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94)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北大荒开始进入冬天后,千里冰雪寒风刺骨,但农场当局却千方百计驱赶右派到离农场10多公里以外的田野,兴修水利、取土、筑坝、建水渠,使难右来回走30来里的路程,走得他们筋疲力尽,实在忍受不了。当局就命右派搬到工地上的临时工棚中去住,那里的生活条件更加恶劣。

当局规定每个右派每日必须完成的土方数。难右要取土,先要用凿子和大榔头凿开一米多深的冻土,在冻土下面取出土来。钱明和班里另外三个难右负责挖土装筐,其他难右挑土、抬土,运上坝基筑渠。大家劳动一天十分劳累,但进工棚休息可是比土坯宿舍还要冷,冷得大家难以入睡。

第二天农场在工地开会欺骗大家说,干活积极的可以提前摘帽回原单位工作。大家听后个个都争先恐后从抬一筐土增加到抬三筐土,他们先是穿棉衣,后穿毛衣,最后穿着单衣抬土。在这大冷天,多数人干得汗流浃背,而收工后回到宿舍湿透了的衣服变得冰冷,但没有热水擦洗身体和换衣服,感到浑身难过。

按场部规定,在冬天因劳动时间少,所以只吃二餐。这些难右一早干活干到十点,肚子饿得难受,因为饿过了头,十点的第一餐吃不多了,到下午二点肚子又饿起来,但没有东西吃。吃过四点的第二餐后,要到每天晚上九点半学习结束,长达五个半小时,肚子又饿了,所以这些右派在北大荒天天在挨饿中挣扎。

钱明在北大荒改造,好多次遇险死里逃生:

一天中午,钱明正在冻土下面挖土装筐,突然感到眼跳。他想传说眼跳是不祥之兆,得小心。不久他觉得洞里有隆隆响声,突然又觉得有人向洞里撒沙,他感到眼睛发黑,于是他冲出去看看究竟是谁在撒沙。他前脚刚跨出洞口,听轰隆一声,洞上冻土塌了下来,二个装筐的难右王世荣、周金彪和二个抬土的女右张桂芬、秦永珍被埋在冻土下面送了性命。

因为工地上接连不断发生塌土伤亡事故,吓得难右们不肯再到冻土洞去取土抬土,后来农场改用炸药炸开冻土后取土。为此农场从右派中挑选政治上最可靠的人,钱明、于发根、夏海生、盛一兴四人担任冻土爆破手,专门负责打洞、安放炸药和雷管拖拉电线等工作。

有一次钱明和他的三名爆破手在工地上已打好洞的地方安放好炸药,准备拉电线接电,突然钱明阵阵肚痛,他对三位说我肚痛急着要去拉屎,这拉电线和接电的工作要辛苦你们三位了。他说着就往前边坡下跑去。三个同事刚把电线接到雷管上,钱明的屎还没有拉完,只听得一声巨响,把钱明掀了个大筋斗,他知道不好,赶紧爬起来,一看三个难右不翼而飞。钱明四处寻找,他看见周围到处都是血肉的碎片,有手、穿着鞋子的脚、破碎的衣服,惨不忍睹,众难右见了,个个都心惊胆战。

农场当局用连压带骗等方法让难右白天干活,到了晚上还要挑灯夜战,三个月后,农场用难右们的鲜血和生命,在不给任何报酬下,筑起一条10里长的水渠,他们用卡车敲锣打鼓到总场报喜领赏去了。

农场为给北京供应建造人民大会堂等工程优质木材,钱明等难右被派到深山去伐木头。这是一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工作,连劳改犯都不肯干的活。农场却诱迫右派去干,从此差不多天天发生难右被树干树枝压死、弹死、打伤等事故,因此难右们早上到深山伐木,都担心晚上回不了宿舍。

木材越伐越多,需要运到总场去集中,但总场宁可让大批马车马匹闲着休息,却命大批右派代替牛马去拉运木头。

这时又有几个连排长想不通,于是农场书记找他们做思想工作。他说,我们让骡马休息是为了来年春耕,右派是不花一分钱的劳动力,最合算。于是连长派钱明做驾车的把式,领着他班里的12个右派把伐下来的木材装到车上,然后每边六个人用绳子牵着拉车,把木材运到总场,来回一趟要走50来里路,每日运一次,一路上有许多起伏的山坡,非常吃力和艰险。

钱明在路上讽刺地说道,昔日骆驼祥子拉洋车一天顶多走20里,而且收入归己,就是叫牲口拉车也要管他吃饱,如今我们每天拉车要走五六十里路,却不给工资,连吃饭也得自已掏钱。现在农闲大批牲口闲着,我看我们这些人现在连牛马都不如,弄得我们筋疲力尽,每天这样做下去恐怕都得累死。

一天钱明架着满载木材的车正在下坡,他叫前面拉车的到后面去拉住车子,以控制它慢慢地滑下去,但突然拉绳断了,车子飞快向下冲去。钱明紧拉刹车,但哪里刹得住飞快的车子。他大喊不好,赶快跑开,但前面四个帮助钱明扶车的人有三个因躲闪不及,被车子冲倒碾死在车下,还有一个人一条腿被车轮压断。

钱明因在中间逃不出来,后来有一只车轮往东边一拐,钱明和一大车木材倒在东边的沟里,幸存的难右看到这惊险的一幕,大家都吓得魂飞魄散。在他们稍微清醒后,便到沟里去寻找钱明,只见钱明已被抛到几十米以外的杂草丛中,满头鲜血失去知觉,于是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抱起。因为钱明甩出去时被树枝挂住,头部没有着地,只是刺破了脸部、耳朵和手脚,因此没有生命危险,这使他逃过一劫。

不一会钱明苏醒过来,他问大家怎么样了,大家回答道于何根、丁明元压死了、李明明的一条腿没有了,他听了伤心悲痛。

发生这样的车祸,农场他们不但不反省把右派当成牛马的罪行,却反咬一口,推卸责任说车祸是钱明不注意安全造成,因此撤了他的班长职务。其实当局早就想不让钱明当班长了,因为钱明当了右派班长后,从不汇报右派思想,更不肯说班里难右们的坏话……

钱明被派去烧窑炼木炭,这是农场当局利欲熏心,把森林中的名贵树木伐下炼炭换钱。在一个寒冬的晚上,钱明为了保暖,关上了烧窑室的窗户,他和隔壁烧窑的国民党起义空军飞行员刘飞聊天,各自谈起自已的遭遇。刘飞在静听钱明对往事的介绍时,钱明突然没有了声音,刘飞还以为钱明熬夜累了发困。但当他看到钱明窑里的柴火掉在外面,钱明却没有一点反应时,他知道不好了,于是赶紧跑了过去,把他拖到外面。

钱明半小时后才苏醒过来,他问刘飞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刘飞告诉他,刚才你中煤气毒了,如果不是及时发觉,误了时间恐怕今晚你不是被火烧死,就是被煤气熏死。

钱明被派到蔬菜队,在玻璃房培殖蔬菜,这个工作在室内,既轻松又舒服,所以钱明把这当成疗养院。一晃间几个月过去了,但新的灾难又降临。一天下午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大家正在忙着关门窗,这时钱明的一本播种种子记录本被大风刮到桌子底下去了,他钻到桌底下去拾,忽听一声巨响,玻璃顶被狂风刮倒,钱明和六名难右都压在玻璃房底下。

暴风雨过后,难友们听说蔬菜玻璃房倒塌,刘飞主动带着其他难右赶到现场抢救。他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扒开玻璃房、抬开钢架寻找埋在下面的难右,找到了被压死的顾小琪、尤龙泉、张春付、李付春和满身是血还剩一口气的周全荣、邹福生,但就是不见钱明的下落。后来刘飞扒开一张桌子,在桌子底下找到昏厥过去的钱明。因为钱明受的是外伤,所以没有生命危险,就这样钱明在北大荒经历了五次劫难,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听说有很多红卫兵借串联为名逃到香港去了,如今我们在广州,一跨就到香港,何不趁机也逃到香港去,尝尝那里资本主义生活到底是个啥样子。
  • Heaven
    他们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来报仇,所以越想越恶心,越想胃里越难过,一股腥味不断地往嘴里冒,结果呕吐不止,吐到连胃里的黄水也吐了出来。
  • Heaven
    难道你毛泽东派潘汉年去勾结日寇,达成共日联合夹击国军的秘密协定,甘愿当汉奸、做民族败类的卖国贼,倒成了革命?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这是秦刽的卖国逻辑。
  • Heaven
    红旗大队先是在室内把人打死,然后用板车拖到芦苇荡去埋葬。后来觉得很费事,所以就采取把还没有处死的活人统统押到芦苇荡用绳索勒死,等不到他们断气就扔进芦苇荡埋土。
  • Heaven
    他看到满城都是不上学的红卫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烧和抢劫。只是毛泽东妄想通过文革,可以稳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领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杀人放火不仅在国内点燃,他还计划把火引到国外去。
  • Heaven
    阿贵在大队部的斗争会上被打死以后,被造反派扔下楼时,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树的树枝挡住他的身体后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贵身体没有受到多大损害。
  • Heaven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在学校追求进步,热爱自由民主,为共产党夺政权牺牲的人,革命成功后却会遭受几十年的苦难?
  • Heaven
    但现实是人民天天在挨饿、死殍遍野,当官的骑在人民头上,任意的欺压宰割百姓。每当看到这些我们在阴间地府,为这批受苦受难的同胞哭泣难过。
  • Heaven
    他给各村农民修理可以欠账,没有钱只要给上一点山芋之类东西也可以。他一面给人修理,一面还给人讲三国、水浒、西游记一类故事,所以他一进村就会聚集不少民众找些东西来给他修理,所以生意不错。
  • Heaven
    当初你们骗我们,农村这样好那样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肯带头去农村?为什么一些不肯去农村的工人以后照样安排在厂里工作?为什么在我们到农村去的几年时间里,厂里陆续招了不少年轻人当工人?你们完全违背承诺,说话等于放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