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不图利不贪色 冥冥中自有神明护佑

文/颜丹
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018
【字号】    
   标签: tags: , ,

老子云:“人行阳德,人自报之;行阴德,鬼神善之。”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历代有许多修真之人、大德之士也都曾讲过医术与天道间的因果关联。明朝的“虞山儒医”缪仲淳在《祝医五则》一篇中谈到,医者“当勤求道术,以济物命。纵有功效,任其自酬。勿责浓报。等心施治,勿轻贫贱。如此,则德植厥躬,鬼神幽赞矣”。唐朝贤相陆贽曾说:“医乃仁慈之术,须披发撄冠而往救之可也。否则焦濡之祸及”;“今见医家后裔多获余庆,荣擢高科,此天道果报之验”。

据《太微仙君功过格》中记载,“以符法针药救重疾,一人为十功;小疾,一人为五功。如受病家贿赂,则无功。”于是,南宋名医张杲在《医说》中写道,“医者当自念云:人身疾苦,与我无异。凡来请召,急去无迟。或止求药,宜即发付。勿问贵贱,勿择贫富”;只因“专以救人为心,冥冥中自有祐之者。乘人之急,故意求财,用心不仁,冥冥中自有祸之者”。

张杲有一同乡,名叫张彦明,“为医而口终不言钱,可谓医人中第一等人”。凡僧人、道士、兵士或贫苦之人来求药,他从不收受其药费,甚至还将自家的钱粮施舍给他们。对来求药的人,他不看花费多少,只想着如何让病人康复痊愈。哪怕要多给人家配药,也必不让那人再携钱来买药。对于病情严重的患者,他总是选用上等的药材,以此来宽慰病人,始终不提钱的事。

对来求药的人,张彦明不看花费多少,只想着如何让病人康复痊愈。图为明 仇英《清明上河图》之药房。(公有领域)

有一天,城中起大火,周围的房舍都烧光了,唯有张彦明的屋舍能在火海、烟焰中幸存下来。还有一年,张彦明所住的村子恶疾盛行,但只有他一人未染病。他的儿子是读书人,后来在乡试中一举夺魁。他的两三个孙子也都是风姿俊爽、心胸宽厚之人。张杲很感慨地说,这真是“神明助祐之”、“天道福善之”。

同样都有着不凡的医术,张彦明能“以救人为心”,而宜兴有位段承务却“故意求财,用心不仁”。不是特别有权势的人来请他,他都不会屈从前往。北宋名臣翟汝文住在常熟时想见他,得托平江守梁尚书邀请他,他才肯去。

有一次,平江有位富人得了病,想求段医去诊治。段医说:“这病只需服用数剂汤药即可痊愈,但非得付给我五百千钱不可。”最初,富人只想付一半,不想段医竟拂袖而去。无奈之下,富人答应会支付全额的诊费,还表示会多付五十星作为药资。段医听后,又提出将药资增至一百星。

不久,富人的病好了,段医所获颇丰,满载而归。途中夜宿旅店时,梦见有朱衣人对他说:“天帝让你行医救人,你却用医术来敛财牟利,当真无半点仁心,现要将你杖脊二十,以示惩戒。”说完,便下令让左右行刑者将段医拖出去鞭打。第二天,段医醒来,顿觉背脊疼痛。于是他让人来看,竟发现他背上果真有被打过的痕迹。后来,他到家没几天就死了。

不久,富人的病好了,段医所获颇丰,满载而归。示意图。 (fotolia)

神传汉字博大精深,“利”字右侧竖着刀,“色”字头上悬着刀。可见,利与色都是本该谨守医德、医道的医者之大忌。被上天赋予了悬壶之术的人,若不为金帛所动、色欲所诱,才可得到神明的助祐。

宋朝时,仪州华亭邑丞之妻李氏病危,经当地良医聂从志诊治后活了下来。李氏貌美却十分淫荡,她看上聂从志的英俊相貌,因此想要勾引他。一天,邑丞去了旁郡,李氏便趁机装病,请聂从志来诊治。

他来后,李氏对他说:“我差点儿就入了鬼录,赖君得以复生。君于我有救命之恩,用世间万物都不足以报答,现下我愿以身报偿,供君枕席之奉。”聂从志听完这话,吓得跑了出去。到了晚上,李氏又精心装扮了一番,再去找聂从志。两人推搡之间,聂从志扯断自己的衣袖,再次逃出门去。他还守口如瓶,一直未曾与旁人提过此事。

一年多后,仪州推官黄靖国病得不省人事了,一日迷迷糊糊被阴间的官吏带到地府。回来时走到河边,见有狱吏正剖开一位妇人的肚子,将她的肠子拉出来清洗。旁边的僧人对他说:“这是某官之妻,她想与医者聂生私通,可聂生是有德之士,没答应。本来他的寿命只有六十年,因守此阴德,便可再延寿十二年,且他的后世子孙代代都会有一人做官。至于那位淫荡妇人,她失去的将会与聂生得到的一样多。阴间狱吏濯洗她的肠胃,就是为了祛除她的淫邪之欲。”

黄靖国与聂从志素来交好,他病好之后,就去拜访聂从志,并私下问他是否遇到过那样一位妇人。聂从志听后,吃惊地问道:“这件事只有我与那位妇人知道,你是如何得知的?”黄靖国就把那日在阴曹地府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他。后来,聂从志果然有一子登科。他的孙子也很有抱负,至南宋绍兴年间,当上了汉中雒县的县丞。

后来,聂从志果然有一子登科。图为宋朝的科举考试情景。(公有领域)

当时,因不贪色而得福报的不止聂医一人。北宋宣和年间,有位士人常年抱病,百治不愈。当地一位名叫何澄的医者医术精良,于是士人的妻子便把他请到家中。这位妇人将何澄带进内室,对他说:“我丈夫抱病多年,我把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现下没钱付药费,只能以身相酬。”何澄听了,很严肃地拒绝她,说道:“小娘子何出此言,你放心,我定会为你的夫君好好治病,让他痊愈。你切不可行此举来玷污你我的名节,让旁人知道了,还以为我的医术不行呢。若真干了伤风败德的事,没有人诛,也会有鬼责的。”

没过多久,何澄就医好了那位士人的病。一天晚上,何澄梦见自己被人带进神祠,一位判官对他说:“你治病救人有功,而且没趁人之危、与良家妇女行淫乱之事。所以天帝下令赐你五万贯钱,还要给你官当。”

几个月后,东宫太子患疾,御医们都治不好,皇帝下诏要请民间的大夫来诊治。何澄应了诏,用自己调配的汤剂治好了太子的病。朝廷恩赏他,赐给他三千贯钱和初品官的官位。从此,何澄声名鹊起,他的医术在京师久盛不衰。这当真是应了老子那句“行阴德,鬼神善之”!@*#

参考资料:

《医说》
《夷坚志》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 闪电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 人的命运、生死、福禄、姻缘皆有定数,此话不虚。不过,人的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恶。行善可以延长寿命、得福禄、来世得福报,行恶则会使寿命缩短、福禄不再。明朝袁了凡写的《了凡四训》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 古人守信讲义。关于信义,古人留下了许多至理名言,如“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许诺,纤毫必偿;有所期约,时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关坚守信义的故事数不胜数,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 不管人是否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是不虚的,人的善念恶念、人的善行恶行,都逃不过上天之眼。积德行善者,自是福报相随,或早或晚,或惠及自身,或报与子孙后代。中国古籍中记载的相关故事并不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