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吹捧“脱贫” 习赞打土豪分田地被质疑

人气 3027

【大纪元2021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综合报导)2月25日,中共在北京召开“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宣称全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是“人间奇迹”,还提及“打土豪、分田地”是当年摆脱贫困的“根本政治条件”。但是,外界对此提出质疑。

据中共党媒《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回顾了其自2012年以来的扶贫工作,包括7次主持召开中央扶贫工作座谈会,50多次调研扶贫工作,走访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等。

他还大篇幅介绍了取得的所谓成就,包括:“平均每年1,000多万人脱贫,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脱贫”、“脱贫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给全球提供“减贫治理的中国样本”等。

真假脱贫?

长期关注中国贫困人口的成都维权人士黄晓敏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近两年在脱贫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确实在形式上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把这三年的脱贫攻坚至小康,说得非常完美。”

但是,他质疑各地的脱贫标准到底是如何制定的,又能维持多久。

他说,“指标体系是各自为政,非常模糊和弹性。那么在高调以后,未来这二三年能否依然保持这个标准,不返贫。我想(这是)作为一个决策者、想要揽功行赏的人要考量的一个问题。”

此外,外界一直诟病中共大搞“运动式脱贫”,是“假脱贫”、“文字脱贫”,令失去援助、真正贫困人民的处境更加恶化。

时评人谭笑飞曾撰文表示,中共“扶贫”的措施,主要是形式主义走过场、洗脑宣传和数字造假,这是它最拿手的伎俩。

他写道,不能说中共没有做任何实际工作,但是其官僚体制、假大空的官场作风和体制性贪腐,令一切扶贫的举措都是竹篮打水。即使本来看似正常和有效的扶贫措施,在中共的体制下都会变异。

《纽约时报》在上个月发文说,这种运动式的扶贫其实并不能解决伤害穷人的深层问题,包括医疗保健费用,和中国正在形成的社会安全网中的其它漏洞。

文章还指出,扶贫计划中存在漏洞,比如对大城市穷人没什么帮助,扶贫的工作人员贪污款项,有些家庭利用和当地官员的关系来获得不正常的资助,等等。

就连中共高层内部对当局的“脱贫”都有微词。

李克强在2020年5月的两会结束后曾对记者说,中国“有6亿人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2020年11月25日,李克强主管的国务院扶贫办表示,贫困县全部脱贫并不代表全面脱贫,脱贫没脱贫要由中央说了算。

肯定“打土豪、分田地” 怀念毛时代?

在习近平的讲话中,另一个引发外界关注的点,是他赞扬“打土豪、分田地”。

习近平声称,毛泽东1927年在湖南发动的“打土豪、分田地”是实行“耕者有其田”、“帮助穷苦人翻身得解放”,“为摆脱贫困创造了根本政治条件”。

但是,有学者考据史料,并不认同这一说法。

著名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此前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披露,毛发动这场运动时,提出“有土皆豪、无绅不劣”的口号,但该口号在收入《毛选》时被删去。

当年,毛泽东手下的湖南农民协会委员长易礼容主张“杀尽土豪劣绅”。被屠杀的所谓“土豪劣绅”绝大多数是一般地主、富农。当时有湖南农民说:农民协会就是“砍脑壳会”。

丁抒还披露,后来中共领导人任弼时说,“在湖南暴动时烧了很多房子,杀了很多人;在苏区内也杀了很多人。老百姓对我们有恐惧心理。”“我们应该检讨过去在苏维埃时代杀人杀得太多。”

《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一书中说,中共建政前后的所谓“土地改革”,或曰“打土豪、分田地”,就是通过暴力杀害农村的文化传承者。

中共显然并不想把土地交给农民。它还是用一贯的伎俩,先给农民一点甜头,在完成了农村对地主、乡绅的屠杀和文化的毁坏后,立刻通过“合作化”收回了分给农民的土地。结果广大的农民还是继续受苦。

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指出,“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将巧取豪夺推广到社会,代替传统成为新的秩序。

自由亚洲文章表示,改革开放以后,很少有中共领导人公开表扬这段历史。习此次重提,是怀念毛时代。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陈思敏:中共大吹特吹脱贫 终讨欠薪潮酿新贫
中共刚宣布脱贫 四川墨茶因贫致死引全网关注
习考察“脱贫”后的贵州 运动式治国的背后
中国农民“被脱贫” 专家:未来恐更穷困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神不知鬼不觉 史上最成功空袭
【新闻看点】拜登被迫上架?美称中共威胁空前
【直播】余茂春博明国会作证:中共经济野心
【思想领袖】鲍尔:向信仰宣战 中共欲霸世界
【军事热点】美国警告中共 攻台将是严重错误
【有冇搞错】阿里巴巴被罚巨款 为什么很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