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为何须了解和正视共产主义邪恶

人气 1654

【大纪元2021年02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曲志卓编译)欧内斯特‧贝克尔(Ernest Becker’s)的《否认死亡》(The Denial of Death)是20世纪最受推崇的书籍之一。该书荣获1974年普利策奖,被认为是分析人类如何否认死亡的经典之作。

但是,人们不愿正视的不仅仅是死亡——人们还否认的邪恶的存在。应该有人写一本关于否认邪恶存在的书。这更重要,因为我们不能避免死亡,但是我们可以防止邪恶。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否认邪恶存在的最明显例子是共产主义,这种意识形态在短短60年内就创造了现代极权主义,剥夺了人权。由于共产主义而遭受酷刑、饥饿,和被杀害的人比历史上任何其它意识形态都多。

为什么人们忽视,甚至否认共产主义的邪恶,这是前一个专栏和普拉格大学视频“为什么共产主义不像纳粹主义那样令人憎恨?”(Why Isn’t Communism as Hated as Nazism?)的主题。因此,我不会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

我将简单地陈述一些事实。

但在陈述事实之前,我需要先回答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必须让每个人都知道共产主义做了什么?

三个原因:

首先,我们对受害者负有道义上的义务,不能忘记他们。正如美国人在道义上有义务缅怀美国奴隶制的受害者一样,我们对十亿共产主义受害者,特别是一亿被杀害的受害者,也有同样的义务。

其次,防止邪恶再次发生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它的恐怖中面对它。今天,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认为共产主义是一个现代社会的选择,它是可行的,甚至在道德上是优越的。这说明他们对共产主义的道德记录一无所知。因此,他们并不害怕共产主义,这就意味着这种邪恶可能再次发生。

为什么会再次发生呢?

这就需要谈到第三个理由。共产主义政权的领导人和那些助纣为虐,折磨、奴役和杀害人民的帮凶,包括那些向当局告发邻居的反共言论的人,几乎都是正常人。当然,他们有些是精神病患者,但大多数不是。这就证明任何社会,包括自由社会,都可能演变成共产主义或类似的邪恶。

现在我来陈述一些事实:

根据由六位法国学者撰写、哈佛大学出版社在美国出版的权威著作《共产主义黑皮书》(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被共产主义杀害的人数——不是在战斗中被杀害的人,而是普普通通的平民:
拉丁美洲:15万人。
越南:100万。
东欧:100万。
埃塞俄比亚:150万。
朝鲜:200万。
柬埔寨:200万。
苏联:2,000万(许多学者认为实际数字要比这高得多)。
中国:6,500万。

这些数字相当保守。例如,仅在乌克兰,苏联政权及其乌克兰共产党的帮凶在两年内就饿死了500万至600万人。所以,仅仅有2,000万苏联公民死于共产主义,这个数字是不大可信的。

当然,这些数字没有描述数以亿计没有被杀害的人所遭受的痛苦:系统性地剥夺人们自由发言、礼拜、创业,甚至未许可的旅行的权利;没有非共产主义的司法机构或媒体;几乎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赤贫如洗;监禁和酷刑广大人民;当然,还有那些被杀害和监禁的数以亿计的人的亲朋好友所遭受的创伤。

这些数字也没有告诉你,许多饥饿的乌克兰人吃人肉,常常是儿童的肉,有时也吃他们自己的孩子的肉;或罗马尼亚的共产主义狱警为了迫使基督徒放弃信仰而逼着他们吃粪便;或数百万在广阔的苏联西伯利亚监狱系统(古拉格群岛)忍受酷寒的犯人;或越南共产党活埋农民以恐吓人民支持共产党的常规做法;或者毛泽东在早期恐吓农民和惩罚对手的常用酷刑,比如用生锈的电线穿过男人的睾丸,然后游街示众,或者用灯芯灼烧敌手的妻子的阴道。

上述资料来源:

乌克兰:安妮‧阿普莱鲍姆,《红色饥荒:斯大林对乌克兰的战争》(Anne Applebaum, “Red Famine: Stalin’s War on Ukraine”)。

罗马尼亚:尤金‧马吉列斯库,《魔鬼的磨坊:皮提监狱的记忆》(Romania: Eugen Magirescu, “The Devil’s Mill: Memories of Pitesti Prison”(被保罗‧肯戈尔的《魔鬼与卡尔‧马克思:共产主义的死亡、欺骗和渗透长征》所引,Paul Kengor’s “The Devil and Karl Marx: Communism’s Long March of Death, Deception, and Infiltration”)。

越南:马克斯‧哈斯廷斯,《越南:历史悲剧,1945—1975年》(Max Hastings,  “Vietnam: An Epic Tragedy, 1945–1975”)。

中国:张戎和乔‧哈利代,《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Jung Chang and Jon Halliday, “Mao: The Unknown Story”)(译者注:本书中文版曾在中文《大纪元时报》连载)

现在让我们回到本文的主题:否认邪恶的存在。

人们把邪恶和黑暗联系在一起。但是,这是不准确的:黑暗很容易被看到,但是明亮的光线则令人难以凝视。因此,鉴于人们很少看到真正的邪恶,人们应该把邪恶与极端刺眼的光线联系在一起。那些不愿面对真正邪恶的人往往会编造出一些东西来(如“系统性种族主义”、“有毒的阳刚之气”和21世纪美国的“异质性”),因为这种编造出来的邪恶更容易面对。

《圣经》的诗篇说,“你们这些爱上帝的人——你们必须憎恨邪恶。”

换句话说,如果你不恨邪恶,你就不爱上帝。

如果你不信仰上帝,那我们也可以说:“你们这些关爱别人的人——你们必须憎恨邪恶。”

诸位,如果你不讨厌共产主义,你就不在乎别人,更别提关爱了。

原文:The Denial of Evil: The Case of Commun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国联合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输入中国的邪恶思想──共产主义
【名家专栏】弹劾听证内藏共产主义颠覆模式
【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名家专栏】马克思主义教授的错觉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把日欧推给美国 习近平愚蠢狂妄
【横河直播】80年反目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时事军事】美军远征打击群 可替中共收场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