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疗养院业者:我们没瞒报数据

资料完全掌握在州府手中 政策反转后 疗养院染疫人数得以下降 民众对疗养院恢复信心

人气 217

【大纪元2021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小堂纽约报导)纽约州府隐瞒疗养院(Nursing home)死亡人数丑闻并没有在州府公布完整数据后消停,多位民主党议员要求对州长库默问责甚至弹劾。本报22日采访疗养院管理层人员,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去年疫情高峰期间,库默发布行政令要求疗养院不能拒收COVID-19(中共病毒)阳性病人对业者的影响。

图为布碌崙宾臣墟康复中心。
图为布碌崙宾臣墟康复中心。(赖栎元提供)

不能拒收染疫者

布碌崙宾臣墟康复中心(Bensonhurst Center)业务发展副总裁赖栎元22日接受采访表示,去年3月的时候,州府规定疗养院要接收COVID-19阳性病人,“不管他们是在医院感染还是在别的地方感染,我们都要接收患者”。

他解释,主要有两种人不能够拒绝,一个是从医院转到疗养院,另一个是他们疗养院的居民更加不能够拒绝,不论人是否有感染。

“当时疗养院不可以因为他是COVID染疫者而拒绝……如果在医院里面人做了检测,医院可以把报告发过来,但我们不能要求医院先做检测才让患者进来(疗养院);政府也有说,我们不会强迫你去接受,但是你们不能够不接受,所以就是强迫啰。”

对于州府当时此政策是否造成感染COVID的患者,把病毒传播到疗养院内,赖栎元给了肯定的答案,因为染疫的人从医院到疗养院,很容易就会传染到工作人员或别的医护;他说,“州府把责任放到康复中心和疗养院的头上,说工作人员感染病人,然后病人就有啦,但是其实不是这样子”。

疗养院付出更多成本

赖栎元表示,去年3月州府政策出台后,当时他们康复中心有超过两个星期完全停止入院,在这期间安排原本康复中心居民回家,然后空出来两层楼、40多个床位,多出来的空间就可以进行隔离。

他说,这样做的影响就是财务方面受冲击,但他们因为担心COVID,以及老板比较负责任,不想一直在钱方面着墨,“老板将所有可以安排的居民都安排回家,这样我觉得老板这样做,帮了不少人,因为可能本来很多人要感染的,这个是老板的好。”

此外,当时康复中心口罩、个人防护用品(PPE)物资不足,但那时候没有人帮他们,花费市价三、四倍的价格购买,付更多的钱。

政策改变 疗养院染疫人数就下降

他表示,如果政策没有改变,疗养院要一直接收新的新冠病人,这样院内的居民或工作人员就会被感染。他以布碌崙菠萝园(Boro Park)疗养院为例,玛摩利医院(Maimonides Medical Center)旁边就是这家疗养院,该医院的新冠病人一直转院过去,一直有新的新冠病人进去感染,形成一个模式(pattern),传染后很快整个楼层都有了。

纽约邮报》15日报导,布碌崙的“Boro Park Center for Rehabilitation and Nursing”,有42名居民在医院死亡,占该院全部74例染疫死亡的一半以上。

疗养院没有瞒报

赖栎元表示,在疗养院死亡人数方面,其实疗养院没有漏报,而且一直都给州府真实的数字,“因为我们不能够漏报,其实州府一直有派人,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卫生单位不定时来检查,查很多东西,看有没有足够的PPE,工作人员有没有去做检测,每个星期要检测两次,很严格很严格”,“我们每一个感染数字,不论是工作人员和居民也好,每一个都要通知州府,所以根本隐藏不了”。

近期《纽约邮报》报导,州长库默的最高助手日前在一场视讯会议中似乎承认掩盖疗养院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以逃避联邦司法部调查。去年疗养院死亡人数是八千多人,截至2月20日,全州疗养院染疫死亡人数为13,407人。

赖栎元表示,“去年死亡人数是排除了从疗养院送到医院,延后死亡的数字……从康复中心送到医院,在救护车上面死亡的患者,也算在医院死亡,不关疗养院的事。”

他补充说,去年当时新冠患者在疗养院病况严重,这些患者通常有严重的呼吸道的问题,需要送回医院治疗,这部分新冠患者在医院过世的,其死亡数字就没有记录到疗养院,而是直接记录在医院,“当时在医院的死亡数字没有人看(关注)”。

此外,如果疗养院居民身体不适送去医院,在医院检测出来新冠病毒,或者在医院过世了,疗养院方都要报告州府,“规定很严格,完完全全掌握在州府的手中,资料他们完全知道。”

民众对疗养院恢复信心

赖栎元表示,去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想来康复中心,整个产业情况非常不好,当时差不多全年只有20多个床位有人,有的康复中心还空了一百多个床位。但现在整个康复中心的床位都满了,因为康复中心做的很好,“家属的信心已经回来了,他们知道我们没有染疫者”。

他认同州长五月份把政策反转后,疗养院染疫人数得以下降,同时州卫生厅也在改善疗养院防疫措施,做了比较好的管理,例如每周不定期派人员检查,不合格就扣分,让每个康复中心提高警觉,并且维持一定数量的PPE,检查疗养院在防疫上的安排,“这些检验调查都很好,会告诉我们哪些方面需要加强;另外康复中心不用接收COVID患者,这很好,让居民健健康康,还可以让家属探访,我们很开心”。

金兑锡主张弹劾

皇后区民主党州众议员金兑锡近日在《新闻周刊》上撰文主张“弹劾库默”。金兑锡的叔叔去年因疫情死于疗养院,他写道:“是时候勇敢起来了,让他负责,调查他对养老院信息的隐瞒。是时候开始弹劾程序了。”

一个前川普政府的司法部民权部代理总检察官对《华尔街日报》说,对库默的调查可能导致对他的刑事指控。

这位名为道卡斯(John Daukas)的律师撰文表示,库默去年三月的行政令“导致了很多悲剧与不必要的死亡”,其政府“看上去参与了刻意的掩盖,让联邦政府的监督努力失败”。

“对联邦政府制造虚假陈述是犯罪;隐瞒信息以及妨碍政府调查也是一个犯罪。”道卡斯写道。“纽约已经参与了一项共谋欺骗美国及其机构,并可能妨碍了司法公正以及其他犯罪。”◇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纽约高院裁决 令州府5日内公布养老院染疫死亡人数
纽约州卫生厅更新增加养老院染疫死亡人数
报告:纽约逾九千染疫者出院后被转到养老院
【疫情2.12】纽约州承认隐瞒养老院死亡人数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秦鹏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彩看点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车评:隐藏实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