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起“息诉罢访”案看中共信访制套路

人气 1060

【大纪元2021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共治下冤案层出不穷,民众不断上访维权,却遭到各地政府截访、关押、软化、恐吓等各种手段迫害。有学者指出,中共体制从上到下层层腐败,信访制度是中共设计的一个套路,目的是为了逼迫民众屈服。

近日,江西宜春访民孙任秀的家属告诉大纪元记者,孙任秀因为进京维权被当地政府官员殴打、抓捕,目前已在宜春市源仙台看守所被超期羁押1年半之久。去年法院2次开庭没有判下来,至今也不放人。

家属表示,孙任秀去北京都是正常上访,没有去拉横幅,但多次遭到当地政府人员截访。

2018年,孙任秀和大姐等三人在宜春市朝阳广场西街一小区购买商品房,但毛坯房经过装修后发现开裂漏水,在本地通过政府部门去信访,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孙任秀等三人前往北京上访,在南昌被截访,回到宜春在饭店里吃饭的时候,被楠木村村书记邹触军拿玻璃杯子砸得头破血流,还被黑社会人员打得昏倒在地。

2018年2月27日,孙任秀(左图)进京上访,在南昌被截访,回到宜春在饭店里吃晚饭时被楠木村村书记驺触军用玻璃杯(见右图)打伤头部,血流满面。(受访者提供)

事发后,当地政府不愿追究打人村官的刑事责任,反而威逼孙任秀私了。一份盖有彬江镇白源村委会章印的《息诉罢访承诺书》显示,由楠木乡对孙任秀补助2万元,再由彬江镇白源村委一次性补偿7万元。而这一协议是“在上级部门的统一协调下,彬江镇、楠木乡积极主动参与”。

孙任秀则须承诺,一、不再对村官打人的事纠纷纠结,此事彻底了结;二、不得以任何事件、任何理由上访、上诉(包括对所购商品房质量问题);三、如果对上述问题再去上访,自愿承担一切法律和经济责任。

孙任秀签写《息诉罢访承诺书》。

没想到祸不单行,2019年7月份左右,因儿子交通事故被判全债一事,孙任秀2019年8月22日再去北京上访。结果当天警方就把她儿子抓起来了,后判刑一年半缓刑。第二天,把孙任秀也抓起来了,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起诉。家属指政府不应该这样打击报复孙任秀。

家属新近提供的一份起诉书显示,检察院对村官打人一事避而不提,还把孙任秀的名字全部错打为孙仁秀。上面另附手写公诉人量刑建议:4~5年有期徒刑。

袁州区检察院对孙任秀的起诉书。(受访者提供)

稍早,大纪元曾报导,马三家受害人李平举报辽宁辽中公安冒领国家司法救助款,将救助款变成他们的小金库、黑库存,公开辽中公安的35万元“白条子”,为此遭到警方的监控、拘留等打击报复。

辽中分局出具的维稳救助款明细。(受访者提供)

辽宁访民李平的丈夫因医疗事故死亡,她为此进京上访维权,多次遭拘留,并被送入马三家劳教所。她因为在劳教所里高强度劳动和缺医少药,成为重度残疾人。

2013年李平丈夫的医疗事故案最终改判,李平申请司法救助补偿。但李平没有拿到这笔钱,救助款信息也一直没公开。

然而,接下来的七年当中,辽中公安几乎每年都给她一笔信访维稳救济款,要李平保证(在敏感期间)不进京上访。七年来总计有35万元,李平都保留了收条和保证书。

在李平与警方的谈话录音中,警方不承认存在司法救助,但一再要求李平说出“一个合理的数额”。

从去年起,李平开始追查35万白条子资金的来源合法性。由于坚持追要国家司法救助款去向,李平成为当地维稳重点打击对象,家门口安装摄像头,便衣警察24小时监控。

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大五中全会前几天,李平提前买票进京上访,被警察以维稳为名闯入家中。25日晚上8点,李平被以取信访救济款诱骗到公安局里,警察把她的轮椅抬上警车,直接推到审讯室。

李平在封闭室里待了三十多个小时,吹冷风加缺氧,险些丧命,送医后仍被送到沈阳看守所,30日晚上才被送出监室。

记者留意到,在上述两个案例中,当地政府都曾与访民达成某种协议“私了”,而当访民再去上访、上告时,就被认为“违约”遭到政法官员一系列打击报复。

而在天津公开退党第一人张兰英的案例中,当地警方直接强加给她一个所谓的“约法三章”。

张兰英系原建设银行天津分行红桥支行的职工、中层干部,2010年8月因商品房被强拆开始了维权上访路。2015年8月被以寻衅滋事罪构陷判刑三年。

2014年7月,张兰英以视频和文字等不同方式在公开场合发表《退党声明》,称“不愿与它们同流合污”。待张兰英出狱后,当地警方警告她,“一不准翻案,二不准发声,三不准上微博,否则就抓你。”

去年12月,当地警察无故对她的姐姐进行非法传唤及骚扰。12月25日,张兰英和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一起到中共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登记上访,当天就被带回并被传唤至天津南开分局,目前仍以“寻衅滋事罪”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南开区看守所。

中共政法系统层层腐败 官官相护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向大纪元分析表示,这些个案有一些相同点,都是跟中共的体制联系在一起的。中共的各层官员尤其是基层官员,非常蛮横,就是“土皇帝”。老百姓受了冤枉,按中共设计的体制逐层上访、申诉,这个路是走不通的,是一条非常泥泞的路。

薛驰表示,老百姓为了讨个说法,是忍辱负重。这时候有些特别硬气的人、有血性的人,当局其实也是害怕的。硬的压不服你,那就给你好处,进行软化。“如果继续上访,以前已经拿过钱、签了息访协议的,现在就是‘寻衅滋事’,它新帐旧账一起算,目的是要把你整得害怕,放弃反抗、申冤的意识。整个这个过程,就是中共阉割老百姓的过程,摧毁人内心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让你完全屈服、沉溺于黑暗之中。这是一种普遍的情况。”

“从这些个案里所披露出来,那些政法系统的腐败,是从基层到上层,层层贯通起来的腐败,官官相护,根本就触动不了。”他说。

薛驰强调,中共现在搞了很多的运动,比如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去年公安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要“刮骨疗伤”。

“唯一可行的就是进行民主转型,真正推行法治,这就要了中共的命。如果讲法治,法律前人人平等,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怎么中饱私囊?如果大家都来公平竞争,那共产政权分分钟就完蛋,现在的既得利益层分分钟就要熄火。”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采取在形式上,中央做好人,上面唱红脸,下面唱白脸,让人认为中央还是好的,上面的经是好的下面念歪了。这就是一种非常精致也非常歹毒的欺骗,对老百姓进行洗脑和愚弄老百姓的方式。”他说,“中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要认为上面光亮、下面黑暗。其实这是中共设计的一个套路。”

薛驰认为,老百姓被逼上访喊冤,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想在现行的总体框架下,个人争取一个相对合理的要求,个人境遇搞得好一点,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就接受了中共的那个条件。但是这个钱是不好拿的,要付出代价的。

退出中共 个人际遇才能得到根本性改变

“所以在中共的体制下,四面黑暗,是不可能找到出路的。对中共和中共的任何说法,都不能相信。”薛驰指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有三亿中国人退党,三退大潮的根源就是中共的邪恶腐败,对老百姓的逼迫已经到了忍无可忍、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所以老百姓要觉醒起来,对中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能够溶入退党大潮。个人就是一个水滴,涓涓细流汇成洪流。个人愿望才能在中国实现历史性改变的过程中得到实现,个人际遇才有可能因此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他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马三家受害者公开证据 举报公安截留救助款
举报辽中公安截留救助款 马三家受害者遭报复
天津公开退党第一人 张兰英:我不后悔
访民进京上访村官打人 江西宜春警方乱抓人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猛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