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2022我们还得和口罩共存

图为资深时事评论员何良懋。(灵犀/大纪元)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没有派对,不能跳舞,保持2米社交距离,还要携带疫苗护照……这就是我们所期待的欢乐圣诞、美好新年?在2022进入倒计时,资深媒体人何良懋想来谈谈这无休止的疫情。

病毒不断变种 措施不断收紧

2021即将结束之际,新型变种病毒Omicron又冒了出来。12月21日,卑诗省卫生厅宣布12月22日至2022年1月18日,禁止任何规模的室内有组织聚会,包括除夕派对、婚礼招待会或其他庆祝活动等聚会,令节日气氛一下子凉了不少。

本来人们在年底的这个时候,都会举行除夕聚会、新年派对迎新岁,但是现在派对要取消。何良懋认为,新规显示省政府担心Omicron的扩散。

他认为,这些措施令加国民众相当困扰。疫情很快就要进入第三年了,对于世界各国的人民来说,新冠疫情好像是没完没了,变种病毒变种无止境,无法估计病毒何时才能变种弱化、变种完毕, 然后变成了风土病,就像流行性感冒那样。

去年初大家还在期盼,到2021年年底,大概可以摘下口罩、恢复常态,但现在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所以2021年年底,我们都不敢说2022年什么时候就能摘下口罩,也不知道还得与口罩共存多长时间。

省府指引不清晰 打第三针引忧虑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各国迅速研发疫苗,并在全世界范围推广疫苗接种

何良懋指出,现在最大问题是射了疫苗的人并不肯定能够躲过变种病毒的侵害。现在卑诗省已经开始为省民安排接种第三针,但是省府对这第三针,没有很清晰的解说和指引。

现在不少人都在想,如果新病毒不断出现,打第三针有没有用,可以起多大作用?既然开打第三针就应该有明确的说法,或者要说明起作用到什么程度。这种资讯是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民众的。为什么省政府在这方面这么犹豫不决?如果资讯不清晰就开打第3针,会不会对民众不负责任呢?所以,就令一些民众增加了打不打第三针的焦虑。

病毒时代令人无所适从

何良懋分析,无休止的病毒时代, 给世界带来了很多问题。特别是加了第三针,反对疫苗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强了。

据所看到的资料,现在全球精神病有上升的趋势。民众长时间无法群聚,参加各种活动,情绪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现在大家担心未来一个月加拿大所有学校会不会又恢复到远程教学。这对大中小学都是一个很严重的冲击。措施对小朋友的人格发展、群体生活的体验, 以至对教育体系的师生关系的信心会造成多大的影响?现在是难以想像的。因为教学很多都不是靠网上纯知识的传授,不是纯数据的传输,是需要面对面实体的接触才能感受到的师生之间的化学作用。

1. 丧亲之痛难以平复

截至今年10月1日,全球染疫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万。有很多丧失亲人的家庭成员,都没有办法送别亲人最后一面。更不要说那些孤独的长者或独居人士的那种心理压力。这种病毒下疫情的新常态令很多地方的民众吃不消, 也会导致人产生焦虑、抑郁,甚至自毁的情绪。所以可以预计,民众精神状态不平衡,或者是出现精神、情绪问题的趋势就会上升。

2. 行业难以维持

何良懋指出,因为病毒肆虐超过两年,令全球经济走向衰退。有些国家封关封城,然后开关开城,然后又封关封城。开开关关都试过几次了。疫情造成了企业倒闭和从业者失业。

去年其实已经出现了这个问题。旅游业有很大部分已经垮掉, 邮轮业几乎玩完。现在新的措施更令到餐饮业损失重大。因为节假日本来是旺季,是利好餐饮业的,不准开派对就令到他们叫苦连天。实际上全世界现在大约有47%的人已经接种了疫苗,虽然说感染人数仍然是很高,但是总体的至死率都是大幅下降的。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看到可以恢复正常的、可期望的日子,这个才是大问题。

酒店、娱乐业、体育行业,靠观众、靠售票的行业,以及一些周边生意,全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客人回来。这些场所现在有人数限制,到时候会不会再关闭,封馆封城?

3. 停止面授 学生沮丧

何良懋注意到,疫情使很多学生长时间停课。师生缺乏面对面的交流,学生借助于网络学习,缺少了他们年龄段应有的互动,无法得到各种校园生活的体验,会令学生感到沮丧。

何良懋表示,最初说1、2年,现在看2、3年可能都不行。对于这一代,这3、5年,由成长期到出来社会,特别是从中学到上大学的那些学生来说,是一个新的冲击。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试过、也没有想像过的。

即使对老师来说也是很大的冲击。因为师生习惯于面对面授课,老师已经疲于奔命于面授和网课,他们又怎么去解决学生的情绪问题?当他们可能自己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有情绪问题的时候,那就麻烦了。

在看不到头的隧道中前行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医生近日表示,目前可以确认,Omicron变种病毒正快速取代Delta变种病毒,但目前我们对于这种病毒还有很多未知之处。

何良懋认为,现在是一个很不确定的世代。

病毒蔓延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看到明显的结束之期,但是变种病毒就不断出现。除了较早之前的Delta,现在出现了Omicron,可能还有新的变种正在到来。也就是说,踏入2022年,可能会是出现多少变种病毒的问题了。

1. 无法制定具体计划

何良懋表示,不要说长远的,就算未来3、5个月的外游探亲计划,甚至未来1年,远行或者远游都难以事先计划。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新的变种病毒,不知道什么时候防疫措施又会收紧。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新疫情,可能某些国家或某些城市连航班都停了,以至现在不可能预订长期机票。

2. 时间越长 问题越多

何良懋认同,随着时间的延长,情况是会恶化的。因为长此下去,看不到隧道的尽头。

现在疫情反复的很厉害, 新病毒株不断出现, 那个破坏力绝对不会小于2020年原来那个新冠病毒的冲击。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去面对重大的疫情灾难;但现在好像游击战那样,新病毒会突然爆发。现在刚刚开始放松社交限制,突然间又要再收紧,令人去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感到无所适从,没有足够的心理预期何时才会恢复社会常态。正常人都会受不了的。

对于有隐疾或患长期病的人来说,只会雪上加霜。

所以可以预计未来3、5年,全球的医疗费用是会因此而大幅上升的。因为还要照顾这些因疫情导致的社会性疾病,或者是有精神问题的人士,医疗开支一定会增大的。

所以医疗人手够不够是一个问题, 医疗设施够不够是一个问题,能否及时训练出能适当去应对这类精神、情绪问题的专家,或者医疗人员,对症下药也是个大问题。在这方面,不同国家、地区的落差是非常大的。资源的消耗、对社会生产力的影响, 暂时还很难估计, 因为不知道幅度有多大。

3. 难以找到好办法

何良懋表示,目前很难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对于家庭来说,在现在的情况下,第一,争取和自己的家人在病毒的资讯或行动方面可以取得多一些的一致,要协调。第二,无论是家庭成员或者亲友方面,都要保持适当的人际接触。不能只是靠上网、电话、视讯,都需要争取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多关心对方,争取有一个面对面的接触。在力所能及和安全情况下,争取到长者的家里帮忙或者慰问。

对于职场打拼的人士,应该重视公共卫生,遵守各种卫生规定,不能疏于防范。已经注射疫苗者更多的地关心有关疫苗的资讯,跟上政府提出的有关疫苗的新行动。可以做的是,要主动地寻求资讯,尽量跟随官方或可行的资讯,网上的资讯只作为参考避免使自己堕入焦虑症,或者是陷入病毒谜思。其次是主动关心身边的人。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