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经济为筹码 报告揭中共在拉美多方面渗透

人气 1306

【大纪元2021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报导)2021年美国国会下属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年度报告聚焦美中贸易、政治、安全关系等议题,报告中还提到中共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表明,中共不仅仅想(用共产主义)统治中国人民,而且还想统治世界人民。

报告还揭示了中共利用经济杠杆,在拉丁美洲大肆扩张的种种行径。

中共的全球扩张计划,被冠以“中国梦”和“人类文明共同体”,实则是攫取海外廉价资源、控制全球产业链、对经济落后地区实施新殖民。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共输出的不仅是资本、商品,更是腐败、专制和反文明,污染当地的环境,阻碍当地工业化,扶植独裁政权,破坏该地区国家民主化和自由市场进程。

中共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扩张,恰好也复制了这一特点。

报告指出,回到20年前,中共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活动,主要是获得当地矿产资源和农产品。但在过去的10年中,中共在该地区的活动变得更加多样化,虽然经济利益仍然是其主要驱动力,但中共越来越重视追求政治目标,并在一定程度上追求安全目标,包括为其外交举措争取国际支持,向各国施压以切断与台湾的关系,以及深化军事关系等等。

中共采用了“全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方法,也就是说,北京与该地区的经济渠道,也成了其外交、安全利益的渠道。经济利益成为筹码,鼓励当地政府做出有利于中共的国内外政策。

中共与该地区独裁政权密切合作,如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使一些国家出现民主倒退,如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并输出“数字极权”监控民众。中共还向这些受到国际金融制裁的政府输血,维持其经济生命线。

中共还渴望深化其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军事参与,尽管目前活动范围有限。北京曾利用其在阿根廷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建立了一个由中共军队运营的太空跟踪站。

中共的做法因地区而异。中共与拉美的合作,主要是为了满足其对资源的需求。而对加勒比海国家,中共重点培养代理人支持其外交议程,如为其侵犯人权的批评进行辩护。为了实现目标,中共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各级政府、各政治派别以及非政府组织中,培养了亲共的各种关系。

一、中共过去10年来在拉美的扩张

过去10年来,中共企图成为全球制造业的领头羊,如何从世界各地攫取矿产,显得日益重要。拉美有世界上最大的铜、铁矿石,银、锂和铌矿藏,可用于制造充电电池和半导体等电子元件。

再加上习近平提出的“大国影响力”,同时北京认为,美国减少了对该地区的兴趣,中共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活动愈发肆无忌惮。

以数据来说明,中国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商品贸易额,2002年只有189亿美元;到了2020年,增长了1466%,达到3000亿美元左右。

虽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在2020年仅占中国全球商品贸易额的6.4%,但自2011年以来,中国已被成为该地区第二或第三大贸易伙伴,是中国一些商品的主要供应商。例如,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巴西的大豆和智利的铜,分别占中国全球进口总量的61%和32%。在同一时期,中国从该地区进口的商品中,有67%属于三个主要类别:农产品(大豆和油籽)、能源(原油)和金属(铜矿石和精矿、铁矿石和精矿以及精炼铜)。

虽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在2020年仅占中国全球商品贸易额的6.4%,但自2011年以来,中国已被成为该地区第二或第三大贸易伙伴,是中国一些商品的主要供应商。例如,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巴西的大豆和智利的铜,分别占中国全球进口总量的61%和32%。图:巴西西部大豆地里在喷洒除草剂。(Yasuyosi Chiba/AFP/Getty Images)

与巴西、智利和秘鲁等拉美商品供应国的强大经济关系,也为中共提供了要挟机会,一旦与欧美国家出现紧张局势,中共可以转向拉美国家采购。例如,2018年中国从美国购买的大豆减少了91亿美元,转向采购巴西大豆,以报复美国对中共商品征收的关税。同样,2020年在澳大利亚要求对COVID-19的起源地进行国际调查后,中共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关税,转向采购智利葡萄酒。

就投资而言,尽管美国和欧洲国家,仍然是该地区最大的投资来源,占2019年外国直接投资流量的82%,但中国的直接投资正在上升,大部分投资都是并购,在过去10年内,中共在该地区跨境并购份额从12.5%增加到17.7%。

中共在拉美的投资,已经扩大了整个供应链,比如针对拉美的锂产业,中国企业已经扩大了对包括开采、提炼,并最终产品锂离子电池等整个供应链的投资。中国的全球投资,使其影响或控制了全球59%的锂生产,也强化了影响全球锂供应和定价的能力。

为了降低货物输的成本,中共还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港口的投资,中国实体参与了该地区大约40个正在进行的港口业务或港口项目。

中共也大量参与了该地区的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华为已经成为是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和墨西哥建设5G基础设施的主要竞争者。其战略是促成客户的长期依赖、获得用户数据,中共技术在该地区带来了安全风险。

中共还热衷于收购拉美的电力资产。在智利,中共国家电网公司在2021年收购了智利电力总公司96%的股份。

随着中共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利益的增长,中共升级了与该地区的国家的关系,贴上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标签。2012年至2016年期间,中共将其与巴西、秘鲁、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智利的关系,升级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全面”一词表示跨越经济、技术、文化和政治领域,而“战略”表示长期稳定的合作,不受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差异的阻碍。

玻利维亚有重要的锂矿资源,是中共青睐的安全伙伴之一。苏里南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是中共关注对象。中共还提升了与牙买加的关系,表明了中共的关注点已经超越单纯的商品交易范围之外。中共与古巴都是共产主义国家,中共经常称古巴为“好兄弟、好同志、好朋友”。

二、中共的经济参与破坏了当地经济可持续性发展

中共的经济参与,使得该地区的一些政府,在劳工和环境保护方面降低标准,或者以牺牲高附加值活动为代价投资于采掘业。最终促进了中共自身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同时阻碍了各国维护开放和公平市场的能力,破坏了东道国长期的经济可持续性发展。

1. 订立交叉违约条款影响东道国的国内外政策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许多国家,因腐败、经济基础差或项目标准不高等原因,无法从国际金融机构获得融资,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填补了这个空白。但中国融资缺乏金融机构那样的附加治理条款和可行性标准,中国融资所订立的条款,主要保护中共现有的商业利益,以及为中共制造杠杆,影响了各国对中共的长期政策。

中国的两家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是主要的贷款人。中共对该地区的许多贷款都与中国公司和设备挂钩。中国银行贷款的主要接受者,都是主要的石油或商品出口国,包括委内瑞拉(622亿美元,占 45%)、巴西(297亿美元,占 22%)和厄瓜多尔(184亿美元,占13%)。

全球发展中心(The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对100份中国贷款合同的研究表明,这些贷款通过抵押品安排,将中国利益放在首位,比如由中国控制收入账户,债务人销售商品的收入,被存入中国控制的账户,作为贷款的抵押品。

比如在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中共通过资源支持型贷款,获得折价石油的实物偿付。全球石油价格的下跌,迫使这两个国家将更多的石油产量,用于偿还中国贷款。

中国贷款也让中共政府通过“交叉违约条款”(cross-defaultclause),影响借款人的国内和国外政策。比如在阿根廷,中共利用贷款交叉违约条款,成功向阿根廷政府施压,要求其不要取消中共资助的基什内尔-塞佩尼克水坝项目(Kirchner-Cepernic Dams Project)。

全球发展中心的研究人员在对中国贷款合同的研究中指出,“利用交叉违约将原本不相关的项目联系起来,使借款人更加难以放弃任何一个项目,并使中共的贷款人作为一个群体,拥有更多的讨价还价能力,更多的政策影响力。”

2. 加剧了东道国的制度缺陷

由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政府和机构缺乏监管能力,在某些情况下,东道国政府故意降低标准以吸引中国投资。

比如厄瓜多尔的Coca Codo Sinclair大坝项目。地质学家警告说,该大坝位于一座活火山的底部,容易发生地震,并可能对周围的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的环境破坏,但当地政府官员为了加快项目进度,忽略了环境、社会和劳工法规。

截至2021年,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不得不对大坝进行七千多次维修,而Coca河的侵蚀继续破坏着大坝的结构。由于规划和建设的失误,大坝一直无法满负荷运行,也导致厄瓜多尔对中共的债务不断增加。

中共在非洲大撒币后,又在南美的委内瑞拉撒钱,具体数目目前尚不为外界所知。(Geraldo Caso/AFP/Getty Images)

3. 阻碍了当地工业化

中共的经济参与,也使当地产业出现“返祖化”(re-primarization),处于发展中的制造业或服务业被边缘化,第一产业(如自然资源开采)重新作为其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

大西洋理事会的研究人员估计,在2002年至2015年期间,该地区的工业出口占其全球总出口的份额持续下降。与此同时,自2001年以来,原材料在该地区的出口中的份额一直在上升,从当时的近23%,上升到2018年近30%。中国的融资和投资集中在采掘业,这进一步鼓励政府将重点转移到这些行业,而忽略了工业化。

三、中共利用影响力谋求政治利益

中共利用在该地区经济的高度参与,鼓励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做出有利于中共的国内外政策,同时破坏该地区国家的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

1. 以经济利益换取对中共外交的支持

为了换取经济利益,拉美各国政府越来越愿意接受中共的要求,包括不批评中共的人权记录,支持中共在多边论坛上的倡议,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以及放弃与台湾联系等等。

2016年,中共政府拒绝承认中菲关于中共南海的非法主张的仲裁结果,多米尼加、格林纳达和委内瑞拉,公开支持中共的立场。

2019年,玻利维亚、古巴和委内瑞拉签署了一封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联名信,为中共在新疆的人权侵犯行为辩护。一年后,古巴、多米尼加、格林纳达、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在联合国支持了一份类似的联合声明。

2020年,一份支持中共在香港单方面实施《国家安全法》的联合国声明,不仅得到了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的专制政权的支持,也得到了安提瓜和巴布达、多米尼加和苏里南的支持。

2017年,中共还将其“一带一路”倡议扩展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截至2021年,在承认中共的24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中,有19个国家已经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希望能引入中国投资。

中共企图孤立台湾,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台湾剩下的15个外交伙伴中,有9个都在该地区。

2008年至2016年期间,在马英九担任台湾总统的8年间,北京和台北达成默契,不再利用金钱刺激,来争夺彼此的外交伙伴。但在2016年1月民进党的蔡英文当选后,中共中止了默契,两个月后,北京于2016年3月与冈比亚建立外交关系。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研究教授埃文‧埃利斯(R. Evan Ellis)在委员会的证词中认为,虽然中共许诺利益,但这些国家也看到与中共的长期利益有限。比如北京曾试图以COVID-19疫苗为筹码,向巴拉圭和洪都拉斯施压,要求它们终止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但至今没有成功。危地马拉承认台湾,由于中国疫苗效力低,已率先宣布不会从中国采购疫苗。

2. 利用“全政府”的方法培育该地区的中共政权支持者

所谓“全政府”方法,通俗地讲,就是利用政治、经济、外交等全方位的一切手段,使目标得以实现。这就意味着,北京与该地区的经济渠道,也是其外交、安全利益的渠道,使中共能够从“交叉谈判”中获益。

2021年,巴西出于安全考虑,曾计划禁止中共电信巨头华为参与5G建设,但在巴西要求向中国购买COVID-19疫苗两周后,巴西撤销了这一禁令。在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Bolsonaro)表示巴西不会购买中国疫苗后,北京又绕开中央政府,与中国疫苗生产商Sinovac直接谈判合作,在圣保罗当地生产并提供中国疫苗。

中共还有意培养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政府官员,支持中共的经济模式和政策目标。例如,2002年至2017年间,中共国际联络部代表,与26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74个不同政党,举行了近300次会议。

中共根据东道国的情况和当地的政治权力结构,调整自己的方法,在中央政府权力强大的国家,重点是官方外交渠道,在权力较小的国家,优先考虑市政府和私营公司及协会。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2018年归入统战部的侨务办公室,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海外华人社区合作,努力塑造对中共的积极看法,以促进投资和商业交易。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约有45所孔子学院,在中共投射软实力的努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瑞恩‧伯格(Ryan Berg)在向委员会作证时解释说,孔子学院在和美国没有正式外交机构的加勒比国家的影响特别大。

中共政府还资助学生、商人、农民、学者和其他专业人士来中国上课、培训和参加会议,目的是影响该地区的下一代领导人。

例如,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有四千多名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专业人员,参加了在中共的培训。

来自哥伦比亚的官员,在2017年和2018年参加了农业生产技术研讨会,阿根廷官员在2018年参加了公共管理研讨会,而巴西公务员在2019年参加了关于外国投资和可持续发展的项目。

国际联络部是中共与外国政党进行党务接触的部门,其重点是建立长期关系和意识形态方面,伯格博士在给委员会的证词中表示,国际联络部在支持经济交易方面也发挥了非正式的作用。例如,在一家中国公司赢得大约40亿美元的波哥大地铁项目之前,国际联络部直接与哥伦比亚的主流政党和执政党会面。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8年8月发布报告指,中共透过孔子学院等学术机构和团体在海外推行统战,以支持北京的政策立场。(黄云天/大纪元)

3. 中共追求媒体影响力

中共还企图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通过媒体影响来培育对中共积极的看法,促进对中共的有利报道,扼杀所谓的“反华言论”,但迄今为止,效果不明显。

与亚洲、非洲或欧洲相比,中共官媒在该地区的影响不大,美国和欧洲媒体主导了这个区域的市场。不过,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共国际广播电台,还是在该地区制作了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内容,中共央视(CCTV)还提供24小时免费的西班牙语服务。

自2020年以来,大流行病使中共狼狈不堪,中共的媒体宣传一直试图扭转这一局面,中共的当地的外交官不仅用英语和西班牙语,转发了中共官媒对中共处理疫情的正面报道,扩大了对中共持正面看法的当地人的声音,散布虚假信息以攻击质疑者。2020年8月,中共还与15家拉美媒体组织的代表,进行COVID-19主题的对话。

2018年,中共召开了“中共-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媒体论坛”,来自一百多家拉美新闻机构参加了该论坛。同年,中共外交部成立了“中共-加勒比地区新闻中心”,为加勒比地区记者到中共旅游交流提供便利。

4. 支持独裁政权输出“数字极权”

中共还是该地区独裁政权的好朋友,中共给予贷款为其续命,并输出“数字极权”监视当地民众。随着中共参与程度的加深,该地区的自由和开放市场原则以及民主价值观面临风险,且专制趋势和不良治理正在加剧。

在委内瑞拉,马杜罗独裁政权与中兴通讯和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进行广泛合作,开发监控系统和名为“祖国卡”(Fatherland Card)的社会信用系统。该系统允许马杜罗政权访问委内瑞拉公民的数据库,并用来跟踪投票模式、配给食品和物资、监控社交媒体账户,甚至在全国范围内优先分配COVID-19疫苗。这个系统借鉴了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标志着中共向该地区输出了“数字极权”。

拉美前左翼政府,如玻利维亚的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政府(2006—2019年)和厄瓜多尔的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政府(2007—2017年),也与中国公司签订合同,开发和实施监视系统,帮助他们巩固其统治。

中共的贷款为马杜罗政权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经济生命线,也使得莫拉莱斯和科雷亚政府得以巩固控制权,同时削弱了他们国家的民主体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IFI)不同,中国贷款人并不要求受援国实施结构性经济或治理改革,如紧缩措施等等。

2005年至2020年间,中共向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和马杜罗政权,提供了价值至少622亿美元的贷款,向厄瓜多尔的科雷亚政府提供了174亿美元,向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政府提供了34亿美元,向阿根廷的基什内尔(Kirchner)政府(2003—2015)提供了153亿美元。

在许多情况下,中共为那些国际投资者失去信心的国家,充当了最后的贷款人。例如,在2008年拖欠32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后,科雷亚政府被阻挡住国际金融市场之外。作为替代方案,科雷亚政府转向中共政策性银行融资,仅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就收到了超过7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对中共的债务越来越多,就意味着谈判的筹码越多。

四、中共的军事和安全参与

中共在该地区的军事影响力相对有限,但在过去10年中,其军事影响力正在逐渐扩大。中共最稳定的安全伙伴,是委内瑞拉、古巴、厄瓜多尔的前科雷亚政府、玻利维亚的前莫拉莱斯政府,以及阿根廷的基什内尔政府。

中共还通过小规模会晤和军事外交,稳步加强了与哥伦比亚的接触,哥伦比亚是美国在该地区最密切的防务伙伴之一。

1. 中共利用经济杠杆实现其潜在军事存在

2015年,在基什内尔执政期间,阿根廷无力偿还中国的贷款,阿根廷议会批准中共军队建造该基地,并同意将其免税租给中国50年。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克雷格‧法勒(Craig S. Faller)上将在2021年6月解释说,阿根廷在财政上的脆弱性,意味着它在基地问题上与中共谈判的空间很小。虽然中共声称该设施是用于和平的太空探索,但它所拥有的技术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

一些分析家也警告说,中共大量投资的杠杆作用,可能会使中共获得对港口的优惠准入或控制权,从而使其军队得益。

根据伯格博士在委员会的证词,中共在该地区参与了“几十项建设或扩大深水港的协议”,这些港口有可能被转用于军事用途。

中共有可能利用其在关键咽喉要道如麦哲伦海峡,及其周边港口的影响力,发展排他性或优惠准入,扰乱美国商业和军事船只的行动。

中国交通建设银行为古巴圣地亚哥港的码头扩建提供资金,中共因此获得了古巴圣地亚哥港的优先使用权。

2. 中共军队与东道国建立军事关系

军事演习、领导层访问、培训和专业军事教育交流,进一步加强了中共军队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伙伴军队的关系。2002年至2019年间,中共军队高级领导人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同行进行了215次访问,优先考虑的是与中共有“全面战略伙伴”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国家。

中共于2012年举办了首届“中共-拉美高层防务论坛”,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古巴、厄瓜多尔、秘鲁和乌拉圭的代表参加了论坛。在2018年的第四次会议上,中共国防部称该论坛体现了“中共发展中共-拉美国防和军事关系的真诚愿望”。

中共军队在2012年参加了与哥伦比亚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演习,2016年参加了巴西的丛林巡逻竞赛,但中共军队还没有在该地区进行过大规模的部队演习。2002年至2019年期间,中共军队海军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进行了28次停靠。

专业军事教育和培训,是中共在该地区安全活动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共军队人员参加了巴西维和学院的培训,在哥伦比亚参加了特别行动课程,并参加了智利海军举办的指挥和总参谋部课程。中共军队还参加了巴西丛林战学校的培训,以提高其在中国南部丛林环境中的作战能力。中共还资助与其有外交关系的所有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的国防官员,到中共参加培训。

3. 军售和太空合作强化独裁政权

中共在该地区最大的武器购买者,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和马杜罗政权,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政府,以及阿根廷的基什内尔政府。

在查韦斯和马杜罗政权时期,中共向委内瑞拉提供了价值超过5亿美元的军事装备,包括轻型坦克、自行火炮和步兵战车、运-8运输机、配备空对空导弹的K-8战机,以及反坦克导弹和反舰导弹。马杜罗政权利用中共的装甲车,镇压民主抗议活动,阻挠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胡安-瓜伊多和委内瑞拉国民议会其他当选议员的活动。

在莫拉莱斯2006年至2019年担任玻利维亚总统期间,中共向玻利维亚军方出售了6架价值5800万美元的K-8战斗机和6架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直升机,还向该国捐赠了41辆装甲车。阿根廷副总统基什内尔,正在考虑从中共购买JF-17战斗机,这将是中共出售给该地区的最先进的飞机。

中共还资助拉美国家发射卫星,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于2010年同意,以3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一颗卫星,其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

在阿根廷,在基什内尔于2019年当选副总统后不久,中共和阿根廷恢复了在前政府时期停滞不前的一系列空间合作协议。2020年,中共为阿根廷发射了10颗卫星,双方同意在空间飞行器和其它地面基础设施方面进行合作。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老大哥无处不在 中共如何控制民营企业
中共不容央行独立性 人行特殊地位正在消失
报告:中共打压新闻自由 关押127名记者
上台后查五百万人 习敲打中共高官讲话曝光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俄空军的梦魇:NASAMS防空系统
【微视频】存钱是非法集资?刘强东离职的必然
【拍案惊奇】习到港坐防弹车 停留酒店有两备案
【财商天下】财政山穷水尽 中国经济大盘已动摇
【秦鹏直播】香港回归25周年 习访港如临大敌
【横河观点】美最高法院再裁决 重击气候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