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埃及法老肉身不灭的神话

作者: 马继康

人气 290

悠悠尼罗河,如同渊远流长的古埃及文明。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就曾经说过:“古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没有尼罗河,便没有古埃及文明。”

孕育文明的生命之河

尼罗河由南往北浩浩汤汤进入埃及,在开罗附近散开并汇入地中海,以开罗为顶点,西至亚历山卓,东到塞德港,形成了尼罗河三角洲,这地区被称作“下埃及”,而开罗以南的狭长河谷地带则为“上埃及”。

从地图上看,尼罗河三角洲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睡莲,希腊人把这地区叫做德尔他(Delta),因为形状很像希腊字母里的“△”,狭长的河谷则是睡莲梗,睡莲也是今日埃及的国花。

正由于对尼罗河的依赖,古埃及人的活动都在河的两岸进行。古埃及人信奉太阳神,因此东边为日出之地,代表新生,一般民居与神殿皆在此处;西边为日落之处,象征死亡,以埋葬法老的金字塔及帝王谷为其代表,凡所有建筑皆以此信仰概念进行,滔滔河水也是运送金字塔石块以及巨大方尖碑的最好载具。

神殿建筑如尼罗河缩影

有一传说,底比斯主要的神明是阿蒙神(Amon),祂原本只是底比斯的地方神,但随着底比斯的地位愈趋重要,法老将一切功劳归功于阿蒙神,上行下效的结果,使得阿蒙神结合太阳神的力量,一举超越了其他神祇的角色。

为了荣耀阿蒙神,也或者说是法老为了与至高无上的阿蒙神取得君权神授的统治正当性,便纷纷兴建祭祀阿蒙神的巨大神殿。

对古埃及人来说,神殿是宇宙诞生的缩影,以土砖砌成的塔墙将人隔绝于外,形成神圣的空间,神殿都采东西向,遵循着日出日落的宇宙规则,让阳光都能射入神殿的最深处,塔墙上通常都刻有法老如何英勇击退敌人的浮雕,或是记录其功绩的方尖碑。

方尖碑记载着法老的功绩。(四块玉文创提供)

卡纳克(Karnak)神殿是底比斯众多神殿中规模最大的建筑群,它并非单一时期建造,而是由历朝多位法老持续扩建而成。从高耸塔墙进入的狭长通道,犹如从尼罗河的上埃及行向下埃及,通道象征尼罗河,塔墙则代表因尼罗河定期泛滥而形成的肥沃土地。

神殿内最壮观的是,由一百三十四根纵横排列整齐的巨大圆形石柱所构建的多柱厅,让人觉得仿佛走进石头森林般。圆柱顶端雕刻出莲花花苞的图形,原本多柱厅是有顶的,圆柱上的横石都依然保留着多样的色彩,可以想像当时的华丽。北面围墙刻的是塞堤一世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战争场景,而南面围墙则是最有名的法老之一拉美西斯二世对付西台帝国的卡叠什战役。

谈到埃及法老,就不得不谈到拉美西斯二世,他在位六十七年,不仅对外开疆拓土,对建筑的丰富热情使他留下了阿布辛贝神殿,今日路克索的神殿也多在他任内进行维修或加建。

从巨大的法老像当中,几乎随时都可看到拉美西斯二世的身影。在埃及,有句玩笑话:“如果看到法老雕像却不知道是谁的话,只要猜拉美西斯二世应该都能对中十之八九。”可见他好大喜功,甚至可能有某种程度的自恋倾向。

生命起始的推手“圣甲虫”

走到卡纳克神殿最深处的神殿中心,供奉着阿蒙神、祂的妻子姆特与儿子月神孔苏,旁边的人工湖泊,是供祭司与法老在举行仪式前净身的圣湖,圣湖旁还有花岗岩雕刻的圣甲虫。

在古埃及,圣甲虫是太阳日出时的化身,它产卵衍育后代,就如同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由小变大的过程,同样都蕴含了生命的起始。只见一群人围着圣甲虫像不停旋转,因为据说逆时针围绕它走上七圈,心中默念的愿望就可以实现。

围绕植物开展的文明

在古代,古埃及人在新年节日奥佩特节(Opet Festival)会把底比斯三神:阿蒙、姆特及孔苏自卡纳克神殿移往路克索神殿驻跸约二十四天,然后再把神像循原路运回卡纳克神殿,沿途任人瞻仰,颇有台湾妈祖出巡绕境祈福的意味。路克索神殿的内墙上雕刻庆祝奥佩特节的情景,祭司、歌者、舞者和圣牛组成的游行队伍围绕在神像旁,当时热闹场景仿佛跃然墙上。

纸莎草是另一种生长在尼罗河流域的植物,最主要的用途是制作古埃及最普遍的书写材料。许多的历史藉由莎草纸得以保存,让今人得以一窥古埃及的堂奥。

帝王谷法老墓室的彩绘。(四块玉文创提供)

埃及热,一窥地下神秘墓穴

路克索西岸除了法老的帝王谷外,还有皇后谷与贵族陵墓区。帝王谷的出现,其实是因法老担心自己的木乃伊被盗而无法顺利复活所做的隐藏设计,但多数的盗墓者都是曾参与陵墓建造的工匠,所以六十四座地下墓穴几乎无一处幸免。

唯独一九二二年,英国考古学家卡特发现的图坦卡门墓,奇迹般地保存完整,镀金马车、床、武器、凉鞋等五千多件古物出土,在当时掀起一阵埃及热。

心脏死后的重量

在古埃及人们认为,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贩夫走卒,死后都必须接受冥王欧西里斯的审判。人们相信,审判时会在冥王前将心脏与正义女神玛特的羽毛秤重,若是心脏较重,代表生前坏事做太多,心脏会被怪兽阿米特一口吞噬而无法永生,因为心是思考的泉源,亦是灵魂的所在。反之,便能上天堂。

因此帝王谷墓穴的通道虽然设计都各有巧妙,但在墙上通常都刻有《死亡之书》,这是为了教导死者在前往阴间途中,如何保护自己,避免路上妖魔的危害;以及审判时如何应答神明的问题。

新王朝是古埃及发展极其灿烂的时代,思想、财富、权力、疆域都曾经轰轰烈烈。就算法老们处心积虑地延续信仰带来的永生,但依旧不敌现实里统治阶级的腐败以及祭司阶级斗争所带来的衰落,导致古埃及自此走向纷争多扰,外患不断入侵的暗黑时期。

如今看来还好有底比斯的存在,让后人可以一瞥如日当中的新王朝时期。

本文摘自<世界遗产:跟着深度旅行家马继康看世界:不一样的世界遗产之旅2,四块玉文创>

.史前文明的产物?埃及三大金字塔之谜
.瓜地马拉 色彩丰富的美景天堂
.大海发出响声的地方–凯亚马

责任编辑:陈真

相关新闻
研究:埃及吉萨大金字塔可聚集电磁能量
埃及发现新的狮身人面像
埃及新出土30具木乃伊 考古学家最爱这2具
埃及出土2500年前王后陵庙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猛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