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婚约娶盲女 得善报一年获八子

文/周晓辉
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中的迎亲队伍。(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3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古人守信讲义。关于信义,古人留下了许多至理名言,如“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许诺,纤毫必偿;有所期约,时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关坚守信义的故事数不胜数,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清朝蜀中(今四川中部)有一豪门大族的公子,在十六岁时聘某氏为妻。未及娶亲,未婚妻就因病突然双目失明。女方家便给男方家写了一封信:“小女福薄,现身有残疾,无法侍奉贵公子,请撕毁婚约,任君别娶。”当时,如果男方家毁掉婚约,对女子的名声很不好,这个女孩子就未必能嫁得出去了。

公子的父母就询问儿子的意见,公子说:“小姐并非生下来就是盲人,是在受聘后才致盲,这是天意。况且已经被聘为儿子的新妇,儿子不忍心弃之不顾。”父母深以为然。

随后,男方家将公子之意告诉了女方父母,女方父母为之感动,遂为其另外选了三名绝色女子作为妾室陪嫁过去,三人的嫁妆也都非常丰厚。

在一个吉日,男方同时迎娶四人,众人都很羡慕,而陪嫁的三人感念主家的恩德,每日侍奉新夫人都十分恭敬谨慎。公子亦待夫人温柔体贴。

过了一年多,夫人和三个妾室先后怀孕。等到生产,不仅都是男孩,而且都是双胞胎,于是,一年中公子得了八个儿子。古往今来,这无疑是件稀罕事。世人在慨叹之余,都说是公子不忍抛弃盲妻,积累了很多德行,所以才获得如此善报。

据说公子的先祖也多有善行,诚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清 徐扬《姑苏繁华图》中的嫁娶场景(公有领域)

类似的故事在宋代也有。与宋代大文豪苏轼处于同期的刘庭式,是章丘名贤,以高风亮节卓异之行而闻名。在苏轼任密州(治所在今山东诸城)知州时,刘庭式以殿中丞任密州通判。

苏轼曾在给弟弟苏辙的信中提到刘庭式,说他是位懂得礼仪之人。在未考中进士之前,曾“议娶乡人之女”。不过,虽然有了婚约,但尚未送聘礼订亲。按照古制,没有纳聘,还算不上订婚。

后来,刘庭式考中了进士,而那个女子因病而双目失明了。由于女子家本就是贫穷农户,这下雪上加霜,更加不敢向刘庭式提及婚约之事。有人劝刘庭式娶盲女的妹妹为妻,刘庭式听后笑答:“吾心已许之矣。虽盲,岂可负吾初心哉?”最终,他娶了盲女为妻。

婚后,刘庭式把盲女接到了任所,两人十分恩爱。过了几年,盲女在密州去世,刘庭式十分悲伤,哀痛之情经年不减,一直不肯再娶。

一天,苏轼问他:“哀生于爱,爱生于色。今君爱何从生、哀何从出乎?”大意是爱源于美貌,有爱才会在对方死后哀伤。在很多人眼中,你娶了盲女,与她相携一生,是一种义。那么你对她的爱是因何而生?你的哀伤又是从何而来?

刘庭式回答道:“吾知丧吾妻而已。吾若缘色而生爱,缘爱而生哀,色衰爱弛,吾哀亦忘,则凡扬袂倚市,目挑而心招者,皆可以为妻也耶?”

大意是我只知道死去的是我的妻子,不管她是否能看见。如果一个人能因色而生爱,因爱而生哀,容颜老去就不爱了,哀伤亦淡忘,那么那些在街头穿得漂亮,卖弄风流、让人心动的女子难道都可以娶回家为妻吗?

苏轼听了刘庭式这番话后,深为赞叹,说道:“子功名富贵人也。”

苏轼其后还对其他人说,刘庭式的品行和西晋时的羊祜差不多,他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会得道而成正果。当时人们还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但事实证明苏轼的预言是正确的。

在苏轼说这番话的八年后,有人从庐山来,告诉苏轼,说刘庭式在庐山监太平观,绝粒不食,面目奕奕有紫光,他上山下山,往返六十里而步履如飞。后刘庭式以高寿终,亦或是成仙得道吧。这难道不也是福报吗?@*#

参考资料:

《洞灵小志》
《宋史》
《东坡全集》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关于窦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关汉卿的杂剧。不过,窦娥的冤情和上天感应,在历史上却是有实例的,主角是汉代山东省郯城县的东海孝妇周青。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之语,从来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恶者,报应或随之而至,或延后一段时间,乃至来世,但却从不爽约,只为让世人知晓天理昭昭、神目如电,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说几个。
  •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 闪电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 人的命运、生死、福禄、姻缘皆有定数,此话不虚。不过,人的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恶。行善可以延长寿命、得福禄、来世得福报,行恶则会使寿命缩短、福禄不再。明朝袁了凡写的《了凡四训》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 老子云:“人行阳德,人自报之;行阴德,鬼神善之。”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