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试析】

预言试析(9)诺查丹玛斯预言大瘟疫时间的算法

作者:弃名
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预示了大瘟疫的时间。(左图:公有领域,右图: 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font print 人气: 12842
【字号】    
   标签: tags: , ,

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传染全球以来已经过了一整年,然而疫情非但没有像萨斯一样自己销声匿迹,反而愈演愈烈,而且中共病毒正在以可观的速度变异,在全球各地变异多发。震惊人们的是,十六世纪的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公元1503—1566年)在预言中明确提示了当今大瘟疫发生的时间,给了一个算法。本文解译推算发生的时间已是迫在眉睫。

一、武汉肺炎中共病毒频传变异的预警

这里先来回顾一段历史,公元6世纪时的东罗马帝国学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记述了他经历的古罗马大瘟疫中的一个奇怪现象。他写到在大瘟疫中“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再一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1]

医学理论上,人在经历了一次病毒感染并康复后(或注射了疫苗后),就足以产生抗体抵御该病毒及相似变种了。如Evagrius Scholasticus所说,假如人们能感染两次到三次后丧命,可能该病毒的变种已经发展到具有多个迥异的分支。或者,也有可能变种病毒展现出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效应,即:变种病毒藉由人体内免疫抗体的辅助增速攻击感染过的人,并造成更严重的病理反应。

2021年2月初,负责新冠疫苗配发的英国卫生部政务次长查哈威(Nadhim Zahawi)表示,武汉肺炎病毒在全球已有约4000个变种。最近几个月尤其自2021年2月起,几个国家都发现了流行中的新的中共病毒变种。研究人员怀疑最近出现的部分中共病毒变种可能在传染性、毒性、可检测性、或疫苗(抗体)免疫效果的一个方面或多方面变得更糟。[2]

这种比萨斯和MERS后起的冠状病毒家族新成员──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变异速度惊人,大大提高了上述Evagrius Scholasticus记载的疫情现象在当前再现的可能。它发出了严重的预警:更严重的大瘟疫似乎已经迫在眉睫。

二、大瘟疫迫在眉睫

笔者注意到,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的《序言(给儿子的信)》提到预知大瘟疫出现时间的算法。

诺查丹玛斯《序言(给儿子的信)》是他的预言中三大主要部分之一。此信中明确指出当今大瘟疫及劫难的发生时间:

“从完成文稿时算起177年3个月又11天,瘟疫等灾难就开始了”。
(法语原文:et que de present que cecy i’escrits avant cent septante sept ans trois mois unze iours par pestilence……)

这段预言通俗易懂。唯一的问题是,所指的是什么文稿?

在本系列【预言试析】文章中,笔者已经反复揭示了共产党就是末世时的害人魔鬼,大瘟疫就是针对中共及其追随者而来的。那么由这一条思路来推测,诺查丹玛斯指的是关于共产主义的文稿吗?我们继续往下挖掘。

回到1842年,任职《莱茵报》主编的马克思偶然发现,挑拨和“物质利益”有关的社会矛盾是煽动仇恨的有效方式。随后从1843年10月起在法国接触了当地的工人运动后,精明的马克思立刻意识到“所谓的无产阶级”是他挑拨妒嫉和仇恨的最佳对象,他随即想出了“哲学领导无产阶级革命”的实用共产主义雏形。

恰好此时马克思正在为自己未完成的书稿《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撰写“导言”,便把上述他的共产主义思想雏形写在了其中。《〈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最终完稿于1843年12月或1844年1月;1844年2月发表于《德法年鉴》。(请见附文)

学者们普遍认为《〈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的撰写,标志着马克思转向了共产主义和鼓动无产阶级革命。它是马克思撰写的第一个共产主义文稿。

用这个文稿完成的时间,加上177年3个月零11天,得到的时间是2021年3月或4月的某日。

用这个文稿发表的时间,加上177年3个月零11天,得到2021年5月的某日。

这样来看,当前的疫情确实是对着共产党而来的,叫“中共病毒”其实很恰当。我们可能会在3月到5月间看到恶性疫情的显着升级。

三、中国和西方的染疫死亡率差异

诺查丹玛斯预言《给亨利二世的信中》也给出了瘟疫的死亡率,将超过三分之二:

“此时大瘟疫将出现,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将死于此次瘟疫。死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无法知道许多房子和土地的主人是谁,城市道路旁的草(由于无人料理)长到高过膝盖。”[3]

东方预言普遍提到死于疫情的人占九成,如: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描述了“大瘟疫”的后果:“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格庵遗录》描述:“三年之凶二年之疾,流行瘟疫万国时,吐泻之病、喘息之疾,黑死枯血无名天疾,朝生暮死十户余一”。

东西方预言写的都是人类最后的瘟疫劫难,预言中的死亡率却有明显的差异,东方(九成)远大于西方(三分之二)。再加上萨斯和武汉肺炎都爆发于中共辖下的土地,毋庸置疑,这疫情真的是对着中共及其追随者而来的。

有的读者可能有疑问,说中共搞的封楼封户、强制送疑似病人入方舱集中营等措施,在之前好像挺有效啊?疫情好像没有国外严重啊?许多证据都指向中共的疫情数字大量造假,本文就不展开讲述了。[点参近期的报导]

另外,要是封楼封户、戴口罩不出门就能轻松控制这场瘟疫,在历史上东西方先知还会留下这许多关于最后这场瘟疫的预言吗?而且,预言是示警人们及早应对走过灾难的,怎么不见任何一个先知说起这种避难方法啊?戴口罩等方式在表面上有些作用,但最终还要看人心。东西方诸多的预言中告诉人类的避难方法都是:

守住善良、守住正义良知,《诸世纪》中更是强调要远离中共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

无论中外,在思想中或行为上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人,以及没有声明退出中共各种组织的人,都在极度危险之中了。在隔离措施极端严酷的中共统治区内,瘟疫已经愈演愈烈,未来更不乐观,这是被中共用无神论所迷惑的人们无法理解的。

两千年前,古罗马君主尼禄用各种谎言和纵火案抹黑基督教,开始了对基督教的长期迫害,由此而带来了四次大瘟疫。再看到武汉肺炎爆发的中国大陆境内,1999年7月中共党魁江泽民用各种谎言抹黑法轮功,包括导演2001年的假自焚来妖魔化法轮功,给迫害法轮功找借口,一直持续至今。

(请见《明慧专题:“天安门自焚”真相》

历史其实在重复着,只是地点和表面形式发生了变化。从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可以看出,警示的时间过去了,真正的大瘟疫已在路上了。这时还不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还没有认清中共真面目的,还和中共勾肩搭背的,可真的是命悬一线了。

*直点链接:【退出中共党团队(可化名退出)】
(*提醒:危难中如果找不到正式的三退途径,可公开张贴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危难之中能真心忏悔,用真心念九字真言会有效。)

注释
[1] 《Ecclesiastical History》by Evagrius Scholasticus, London: Samuel Bagster and sons,  p.225.

[2] 这些新的中共病毒变种包括:
在英国发现的传染性显着增强的变种中共病毒B.1.1.7;
在英国发现的含有担忧突变的中共病毒变种B1525;
日本研究人员2月18日公布的或能降低疫苗免疫效果的新变种中共病毒;
芬兰发现的无法被WHO批准的核酸检测方式检测出来的新中共病毒变种Fin-796H;
在美国纽约流行的传染性和抵御抗体能力增强的变种中共病毒B.1.526;
美国发现的中共病毒的两种新变种的组合体,结合了上述提到的“B.1.1.7”变种以及另一种源自加州的、更能抵御抗体的变种中共病毒株“B.1.429”;
在南非出现的变种中共病毒B.1.351;
在巴西出现的变种中共病毒P.1……等等。

[3] 法语原文:Et sur ces entrefaites naistra la pestilence si grande que trois pars du monde plus que les deux defaudront. Tellement qu’on ne sçaura, cognoistre ne les appartenans des champs & maisons, & naistra l’herbe par les ruës des cités plus haute que les genoux

附文:马克思转向共产主义的简要过程

中共美化下的马克思一点儿都不真实。

1969年起由苏联主导,苏联、美国、英国的编辑们共同整理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稿和信件,编辑成书50卷,称作《Marx & Engels Collected Works》,英文版以Lawrence & Wishart出版社的2010电子版较常见。可想而知,在苏联的强势干预下,这套文集绝不会是以右翼视角整理,甚至于美国和英国的出版社在其国内出版前还咨询了当地共产党的意见。

即便从这套英文史料中看,用“野心家”、“暴躁(莫名的仇恨)”、“刻薄寡恩”、“流氓痞子”、 “破坏狂”等贬义词来形容马克思是恰当的,当然不可否认马克思确实有超越普通人的聪明,不然也干不了大坏事。

高中时的马克思就表现出了成就一番大事业的野心。随后,马克思一步入大学就立即投身诗文和剧本创作,寄望于用文艺方式成名。在1835年夏到1837年秋的两年间,马克思至少创作了数十首黑色诗歌和一个未完成的黑色剧本。作品中透露出他的野心、破坏欲、无道德底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等诸多魔鬼一样的心态。这些作品都收录在《Marx & Engels Collected Works – Volume 1》中。

1837年秋他停止了文艺创作,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没有出版社愿意刊出马克思的低劣文学作品,二是马克思发现了黑格尔哲学的魅力,转而研究黑格尔哲学,换句话说,他发现把黑格尔哲学反过来用可以改造世界(其实就是破坏世界秩序),这要比黑色文艺创作有力多了。

1842年,任职《莱茵报》主编的马克思偶然发现,挑拨和“物质利益”有关的社会矛盾是煽动仇恨的有效方式。随后在1843年10月起,在法国接触了当地的工人运动后,精明的马克思立刻意识到“所谓的无产阶级”是他挑拨妒嫉和仇恨的最佳对象,他随即想出了“哲学领导无产阶级革命”来“解放”人类的实用共产主义雏形。

(注:马克思所说的“解放”可不是中共伪饰的“解放”,马克思的“解放”指的是让人放弃道德、家庭、私有财产、国家民族观、信仰、法律等等的约束,重构一个他幻想的为所欲为的社会(那将真的和魔鬼的世界无异)。这些在马克思写于1843-1846年的多个文稿中都有描述。)

1843年10月,马克思开始为自己未完成的书稿《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撰写“导言”,便把上述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的雏形写在了其中。《〈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最终完稿于1843年12月或1844年1月。1844年2月发表于《德法年鉴》。
@

──点阅【预言试析】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海地总统莫伊兹
    英国灵媒欧朱拉(Nicolas Aujula)在去年预言说,一名男性世界领导人在今年会遭到暗杀。如今,海地总统莫伊兹(Jovenel Moïse,台湾译摩依士)于7月7日在官邸遇刺,身中12枪死亡。欧朱拉的预言似乎成真了。
  • 水晶球
    英国灵媒弗尼瓦尔(Roxanne Furnival)声称,她在数年前就预见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人人都戴着口罩的景象。现在,她预言未来几年可能会发生的大事,其中包括这波疫情的后续发展。
  • 公元79年,位于意大利南部的庞贝城在愤怒的火山爆发中顷刻覆没,极尽奢华的古罗马之城一度是纵情声色之地,却在一夕间停止下来,定格为历史。
  • 大家好,欢迎来到“宝蓝视界”。今天这期节目呢,我们聊的话题是古今预言,看一看古今预言留下的警示。
  • 900年前神秘的教宗预言指出,我们人类在此之后还会经历112位教宗,之后世界将迎来末日审判,而现任教宗,方济各,正是预言中第112位教宗,这个预言到底说了什么?
  • 诺查丹玛斯在很多预言中都提到过敌基督?这个敌基督将给人类带来重大的灾难,而诺查丹玛斯预言了这样一个政权存在的时间是73年,历史上很多人将它解读为苏共,我们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两个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这预言诗,有可能说的是中共。
  • 最新解密诺查丹玛斯预言,国王归来?君主制回归?诺查丹玛斯预言了很多灾难,世界末日和末日审判,但是它还提到了人类将会迎来新的黄金时代,而这个时代君主制度将会回归,国王归来。诺查丹玛斯具体是怎么说的呢?
  • 2021年在很多预言家眼中,是依旧黑暗的一年。
  • 彭斯危险?最新大选预言解密;彭斯的名字竟然出现在400年前的预言诗中;诺查丹玛斯准确预测川普、彭斯和美国大选;1月6日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将要被关到笼子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