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文革中改名换姓的笑话

人气 483

【大纪元2021年02月25日讯】文革的极左思潮,刮遍了当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连爹娘给的名字也成了评判某人是否革命的一个参考标准,人人都想从名字上直接体现出自己的革命性,因此兴起了一波改名热,这股改“革命姓名”的热潮起于1966年7月,一直延续到1971年。当时改名字的闹剧层出不穷,下面就是一些当时改名的实例。

紧跟领袖,换姓不改名

有个人叫蒋宗政,人们戏谑地叫他蒋中正,因此还顺理成章地得了个外号叫“小蒋介石”。他自己觉得这名字实在没有革命性,简直就是革命的对立面,遂决定改个吃香的革命名字。但姓蒋太霉气了,叫什么名字都不好,因此他决定把姓改了,改成什么呢?

1966年10月,他决定紧跟副统帅林彪,把名字改成“林宗政”

1971年底,林彪出事后,他决定紧跟周恩来,遂改名“周宗政”

1975年春,邓小平复出,他决定紧跟邓小平,遂改名“邓宗政”

1976年夏,华国锋主政,他决定紧跟华国锋,遂改名“华宗政”

1980年初,邓小平平反,华国锋退位,他又要求改为“邓宗政”,派出所的民警对他说:现在时代也变了,不流行改名了,你就别再改来改去的了。还是恢复你的原名蒋宗政吧,何况现在跟台湾关系不断好转,你当个小蒋介石还可以成为统战对象呢!

起名范富贵的革命前瞻性

某地有一个中学生本姓范,名富贵,出身贫农,1966年底他顺应潮流把名字改为“范文革”。哪知几天后,他突然被莫名其妙地揪上台斗争。一听别人给安的罪名,才知道是在改名字上出了差错,“范文革”与“反文革”谐音,就此他成了“挖空心思反对文化大革命”的罪人。在批斗会现场,他除了当场认错之外,马上声明要改名换姓为“文革育”,取“生我者父母,育我者文革”之含义。寒假回老家,一提此事,不小心又被父老乡亲臭骂了一顿,说他忘了本,连祖坟山的姓都不要了。为难之下,他只好又改回原姓名“范富贵”,就在改回原姓名的那一瞬间,他猛然醒悟:“范富贵”和“反富贵”谐音呀!原来自己的姓名本来就充满了革命性!于是他兴冲冲地回到学校,津津有味地大谈自己的父亲——这个三代血统贫农,早在十五年前就有了“革命”觉悟,给他取姓名时就要他铭记贫农的阶级本色,不追求地主资产阶级的荣华富贵……

的改名风波

文革初期的“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遗产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对传统风俗和良好的社会风尚进行了粗暴的践踏,很多历史悠久的老字号名字被打成“四旧”,被逼改名。红卫兵强令“协和医院”改名为“反帝医院”,老字号“全聚德”也被改名为“北京烤鸭店”。

一个出身于“民族资本家”家庭的初中生牛艳丽,感觉自己的名字“艳丽”太资产阶级化了,就把名字改为“牛跟党”,寓意要同旧家庭决裂,永远跟党走。

就在她向全班同学宣布她已经到派出所完成了改名,要求以后大家叫她“牛跟党”的第二天,校园内出现了一张大字报:“牛艳丽反党,罪该万死!”大字报中写到,一向以来,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跟党走,没听说过牛跟党走的。牛是牲畜,怎么可以与“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混为一谈!牛艳丽侮辱革命群众、攻击党的罪行不是昭然若揭吗?大字报署名“马革命”。

第三天,又有一张大字报被贴出来,这张大字报是反对“马革命”的。大字报说:“马光宗同学改名马革命,实际上和牛艳丽同学改名牛跟党同出一辙,马也是牲畜,也能革命么?”

马革命不甘示弱,又贴了一张大字报说:“马克思不是姓马么?如果要论罪,反对我改名的人比牛艳丽更可恶,实际上是反对马克思。”

马革命搬出马克思,终于站稳了制高点,因此他自贴了大字报后,洋洋得意,昂首挺胸。

全家都改革命名字

“文革”时改名风刮遍全国,最时髦的名字如:“忠东”、“卫彪”、“学青”等应运而生。

有位县城里的小干部袁某某,为了表现他对革命的无限忠诚,首先把自己的名字改为袁革命,把他弟弟的名字改为袁造反,又把他妹妹的名字改为袁保青。这还不够,紧接着,他又给父亲更名为袁兴无,给母亲更名李灭资。更可笑的是给已经七十九岁高龄的祖父更名袁反帝,给祖母更名王反修。

他把全家人的名字都改成了革命名字,一下子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革委会主任知道了袁革命为全家更名的事情后,认为这反应了袁革命的革命觉悟高,经常在大会中宣传,小会中夸奖。

袁某人由此发迹,而且不久还得到升迁,任职县革委常委,成为红得炙手的典型人物。

最别致的名字

文革之初,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小将宋彬彬,毛问起名字是哪个字,回答说是文质彬彬的彬,毛说“要武嘛”,她从此改名宋要武。这一下,全国的红卫兵都改起名来,姓杨的改名叫杨光照,姓党的改名叫党最亲,姓东方的改名叫东方欲晓,姓武的改名叫武装斗。有个姓白的小将干脆改姓红,起名叫红彤彤。当时还有个姓高的小将,起了个最是别致的名字,叫做“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全名分两部分,很像一个外国名字。但因为实在太长了,有的人私下里就给他起个外号叫啰里啰索夫,后来,他就把名字压缩了,叫成“高—把—底”。

如今,荒唐的岁月走过,曾经紧跟时代改名字的那些人是否清醒了呢?

参考资料:

《文革笑料集》

《文革大笑话》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中共改名闹剧 网民嘲讽:先改马克思共产党
笑谈国事:“反崇洋媚外”改名 请从中共开始
张菁:文革中演样板戏《红灯记》招致的厄运
张菁:文革期间惨烈的批斗会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议员推重磅法案 中共红线全踩了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秦鹏直播】蓬佩奥加盟福克斯 美国欧盟抗中共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财商天下】比特币暴涨 淘金热加剧晶片荒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