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97)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北边树下的张如迅在想,我把很多优秀教师斗成右派,害得他们妻离子散,在这里受苦受难,如今我也在这里劳改,妻子被迫离婚,子女与我划清界线,断绝父子关系,这是我害人者应得的报应,咎由自取活该。

侨联的孙仁庆在树下哭泣,他舍不得妻子和孩子,后悔当初不该听了共产党的谎言,从家中偷了10根金条救共产党的急,如今换来了一顶千斤重的帽子,害了家庭。如今妻子调离工作,子女不能报考大学,我在世上受辱受苦挨饿,还不如一死了之。他想写份遗书,把这一代人受苦受难的历史告诉后人,控诉共产党的暴行。但没有纸笔,最后他想将声音留给后人吧,于是他大声吼道:“共产党残害众生,罪恶滔天,天理难容!”

刘旭听到了树林中发出的这一吼声受到启发,禁不住也大声呼喊:“大雪纷飞,腹中饥饿,有家不能归,葬身雪地,苍天在上,造恶者必断子绝孙,遗臭万年!”

朱育新听了,心想临死之前再也不怕谁来迫害了,我也要留几句话给后人,他用足了力气大喊:“大大小小的刽子手,你们听着,搞阴谋,耍诡计,害无辜,丧尽天良,不得好报。”

这时在山前山后雪地上行走的难右,突然听到从山林里发出阵阵的惨叫,声音在天空、山谷和雪地上回荡,大家听了既悲伤又愤怒,既恐惧又无奈,个个毛骨悚然,含着眼泪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走去。但是他们走不动了,因此很多人倒在雪地里,有的再也爬不起来。

钱明看到这惨景,难过得肝肠寸断,他无能力去救他们,想来想去悲痛欲绝。最后他决定快步赶回场部向场部汇报,求他们派车派人去救助埋在雪地里的难右。但走到一个转弯处,钱明脚下被一个东西一绊,跌在雪地,他伸手一摸,发现雪中埋着一个纺工局的名叫岳子月的女右。钱明想,如不及时将她救回宿舍,岳姑娘不久就要冻死在雪下。他看看已离农场不远,于是他将她背回女宿舍。随后他又跑到场部向王书记报告,要求紧急派车派人去抢救难右性命。

谁知这个丧失人性、丧心病狂的王书记竟无动于衷,回答说,你们能出工干活,就一定能收工回来,你干嘛那么焦急,再说这么大的雪,牲口冻坏了怎么办,明年春耕生产靠什么完成,这是考验你们这些人是真爱党爱国,还是假爱党爱国的机会。

他拒绝发车去救难右。钱明在回宿舍的路上跺脚含着眼泪说,右派的生命连牛马都不如,共产党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畜牲。

第二天,高度近视的高明明调到养鸡场养鸡去了。第三天晚上又下起鹅毛大雪,养鸡场的周双根队长来通知高明明,天气特别寒冷,为不让鸡冻死,晚上也要给鸡饲料吃,今晚你值夜班给鸡喂饲料,所以你去鸡场之前,先去仓库取一袋鸡饲料。

仓库离鸡场约一里多路,于是高明明只得起床,穿上棉衣拿上手电筒,在刺骨寒风下,背着一袋饲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行走。他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沟,所以走路比蚂蚁还慢。他滑倒爬起来,又滑倒又爬起来,反反复复不知跌了多少次,这么短短的路程,他竟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快到鸡舍时不幸摔进路边的沟里,他爬来爬去爬不上去,鹅毛大雪不停地飘,一层层堆积在他身上。他想今晚会活埋和冻死在这里,于是他开始向难右们大声呼救。但难右住的宿舍离此有近百米,而且门窗紧闭,用被子蒙着头睡,哪能听得见呼喊。

当他精力用尽,喊不动时,他只好哭泣地对妈妈说道,妈妈,你守寡养育我大,还培养我上大学,吃尽千辛万苦,孩儿养育之恩未报,遇上了毛共设下的罪恶陷阱,孩儿跌进了万丈深渊不能自拔。现在又跌进雪沟里,性命难保,看来孩儿今生不能尽孝,为母亲养老送终了,我只能来生投胎,效犬马之劳,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了。言毕再也动弹不得,大雪一层一层覆盖在他的身上。

早上大家吃过早饭,但不见高明明回到宿舍,于是钱明就到鸡场去找他。鸡场队长说,高明明去拿鸡饲料后始终没有看见他的人,不知他到哪里去了。

钱明听了心想,大雪天晚上叫1,000度近视的人夜里拿东西,至今失踪,凶多吉少。他回到宿舍把这不幸的消息告诉大家,个个都为高明明的安危担心。他们冒着风雪四下寻找,但均无音讯。后来有人在鸡场旁边的雪沟里发现一个高墩,于是钱明等几个难右跳下雪沟里扒开雪堆,见到冻僵了的高明明的尸体。

钱明对这个有学问有才华的青年的死十分悲痛,又对养育他成长守寡的母亲失去儿子,无依无靠感到难过。他暗暗骂道,共产党你这个害人精作孽深重,早晚必得报应。这场由农场安排的抢收和随后的大雪,害死了19位难右的宝贵生命,后来这些人都被抛进了万人坑完事。

在北大荒和其他改造场所,当局不让右派们回家探亲,也不让亲友探望。右派们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过二年,他们为了摘帽拼命冒死劳动,因此累死、工伤死、饿死,和自尽死了许多有才华良知诚实善良的右派分子。

在这二年中,共产党也假惺惺地开过二次为右派摘帽的会,第一次是59年庆祝国庆10 周年,钱明连队100多名右派,只摘掉二人的帽子。第二次是60年冬季大批右派饿死,为安抚这些人又开摘帽大会,但二次摘帽总数却只占右派总数的5%。在每次大会上王书记都谈起共产党如何治病救人宽大为怀,如何说明右派改正错误,重新回到人民怀抱。

因为被摘帽的右派都是饿得快要死的人,所以这位书记开完会后,就到他的床位上去宣布。这时有个支着拐杖叫徐子达的右派,听到书记宣布他摘帽,立即站了起来,有气无力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但声音越喊越小,最后倒在地上死了。

原工业局的牛国忠见到王书记来,激动万分,猛地从床上坐起,说道共产党给了我重新做人,回到人民的怀抱,我今后要十二万分努力工作,为党和社会主义作出贡献,以报答党和毛主席的恩情。牛国忠躺下去后,再也不动了。

后来钱明私下对难右们说,我们都是好人,他们害了我们,还要扮做善人为我们摘帽,这种不恢复名誉不回原单位工作,不恢复工资级别,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摘帽,实质上摘了帽,仍然把我们当成劳改释放犯,像这样的摘帽又有何用,而且按他们每年摘掉2%右派帽子,要轮到每个右派的头上得花上50年时间。

我看毛共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这个反面教员永远做下去,长期放我们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把我们折磨死,达到自然消亡目的。我真不懂明明共产党设阴谋诱骗害了我们,还强迫我们在北大荒改造受罪,害得我们有国难报,有家难归,妻离子散,死了扔进万人坑,有些人到了快死的时后还要我们向这帮子罪恶滔天,血债累累的刽子手感恩。我想的不是感恩,而是向他们讨还血债,还我公道,迫使他们向天下无辜受害的人民谢罪的问题。

郭志华说,共产党的王书记在会上讲得多好听,什么治病救人宽大为怀,真是一片胡言乱语,张了眼睛说瞎话。共产党不会不知道,在全国劳改劳教和农村中强迫进行改造的右派已经被害死了几十万以上了。

郁友泉说,毛泽东搞引蛇出洞,陷害好人,把好人打成右派,送到农村或劳改劳教场所强迫劳动,完全侵犯人身自由和尊严,既没有通过人大讨论批准和授权,所以完全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犯罪。反右运动是毛共陷害忠良、杀害无辜、指鹿为马的开端,我看中国人民无穷无尽的灾难还在后头呢!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英国泰晤士河
    一个死而复活却无法言语的女孩,三个渴望弥补丧亲之痛的破碎家庭,跨越人间与冥界的河流,会带着他们迎向什么样的命运……即使故事在本书的最后一页宣告落幕,河畔的人们仍将继续在雷德考的渡口操舟行桨,让众生的故事交织汇集成生生不息的巨流河……代代相传,直到永远。
  • 一个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温暖屋内的爱丽丝与小黑猫玩“假装”游戏,玩着玩着,却爬上了壁炉台,穿过如薄雾般的镜子,来到了一切都与现实世界颠倒的镜中世界。镜中世界是个大棋盘,爱丽丝成了当中的一颗棋,想成为西洋棋后的她开始下起了这盘棋……
  • 一个金澄澄的夏日午后,头枕在姊姊腿上昏昏欲睡的爱丽丝,突然间看见一只拿着怀表赶时间的白兔,满怀好奇心的她追着兔子,一起跳进了树篱下的兔子洞,随后展开了一连串的奇幻际遇……
  •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 彼得和乔留下了两则传奇。一则是他们伟大的努力,以大胆、轻量的创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为持久的成就是他们写下并流传的书。从他的登山生涯开始到最终,彼得的写作天分显露无遗。
  •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 拥有一切杰出家事女仆特质的菲莉希黛,办事俐落、进退有度、诚实忠心。可是,伴随她的却是一次次的挫折。她在失去依托与寻找的过程中却仍保持着简单的良善之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