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 青龙关飞虎折兵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9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今天早上突然想到一个故事,就是姜子牙在金台拜帅的时候,第二层是(放了)三百六十五面红旗,然后(站立)三百六十五个士兵,他解释这是“按周天”。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个正神(上回说了,通天教主解释了谁进封神榜),这就对应出来一个问题: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时间”。

提到周天,通常是炼气功的在解释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练人的七经八脉,练成一体。

在《封神演义》里说出来的故事当中,其实就有个内在的东西:人身体的周天,实际跟时间的一年,能走在一个吻合面上。

昨天也谈到了,在形容元始天尊的生命的时候用的是“岁同庚”,就是祂与时间吻合一体。如果与时间吻合一体的话,这个人就不死了。

而“庚子年”是劫年!“庚”是天干当中的第七个。云中子站在“周朝八百年”的角度讲“甲子年”纣王会完蛋,所以“甲子是生,庚子是劫”,这是定数。岁同庚,意思就是超越庚,也就没有劫数了。这是讲元始天尊的年龄突破了时间,突破了对祂的限制。

我是从这个角度讲:噢!敢情“炼周天”跟时间吻合了,超越了我们今天知道的一年的时间(编注:跨越了定数)!

早跟大家解释过:每一天(每天都有一点钟至二十四点钟),都是重复的;每一周(每周都有星期一至星期日),也是这么重复的;每一个月(每一年都有一月至十二月),月也是重复的。唯有“年”不是。

年,没有重复的——二零一九年、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所以年是绝对的。年就成为了劫数,正好对应了周天。

(编按:有网友留言:“年”一甲子重复一次。六十年后,二零八零年又是庚子年。)

人生活在一个“时空”里:空间,一周是三百六十度;时间,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正好(比空间的一周三百六十度)多了一个金、木、水、火、土(五行)。跟时间能并行的话——炼周天——就超越了空间。

金、木、水、火、土组成三界内一切物质。二郎神跟孙悟空他们会“七十二变”(不只七十二变,什么都可以变,任何有形的东西他们都可以变,看见什么变什么),是在三界之下的“空间范围”内构成的一切(编注:指五行的变化)。

其实“七十二”是在金、木、水、火、土背景之下“空间范围的最顶点”。因为五天(金、木、水、火、土)为一候,“七十二候”即“七十二乘以五”,是“三百六十”(即“空间”三百六十度)……

所以在金台拜将的第三层就是“立七十二员牙将”——到顶了。

(炼周天)这个人真正周天通了,他就出去了,他就跨越了三界对他的控制。其实就是跨越了七的定数……我只能讲我自己的感受,也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很多人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在修炼,想达到“大周天循环”。我觉得原因是这个道理。

周天,真正全打通了,他就超越了人间,意味着长生不死,因为他已经超越了金、木、水、火、土本身了,他在另外一个境界中展现他的生命存在,也吻合了空间实际是被时间所切割的。

也就是说:时间是个神!时间决定了任何一个空间的生命存在。人会死去、东西会腐烂、房屋会倒塌,是一个概念。

诗曰:
流水滔滔日夜磨,不知乌兔若奔梭。
才看苦海成平陆,又见苍桑化碧波。
熊虎将军餐白刃,英雄俊杰饮干戈。
早迟只因天数定,空教血泪滴婆娑。

广成奉旨涉先天 界牌关下有诛仙

话说广成子三进碧游宫,又来见通天教主,双膝跪下。教主问曰:“广成子,你为何又进我宫来?全无规矩,任你胡行!”

广成子曰:“蒙师叔吩咐,弟子去了,其如众门人不放弟子去,只要与弟子并力,弟子之来,无非敬上之道,若是如此,弟子是求荣反辱。望老师慈悲发付弟子,也不坏师叔昔日三教共立‘封神榜’的体面。”

这里很大的原因是:当时广成子不该在自己师叔的宫里用他的宝贝,去打师叔的弟子。人家不干了!这是命该如此的,没什么可讲的。从礼数上是这样。但是,广成子说的也满在理的。

而通天教主觉得丢了面子,因为他刚给他的众弟子讲法,在讲道德,刚刚讲完,广成子来了,他们竟然不听师父的,而去难为广成子!其实广成子这样的说法,是让通天教主很没面子。

说深的话,只能说这是命!谁让你通天教主教出来的弟子这么个做法。

通天教主听说,怒曰:“水火童子快把这些无知畜生唤进宫来!”

只见水火童子领法旨出宫来,见众门人,曰:“列位师兄,老爷发怒,唤你等进去。”

众门人听师尊呼唤,大家没意思,只得进宫来见。

那当然“没意思”了,因为这等于让他们在广成子面前丢了他们的面子,可是使他们丢面子的原因又是他们去找面子——相生相克——他们这样的状况也就自然遇上广成子这样的人,而广成子办这件事情也就是把他们给勾起来,所以只能说是命。

通天教主喝曰:“你这些不守规矩的畜生!如何师命不遵?恃强生事,这是何说!

这里骂他们是“畜生”!很少见师父骂弟子是畜生。但他们真的是畜生,因为他们很多生命的原本不是人。而没有看到元始天尊跟老子以畜生相称其他的弟子,大概称呼的都是孽障。

称“孽障”,起码肯定对方是个人,而通天教主以“畜生”称呼,就知道对方不是人。这也就揭示了当通天教主发怒的时候,根本原因是他选择徒弟时犯了规矩,这一门的东西不该教给动物的。所以这一门最后不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在通天教主身上。

广成子是我三教法旨扶助周武,这是应运而兴。他等逆天行事,理当如此。你等如何还是这等胡为?情实可恨!”

通天教主讲得非常明白。“他等逆天行事”,是指火灵圣母被广成子杀了,那你们还胡来?!你们在师父的洞府里这么瞎来!

(虽然)讲得那么明白,但是他的弟子受他的生命本来所局限。动物没有“性本善”的那一面,动物表现出的是恶的一面。只有“人之初,性本善。”所以人的这一个层面,跟神所相应的层面,是等同的。

直骂得众门人面面相觑,低头不语。通天教主吩咐广成子曰:“你只奉命而行,不要与这些人计较。你好生去罢!”

广成子谢过恩,出了宫,迳回九仙山去了。

后有诗叹曰:
广成奉旨涉先天,只为金霞冠欲还。
不是天心原有意,界牌关下有诛仙。

诛仙阵,是因为广成子的这件事情给惹出的。在姜子牙问元始天尊的时候,元始天尊已经讲了界牌关下有诛仙阵。所以,没有理由;没有对、错;也没有遗憾跟是非。只有命运——命里注定的。是天命。这是《封神演义》一再推崇的部分。

《封神演义》有非常应时、应景的东西,但某些细节未必是对的,我们看了广成子的故事就有一些细节不应该那样,但他真的就这样了!

话说通天教主曰:“姜尚乃是奉吾三教法旨,扶佐应运帝王。这三教中都有在‘封神榜’上的。

殷郊、殷洪、土行孙、黄飞虎……都是(在封神榜上)。当然,他们的来处不同。这里讲的“三教”,是指门人(跟着修炼的人)。

广成子也是犯教之仙。他就打死火灵圣母,非是他来寻事做,这是你去寻他。总是天意。尔等何苦与他做对?连我的训谕不依,成何体面!”

是!不是广成子寻着去做的,但是他带着他的宝贝去等着火灵圣母,又是元始天尊派去的,前、后就这么接着——“总是天意”。实际书里这一段就是通天教主在放走了广成子之后,在训斥他的门下弟子。

众门人未及开言,只见多宝道人跪下禀曰:“老师圣谕,怎敢不依?只是广成子太欺吾教,妄自尊大他的玉虚教法,辱詈我等不堪,老师那里知道?到把他一面虚词当做真话,被他欺诳过了。”

这就是多宝道人的错了!多宝道人当面去跟师父说假话,来挑拨是非。广成子讲述的本身是事实,而所有这些人维护本教的尊严,其实在表现着自己的羡慕、妒嫉、恨,故意给对立起来,这不是修行人应该有的东西,这是不应该的。

反过来说,多宝道人在讲“师父不能明察秋毫,没能力知道事情真相”——其实里面是有这个问题的。

通天教主曰:“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总一般。他岂不知,怎敢乱说?欺弄你等。切不可自分彼此,致生事端。”

红花、白藕、青荷叶,这是讲莲花。这里暗含“出污泥而不染”——他们本身都是一体的,但是各自展现自己的神采跟本教派的精神,相互之间是不可代替的。

多宝道人曰:“老师在上:弟子原不敢说,只今老师不知详细,事已至此,不得不以直告。他骂吾教是左道旁门,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群共处。他视我为无物,独称他玉虚道法为‘无上至尊’,所以弟子等不服也。”

称“左道旁门”,听起来就有着羞辱之意。但是,就像通天教主讲的:“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总一般。”

这里就是多宝道人的不是了,而多宝道人的这一番说法只会激怒他的师尊。换句话说,通天教主动心思(改变了想法)跟他的弟子又相关,是从这儿开始的。

通天教主曰:“我看广成子亦是真实君子,断无是言。你们不要错听了。”

多宝道人曰:“弟子怎敢欺诳老师!”

众门人齐曰:“实有此语。这都可以面质。”

通天教主笑曰:“我与羽毛相并,他师父却是何人?我成羽毛,他师父也是羽毛之类。这畜生这等轻薄!”

这么一说,这事就麻烦了!通天教主接受了多宝道人等人这种羽毛的说法,相应的激怒了通天教主。错误的是“通天教主滥收弟子”,他违背了当初他们的师父对他们的约束。这是一代一代传过来的,给传成这样了!?

吩咐金灵圣母:“往后边取那四口宝剑来。”

少时,金灵圣母取一包袱,内有四口宝剑,放在案上。教主曰:“多宝道人过来,听我吩咐:他既笑我教不如,你可将此四口宝剑去界牌关摆一诛仙阵,看阐教门下那一个门人敢进吾阵!如有事时,我自来与他讲。”

都是嘴惹的祸!嘴惹祸的人他们就犯了杀戒,犯了杀戒,被杀的都是长毛的,但是长毛的,修炼这么多年也不干,人家也不会伸长脑袋给他杀啊!就打起来了。

反过来就像咱们讲的,通天教主走到这个层面,他自己生命中也有不纯净的部分,他同样分不清,他也无法约束自己,从而他亲自出手。

他把四口宝剑一拿来,就麻烦了!等于他自己出手了,而且他也表明:“如果有麻烦我自己来。”他要是出来了,那玉虚门下的弟子没办法跟他动手,他是师叔。所以整个层面一下子就走到上面去了。

有点类似什么呢?

在“十绝阵”的时候,姚天君先去拜姜子牙(三魂七魄),差点把姜子牙整了,赤精子本来求元始天尊去(救姜子牙),元始天尊说我不便出手,让他去找大老爷——老子。

所以当时元始天尊都没见赤精子,而是直接要他去见老子。所以赤精子到老子那儿拿到太极图,去救姜子牙。当时元始天尊知道约束自己,他没有明确出手。反而通天教主同样遇到类似的麻烦的时候,他自己出手了。

多宝道人请问老师:“此剑有何妙用?”

通天教主曰:“此剑有四名:一曰‘诛仙剑’,二曰‘戮仙剑’,三曰‘陷仙剑’,四曰‘绝仙剑’。此剑倒悬门上,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从他是万劫神仙,也难逃此难。

所以“劫数”都是讲命,讲人丧生——在劫难逃。所以我才说庚子年的“庚”是讲“劫数”,“岁同庚”的话就是超越了劫数,没有劫难,就是永生。

反过来,“劫”又是个时间计量单位,一劫是二十亿年,万劫的神仙,就像万寿无疆似的。那通天教主的意思:我这个阵摆起来,把他们全灭了!

昔曾有赞,赞此宝剑。
赞曰:
非铜非铁又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
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宝剑不是人间的东西,超越了阴、阳;超越了水、火。境界高了,就超出去了。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诛仙阵,从那时候就摆下来了,还是广成子惹的祸。

话说通天教主将此剑付与多宝道人,又与一诛仙阵图,言曰:“你往界牌关去,阻住周兵,看他怎样对你。”

多宝道人离了高山,径往界牌关去。

元始天尊知道通天教主要摆诛仙阵,而通天教主在当时的话语中,只是被多宝道人激到这份儿上,才决定去摆诛仙阵。

元始天尊高过通天教主,他高过的原因是他生命的纯净程度——正。而通天教主在他的生命中有私。再怎么样他不该下手,当他的弟子去描绘他们同一层的弟子说“左道旁门”怎么怎么样,他不应该跟晚辈去动心、动气。

那他动气的原因,里面说了:“只有玉虚宫的人才是正法、正道,那通天教主碧游宫的人根本不是。”他治不了这口气。你说我带的人都是长毛的,那我给你弄点长毛的试试。问题就在这儿。

这里提到金灵圣母帮通天教主拿宝贝(四口剑),而金灵圣母应该也是个龟——这里面就讲述了羡慕、妒嫉、恨!羡慕、妒嫉、恨把这么高的神仙都毁了。

子牙平佳梦关 斩纳降主将胡升

且说子牙自从遇申公豹得脱回佳梦关来。周营内差人四下里打探子牙消息。只见哪吒登风火轮,四下找寻。子牙正策四不像前行,恰好遇着韦护。

韦护大喜,上前安慰子牙曰:“自火龙兵冲散人马,急切难以收聚,不意火灵圣母赶师叔去,那些兵原是左道邪术,见没有主将作法驱逐,一时火光灭了,并无有一些手段。被我等收回兵,复一阵杀的他干净。只是不见师叔。如今哪吒等四路去打探,不期弟子在此得遇尊颜,我等不胜幸甚!”

有探事官飞奔中军,来报于洪锦。洪锦远迎。子牙进辕门,众将懽喜。收点人马,计算又折了四五千军卒。子牙把火灵圣母、申公豹的事对众军将细说一遍。众人贺喜。子牙吩咐整顿人马,离佳梦关五十里。住了三日,子牙方整点士卒,一声炮响,复至关下安营。

都是按照三的概念去行事。也就是说:姜子牙他做事情,是按照他在元始天尊那儿的规矩去做的。而这个做法,是跟更高级生命的境界、层面沟通在一起的。从修行的角度讲,是一种正的念头(类似)。

不正的做法,就是用人心,用人中的利益去考虑,这就不正。因为人中的利益考虑,就错失了生命上、下的关联。站在欲望上考虑,那可不就跟你生命的本来是相左的吗?

且说胡升在关内不知火灵圣母吉凶,又听得报马来报,子牙兵复至关下,胡升大惊:“姜尚兵又复至,火灵圣母休矣!”急与佐贰官商议:“前日已是降周,平空而来火灵圣母搅扰这场,使吾更变一番,虽然胜了姜子牙二阵,成得甚事?如今怎好相见?”

旁有佐贰官王信曰:“如今元帅把罪名做在火灵圣母身上,彼自不罪元帅也。这也无妨。”

胡升曰:“此言也有理。”差王信具纳降文书,前往周营来见子牙。

有军政官报入中军:“启元帅:关内差官下文书,请令定夺。”

子牙传令:“令来。”

王信来至中军,呈上文书。子牙展于案上观看。

书曰:“纳降守关主将胡升暨大小将佐等,顿首上书于西周大元帅麾下:不职升谬承司阃,镇守边关,谨慎小心,希图少尽臣节以报主知,孰意皇天不眷,降灾于殷,天愁人叛,致动天下诸侯观政于商。日者元帅率兵抵关,升弟胡雷与火灵圣母不知天命,致逆王师,自罹于祸,悔亦无及。升罪固宜罔赦,但元帅汪洋之度,好生之仁,无不覆载。今特遣裨将王信熏沐上书,乞元帅下鉴愚悃,容其纳降,以救此一方民,真时雨之师,万姓顶祝矣。胡升再顿首。谨启。”

子牙看书毕,问王信曰:“你主将既已纳款,吾亦不究往事。明日即行献关,毋得再有推阻。”

洪锦在旁言曰:“胡升反复不定,元帅不可轻信,恐其中有诈。”

子牙曰:“前日乃是他兄弟违傲,与火灵圣母自恃左道之术故耳。以我观,胡升乃是真心纳降也。公无多言。”随令王信:“回复主将,明日进关。”

王信领令,进关来见胡升,将子牙言语尽说一遍。胡升大喜,随命关上军士立起周家旗号。次日,胡升同大小将领率百姓出关,手执降旗,焚香结彩,迎子牙大势人马进关。来至帅府堂上坐下,众将官侍立两旁。

只见胡升来至堂前行礼毕,禀曰:“末将胡升一向有意归周,奈吾弟不识天时,以遭诛戮。末将先曾具纳降文表与洪将军,不意火灵圣母要阻天兵,末将再三阻挡不住,致有得罪于元帅麾下,望元帅恕末将之罪。”

子牙曰:“听你之言,真是反复不定。头一次纳降,非你本心,你见你关内无将,故尔偷生,及见火灵圣母来至,汝便欺心,又思故主,总是暮四朝三之小人,岂是一言以定之君子。此事虽是火灵圣母主意,也要你自己肯为,我也难以准信,留你久后必定为祸。”命左右:“推出斩之!”

胡升无言抵塞,追悔无及。左右将胡升绑出帅府。少时,见左右将首级来献。子牙命拿出关前号令。子牙平定了佳梦关,令祁公镇守。

姜子牙的这一番话就讲出了一个实情:

胡升是降将,原因是“实在打不过姜子牙”。只要他能够跟姜子牙过上手,他就还去争取。

所以只能说是命。晁田兄弟在他们将降的时候,有着同样类似的处境,根本打不了了,被迫而降,可是姜子牙就收了。等到胡升,他就不收。所以很多东西不能照方抓药,以为照方抓药就成了,结果不是。

里面的内在涵义:姜子牙是有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人、因事、因地制宜。他不会按照一个模式去做,而是品味每一个具体人来做出他最后的判断。

胡升确实是献官了,胡升讲的东西也都是对的,是这么回事,胡升没骗他姜子牙,但胡升的心理是被姜子牙说破了,所以姜子牙才说:“你没将了,你打不了,你要能打,你还打!今天你只是为了逃命,不是真正的顺从西周。”

胡升(在降书中)说了一句:他早就想归降了(是赖他们,不赖我)。这句话就说错了。这句话是真正的破绽,是修饰自己的过程中出现了破绽。为什么修饰自己?有私心!也就是说:胡升的降书当中,有着不实之词,不干净。

子牙把户口查明,即日回兵至汜水关。李靖领众将辕门迎接。子牙至后营见武王,将取佳梦关一事奏知武王。武王置酒在中军与子牙贺功。不表。

邓九公 黄天祥大战青龙关守将丘引

且说黄飞虎领十万雄师往青龙关来,一路浩浩军威,纷纷杀气。一日哨马报入中军:“启总兵:人马已至青龙关,请令安营。”

黄总兵传令:“安下行营。”放炮呐喊。

话说这青龙关镇守大将乃是丘引,副将是马方、高贵、余成、孙宝等。闻周兵来至,丘引忙陞厅坐下,与众将议曰:“今日周兵无故犯界,甚是狂悖,吾等正当效力之时,各宜尽心报国。”

众将官齐曰:“愿效死力。”

人人俱摩拳擦掌,个个勇往直前。

且说黄总兵陞帐,曰:“今日已抵关隘,谁去见头一阵立功?”

邓九公曰:“愿往。”

飞虎曰:“将军一往,必建奇功。”

邓九公上马出营,至关下搦战。哨探马报入帅府。丘引急令:“马方去见头阵,便知端的。”

马方上马提刀,开放关门,两杆旗开,见邓九公红袍金甲,一骑马飞临阵前。马方大呼曰:“反贼慢来!”

九公曰:“马方,你好不知天时!方今兵连祸结,眼见成汤亡于旦夕,尔尚敢来出关会战也!”

马方大骂:“逆天泼贼,欺心匹夫,敢出妄言,惑吾清听!”纵马摇枪飞来直取。

邓九公手中刀急架忙迎。二马盘旋,大战有三十回合。九公乃久经战场上将,马方那里是他的对手,正战间,被九公卖个破绽,大喝一声,将马方劈于马下。邓九公找了首级,掌得胜鼓回营,来见黄飞虎,将马方首级献上。黄总兵大喜,上九公首功,具酒相庆。

且说败兵报进关来:“禀元帅:马方失机,被邓九公枭了首级,号令周营。”

丘引听报,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次日,亲自提兵出关。

黄飞虎正议取关一事,见哨马报入中军:“青龙关大队摆开,请总兵答话。”

黄飞虎传令:“也把大队人马摆出。”

炮声响处,大红旗展,好雄威人马出来!

正是:人似欢彪撺阔涧,马如大海老龙腾。

话说丘引见黄飞虎,左右分开大小将官,一马当先,大叫:“黄飞虎负国忘恩,无父无君之贼!你反了五关,杀害朝廷命官,劫纣王府库,助姬发为恶,今日反来侵扰天子关隘,你真是恶贯满盈,必受天诛!”

黄飞虎笑曰:“今天下会兵,纣王亡在旦夕,你等皆无死所!马前一卒,有多大本领,敢逆天兵耶!”

飞虎回顾左右:“那一员战将与吾拏了丘引?”

后有黄天祥应曰:“待吾来擒此贼。”

天祥年方十七岁,正所谓“初生之犊不惧虎”,催开战马,摇手中枪冲杀过来。这壁厢有高贵摇斧接住。两马相交,枪斧并举。

黄天祥也是“封神榜”上之人,力大无穷。来来往往,未及十五回合,一枪刺中高贵心窝,翻鞍下马。丘引大呼一声:“气死吾也!不要走,吾来也!”

丘引银盔素铠,白马长枪,飞来直取天祥。黄天祥见丘引自至,心下暗喜:“此功该吾成也!摇手中枪劈面相还。好杀!怎见得?

正是:棋逢敌手难藏兴,将遇良才好奏功。

黄天祥使发了这条枪,如风驰雨骤,势不可挡。丘引自觉不能胜。

天祥今会头阵,如此英勇,枪法更神。有赞为证。

赞曰:
乾坤真个少,盖世果然稀。
老君炉里炼,曾敲十万八千锤。
磨塌太行山顶石,湛干黄河九曲溪。
上阵不沾尘世界,回来一阵血腥飞。

话说黄天祥使开枪,把丘引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兵之力。旁有丘引副将孙宝、余成两骑马,两口刀,杀奔前来助战。邓九公见二将前来协助,邓九公奋勇走马,刀劈了余成,翻鞍落马。孙宝大怒,骂曰:“好匹夫!焉敢伤吾大将!”转回来力敌九公。

话说丘引被黄天祥战住,不得闲空,纵有左道之术,不能使出来,又见邓九公走马刀劈了余成,心下急躁。黄天祥卖了个破绽,一枪正中丘引左腿。丘引大呼一声,拨转马就走。黄天祥挂下枪,取弓箭在手,拽满弓弦,往后心射来,正中丘引肩窝。

孙宝见主将败走,心下着慌,又被邓九公一刀把孙宝挥于马下,枭了首级。黄飞虎掌鼓进营。

正是:只知得胜回营去,那晓儿男大难来。

话说丘引败进高关,不觉大怒:“四员副将尽被两阵杀绝,自己又被这黄天祥枪刺左腿,箭射肩窝,候明日出阵,拿住此贼,碎尸万段,以泄此恨!”

看官:丘引乃曲鳝得道,修成人体,也善左道之术。此人自用丹药敷搽,即时全愈。到三日后,上马提枪,至周营前,只叫:“黄天祥来见我!”

所以,很多名字跟他“生命的本来”是相关的。(编注:曲鳝,即蚯蚓)

哨马报入中军,黄天祥又出来会战。丘引见了仇人,不答话,摇枪直取天祥。黄天祥手中枪急架忙迎。二马交锋,来往战有三十回合。黄天祥见丘引顶上银盔露出发来,暗想:“此贼定有法术,恐遭毒害。”

“黄天祥见丘引顶上银盔露出发来”,黄天祥看出来丘引跟别人不同,跟他生命的本来有关系。换句话说:他已经意识到对方不是正常人。

天祥心生一计,把枪丢了一空。丘引要报前日之仇,乘空一枪刺来,刺了个空,跌在黄天祥怀里来。黄天祥掣出银装锏来──好锏!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宝攒玉靶,金叶厢成。
绿绒绳穿就护手,熟铜抹就光辉。
打大将翻鞍落马,冲行营鬼哭神悲。
斗断三环剑,磕折丈八枪。
寒凛凛,有甚三冬雪。
冷溲溲,赛过九秋霜。

左道陈奇口喷黄气 擒斩周将邓九公等人

话说丘引被黄天祥一锏,正中前面护心镜上,打得丘引口喷鲜血,几乎落下鞍鞒,败进关内,闭门不出。

黄天祥得胜回营,来见父亲,说丘引闭门不出。黄飞虎与邓九公共议取关之策。不表。

且说丘引被这一锏,打得吐血不止,忙取丹药,一时不能全愈,切齿深恨黄天祥于骨髓,在关内保养伤痕。次日,周兵攻打青龙关,丘引锏伤未愈,上城来亲自巡视,千方百计防设守关之法。

大抵此关乃朝歌保障之地,西北藩屏,最是紧要。城高濠深,急切难以攻打。周兵一连攻打三日,不能得下。黄飞虎见此关急切难下,传令:“鸣金。”收回人马,再作良谋。

丘引见周兵退去,也下城来,至帅府坐下,心中纳闷。忽报:“督粮官陈奇听令。”

丘引令至殿前。陈奇打躬曰:“催粮应济军需,不曾违限,请令定夺。”

丘引曰:“催粮有功,总为朝廷出力。”

陈奇问:“周兵至此,元帅连日胜负如何?”

丘引答曰:“姜尚分兵取关,惟恐吾断他粮道,连日与他会战,不意他将佐骁勇,邓九公杀吾佐贰官,黄天祥枪马强胜,吾被他中枪、刺箭、锏打。若是拿住这逆贼,必分化其尸,方泄吾恨!”

陈奇曰:“元帅只管放心,等末将拿来,报元帅之恨。”

大多督粮官都有本事,因为粮草是整个军马的关键所在,所以督粮官在很多情况下比先锋官还厉害。先锋官是他的士气更胜,他就是打仗的。督粮官不仅仅要士气、勇气,督粮官的责任更大,他要死了的话,那粮食没了。

次日,陈奇领本部飞虎兵,坐火眼金睛兽,提手中荡魔杵,至周营搦战。

凡是骑“火眼金睛兽”的,都是有异术的。

哨马报入中军:“启元帅:关上有将搦战。”

黄飞虎问曰:“谁将出马?”

邓九公曰:“末将愿领人马。”

邓九公绰兵刃在手,迳出营来。一见对阵鼓响,一将当先,提荡魔杵,坐金睛兽。

邓九公问曰:“来者何人?”

陈奇曰:“吾乃督粮官陈奇是也!你是何人?”

邓九公答曰:“吾乃西周东征副将邓九公是也!日者丘引失机,闭门不出,你想是先来替死,然而也做不得他的名下!”

陈奇大笑曰:“看你这匹夫如婴儿草莽,你有何能!”便催开金睛兽,使开荡魔杵,劈胸就打。

邓九公大杆刀赴面交还。兽马交锋,刀杵并举。

两家大战三十回合,邓九公刀法如神,陈奇用的是短兵器,如何抵挡得住。陈奇把荡魔杵一举,他有三千飞虎兵,手执挠钩、套索,如长蛇阵一般,飞奔前来,有拿人之状。邓九公不知缘故。

因为兵来了,要去抓人的话,得先打下马来呀!邓九公、黄飞虎是人来的,陈奇不是。

陈奇原是左道,有异人秘传,养成腹内一道黄气,喷出口来,凡是精血成胎者,必定有三魂七魄,见此黄气,则魂魄自散。

九公见此黄气,坐不住鞍鞒,翻身落马,邓九公被飞虎兵一拥上前,生擒活捉,拿进高关,三军呐喊。

丘引正坐,左右报入府来:“禀元帅:陈奇捉了邓九公听令。”

丘引大悦,令左右:“推来!”

邓九公及至醒来,身上已是绳索绑缚,莫能转挫。左右推至丘引面前,九公大骂曰:“匹夫以左道之术擒吾,我就死也不服!今既失机,有死而已。吾生不能啖汝血肉,死后必为厉鬼以杀叛贼!”

丘引大怒,令:“推出斩之!”

可怜邓九公归周,不能会诸侯于孟津,今日全忠于周主。

正是:功名未遂扶王志,今日逢厄已尽忠。

话说丘引发出行刑牌,出府将邓九公首级号令于关上。

有哨马报入中军:“启老爷:邓九公被陈奇口吐黄气拿了进关,将首级号令城上。”

黄飞虎大惊!曰:“邓九公有大将之才,不幸而丧于左道之术!”心中甚是伤感。

话说丘引治酒与陈奇贺功。次日,陈奇又领兵至周营搦战。

报马报入中军。旁有九公佐贰官太鸾,大怒曰:“末将不才,愿与主将报仇。”黄飞虎许之。

太鸾上马出营,与陈奇相对,也不答话,大战二十回合。陈奇把杵一举,后面飞虎兵拥来。陈奇把嘴一张,太鸾依旧落马,被众人擒拿进关见丘引。

丘引曰:“此乃从贼,且不必斩他,暂送下囹圄,俟拿了主将,一齐上囚车解往朝歌,以尽国法,又不负汝之功耳!”陈奇大喜。

且说黄总兵见又折了太鸾,心下甚是不乐。只见次日来报:“陈奇搦战。”

黄将军问左右:“谁去走一遭?”话未了,只见旁边走过三子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应曰:“不肖三人愿往。”

黄飞虎吩咐:“须要仔细!”

三人同应声曰:“知道。”

弟兄三人上马,迳出营来。陈奇问曰:“来者何人?”

黄天禄答曰:“吾乃开国武成王三位殿下:黄天禄、天爵、天祥是也!”

陈奇暗喜,正要拿这业障,他恰自来送死!催开金睛兽,也不答话,使开荡魔杵,飞来直取天禄兄弟。

三人三条枪,急架忙迎,四马交锋。

怎见得一场好杀:
四将阵前发怒,颠开兽马相持。
长枪晃晃闪虹霓,荡魔杵发来峻利。
这一个拚命舍死定输蠃,
那三个为国忘家分轩轾。
些儿失手命难存,留取清名传万世。

三匹马裹住了陈奇一匹金睛兽,大战在龙潭虎穴。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 张奎死了之后,在纣王那儿,就没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为什么张奎能够杀了土行孙?很多人解释过,但都是猜测。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张奎他虽然是纣王的将、臣,但是作为人而言,他跟土行孙正好形成对比。
  •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们上回已经说到八十六回,其实这几回呢,我以为都是过程,因为大的戏其实都结束了。那中间哪,就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奎。这里面埋了一些伏笔、隐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