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信仰的旅程:谈科尔《生命之旅》系列画作

触动内在:传统艺术提供的心灵价值
文/Eric Bess 翻译/吴约翰
《生命之旅:童年》,1842 年,托马斯·科尔着。布面油画; 52.8英寸×76.8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是多彩多姿。一出生就是在一个文化、传统和语言等已经铺垫好了的世界里,通过感官体验,我们学习到如何生存,如何茁壮成长。然而,我们许多人可能也感到有一些超越纯粹感官体验的东西,那是一些即便没有证据,我们还是会相信的东西;一些透过信仰我们才会相信的东西。

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的四幅画作《生命之旅》(The Voyage of Life)令我反思: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如何看待信仰这件事?

托马斯‧科尔的《生命之旅

托马斯‧科尔是一位美国画家,公认的“哈德逊河派”之父,该画派追求将风景画浪漫主义化。哈德逊河画派相信,大自然是创世主的杰作,需要透过大自然来了解神。

在《生命之旅》画作中,科尔描绘了人生的四个阶段:童年、青年、成年和老年,并分别检视每个阶段在人生旅程中最重要的课题,以便能够提供人们深入了解信仰的重要性。

童年时期

《生命之旅:童年》,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公有领域)

在《生命之旅:童年》的画作中,科尔描绘了一个场景:春天的来临。太阳从画面的右侧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随着太阳的升起,一艘小船载着一名男婴,在天使的导引下来到了这个世界。小船航行在生命之河上,而这条河流也将成为男婴余生的暗流。美丽的花朵和郁郁葱葱的枝叶妆点着世界的入口,仿佛在欢迎着婴儿和天使一般。

“生命之旅:童年”的画作细节,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 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公有领域)

这艘小船的外观,是以天使的形象打造,船头有一位天使拿着一个时间沙漏指向天空,暗示着男婴的时间是有限的。

青年时期

科尔系列中的第二幅画作,描绘了青年时期的特质。场景几乎是一座天堂,干净、平静的水流,引领着年青人往远处一幢虚幻的城堡前进。连周遭树木的排列方式,都像是在鼓励着年青人的旅程,我们的视线也从年青人移往远处的空中城堡。

《生命之旅:青年》,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公有领域)

年青人驾着小船继续航行在生命之河上。只是这一次,曾陪伴他来到世间的天使,不再与他一起乘船,而是站在岸边看着他。年轻人背对着天使,独自掌舵,朝向远处的城堡驶去。

《生命之旅:青年》的画作细节,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公有领域)

成年时期

年轻时独自出走,闯荡天下,如今已届成年,却发现自己陷入动荡混乱之中。河流不再平静,场景不再绿意盎然,取而代之的是锯齿状尖锐的岩石从波涛汹涌的水流中窜出,逼近到男人身上,让他不能好好地掌控小船。远处的夕阳渐渐地要落下了。

《生命之旅:成年》,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 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公有领域)

此时,天使已不再伴随着男人同在世上,而是出现在画面左上角,在一片乌云中散发着光芒。男人仍然背对着天使,他紧握着双手祈祷,但不是对着身后的天使,而是对着他前方乌云密布、诸多状似阴暗的脸孔。

《生命之旅:成年》的画作细节。中年期间,男人祈祷在人生中的乱流中能存活下来。(公有领域)

老年时期

《生命之旅:老年》,1842 年,托马斯‧科尔。布面油画; 52.8 英寸×76.8 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公有领域)

男人已变成一位老人,我们现在看到这位白发苍苍的航海人已经摆脱了之前波涛汹涌的地带。他的船头不再是拿着时间沙漏的天使,然而这是第一次,他转向了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并看照着他的天使。天使示意着前方天空中泛出的光芒。

当乌云散去,天堂的光芒显现,远处出现了一位天使前来迎接老人。老人张开双臂,敬畏上天的荣耀。

《生命之旅:老年》的画作细节。具备信仰的晚年,不再受到时间的制约。(公有领域)

对神的信仰

科尔为我们描绘了人生旅程的原型。然而,对我来说,从这些画作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对神的信仰,而不是其它的信仰。

在反思对神的信仰时,我发现画作中有几件事很突出。

首先,是天使相对于人在整个旅程中所在的位置。最初,天使引导婴儿来到世上,从而开启了婴儿的命运之旅,一场男孩永远也无法离开船只和河流的命运之旅。因此,婴儿注定要乘坐这艘船航行在这条河流上,而且,他也无法自己引导自己,因为婴儿代表了一定程度的纯真。

然而,天使位于婴儿的后方,也就是说,婴儿无法看到天使,他无法用感官来觉察天使的存在。婴儿只能看到在他面前的事物,而且总是在他眼前出现的,至少是眼前所及,也就是那个在船头手持时间沙漏的天使。因此,命运的安排让婴儿知道,或至少意识到,他要在所分配到的有限时间里生活。

随着婴儿长大到成为一位年青人和男人时,他看不见天使其实一直在他身边。相信天使的存在需要靠信仰。显然年青人并不相信天使,而是相信其它东西。于是当年青人自己掌舵时,他更关注那个在他前方、那幢虚幻又美丽的城堡。他的视线甚至超越了设置在他船头的时间沙漏。

年青人无法预知的是他这种行为带来的后果。完全无视于天使的存在而追求遥远的城堡,最终将导致他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动荡不安。这就好比年青人将信仰换成他在体验世界时对虚幻理想的向往。

空中城堡是否代表着我们对物质欲望的渴求?专注于物质主义而忽视对神的信仰,是否因而遭致动荡不安?

青年时期的画作,是系列画作中唯一一幅男孩自己驾船、手掌舵柄的画作。他的追求遭致毁灭性的后果,是否暗示着我们,企图掌控自己的人生而不接受神的指引,是一种无知呢?

过分在意感官体验的后果往往告诉我们,人生其实还有更多比我们眼前的事物要来得重要的东西。科尔对成年时期是这样说的:

“麻烦,是成年时期的特征。童年时期,没有一丝丝的担忧牵挂;青年时期,没有绝望的念头。只有当经验教导我们世界的现实时,才能揭开我们眼中早年生活的金色面纱;我们因此感到深刻而持久的悲伤。”

男人在悲伤中祈祷,但他是对什么祈祷呢?天使仍在他身后,他却是向着头顶乌云中的面孔祈祷,仿佛要他们停止他的痛苦。但他没有理解阴暗的面孔是他现在必须忍受的黑暗环境的一部分。唯一与阴郁气氛不同的是天空中始终发着光的天使,一位他仍然背对着的天使。

《生命之旅:成年》的画作细节。乌云中众多人脸的特写。(公有领域)

然而,男人也可能是一边看着云层中的黑脸,一边向创世主祈祷,这暗示了他信仰的力量:尽管看着眼前的波涛汹涌,他依然相信有超越他的力量存在。正因为他燃起了信仰,也许就可以解释,一直隐藏的天使,会在下一幅画中显现出来。

有趣的是,信仰被运用了两次,但却是为了相反的事物。年轻人最初将信仰寄托在天空之城,他抛下一切追求城堡所承诺的东西,直到后来,遭受了苦难之后,他才将信仰回归于神。

信仰,最终揭示了两个真相:对物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信仰,足以产生毁灭和混乱;然而对神的信仰,则会带来永恒的光彩,在画作里以天堂的光芒,和船头消失的时间沙漏为象征。

我不禁要问,我们如何才能让婴儿朝着引导他旅程的方向前进?如何从一开始就鼓励对神的正信,以便神能提早显现,那么人生之旅将不再徘徊于物质追求的“悲哀”与信仰之间,而是一段信仰之旅。

原文The Voyage of Divine Faith: ‘The Voyage of Life’ Seri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传统艺术,通常包含精神表现和象征意义,当中的含义很可能已经在我们充满现代思想的头脑中消失。 在我们规划的艺术系列“触动内在:传统艺术提供的心灵价值”中,对于现代人来说,我们以具备道德洞察力的方式来诠释视觉艺术。对于世世代代争论不休的问题,我们没有要设法提供绝对的答案;但是希望我们的问题,能够激荡出自我反思的旅程,而让我们成为更真实、更富有同情心和更勇敢的人。

作者简介:

埃里克‧贝斯(Eric Bess)是一位美国写实艺术家,目前是视觉艺术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读博士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十九世纪俄国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又译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有句名言:“美可以拯救世界”(Beauty will save the world)。在艺术中发现的美,可以帮助复原我们破碎的心。
  • 沿着西斯廷礼拜堂高高的筒形拱顶外沿,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画了十二位先知——七男五女。在艺术家笔下,这些人物或深思,或阅读、书写,聆听上帝对他们说话。
  • 为什么以前的画家可以画出庄严的天国世界及神在人间的事迹呢?是这些画家被选中、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国以及神显现出来的世界?疫情肆虐下,找回人类的传统道德及善良风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是艺术家的使命,用画笔完成真正的美好作品。
  • 当韦斯特在伦敦声名大噪时,他依然记得要将他拥有的福气传递下去。他协助前来英国求学的三个世代的美国艺术家都能获得咨询、学习和结交朋友。韦斯特提供了一切支援,从建议、指导、食物到金钱都有。也经常提供他的工作室助理的职务帮助需要的艺术家。
  • 北宋张择端画《清明上河图》中没有一坟一墓,怎样展现清明节民俗?《清明上河图》被赞为民俗画神品,必也有不凡的艺术理念与表现手法……。
  •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也相信有仙女的存在。当然,不只有仙女,还有精灵、小矮人、巨人、板着人脸的树、会说话的花、传说中的英雄,以及沉睡20年的王子等等。仙女和他们的伙伴生活在我们的眼睛所见的世界之外。而我们之所以相信他们的存在,是因为有像亚瑟‧拉克姆(Arthur Rackham)(1867年─1939年)这样的插画家,替我们画出了那个看不见的世界,增添了许多惊奇的冒险之旅。
  • 在北宋,清明节出城已经不仅仅是扫墓祭拜,人们还作些什么呢?从《清明上河图》中,我们可以有个梗概的了解,那么这画中的描写是写实的吗?还是加入了不少画家的虚构情节呢?其艺术表现又如何呢?为何能上下九百年,一直勾引人们的记忆?
  • 艺术家林玉山先生(1907—2004年),号云樵子,绘画十项全能,画虎更是姿态传神精妙,博得人心。今逢虎年,一起来欣赏他的老虎画艺和他亲笔的《猛虎诗》开展自由光明的2022壬寅新年。
  • 艰难地度过了辛丑牛年,将迎来壬寅虎年之际,秉承个人的传统,再给朋友刻一组纪年印章,祝贺大家虎年大吉,如虎添翼,虎啸风生。最重要的还是祝大家活得健健康康,生龙活虎。
  • 作为《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协调人和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评委会主席,也作为在艺术实践中追求了六十多年的一个普通艺术家,特别是按照“真、善、忍”修炼了二十多年的一个法轮大法弟子,本人对油画艺术家和人类艺术的状态十分忧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