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上海流调报告为何不提染疫源头

疫情甩锅境外失败 中共抗疫疲态尽显

人气 6137

【大纪元2021年0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上海市目前有没有赶建方舱医院,在中共掩盖下暂时仍是个谜。不过上海当局最近在疫情发布上却一反常态的低调。而大纪元获得的上海内部防疫文件披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疲态尽显,向境外甩锅也失败了。

近日网传上海市浦东新区正在紧急修建大型方舱医院,上海官媒随即“辟谣”,称网传视频是浦东公租房的工地画面;之后1月28日又有视频对话流出,视频中工地工人称是在建隔离医院。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1月30日中共上海当局通报疫情(上海市卫健委官网截图)

1月30日上海当局通报疫情称,本轮疫情中确诊的18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都是有关联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上海市政府未能披露本轮有关联的本地疫情,其感染源到底是什么,也未像以往那样宣称是“境外输入”。

大纪元获得的上海近期防疫文件则泄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已经黔驴技穷,不但找不到感染源,甚至连推责境外的伎俩也不好使。

内部文件泄上海多个病例流调报告雷同

2021年1月22日上海静安区疾控中心对疑似病例余某兴所做的流调报告截图(大纪元)

上海静安区疾控中心2021年1月22日上报的一例新冠病毒(COVID,中共病毒)疑似病例流行病学调查(简称“流调”)处置报告显示,巴西回国人员余某兴在归国前5天内一共做了三次新冠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但在浦东国际机场入境时检测为阳性。该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其归国前的经历简单、和外界基本没有接触,发病前14天也没有任何暴露或接触病毒的历史。

1月22日,余某兴鼻咽拭子标本新型冠状病毒PCR核酸经上海市静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为核酸阳性,肛拭子阳性,IgM抗体阴性,IgG抗体阴性。这一结果表明,余某兴之前并未感染过新冠病毒,只能是最近染疫。

《流调报告》显示,余某兴发病前14天“待在家中,很少外出,即使外出也会全程佩戴口罩”,“病例否认期间参加过聚会聚餐,否认接触过野生动物”;而且其在飞行过程中,除进食、饮水外均佩戴口罩。

《流调报告》还披露说,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判定如下:“截至目前,初步判定暂无密切接触者”。

《流调报告》在“可疑暴露史调查情况”中强调了巴西确诊病例“累计已有904,845例”,但未能找到余某兴可能感染病毒的任何线索。

2021年1月18日上海静安区疾控中心对病例季某燕所做的流调报告截图(大纪元)

静安区疾控中心2021年1月18日对奥地利回国确诊病例季某燕所作流调的结果,同病例余某兴的报告类似,同样是强调了奥地利“疫情严重,处于国家紧急状态”,但未发现病患染疫源头。

季某燕的流调报告显示,病例平日除了开车外出采购生活必需品外,一般均在家中,每次外出均佩戴一次性医用口罩;当地时间2021年1月13日季某燕夫妇在维也纳做了新冠病毒核酸和抗体检测,均为阴性。回国途中,除吃饭喝水外全程佩均戴一次性医用口罩。

静安区疾控中心2021年1月4日对美国回国疑似病例杨某鹏所做的流调报告显示,杨某鹏在回国前无暴露史,外出戴口罩,回国前核酸检测阴性,归途中除进食外均戴口罩。流调结果仍是强调美国疫情严重,但无染疫线索。

2020年12月31日,静安区疾控中心对德国来沪疑似病例MlLlCA的流调,也未能找到新冠病毒感染源头。因为该病例自述12月14日在法兰克福机场新冠核酸检测显阳性,隔离并重新检测阴性后,才于12月29号飞往上海;所以疾控中心推断病例“不排除病情未痊愈的可能”。

2020年12月7日,静安区疾控中心对德国来沪确诊病例Spomenka所做的流调,结果同样是之前无暴露史,抵沪前检测阴性。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上海当局对这些境外输入病例所做的流调报告似乎是在走过场,结论大同小异,对防疫毫无用处;作为中国特大城市的上海市对疫情防控都是如此的表现,感觉中共是抗疫疲劳了。

中共将疫情源头甩锅“境外输入”失败

上海市政府对1月21日公开的本轮疫情,出人意料的没有扣上“境外输入”的帽子,似乎与今年中共当局向境外甩锅失败有关联。

2021年中共公布的最新一轮疫情爆发于河北省。河北省政府1月8日在疫情防控新闻会上断言,“疫情由国外输入病毒引起,具体源头仍在排查”,但至今未能找到本轮疫情传播的源头。(详情参见大纪元报导《谁是河北“零号病人”》 )。

1月24日江苏省政府通报当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例:境外输入1例、境外输入关联1例。 (中共江苏省政府截图)

1月22日,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通报了今年该省首例本地新冠核酸检测阳性病例,并于1月24日确认为无症状感染者。不过,江苏省政府在公告中将该病例称之为“境外输入关联1例”。

将本地病例冠以“境外输入关联”的举动在网络上引来恶评如潮,中国网民纷纷留言,痛斥中共“为了遮羞真的是不择手段”。

1月30日,上海市政府在新闻会上低调通报疫情,罕见地未像其它地区那样声称病毒“境外输入”。

李林一认为是因为中共向境外甩锅失败了,“中共之前为了向外国甩锅,蒙骗中国人说病毒都是境外输入的,对来自境外的人员一律强制隔离、检测,甚至对外国商品都要严加防控。这样也直接导致了境外人员和物品接触中国人的暴露途径被切断,所以如今中共向外国甩锅的借口,都被自己堵死了。”

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防疫文件也显示,截至目前没有找到本土病例感染源头来自境外的线索。

中共运动式抗疫 疲态尽显

吉林省通化市是本轮疫情重灾区,中共当局对通化市采取了封楼封户的运动式防疫措施。

据大纪元采访报导,当地有被封楼户反映说15天送1次菜,许多市民面临断粮困境;而当地政府的应对也明显力不从心,即使是被封民众陷入生存危机的消息曝光后,通化市政府也称人力紧缺,缺粮短食的紧急状况并没有得到缓解。

另据大纪元曝光中共内部文件的内幕报导(详情参见报导),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成为本次疫情最严重的高风险区,而在去年疫情期间,藁城区一度被当局树立为抗疫与复工“两不误”的典型。

1月21日石家庄藁城区区委书记和区长被撤换,1月初藁城区副区长冯志强等3人因防疫不力被问责。

大纪元近期获得了石家庄市委书记邢国辉去年3月5日的讲话文稿,文件显示,邢国辉表扬藁城区是抗疫和复工复产的典型,邢国辉还特别提及河北农村做得好。然而现实是,这次藁城区不但集中了石家庄近80%的病例,藁城区农村也成了高风险地区。

李林一认为,从藁城一、二把手换人来看,这个地区的抗疫加复工复产的牛皮已经吹破,抗疫效果远没它们之前所吹得那么好;从上海、河北到吉林,各地被曝光的疫情防控真相都表明,中共运动式抗疫已经疲态尽显,徒劳无功。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中国多省持续超40℃高温 重庆万人饮水难
防疫花销巨大 中共医保局四处弄钱
中国高温破纪录 湖北44.6℃ 多省江河断流
【一线采访】疫情封控 15万游客困海南引抗议
最热视频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远见快评】中美电子战爆光 习放风连任底定?
【秦鹏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寻衅滋事”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财商天下】危机步步升高 中国落更大陷阱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