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美钴矿之争 美国输在哪里

人气 817

【大纪元2021年12月02日讯】上星期,《纽约时报》发表了一个系列报导,详细叙述了在刚果(金)这个国家展开的钴矿争夺战中,美国是如何输给中国的。事实上,美国输给中国的,还远远不止是钴矿,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也谈到过,像是锂、镍、铜、铁、锌等等其它的矿产资源,都是中国企业的争抢目标。

中国现在,已经抢占了主动权的,还不只是动力电池或电动车的供应链,在清洁能源、半导体科技,还有国防军事等各个领域所需要的关键原材料方面,也都通过各种方式,抢占到了相应矿产的控制优势。

我们今天就来详细谈谈,中共是如何抢占到非洲的矿产资源,并借助非洲来扩大其国际影响力的?美国,又为什么会无动于衷,甚至还帮助了中共?时至今日,中共的非洲战略,还能延续下去吗?

中企5年买下两大钴矿 美国在干什么?

2016年,洛阳钼业(COMC)以超过26.5亿美元的资金,收购了美国矿业巨头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Freeport-McMoRan Inc.)持有的腾科丰谷鲁美矿(Tenke Fungurume, TFM)56%的股权。

这个丰谷鲁美铜钴矿,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面积超过1500平方公里,是全球范围内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产之一,拥有的铜资源量大约有2429万吨,钴资源量大约是222万吨,这个矿场的价值,完全可以用皇冠上的明珠来形容。

根据《纽约时报》的描述,当时的美国驻非洲高级外交官佩里罗,向美国国务院发出了警报。而矿场的刚果总经理卡潘加,几乎是在乞求美国驻刚果大使出面调解。曾担任刚果总统顾问和外交官的卡潘加还警告说,美国人正在浪费几代人在刚果建立的关系。

卡潘加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的历任总统,都向这个矿藏丰富的国家提供了数亿美元的援助,也就是很有外交基础。但是,美国政府,最终没有干预这项收购交易。

当时的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因为债务堆积,自认为别无选择,只能剥离在刚果的业务,而中国企业,是唯一认真对待矿场收购的竞购者,就这样,美国将这些资源拱手让给了中国,没能保护住在刚果几十年的外交和金融投资。

我们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刚果(金),刚果(金)就是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位于金沙萨。刚果(金)虽然非常贫穷,但是矿产资源却非常丰富,尤其是钴资源的储量是世界第一,约占全球的50%。这个钴,就是制造电动车的电池要用到的重要金属。自六十年代以来,世界的钴矿生产就一直集中在刚果(金),它在去年的钴产量接近全球的70%,其中,大部分的钴矿都流向了中国。

中国是矿产钴的主要进口国,控制着刚果(金)一半以上的钴供应。同时,中国也是精炼钴的主要出口国,例如,电动车电池阴极所使用的硫酸钴及其氧化物,就有八成是中国生产。

也就是说,中国已经主导了全球的钴供应链,而这是北京努力了20年的结果。中共从2000年开始,就鼓励企业到发展中国家投资,特别是在矿产等自然资源领域进行投资。

2008年,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和中国签下了一个价值62亿美元的“用矿产换基建”的协议,中国要做的是,为修建公路、医院、铁路、学校和扩大发电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而刚果要做的是,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还有60万吨以上的钴来换取这一切。当地媒体把这个协议称“世纪交易”。

2013年,中共提出了所谓“一带一路”的倡议,随后就开始投入大约数万亿美元,用于建设中国与非洲和欧洲之间的贸易走廊。

在2015年,中共又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政策,里面详细阐述了,中国在包括电动车电池在内的10个领域要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的计划。

《纽约时报》的报导说,几乎是在瞬间,中共政府支持的资本,像潮水一样涌入了刚果和其它地方的中国企业,接下来就是快速达成的多笔交易。

也是在2015年,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公司宣布,和刚果(金)的国有矿业公司吉卡明(Gécamines)合作,开发迪兹(Deziwa)铜钴矿山。在2017年,中国国有企业紫金矿业,也在刚果(金)的科卢韦齐铜矿项目上,募投了将近7亿美元,并在年底进入了生产运营。

这期间最大的一笔交易,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洛阳钼业在2016年4月达成的,从美国企业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手中,收购了腾科丰谷鲁美矿的控股权,出价是26.5亿美元。洛阳钼业的最大股东之一,是中共国有企业“洛阳矿业集团”,在这次收购完成之后,洛阳钼业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的钴生产商。

在这笔26.5亿美元的交易中,至少有15.9亿美元来自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贷款。更有意思的是,洛阳钼业的这个收购案,还得到了一家投资公司的助力,而这家公司的创始董事,就是美国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

《纽约时报》的报导提到,2013年,亨特和几位合伙人创立了“渤海华美”公司(BHR),美方三人持股30%,都担任董事,中国银行等中国投资人持有或控制其余的股份。

当时,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有一个加拿大的合作伙伴伦丁矿业(Lundin Mining),伦丁矿业有权优先购买丰谷鲁美矿的股份,于是,洛阳钼业就让渤海华美收购了伦丁矿业,并要求渤海华美签署了一份协议,提前锁定这些股份的收购权。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无法证实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这项交易,但是洛阳钼业提交的文件显示,渤海华美通过子公司收购伦丁的11.4亿美元,都不是来自私人的投资者,而是完全来自于中共政府控制的实体,包括国有银行的贷款,和国有银行控制的离岸公司等。

2019年,洛阳钼业又追加投资11.4亿美元,买下了渤海华美手中的股份,把在丰谷鲁美矿的持股比例提高到了80%,剩下的20%股份由刚果(金)的国营矿产公司持有。

去年12月,洛阳钼业再以5.5亿美元,收购了自由港公司持有的基桑富铜钴矿中95%的间接权益。基桑富铜钴矿是世界品位最高的待开发铜钴矿之一,拥有的矿石资源量有3.65亿吨,蕴含超过620万吨的铜金属、和超过310万吨的钴金属。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截至去年,刚果的19座钴矿中,有15座都是由中国企业拥有或是提供资金。这些中国公司,从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至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其它融资,而且,未来还将可能获得数十亿美元。另外,中国在刚果最大的五家矿业公司,从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总计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刚果(金)矿业协会也表示,近年来,中国投资者,已经从西方公司手中抢购了利润丰厚的项目,目前控制着刚果(金)大约70%的矿业。

从这些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中资公司对刚果(金)钴矿资源的收购,以及为夺取其它重要资源所做的努力,实际上,是中共的一种国家战略。

这种战略为中共带来的好处,还不只是拿到矿产开发权,或者是经济上的利益,同时,也大大提升了中共的国际影响力。

中共借助非洲 扩大其政治影响力

从2002年到2020年,中国和非洲大陆之间的贸易交往增加了20倍,从100亿美元增加到了2000亿美元,这也让中国取代了美国,成为了非洲大陆的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与此同时,北京也在非洲全面开动了基础建设,差不多是三个计划中就有一个是投资在非洲。

此外,中共也加大了对非洲软实力的投资,主要体现在文化、教育培训和媒体投入上。

比如,截至到2019年的6月,中国已在44个非洲国家设立了59所孔子学院、以及41个孔子课堂。同时,中国的大学每年招收大量的非洲学生,培养亲北京的未来精英。我们可以看到,中国2018年的留学生人数,来自非洲的留学生总数超过了8万人,仅次于亚洲。

另外,截至2018年,中共央视在非洲设有14个演播室,新华社设有30多个分社。除此之外,中国在非洲30多个国家直接投资媒体,对他们的记者进行培训。

而中共从中获得的,除了经济和贸易上的好处,更重要的是,还包括了非洲国家对其政治上的支持。

比如:在去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香港国安法举行了一场投票,其中,有25个非洲国家支持中共当局。去年的10月,在一份严厉谴责中共在香港、新疆、西藏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声明中,没有一个非洲国家参与联署。不仅如此,在今年3月,刚果共和国、苏丹,还有布基纳法索等国家的驻华大使,还高度称赞了中共当局在新疆的政策,并且质疑西方对中共的指责是别有用心。

全球治理研究院的非常驻研究员奥托博(Ejeviome Otobo)认,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和中国,他们在三个主要方面建立了一项共识,那就是,人权、经济利益以及不干涉内政。

奥托博提到,有46个非洲国家已经签名参与了中共的“一带一路”,因为这些国家缺乏基础的设施建设,但是西方的等量项目在哪里呢?能够与中共的资金规模相匹敌吗?

“中非项目”(China Africa Project)共同创始人埃里克.奥兰德(Eric Olander)认,对于非洲领导人来说,不和北京敌对,是外交政策的一个重点,他们中的很多国家还背负着北京的重债,并依赖中国进行大部分贸易,他们无力承受惹怒中共可能引发的后果。

法广在报导中说,这正是中共如何获得四个联合国机构的领导人的奥妙。这些机构是: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国际民航组织(ICAO)、工业发展组织(Onudi)和国际电信联盟(ITU)。无论是欧洲人还是美国人,都从来没有同时领导过这么多的联合国机构。而中共,只有在非洲的支持下才能征服这些阵地,而且成本相当低。

中共的非洲战略能否持续?

但是,中共的非洲战略能一直这么顺利吗?

今年8月初,洛阳钼业又宣布再投资25.1亿美元,用来扩大在丰谷鲁美矿(TFM)的产能,并预计在2023年上线。

不过,这一次洛阳钼业遭遇了阻力。刚果(金)政府在8月宣布,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重新评估中国洛阳钼业在大型铜钴矿的储量和资源,同时也将审查2007年与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和中国中铁集团达成的协议,以确保“公平”和“有效”。

事实上,刚果(金)政府正在审查和中国达成的60亿美元的“用基建换矿产”的“世纪交易”。

这个协议中提到,中国承诺投资32亿美元建设一个铜钴矿,并承诺另外30亿美元用于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而且全部是由矿业收入来支付。

但是,根据彭博社在9月底的一个报导,十多年过去了,采矿项目只收到了大约四分之三的承诺投资,而基础设施部分仅建设了价值大约8.25亿美元的项目,不到承诺的三分之一。其它媒体也报导说,北京计划的31家医院没有建成一座,两所大学也没有踪影。

不仅如此,要开采钴矿,本来就很危险,手工和小规模的开采,由于缺乏监督和安全措施,死亡和受伤很常见。但是,在中资企业接手之后,大矿场也出现了更多的安全问题。

《纽约时报》报导说,在丰谷鲁美矿易主之后,新来的中国经理们穿着短裤和运动鞋,就去了矿区,但是这种场景,让那些曾被要求穿钢头的靴子、戴安全护目镜的员工们感到震惊。

以前的美国人,对危险活动和违反安全规定的行为是“零容忍”。但是现在,安全成了一纸空文。不做空气质量检测,工人就爬进酸罐进行维修。有些人没有经过培训,就驾驶着推土机和其它的重型设备,或者是从事危险的焊接工作。

洛阳钼业还声称,通过“降本增效”,公司的生产运营现金成本,削减了大约3.65亿美元。

英国《卫报》则报导说,一些通过分包商雇用的工人,声称他们是受到严重剥削的受害者,基本工资相当于每天3.50美元。而在中国公司经营的一些矿山中,工人报告说,身体暴力和辱骂很常见,在大多数情况下,那些反对这种待遇的人会立即被无偿解雇。

为了防止外人进入捡矿石,在丰谷鲁美矿,洛阳钼业呼吁刚果政府提供帮助。后来,刚果军队开枪打死了一名非法闯入矿区大门的人,并在爆发抗议骚乱后射杀了第二个人。

所以,当地民众对中资企业相当不满。就在11月21日,还有一名枪手在刚果(金)某矿区附近杀死了一名警察,并绑架了五名中国公民。

另外,中国贷款可能带来的“债务陷阱”,也已经成为很多国家广泛讨论的话题。例如,坦桑尼亚《公民报》近期报导,乌干达最重要的机场——恩德培国际机场(Entebbe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可能会被中资的贷款银行接管。

报导称,乌干达政府在2015年11月同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了一项协议,以2%的利率借款大约2亿美元,用于恩德培国际机场的改扩建工程。而乌干达议会发现,协议中包含着一旦违约可能会没收机场的苛刻条款,并且协议还要求,任何争端的仲裁或法庭诉讼都要根据中国法律在中国进行。

另外,中共与非洲国家的交易,也造成这些国家的腐败问题。比如在11月28日,彭博社报导说,刚果(金)的BGFI银行泄露的350万份文件,显示中国和刚果在签订了所谓的“世纪交易”之后,一家中国公司,如何将数百万美元转移给了刚果的前总统卡比拉的家人和盟友。

不过,和年长一代及政府领袖们的想法不同,年轻一代的非洲人并没有被中国模式所打动。根据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非洲年轻人,对美国及其发展模式具有压倒性的积极看法。

美国之音的报导说,在埃塞俄比亚,人们对中共宣扬的民主和自由表示困惑,当地不少人提到,一旦话题涉及人权、环境和污染的问题,中国方面的回应就是回避。

在赞比亚,大报纸《卢萨卡时报》多次刊登文章说,中国正在对赞比亚的经济,实行殖民统治,赞比亚政府正在把国家出卖给中国。

11月28日,每隔三年举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在塞内加尔开幕,以前是,出席论坛的非洲国家元首会比出席联合国大会的还要多,但是这次的级别要低得多,虽然这和疫情有关,但是,这也可能是意味着,中非合作正在面临转折。

可以看到,面对条件苛刻的合约、债务陷阱、精英集团的腐败,以及非洲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备受限制等等的质疑,再加上当下全球反共浪潮的不断推高,非洲民众对于中共的幻想正在破灭,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在非洲的战略还能走多远呢?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场冷遇
【财商天下】史上最严监管 冬奥会倒计时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财商天下】开放赌马 武汉来真的?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