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95)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三章 遍地饿殍

遍地饿殍人祸造冻饿累气大死亡

亩产吹牛十数万农民口粮全征光

追加征购反瞒产粮食满仓不救灾

宁可饿死四千万可怜难右劫难逃

由于毛发动的大跃进、大吹牛、大征购,造成大饥荒大死亡。被毛共驱赶到北大荒、夹边沟、茶淀等地劳改农场劳改的右派是首当其冲的饿死鬼,成了毛共最早的牺牲品。

一个星期日的晚上,大家饿得不想政治学习,因此都聚集在宿舍大谈吃不饱饿肚皮。

高明明首先开场,他说现在食堂供应的窝头越做越小,玉米粥越来越稀,白菜汤里只有几丝菜、几点油,饿得大家哇哇直叫,营养严重缺乏。

难右们为了活命度过大饥荒,把自已带去的皮带、皮鞋等物品都熬烂了吃下充饥,有的还拿牙膏放在粥里打糊了吃下去,更有甚者晚上学习开会腹中饿得难受,把自已旧棉被中的棉花絮,撕成小块吞下肚去填肚皮,很多男右饿得生殖器肿得像只烂茄子。

但农场这群坏家伙,他们不顾右派死活,加紧逼迫大家干活,还要天天学习, 斗批会开到深更半夜。现在右派们个个饿得连走路也走不动,奄奄一息。

刘飞说国家给我们的24斤口粮和每天的出勤补贴都到哪里去了?这时钱卿升从外面回来听了大家的谈话,插嘴道,你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粮食都被劳改干部吃掉了,他们不仅吃我们的,而且还偷回去给家里人吃。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毛泽东指挥下搞吹牛比赛运动,粮食从实际只有几百斤一直吹到十三万斤,粮食产量已超过美国。

毛泽东一会儿吹牛,要在15年超美,过了几天又说三年超英、五年赶美,一天要等于二十年。我们农场 也已上报亩产上万斤,明明是牛皮,却有些御用文人和伪科学家昧着良知帮着吹牛说谎。

在我国的历史上也经常发生饥荒,那是因为天灾、战乱或瘟疫造成,而涉及面只有个把省份。而在共产党统治下,饥荒是全国性的,时间有4年之久,饿死的百姓有3,775万余人,造成这么多人饿死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

接着钱明介绍说,我听总场监牢里走过全国各地的犯人李福生告诉我,他是从西康因饥饿逃窜到全国各地后被抓劳改。他说西康的藏民饿到刨棺材吃死人,并把死人头砸成糊糊,混上青稞皮吃。他们还从马粪里找未消化的谷粒吃。西藏原有寺庙2,500座,现在只剩下70座,僧尼11万人现在只剩下7,000人,有400名被送去劳改,但其中只有100名活着。60年61年关进扎其劳改营时有17,000人,但饿死了14,000人。大铅矿只有百分之四的人活了下来。劳改农场每天有一马车死尸拉到田地埋了当肥料。

李福生说,我经过的康定青海西宁、雄白、神术、马鬃山等地的农场,粮食减到每人每天只有吃42克,所以都有万人坑。在那里死人散出的阵阵恶臭,几里以外都能嗅到。

共产党宁可看着农民一个一个地饿死,也不准农民逃荒求生,我是冒了死外逃的,在各地转来转去。后来逃到蚌埠车站后被抓,在收容中心每天叫我们抬死尸。后来听说上海设立外地人营地,我就逃出收容中心,在皖无为县,结识上万难民一起逃去上海,但到南京时受到军警拦截,开枪打死难民无数。

上海去不成,我就向北流窜,在去东北的火车上每天看到从车上抬下10多具饿殍。由于饥饿逼得百姓无路可走,所以全国各地群众纷纷拿起武器反抗共产党暴政。

钱明叹气道,我想不通,共产党只统治了短短的十来年,竟给国家人民造成如此巨大的灾难。

刘旭说,这就是毛共的伟大光荣正确,这是因为他把敢说真话敢批评共产党缺点错误的人一棍子打死的恶果,但这个苦果应当由毛共去吃,不该降临到中国人民的头上,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钱明又说,想不到共产党夺得了政权,对帮助和养育他们的父老乡亲竟如此残酷无情,它连封建王朝都不如。

钱明最后说,我们遇上了中国历史上最大人祸大饥荒,身处逆境,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逃过劫难,见到光明和家人团聚。

八月中秋节到了,这群失群离散、远离亲人的右派在荒无人烟的北大荒,忍受着精神肉体上的折磨,现在又受饥饿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肿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农场当局还要用欺压手段,逼迫他们出工干活,给患严重浮肿者只是开点麸皮米糠豆渣一类所谓营养品而已。

天气越来越冷,浮肿越来越严重,体质差的就一个个地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含冤离开人世。弄得人心惶惶,惊恐万分,大家都想逃出难关,回家和家人团聚。为了能活下去,有些右派丧失人格和尊严,在班里常常为多分一点、少分一点饭菜而吵架。

有一次一个从印尼为共产主义作贡献回国的华侨肖建荣,他家人给他汇钱时得了一些侨汇券,他托人从侨汇商店买回奶粉、葡萄糖等商品,但第二天物品不见了。同住一起的难右对此十分懊丧,为了摆脱嫌疑,大家主动帮助肖建荣搜寻,结果在体委工作的曾德松箱子里发现,于是七嘴八舌地审他。

他说我穷死饿死也不可能偷吃他的东西,定是有人不怀好意栽赃陷害。他这样一说把众人气坏了,于是把他捆绑吊起打他。后来他说了实话,他说我家中有年老父母和妻室儿女,但我当了右派,工资减了一半,为了养活他们,自已省了又省,身体不好。看到难右一个一个倒下去,我自已死不足惜,但我的父母家人叫谁去养,为了活命,丧失人格动手偷窃,请你们狠狠地把我打死,免得我在这个共产党社会受罪……。

众人听曾德松一说,大家也都想起自已的苦难。肖建荣说道,我们都是天涯落难人,都上有老下有小,理应相互帮助共度难关,我的条件要比你强,这奶粉葡萄糖就算送给你吃吧。

不久三分场粮库部分粮食被盗,后来抓到三个留场劳动的农民杨小庆、杨锡华和姚国仁,按毛共指示偷窃粮食一律按现行反革命论处,不久三场开公审大会,当众枪决示众,杀鸡儆猴,威慑民众。

田野里的玉米、大豆、花生、白薯还没有成熟,难右们实在饿花了眼睛,他们在下工回家的路上偷偷挖花生、白薯和玉米吃,一直持续到收割进仓为止。当大地没有作物充饥,这些难右就在野外找野菜。当这些也没有时,他们就在田野挖昆虫、田鸡、老鼠、蛇吃。

有个机床厂的高级工程师金文永在田野挖到一窝肉老鼠,他竟当着大家的面,一只一只地活吞下去。还有一个报社记者吴志中在山林捉到一条毒蛇,但还不曾打死,他先把蛇头咬下,拉下蛇皮就往嘴里吞,一会儿把蛇吞进了肚里。

有一次钱明在厕所里碰到一位文化局的周永泉,钱明问周永泉,在这大荒年,很多难右都饿成浮肿病、胖头胖脚,我看你身体不错,不知你是怎样保养身体的?周永泉道,说来惭愧,还是不说吧。钱明说,为了活命大家都顾不得面子了,你还是给我介绍介绍经验。

周永泉说,饥荒初期我饿得头昏眼花,连路都走不动,但狠心的农场还逼着我们干活,我想这样下去定要在这大饥荒中死去,这时我想起了小时候因体弱多病,母亲经常找蛆,包在团子里给我吃,经过一段时间我的身体真的好了起来了。为了活命,我就学习母亲的办法,每天早晨在没有人的时候,到厕所拾蛆,把它洗干净,每天吞下。我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要张大了眼睛,看看那些丧尽天良作恶多端的人到底有什么下场。

周永泉言毕问钱明,你的身体比我强,那你是怎样保养的?钱明说我除了死人不吃,几乎凡能捕捉到的动物都塞进肚里,我赶车时经常钻进旁边田地,摘取成熟或不成熟的庄稼往嘴里塞……

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红旗大队先是在室内把人打死,然后用板车拖到芦苇荡去埋葬。后来觉得很费事,所以就采取把还没有处死的活人统统押到芦苇荡用绳索勒死,等不到他们断气就扔进芦苇荡埋土。
  • Heaven
    他看到满城都是不上学的红卫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烧和抢劫。只是毛泽东妄想通过文革,可以稳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领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杀人放火不仅在国内点燃,他还计划把火引到国外去。
  • Heaven
    阿贵在大队部的斗争会上被打死以后,被造反派扔下楼时,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树的树枝挡住他的身体后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贵身体没有受到多大损害。
  • Heaven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在学校追求进步,热爱自由民主,为共产党夺政权牺牲的人,革命成功后却会遭受几十年的苦难?
  • Heaven
    但现实是人民天天在挨饿、死殍遍野,当官的骑在人民头上,任意的欺压宰割百姓。每当看到这些我们在阴间地府,为这批受苦受难的同胞哭泣难过。
  • Heaven
    他给各村农民修理可以欠账,没有钱只要给上一点山芋之类东西也可以。他一面给人修理,一面还给人讲三国、水浒、西游记一类故事,所以他一进村就会聚集不少民众找些东西来给他修理,所以生意不错。
  • Heaven
    当初你们骗我们,农村这样好那样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肯带头去农村?为什么一些不肯去农村的工人以后照样安排在厂里工作?为什么在我们到农村去的几年时间里,厂里陆续招了不少年轻人当工人?你们完全违背承诺,说话等于放屁。
  • Heaven
    搞大跃进瞎指挥,因而工农业生产遭破坏,物资严重短缺,没有原料,没有资金,很多工厂的建设项目下马或停产半停产。
  • Heaven
    土地都已被共产党以合作化为名收归集体,而且对农民的农副产品实施统购统销,因此粮食、棉花、大豆全都征购了去,农民不够吃只得天天喝粥。后来搞人民公社大跃进更把农村搞得天昏地暗,神魂颠倒。
  • Heaven
    有的则骂共产党骗我们到这里来保家卫国当炮灰,现在把我们扔在这里。陈坚和刘福仁二人和其他逃亡的军人自己的性命还难保,哪能管得了这些,只是应付几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