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书金死了 谁是杀害聂树斌的真凶?

人气 4860

【大纪元2021年02月03日讯】2月2日,自供是“聂树斌奸杀案”真凶的王书金,被执行死刑。但是,法庭未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只是指控王书金强奸、杀害3人,另强奸1人,杀人未遂。

王书金落网16年后终被杀

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被抓捕归案后主动供述,自己犯下6起强奸、故意杀人案,包括发生于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的一起强奸杀人案。

时任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是王书金专案组的组长。王书金交代后,郑成月带王去石家庄市西郊的案发现场,王精确指认了现场。

王的供述还提到,石家庄西郊那起案子,作案后,他曾拿走死者一串钥匙,后来想到,钥匙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又返回现场,将钥匙扔回死者身边。

郑成月到石家庄西郊调查时,不知道“聂树斌奸杀案”。带路去现场的村干部说,1994年,这里曾发生过一起奸杀案,有个叫聂树斌的凶手,已被枪毙了。

“聂树斌奸杀案”的现场还原图显示,离死者7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而在聂树斌的所有供词中,从未提到这串钥匙。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等,判处王书金死刑,但没有认定王是聂树斌案的真凶。王不服,坚称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上诉至河北省高级法院。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也没有认定王是聂树斌案的真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0年11月9日,最高法院未核准王书金死刑,将案件发回重审。同年11月20日,邯郸市中级法院重审时,坚持不认定王为聂树斌案的真凶。

张越施压王书金说明了什么?

“搜狐聚焦”2016年6月11日发表文章称,2013年9月,王书金案二审前,时任中共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亲自坐镇邯郸,住了三天,强迫王书金翻供,即不承认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

张越插手此案,与一位原河北省政法系统的老领导有关:21年前,公检法曾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它证据,要求改判。该领导下令要杀,而且要快杀。(聂树斌案二审于1995年4月20日在省高院立案,22日提审,25日就出了判决书,26日出了死刑命令,27日就执行死刑了)。该领导后来调到北京任职,是张越的“盟友”、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上级。

从这些描述可见,这位“老领导”就是当年河北省政法委书记许永跃。

2014年2月24日,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在他公布的辩护意见中首次提及,在案件进入法院审理阶段时,河北省委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非法进入看守所,对王书金先诱导,后甚至刑讯,逼迫王书金改变口供,“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

当时,王书金告诉律师说:“我说事(指聂树斌案)是我干的,我就按实说,他们还说,如果我不承认这起案子,他们就会给马某某(王书金被抓前的同居女友)和孩子办低保。我说不管你怎么说,肯定对不起被害人家属及聂家人,我还是实话实说。”

“聂树斌奸杀案”的真凶到底是谁?

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被抓捕后的第二天,向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交代了他是“聂树斌奸杀案”的真凶。当时,河北省制造聂树斌冤案的所有势力都没有介入此案,王书金没有受到来自这些势力的任何压力,他当时的供述是最接近真实的。

其次,郑成月带王书金到石家庄西郊指认作案现场时,王书金“精确”指认了现场。

第三,王书金专门谈到了死者的一串钥匙。在“聂树斌奸杀案”现场还原图中,确实有一串钥匙。这串钥匙在聂树斌的所有供述中从未出现。

因此,无论从证据角度,还是从王书金案发后的整个表现来看,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从邯郸市中级法院的一审,到河北省高院的二审,到最高法院的第一次复核,到邯郸市中级法院的再审,最高法院再次复核,都没有认定王书金是聂书斌案的真凶。为什么?

2013年9月,时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到邯郸强迫王书金翻供,又是为什么?

很显然,从河北省政法委到最高法院,有人一直千方百计掩盖制造聂树斌冤案的真相。

杀害聂树斌的真凶是谁?

2016年12月2日,聂树斌被枪杀后的第7890天,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但是,直到聂树斌被冤杀26年后的今天,中共没有追究制造这起震惊世界的大冤案的任何人的领导责任或法律责任。

反常一:河北省政法委复查近十年,没复查出任何结果。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发表《一案两凶 真凶是谁?》,专门谈到在河南荥阳落网的王书金供认出与聂树斌强奸杀人案高度吻合的情节。这篇报导被全国几百家报纸转载后,立即轰动全国,震惊世界。河北省政法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复查聂树斌案,承诺争取一个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报告。然而,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聂树斌案时,河北省政法委复查近十年,竟然没有复查出任何结果来。

反常二:河北省高级法院复查七年,没有复查出任何结果。

2005年3月,看到《河南商报》的报导后,聂树斌的家人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申诉。2007年11月,最高法院答复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她的申诉材料已转至河北省高院,由河北省高院负责处理。聂家历任代理律师向河北省高院申请查阅卷宗五十多次,均被拒绝。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高院复查,长达七年多,河北省高院没有复查出任何结果来。

反常三:河北省高院“调查”四年多,无一人被追责。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的当天,河北省高级法院发表官方微博称:“将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训,并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展开调查。”如今,四年多过去了,河北省高院是怎么调查的,外界一无所知,只知道无一人被追责。

聂树斌被杀可能涉最高层黑幕

关于聂树斌被冤杀,追究具体办案人员的责任不难,因为公、检、法办案的人,都有名有姓。

但是,河北省政法委复查近十年,没有结果;河北省高院复查七年多,没有结果;河北省高院调查四年多,无一人被追责。从这些极端反常的情况看,问题很可能出在中共最高层。

2005年3月,《河南商报》关于聂树斌案“一案二凶”的报导,轰动全世界。国内外媒体作了大量报导。中国法律界的几十位专家、学者、律师为此案发声。在石家庄、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多次举办聂树斌案研讨会。聂树斌案被列为“当代中国十大冤案”之一。

2005年聂树斌案成为社会热点问题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是罗干。如果罗干将此案作为重点案件,责成河北省政法委必须尽快查出结果来,河北省政法委不敢久拖不决。

2007年11月,最高法院将聂树斌母亲的申诉转到河北省高院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如果周永康将此案作为重点案件,责成河北省高院必须尽快查出结果来,河北省高院不敢久拖不决。

但是,从媒体报导中,没有看到罗干、周永康对此案的任何表态。

聂树斌冤案是许永跃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时制造的。1998年至2007年,许永跃升任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同时任中央政法委委员。河北省政法机关对聂树斌冤案一直采取消极不作为的态度和做法,很可能与许永跃施加巨大压力有关。罗干与周永康对此案很可能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

当初,许永跃为何要“快杀”聂树斌?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很可能某中共高官急等换聂树斌的器官。聂树斌被枪毙时,年仅20岁零5个月。媒体有关于将聂树斌的器官移植到某高官身上的报导。对此,笔者无法证实。但是,聂树斌有可能是为某个中共高官而死。

许永跃的后台是江泽民

许永跃是何许人也?曾担任中共元老陈云的政治秘书达9年。陈云是提拔江泽民担任中共党魁的最关键人物。据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5月号披露,1989年“六四”前夕,江泽民突然被上调进京。当时政治局势紧张,江不知上调的真实意图,心烦意乱,又惊又怕,还按照中央办公厅的安排化了妆。当时,陈云的政治秘书许永跃,到机场迎接江,透露了陈云等元老要提升江担任总书记。原先不明就里的江吃了定心丸,非常感谢许永跃。

陈云1995年4月10日去世后,江泽民就成了许永跃的后台老板。1998年,江泽民提拔许永跃任国家安全部部长。从1998年至2021年,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四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都是江泽民的人。

由于许永跃、罗干、周永康都是江泽民的人,当许永跃力阻河北政法委、河北高院复查聂树斌案时,罗干、周永康都一声不吭,也就可以理解了。

那么,许永跃究竟为了谁杀了聂树斌?为什么制造聂树斌冤案者至今无一人被追责?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臧山:还有更大的“聂树斌”案
史海:聂树斌处死之日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刘青:聂树斌冤案虽改判枉法阴霾仍难散
马云龙披露一案两凶“聂树斌案”曝光始末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拍案惊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积电亟需水
【珍言真语】刘慧卿:林郑所说是中港式选举
车评:大容量轿跑 2021 Volkswagen Arteon S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