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毁掉基本法(2)

人气 1068

【大纪元2021年12月02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香港一直被誉为东方明珠,在过去的百年,经历了从渔村成长为国际金融中心这样一个传奇。作为英属殖民地,虽然香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但有着自由和法治,也有着独特的文化和人文关怀。

然而在中共接手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特别是2020年6月,中共《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的自由几乎丧失殆尽,香港沦为中共集权统治下的又一个城市。

中共对香港是如何一步一步渗透和颠覆的?这一切对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警示?本期节目,我们特邀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程翔先生为我们解读。

主持人(方菲):程翔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上我们的节目。

程翔: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是不是最早就是从这个2003年的这个“23条”开始,一直到去年的这个《国安法》,能不能跟我们很快回顾一下,就是这种重大的标志性的中共对香港,就是在明显改变香港的这种特性的这种事件。

2003年中共为打压法轮功强推23条立法 导致50万人上街

程翔:好,大家都知道2003年50万人上街示威,这是一个分水岭。03年之前,香港表面上是相安无事,中共那个时候也还在恪守这个“一国两制”,不愿意多管香港。

03年50万人上街以后,中共的政策就来一个180度的变化,它就是要从这个回归头五年,这个恪守“一国两制”这个方针,到了变成了03年之后,要来管制而且管得非常严。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而03年那场50万人上街抗议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本来《基本法》规定,就是香港自行立法来保护国家安全,这是《基本法》23条的规定,所以就是说保证这个国家安全,本来是香港人同意接受的宪政责任。

但是因为它是规定自行立法,自行立法的意思就是说,该什么时候立法、怎么样立法,由香港说了算嘛。这是我们的理解,但是那个时候,中共为了镇压法轮功,它看到法轮功在香港还是大摇大摆,它觉得很不顺眼,所以它就要求香港政府立法23条来镇压法轮功。

当时那个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她还是一个亲共的人,她本人是有左派背景,共产党背景的,她都觉得不太方便,因为她说法轮功在香港是一个合法成立的团体,你不能够专门针对法轮功来立这个国家安全法,

所以她建议就是把香港原有的法律,用一个适应的办法,把它适应到这个23条里面来,如果这样做,就不会引起太大的震动,因为这些法本来就已经有了,在香港,它只不过通过一个 adaptation,就是把这些原有的法律,通过一个adaptation的程序,把它适应用到这个国安法来。

但是这个做法北京不同意,所以就硬行要立法,而立法则按照北京的意图来立,这样香港人就非常不满了,然后就激发了50万人的示威。

一再推迟双普选 违背承诺 激怒港人

当然还有其它背景,包括这个董建华上台以后搞这个,搞到地产这个破产这样子,所以很多原因导致……出发点是这个23条的立法。那么它(中共)一看这么多人这样来反对中央,那么它整个解读就错了,它就说这个香港人长期在殖民地生活下没有国家观念,而且就是要不然连立法保护国家安全都不肯。

它没有想到不是我们不肯,我们都接受了这是香港人的宪政责任,但是该由香港人自己来做嘛,不是由你来dictate(支配)嘛。

因为《基本法》的规定是香港自行立法嘛,但是那个时候它就觉得你没有23条,也就没有双普选了,那个时候我是听了北京一个来做调研的人,跟我这样讲,说你们不立23条,那么你们也不要想有这个双普选。

果不然呢,就是04年人大就开会释法,就解释这个《基本法》,本来是按照《基本法》的立法原意的是我们07年,2007年就能够实现这个行政长官跟这个立法会都实现普选,我们叫它叫双普选,

这是制定《基本法》的时候的原意,而且这个原意也一再由这个港澳办主任鲁平跟外交部发言人在报纸上公开承诺就是说,07年以后怎么样做是香港人自己去决定,这个是《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也受到中共官员的一再确认的。

可是到了04年人大就来了一个释法,就说07年没有双普选,那么这是第一次违背承诺了,然后就说那07年没有,12年又如何,到了快到12年的时候又来一个解释,就说12年也没有双普选,那时候第二次违背承诺了,那么这样大家就慢慢激怒了。

习称要“三权合作” 2014年白皮书毁掉《基本法》

就说你如果不断违背对香港人承诺的时候,那么你就会激发起大家的很大的不满,其实它除了违背承诺以外呢,更重要呢它就是从07年开始已经在酝酿要取缔香港这个政府,不是取缔这个香港政府,旁边设立一个另外一个权力机构,这个我们怎么知道的呢?

07年的时候,中联办有一个官员叫曹二宝,他就写了一篇文章说,就说怎么样来加强香港的管治,他提出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队伍。他们说按照《基本法》成立的另一个政府,就是第一支管治队伍,那么第二支管治队伍是谁呢?就由中共驻香港机关的人来组成,包括中联办,外交部特派员公署、驻港解放军司令部,再加上一些重要国企的负责人,要组成第二支管治队伍,来协助第一支管治队伍。

那么这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啦,它就是要分享,不要说抢夺,就是要分享香港的管治权,(主持人:削弱)这个跟《基本法》的规定是完全不符合。

《基本法》规定,《基本法》22条规定,所有国内单位在香港不能够插手香港的管治事情。这个讲得非常明确的法律条文,它现在都准备突破,它就说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队伍。这个也很自然激起香港人的愤怒了。

到了08年的时候,习近平那个时候还没有当国家主席。习近平去香港,在香港发出了一个妙论,他说:香港应该实行三权合作。

我们知道香港整个政治架构的设置,是一种三权分立的制度。当然我们知道三权分立这四个字在《基本法》并没有出现,为什么呢?因为当时邓小平说三权分立不好,所以没有人敢提三权分立这个概念。

但是整个《基本法》的设计,都其实是有行政主导的一定程度上的三权互相制约、制衡的这么一个架构。所以你说它没有三权分立其实是有的,只不过是突出了这个行政主导的。

而香港这种三权分立的制度,也一再在香港的宪政文件里面是出现过,很多政府像外国也是解释说香港是实行三权分立。所以实际上是有的,但是习近平到了香港以后,就提出香港应该搞三权合作。

当时我们就已经预见到了,中共已经开始要改造香港了。到了2014年弄出了一个白皮书,这个白皮书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毁掉了《基本法》。为什么这样讲呢?

因为《基本法》说,香港除了国防、外交以外享受高度自治,但是到了白皮书它是怎么讲呢?它说: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那么这个就完全是违背《基本法》的精神了。

然后《基本法》说香港是要强调香港是普通法制度不变,但是这个白皮书就说:《基本法》跟中国宪法共同构成香港的法律基础。这个又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为什么呢?

因为在起草《基本法》的时候,是非常明确地排除中国宪法在香港的使用。《基本法》为什么会有一个附件三?附件三就是把所有全国宪法适用于香港的法律就全部放在附件三。

那么这个在当时已经引起一些国内的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一些意见。他说:你香港既然回归中国,为什么中国宪法不能在香港使用?结果有基本法起草委员会里面的内地的法律专家就讲得很清楚,附件三的设计就是一个宪法排除方案。

好了,结果到了白皮书出来了以后,它说:宪法跟《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的法律基础。那就是等于完全100%扭曲了这个《基本法》立法原意。到了说中国宪法也适用于香港以后,有什么含义呢?

那就是说你在香港如果再提出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那你就是违宪了。过去没有提这点的时候,香港的宪法基础仅仅限于《基本法》的时候,是没有这个忧虑的。对不对?

主持人:对,所以相当于2014年的时候,就基本上就是推翻了这个《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

中共违背《联合声明》 推出“假普选”方案 导致雨伞运动爆发

程翔:对,那个时候香港人当然是很气愤的,有人就提出要求英国作为《联合声明》签署国,应该出来讲话。那么英国也出来讲,它说这个违背了《基本法》,违背了当初《中英联合声明》。

那个时候中共外交部长讲:《中英联合声明》已经成为一个历史文件,已经不再有效了。你看,单方面地宣布这个《中英联合声明》是失效的。

你说这样横蛮的做法,还不会激起老百姓的愤怒吗?你当初签了《联合声明》以后,为了取得香港老百姓的信任,信誓旦旦地把它拿到联合国去登记。

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呢?就是要昭示全世界:我签了一个国际协议,我也准备恪守这个国际协议来保证香港的“一国两制”这个做法。后来你说变就变,20年不到你就通过白皮书把《基本法》的精神全部泯灭掉。

然后到人家提出抗议的时候,你就告诉人家这个《联合声明》已经失效了。那你这样的做法太霸道了吧,所以在白皮书出来了以后……

主持人:爆发了雨伞运动。

程翔:爆发雨伞运动。直接点燃雨伞运动,还有当年也是2014年人大为香港缔造了一套选举制度。这选举制度说明白就是:你可以有普选,但是让我先选出来一批人,然后再交给你们去一人一票选举。

我那个时候就写了几篇文章,我说:什么叫普选?在制定《基本法》的时候,曾经为普选这个词做了三次讨论。那是内地的委员跟香港的草委会的委员,大家就普选这个词的含义,有过三次非常慎重的讨论。

什么叫普选?大家当时候的认知,就是每个人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这是一个对普选的最基本的一个了解,当时我们一看,2014年人大为香港设计的那个普选方案是什么呢?

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投票权,但是不是每一个人有被选举权。被选举权就是要当候选人是要先经过一个由中共筛选出来的一批人,然后把这批人经过中共筛选出来的人,才交给你下面的人用一人一票的选举。

所以它仅仅公共界定普选,仅仅说你每个人都有权去投票这一条,当时它就忽略了或者是故意抹去了每个人都有被选举的资格。

所以这个完全是……我们叫它“假普选”,因为它不是真正普选嘛。所以因为这个假普选的方案,就激怒了广大的群众,所以爆发了当年这个雨伞运动、占中运动。

到了雨伞运动时,北京越来越感觉到香港要造反了。它从来不去思考为什么香港会造它的反,它老是把香港人造反归咎为外因,又是美国的干涉又是英国留下一些地雷等等。

它从来不去思考自己政策,为什么会引起这样的民愤。它越不往这方面去想,它越要制定一套更严格的政策来控制香港人,所以这个政策就越来越左。

香港的教训告诉世界 不要被中共蒙骗

主持人:对,所以程翔先生我觉得您刚才说的让我有几个想法。第一就是说中共说50年不变,实际上5年它就忍不住了,对吧。1997年回归2003年它就要强制要通过这23条立法了,所以这个相当于5年之后,它就要开始改变香港的现状。

然后您刚才说到2014年很多细节,我觉得外人很多都不了解,但是实际上就是2014年的时候,它就已经是违背了《基本法》,违背了《中英联合声明》。那相当于20年不到就变了。

实际上对于中共来讲,我觉得香港的这个教训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中共的这个承诺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哪怕它签了这种在联合国立案的这种《联合声明》,你都不能相信。

所以实际上我觉得给大家教训,就是说你不用去跟中共签任何的这种协议和条款了。今天美国跟中共还要签贸易协议啊,然后还有其它地方啊,你当然可以逼着它执行,但是你可能心里就不要相信它能遵守承诺。

程翔:是啊。所以香港的教训对整个西方世界来说,都是很值得他们好好去吸收去研究,怎么样不会受中共的这些、听起来还蛮好听的话来蒙蔽。

主持人:是,我觉得您因为深度参与对香港非常了解,对整个过程也非常了解。其实了解得很多详细的情况,都是对我们是一个相当的警示,对世界、对其它国家。

今天只能可能先谈到这里。但是我想等下一集的时候程翔先生请您继续,因为我们今天谈到2014年。那么2014年以后,中共的很多动作就是加快了而且幅度很大。

对于香港的这个改变,可以说是强硬的这样的一个急剧的改变。所以2014年以后中共对香港的很多渗透和颠覆,我们下集请您来为我们做详细的解读。

程翔:好,谢谢。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程翔先生,我们下集再见。

程翔:好,再见。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那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未完待续)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李南央:中共党法挑战美国国法(下)
【方菲访谈】程晓农:大陆人有房将要交税
【方菲访谈】专访余茂春:自由终将战胜暴政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针对美国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