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雕界米开朗基罗: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下)

展览《格里林‧吉本斯:百年一造》纪念吉本斯逝世300周年
文/罗琳‧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翻译/陈遇
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的洗礼池盖雕刻作品细部。万圣教堂,伦敦。(All Hallows by the Tower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84
【字号】    
   标签: tags: , ,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点击这里可阅读本篇的上部

早期影响

目前还不清楚究竟谁训练了吉本斯,但有几种理论。相关文件详细记载了他曾在老阿图斯‧奎利努斯(Artus Quellinus the Elder)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工作过。奎利努斯是当时最重量级的雕刻师,专长为石雕,因此学者们推测吉本斯可能在奎利努斯的指导下发展出了他惊人的技艺。

不过,活动主办人暨展览策展人汉娜‧菲利普(Hannah Phillip)继续解释,艾达‧德‧威特(Ada de Wit)在近期的研究中提出了另一种理论。德‧威特是伦敦华勒斯典藏馆(Wallace Collection)艺术与雕刻作品的策展人,她的博士论文便是关于在英国工作的荷兰雕刻师。德‧威特相信吉本斯是在鹿特丹当地一个叫做范杜威(van Douwe)的雕刻家庭当学徒,他们的工作室和吉本斯住的地方非常近。

在鹿特丹,雕刻和蒸蒸日上的造船业密不可分。“这本来是他们家门前的职业。”她解释说,鹿特丹的船身设计和雕刻不仅是稍微装饰,“这并不是多加的一点细节而已。它们是非常丰富、华丽的装饰形式。”

在1660年代,吉本斯前往英国,首次以熟练工(译注:学徒期满的工人)的身份,在英格兰北部的约克为建筑师暨雕刻师约翰‧埃蒂(John Etty)工作。后来他又前往南边,定居在伦敦南边的德普特福德,这里是英国海军造船业的中心,他也是在此遇到伊夫林,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当吉本斯来到英国时,当时的木雕多使用橡木来制作,而他则率先使用了椴木。菲利普补充说,当时英国的木雕相当平面,缺乏立体感,而橡木则是传统上用来装饰房屋的材料。

而椴木则不同于橡木,“它可以进行更精细的切割和细节处理,正是吉本斯作品所追求的——真实感、轻盈感、流动性⋯⋯此外,他也充分利用了椴木浅白的颜色,和橡木相对比较深的颜色相比,椴木更能将雕刻的本身凸显出来”,她说道

巴罗(Barrow)纹章,雷恩图书馆,三一学院,剑桥大学。(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提供)
雷恩图书馆纹章上的松鼠细节。(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提供)
雷恩图书馆纹章细部,三一学院,剑桥大学。(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提供)

吉本斯在装饰建筑物上的天赋使得他的雕刻“本身就是一项艺术品”,“像是固定在墙上的雕像”,菲利普说。

“他在材料、风格和影响力上都有创新”,她说。但是他也将木雕提升为一项艺术,她补充说。“吉本斯擅长于底切与理解事物的不同面向。”

“他是一名了不起的绘图员,和他的雕刻一样。有些人可能在技术上非常擅长,但并不一定能够在设计上也有同样的理解,而他两者兼备。”菲利普说道。

展览中还展出了一件吉本斯著名的代表作:用椴木刻成的领结,模仿着威尼斯针绣花边,这件作品是如此地精致,令人赞叹。曾拥有该作品的18世纪艺术鉴赏家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甚至还曾在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贵族的晚餐宴会上穿戴这件木雕领结,该宴会举行在他于伦敦特威克纳姆新哥德式的草莓山庄。

格里林‧吉本斯的领结作品,约1690年。椴木,有着凸出和镂空的雕刻。尊敬的沃尔特‧利维夫人(Mrs. Walter Levy)捐赠;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伦敦。(V&A Museum提供)

大作品的生意

从吉本斯的书信往来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也拥有精明的生意头脑,或许是从他的商人父亲继承来的。菲利普解释,他总是不停地寻找下一个计划,而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写信询问认识的人,请他们介绍任何可能要建造房屋的人。

吉本斯有一间木雕兼石雕的工作室,他会请工作室的工匠协助他创作新的委托作品。就如多数画家工作室一样,吉本斯也会指导不同特长的工匠进行工作。例如,有些木匠或许擅长创作小天使,其他人则更擅长于制作建筑物的细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您在作品的每一部分中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子,因为他是总体设计的大师。”菲利普说。

“他的作品具有高度的生命力和立体感,这和作品的构造有一些关系。它们是分层制作,并将其固定在一起。”她解释道。

格里林‧吉本斯制作的椴木天使位于祭坛屏风上,三一学院礼拜堂,牛津。(Bob Easton提供)

吉本斯主要雕塑的建筑元素称作垂彩,是围绕着图画或垂挂在火炉旁的装饰物。这些垂彩通常在两旁会有几条坠子,顶端则为冠状。

菲利普解释,坠子是由许多小部分组成,使用铁钉连结起来。有时候,这些部分会重新排列,坠子最下方的元素改到最上方。这种不同的方式常出现在乡间别墅里,在整修的过程中,吉本斯的雕刻会被重新排列,或者有时候部分雕刻会被独立出来,作为碎片保存在另一处。“要想弄清它们(碎片)原先的位置,可真会是一个侦探等级的难题”,她说。

格里林‧吉本斯制作的椴木祭坛屏风细部,三一学院礼拜堂,牛津。(Bob Easton提供)

得来不易的展览

多数吉本斯的作品都属于建筑物的一部分,意味着要安排展出他的作品是一个“惊人之举”,菲利普提到。“您绝不会愿意冒着损坏物品的风险来安排展览。”

在展出作品中,有一件来自于伦敦圣保罗教堂部分的合唱团席位,现在那里仍是合唱团表演的地方。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作品,相当令人瞩目。“合唱团席位是他的杰作”,菲利普说。在19世纪时,教堂的管风琴被移除,合唱团席位则被缩短。展览中看到的就是被缩短的部分。

伦敦圣保罗教堂的合唱团席位是格里林‧吉本斯毕生杰作之一,也是他职涯成功的象征关键。(St. Paul’s Cathedral提供)
伦敦圣保罗教堂的合唱团席位上的装饰细部。(St. Paul’s Cathedral提供)

菲利普最后提到,其中一件展品是私人出借的垂彩雕刻,因为是重新排列过的,因此吉本斯协会不需要做任何侵入性的拆除就可以为展览借到这件作品。

菲利浦还希望这场展览不仅能发扬吉本斯的生平与遗产,也能让访客了解现今的雕刻师仍持续效仿着他,从他的作品中汲取灵感。因此,格里林‧吉本斯可说是木雕界米开朗基罗

由格里林‧吉本斯协会主办的展览《格里林‧吉本斯:百年一造》(Grinling Gibbons: Centuries in the Making)于英国沃里克郡的康普顿-沃尼博物馆公园(Compton Verney Art Gallery & Park)展出至2022年1月30。更多资讯请参阅这里。https://grinling-gibbons.org/

原文:The Michelangelo of Wood: Grinling Gibbo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韩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看着这个标题的读者,可能会觉的奇怪,盲人如何雕刻与绘画?然而中国古代的确出现过盲人雕刻师与盲人画家。据金代文人元好问(公元1190—1257年)所着的《续夷坚志》记载…
  • 意大利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擅长蔬果雕刻,在他精湛的雕工下,将原本平凡的蔬果转变成栩栩如生的动物、鸟类以及花朵等各式雕刻作品,他的精美作品吸引了世界各地许多美食家和艺术爱好者的关注。
  • 雕刻在约旦(Jordan)西南部红砂岩悬崖上的佩特拉(Petra)古城,原是一个古老王国的首都。那里曾经是繁荣的贸易中心,但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却一直处于废墟状态,而现在则跻身于世界新七大奇迹的行列。
  •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 中国书法,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和世界艺术殿堂里的奇葩,在书写艺术中无与伦比。
  • 为迎接黄历新年的到来,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推出“孙少英谈美-水彩画美感经验大展”,由高龄92岁的国宝级水彩大师孙少英在大墩艺廊(六)展出近30件水彩作品,并首创以水彩画“谈美”,带领民众体验艺术家从生活中俯拾可得的美学品味。
  • 画画绝不能受“规范”限制,这点和书法有很大的不同。有一个写书法的人每次联展都写一张很大的草书“畅怀”,写来写去,永远都在畅怀。但画画的人如果展相同或类似的作品,马上有人会指责他:“毫无创意”。
  • 基多的作品《人的四种命运》(the Four fate of Man),作者是曼努埃尔·奇利(Manuel Chili),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卡斯皮卡拉(Caspicara)。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不道德生活,以及遵循神圣戒律的道德生活所产生的各种后果。
  • 未着色的石头、大理石或青铜雕塑在西方神圣艺术中占主导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如多纳泰罗(Donatello)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巴洛克时期的雕塑家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和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
  • 夜色昏黄,果园那儿的柿树挂满了柿子,一只老鼠爬上柿树梢偷吃柿子——它专心地吃着,全然忘却周遭的动静与凶险——此时其它树上的猫头鹰家族们正睁大眼睛注视着它们的猎物,虎视眈眈,黄绿色的大眼睛在夜林里闪烁发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