决它们所面临的供应链危机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

2020年以来,新冠对物流业所带来的冲击不但形成了疫情后世界范围的供应链危机,成为阻碍经济复苏的巨大瓶颈,恶化了世界各国经济所面临的通胀压力,而且直接影响到各国工商业的营运,影响到全球消费者的日常开支。保障物流的畅通成为世界各国政府所不得不面对和亟需解决的一个头疼的问题。

长滩作为美国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面对来自保障物流畅通和便利居民日常生活两方面的矛盾和压力,通过对城市规划条例进行适时而灵活调整,不但大大减低物流在进入美国口岸时所不得不面对的超时积压,同时也为加速解决供应链所面临危机排除了一个关键障碍。

长滩的困境

地处洛杉矶市中心以南大约40公里的长滩,犹如一颗嵌镶在南加州海岸线上的明珠,是一个由现代化的摩天大楼和充满了小镇风情的街区相互交织而成的独具风情的滨海城市。

长滩人口不足50万,相当于中国沿海地区的一个县城,但却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货运港口之一。长滩与洛杉矶所组成的港口群总输送量在全世界排行第九,占全美港口总输送量的40%。长滩仅其港口业每年创造的经济总量就超过1,000亿美元。

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导致许多物流公司错误地估计形势,认为疫情将造成美国消费市场的萎缩和进口量的减少,从而致使部分本该被运送回货源地的空货柜滞留在美国的各大港口。然而后来发生的情况是市场的消费未降反升,特别是疫苗的迅速出炉带来了2021年的经济快速复苏,消费市场更发生供不应求状况。于是,货柜码头不但堆放了不少空货柜,更囤积了如山般装满了货物的待运集装箱。

长滩的港口占地约13平方公里,海岸线长约40公里,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港口之一。然而,这个过去以节奏和次序著称的港口在疫情以后却变得完完全全地臃肿不堪。驾车行驶在滨海的大道上,从前那种巨轮在海天深远的背景中从容来去的临海景象已经被层层的货柜挡在了视线以外。非但如此,如果从高处望海,还可以看见港口外不少滞留了数个星期的等待卸货的集装箱轮船。

由于长滩的港口离市中心只有约三公里的距离,附近的居民和商家也已经开始感受到拥挤不堪的港口为他们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同时,停在港口附近街道上和一些停车场中承载了货柜的卡车也在不断增多,附近的居民和商家也开始为每天的交通状况感到担忧。

在长滩市临近港口的威尔明顿(Wilmington)社区,警局在10月中旬的一个星期里就开出了四百多张违规存放集装箱的罚单。有些堆放了过多货柜的场地甚至接到书面警告:如继续违规将被停止营业。

长滩的港口牵动着美国的总体经济和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长滩的困境也牵动着美国从联邦到州的各级政府的中枢管理系统。

10月13日,拜登总统会见洛杉矶和长滩两港口的负责人及相关的产业工会领袖,要求两港口全面进入24/7(每周7天24小时)不停顿的连续运作日程。长滩的港运部门立即按照白宫的指示让所有的港口日夜不停地加班运行,但长滩港口的货柜积压依然故我,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10月20日,加州州长纽森发布特别行政令,要求州政府的各级机构配合解决供应链危机。但好像仍是远水不解近渴,有点儿隔靴搔痒的感觉。

长滩该怎么办?长滩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突围的契机

打破长滩僵局的契机,来自于一个运输公司老板独具慧眼的观察。

莱恩‧皮特森(Ryan Petersen)是一家国际货运公司的总裁(CEO)。该公司名叫弗莱斯波特(Flexport),总部设在旧金山,并在美洲、欧洲和亚洲多个国家的二十多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为全球的一万多个客户提供海陆空联运服务。

长滩—洛杉矶港口的困局为弗莱斯波特公司的业务带来了重重压力。为了寻找破局的契机,皮特森决定亲自近距离观察长滩港口的货运操作环节。

作为一家年业务量近20亿美元的大型跨国公司的总裁,皮特森拥有丰富的领导经验和解决各类盘根错节复杂问题的过人能力。他在寻找长滩困境的突破口时在自己的推特上写了如下的一段推文:

“当你设计一个运作程序时,你必须设定你所不得不应对的瓶颈环节。如果瓶颈发生在了不该发生的地方,那么就不是你在操控程序,而是程序在操控你。”(“When you’re designing an operation you must choose your bottleneck. If the bottleneck appears somewhere that you didn’t choose it, you aren’t running an operation. It’s running you.”)。

那么,长滩港口物流运作程序的瓶颈在哪里呢?

10月21日,皮特森和他在长滩一家客户的主管换乘车船花了近半天的时间从海上和陆地全面近距离地观察了长滩港口物流的整个货运程序。皮特森以他独到的专业眼光发现:问题出在长滩市的城市规划条例上。

长滩市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环境,除发达的港运和旅游业之外,还拥有先进的航空、航太、金融、卫生及高科技产业。但长滩市的市区陆地面积却只有约130平方公里。

不难想像,要把如此一个集众多产业于一身而又充满了多元文化风情的弹丸之地合理有效地管理起来,长滩市的政府必须拥有一个严格有效的城市管理体系和一套既合理而又留有足够想像空间的城市规划系统。

1995年,为了减少港口运输与港口周边居民区的互相干扰,长滩市政府规定港口的货柜在存放时不得堆加超过两层以上。这本来是根据长滩的港运能力和物流规模所做出的合理规定,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行之有效。但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恰恰是这个长期以来行之有效的城市管理条例,在世界疫情面前成为了令长滩作茧自缚和深陷泥潭的困境之源头。

长滩市政府规定港口的货柜在存放时不得堆加超过两层以上,这个长期以来行之有效的城市管理条例,在世界疫情面前却令长滩陷入困境。图为2021年11月12日,一辆集装箱卡车驶过长滩港一排叠放两层的集装箱。(Frederic J. Brown/AFP)

皮特森在实地考察中发现,港口内有几百架吊车。但正在开动装卸的只有不到七架,大部分的吊车都被闲置着,原因是没有卡车来拉货。换句话说,港口是7天24小时开门运作了,但港口的工人们都在班上窝工闲着呢,因为没活干。

由于长滩市的货柜堆放管理规定,港口周围的集装箱存放场地在达到了两层的存放极限之后,大量回流港口的空货柜就无处可放,只能被留在卡车的拖车底盘之上,停在港口周围。而当越来越多载着空货柜的拖车底盘被停在港口周围之后,可用于运货的拖车底盘就越来越少。港口可以按照拜登总统的指示日夜加班开工,但少了拖车底盘的卡车头却无法去拉货,所以最终就造成了港口堆积如山的货柜积压。

紧急突围方案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之后,皮特森在第二天就迅速地将他的发现用推特发了出来,并建议市政府立即修改城市管理条例,加高集装箱堆放的高度上限,从而让更多的卡车拖车底盘可以被空出来用于运货。

现代化的社交媒体在此时充分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皮特森所发现的物流瓶颈在社交媒体上被迅速地传播。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市政府就迅速启动了有效期为90天的临时紧急措施,允许所有港区货柜堆放场地将集装箱堆放高度增加到四层。

临时应急法案启动之后,大量闲置的空货柜被从货运拖车底盘上移到了货柜停放场中。拖车底盘空了出来,于是那些早就坐在卡车头里干着急使不上劲儿的卡车司机们立刻有了活干。一辆又一辆的货车又开始出入码头,拉着货柜驶向物流的目的地,整个码头的运输重新活络了起来。根据新纪元从长滩市府获得的消息,长滩港口的货柜堆积量到12月中旬为止已下降了约40%。

长滩市府在10月22日启动临时紧急法案时该法案并未通过市议会的批准。但在随后的11月9日的市议会上,该紧急法案被以追加投票的方式全票通过。新纪元在采访长滩市政府时得知,长滩市议会将持续密切关注货柜堆积和物流改善的情况,并在2022年1月22日该临时法案终止前重新做出适当的调整,以保障长滩港口物流的畅通无阻。

另据新纪元从加州纽森州长的办公室得到的消息,加州公路局在接到纽森州长的特别行政命令之后,也启动了一项临时性紧急措施: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允许重量超过目前规定的8万磅的货车在州际公路上行驶,以提高物流货运量。

在长滩港运问题的瓶颈症结被找到之后,市政府的迅速回应使拜登总统的指示和纽森州长的行政命令都得到了最大的发挥空间。

物流业与其它行业一样,在面对史上罕见的疫情时大家都不是先知,无法预料可能出现的情况和应该采取的措施。但长滩处理其物流瓶颈的过程告诉我们,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也无论是私企还是政府机构,解决问题的效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主观能动性。

套用一句老话就是:事在人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加州两众议员吁成立紧急工作组 解决港口危机
美港口拥堵持续 专家分析原因及化解方法
清除空货柜 洛杉矶港船只拥堵现象改善
美国会议员朴银珠谈如何解决供应链混乱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王小洪上位 两大破例 两大怪象
【思想领袖】美大科企操纵思维和行为内幕
【微视频】权力的游戏:网络存款暴雷甚于P2P
【未解之谜】AI机器人 操控人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