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人气 612

【大纪元2021年02月27日讯】奢侈品牌的手表涨价并不是新鲜事,有的表一发售就涨价,而有的表不停产时都涨到翻三番,现在还来了个停产,比如百达翡丽的鹦鹉螺(Nautilus,5711/1A)蓝盘,这款手表在今年1月底停产后,二手市场价格飞涨高达25万美元,是原售价的八 倍。

现在很多人都用手机代替手表了,或者是也不戴非常名贵的手表,那可能有人还不知道百达翡丽,那这一期节目,我们就来聊聊这个名贵手表界里的表王

截至2018年,在世界前十的表类拍卖纪录中,有七款都是由百达翡丽保持。在2014年的拍卖会上,其中一款“亨利.格雷夫斯超复杂怀表”(Henry Grave Supercomplication)拍出了世界表类拍卖史上的最高价,多少钱呢?是2,400万美元。

2012年,《俄罗斯新闻周刊》曾对各国政要们佩戴的手表品牌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在俄罗斯政客中,普京佩戴的百达翡丽最为昂贵,价值高达6万美元,相当于他一年的薪水。据说,在普京看来,百达翡丽最能显示他的身份。

百达翡丽非常受达官显要们的喜爱,在它的客户名单中,共有100名国王、54名王后,还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柴可夫斯基等显赫人士,这一串的显赫名单就足以让百达翡丽熠熠生辉了。

不会为市场走红而滥造一支表

被业界誉为“表王”的百达翡丽并不是只有价格出色,它的历史、理念、品质等各方面都一样出色。

从1839年建厂,百达翡丽至今已有182年的历史,在利益驱使的现代商界,百达翡丽不会为了在市场走红而滥造一支表。近二百年来,百达翡丽只生产了约六十万支表,还赶不上普通手表一年的生产量,平均一年只生产了3,000支。有时要买它的手表需要提前预订,并可能要耐心等上几年的时间。

2014年那支拍了2,400万美元的怀表,是1933年百达翡丽为美国银行家小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 Jr.)订制的,是有着24种功能的“超复杂怀表”(Supercomplication),包括万年历、时差、星象图等,可以说精妙绝伦,被公认为“表中圣杯”。用苏富比拍卖行的话来说,这块表是“二十世纪的标志,让制表艺术得以升华的大师之作”。

这块表的设计时间就花了3年,然后又用了5年的时间才制造完成,一共用了8年的时间才到了订制者的手中。

百达翡丽是瑞士最后一家完全独立的制表厂,也是全球唯一采用手工精制,且独立完成全部制表流程的制造商,百年来它一直坚守着钟表的传统工艺。

这种传统制造手法被称为“日内瓦七种传统制表工艺”,它综合了设计师、钟表师、金匠、表炼匠、雕刻家、瓷画家以及宝石匠的传统工艺。百达翡丽训练一名制表师要多长时间呢?十年。

百达翡丽发明了超过二十种机芯并获得过上百项专利,是各种名表之最,并有着完美的精确性。因此虽然百达翡丽限量发行,但是高端品质仍然受到王室、政要、富商们的热爱。

经历四次濒临灭绝至暗时刻

成就经典的过程,必然有一番艰辛,百达翡丽也曾经经历了四次濒临消失的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的创始人安东尼.百达(Antoine Patek)曾是波兰反抗俄国统治的战士,在波兰革命失败后他逃往法国。1839年5月,百达和费朗索瓦.沙柏(Francois Czapek)共同创办了一家小型制表公司,这就是百达翡丽的雏形。

但在合作的5年中,沙柏对工作的散漫态度让生意受到影响,当时的账簿显示,公司现金一度只有1.86瑞士法郎,百达翡丽差点夭折。百达迅速意识到不能只依赖本土市场,随即他前往巴黎参加法国工业博览会,而且运气超好,在那儿遇到了天才制表师尚.阿德里安.翡丽(Jean-Adrien Philippe)。一听这人的名字,就知道百达翡丽的名称是从何而来了,是,这两人一拍即合,自此百达翡丽正式诞生。

成功度过第一次危机后,百达与翡丽的制表业务蒸蒸日上。但好景不长,1848年欧洲大革命爆发,迅速下滑的业绩使他们无法偿还债务,百达在给债主的信中写到“我的情况十分严峻,我以个人人格担保,我口袋里仅剩195瑞士法郎,可以给你100,其余的留给我和妻子。”

面对入不敷出的窘迫,翡丽依然潜心研究制表技术,在1851年伦敦世界博览会上,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和丈夫各自买下了一支百达翡丽怀表,百达翡丽由此奠定了品牌贵族化的地位。那时候,拥有百达翡丽是成功的象征。

然而1929年的全球经济危机,再次将百达翡丽推进黑暗中。巨大的财务透支让百达翡丽无力支付员工工资,怎么办呢?当时创始人翡丽的孙子阿德里安.翡丽每周要熔掉一支金质表壳,用来支付员工工资。

为避免公司毁于一旦,公司董事联系了查理斯.斯登(Charles Stern)和让.斯登(Jean Stern)兄弟,这两人原本是百达翡丽的表盘供应商。财力雄厚的斯登兄弟出钱帮助百达翡丽度过了难关,随后在1932年收购了整个公司。从此,百达翡丽开始了在斯登家族手中的传承,直到今天。

斯登家族并没有一味追求经济效益,他们尊重公司创立之后建立的传统。为了延续百达翡丽一贯的高品质,斯登兄弟严格统一了制表的工艺标准,确保产品质量。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腕表逐渐取代了怀表。1932年,百达翡丽推出了拥有极强佩戴功能的Calatrava系列腕表。此时的百达翡丽,制表工艺早已经炉火纯青。

但是好景不长,第四次至暗时刻再次降临。1971年,受越南战争的影响,美国经济衰败,美元下跌,瑞士钟表出口市场暴涨三倍。为降低成本,许多表厂搬迁到远东。1973年首枚石英数字腕表诞生。石英表成本低、走时准,对传统的高级机械表造成冲击,很多传统制表商纷纷转投石英表的生产,放弃了传统的制表工艺。

但菲力.斯登在前往远东考察后,决定不随波逐流生产石英表,也不去远东聘用廉价劳工,建立低成本工厂。菲力.斯登表示他有信心依靠品牌实力,继续从事百达翡丽最擅长的工作——制造顶级品质的瑞士表。

几年后,石英热潮褪去,人们重新重视品质精湛的腕表。1977年百达翡丽将研制的闻名遐迩的240机芯装载到新款Golden Ellipse腕表中,这款表推出后立刻受到广泛好评。

家族第三代掌门人泰瑞.斯登(Thierry Stern)在受访时说:“对我来说,答案再清楚不过,金钱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拥有百达翡丽这样的品牌,你会在知识与美学方面更加富有。我喜欢这种内心富足的感觉。我享受创造美丽的钟表,这种满足感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

在迷雾中,没有人知道是要做石英表,还是要坚持传统机械表,是为了利益放弃传承,还是坚守传统而面对可能失去市场的风险?结果证明,百达翡丽坚守传统的决定最终让他们把危机变成了机遇。坚持,让百达翡丽再次走出了黑暗时刻。这不仅归功于菲力.斯登的英明决策,也是独立自主营运模式的巨大优势。到了今天,集团式经营已经成为钟表市场的主流趋势,但百达翡丽成为了例外,依然是日内瓦仅存的独立家族制表企业。

还在1970年时,菲力.斯登就表明,百达翡丽不论是现在或是将来都不会加入某一集团。他坚信百达翡丽存在的理由就是“为具有高级鉴赏力和卓越品味的顾客制作顶级钟表”,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捍卫并加强自身高品质豪华钟表生产商的形象,而加入大集团将成为灾难。菲力.斯登的儿子泰瑞.斯登也相信独立经营对钟表制造最为有益。

永恒的主题是“传承”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百达翡丽180年的历程中,一直展示了非凡的创造力。1959年,喷气式飞机时代到来,第二代掌门人亨利.斯登就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当时乘坐飞机的旅客,多为时尚名流和商业新贵。为了配合客户经常出差和旅行的需求,百达翡丽推出了时区表,并将其申请为专利。

1962年,一枚百达翡丽陀飞轮机芯在日内瓦天文馆(Geneva Observatory),创造了世界机械表计时精度的新世界纪录,而且纪录保持至今。

1985年,百达翡丽生产出940型号的多功能手表,有全自动、日历、月相、闰月、自动跳日等功能,机身厚度仅3.75毫米,是同类手表中最薄的。

而斯登家族,也显然对自己的产品充满信心。《巴塞尔日报》曾报导了这样一个故事,2012年,两位媒体人到百达翡丽的日内瓦工厂参观,在和总裁泰瑞.斯登先生共进午餐时,看到斯登先生戴了一块Aquanaut系列手表,其中一位就问斯登,如此纤薄的腕表是否在耐受性与防震性上有所牺牲,斯登先生听后微微一笑,然后就摘下手表抛向半空,手表重重地落在座椅扶手上,然后再落到地上,斯登先生捡起那块表丢给两人说,看它是不是还在走?

斯登先生的“千金一掷”,显然是对自己产品质量的绝对信任,因为百达翡丽的每件作品都同时具备坚固和实用。

这让人想到百达翡丽的广告词,“没人能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是为下一代保管而已。”这句话有着永恒的主题,那就是“传承”。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蔚然
撰文:陈思雨、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污染王变身环保王 中共夺气候霸权
【财商天下】习点赞航天股价大跌 二十大开战?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横河观点】小心中餐馆摄像头 中共监控侵世界
【财商天下】中国GDP增长18%?藏糟心账本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