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村挤兑潮引关注“天下第一村”泡沫化

人气 14769

【大纪元2021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曾被中共吹捧为“天下第一村”的江苏华西村,近日的挤兑潮风波持续发酵,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及其上市公司引发外界关注。

华西村村民对大陆“封面新闻”表示,从2月24日开始,华西集团的入股分红突然从30%变成了0.5%,30%的红利持续多年,很多村民都入了股。

华西村村委会称资金充裕,兑付没问题,但并未缓解村民的担忧,25日排队要求兑付的村民人山人海。有村民直接说,害怕拿不到钱,能拿回本金已算幸运。

这起挤兑事件持续发酵,村民仍未得到任何解释,而华西村及其旗下华西集团的情况也进一步引发关注。

华西村泡沫化  华西股份已“充公”  公司亏损数亿

2月28日,台湾资深媒体人王瑞德接受民视新闻采访表示,华西村老百姓希望只要拿回本钱就行,反观华西村负债已经接近400亿人民币,大陆很多企业的发展是建立在追求暴利的基础上,没有脚踏实地,最后就发现老百姓投资的企业化为乌有。

报导指出,华西村曾风光一时,但其泡沫化早有脉络可循,很多大中型企业都变成(中共)国资控股,早在2019年3月,就已传出华西集团负债将近370亿元人民币。

公开资料显示,华西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是“江苏华西村股份有限公司(华西股份)”。华西股份1999年在深圳上市,当时是大陆第一家以村命名的上市公司,中共官媒一度极力宣传。

刚上市时,华西股份以钢铁、化工、服装、纺织等实体业务为主,但2007年之后实体业务逐渐衰败。2015年开始,华西股份转向以金融为主业,2015年8月成立一村资本有限公司(一村资本),主要从事私募资金业务。

2020年7月,华西股份转让“一村资本”34.431%股权给无锡国联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无锡国联),无锡国联是中共无锡市政府控制的国企。同年,华西股份出现首次亏损。

华西股份2021年1月26日发布的业绩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首次发生亏损,归母净利润预亏3.9亿至4.35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同比下降169%至177%。

而在转让股权的时候,华西集团称,股权转让不会导致控制权变更,目前的公开资料也仍然显示华西股份是一家民营企业。但实际上,华西股份已经丧失了对“一村资本”的实际控制权。

中共前官员:华西村是中共国的缩影

中共中央党校前退休教授蔡霞2月28日在推特发文表示:“华西村本质上就是中共国的缩影。中共政治局前任常委和现任常委敢带头公开自己家庭的财产吗?”

华西村建于1961年,中共改革开放后,华西村被中共当作“集体主义经济模式”的典型。

目前,华西集团的控股股东是华西村村委会及社区服务中心,董事长是华西村中共党委书记吴协恩,吴协恩是华西村前任中共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四子。

吴仁宝的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及其多名家族成员都曾经担任、或者是现任的华西村中共党委干部,其四个儿子同时兼任华西村房地产、旅游、餐饮等多家公司的负责人。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2004年曾发布研究数据表示,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而普通村民月入千余。

2019年3月媒体曝出华西村出现资金问题,吴协恩一度否认,但华西股份的股价暴跌,一度接近跌停。

在上述蔡霞发布的推文下方,有网友留言表示:“华西村我去过好多次,印象最深刻的是最里面那个酒店的价值30亿的纯金的大金牛,和外面的民用直升飞机起停场地。感觉很浮夸,很作秀,符合中共的风格。”

“与(中共)党的贪腐结构一模一样”“破产也是早晚的事,可怜了老百姓”。

目前,针对股份分红从30%减少至0.5%的情况,华西村的村民希望官方给个说法,但尚未得到任何解释。村民表示,最初入股时并没有签订协议,只有一张入股凭证,也无从得知若一方违反条约应做何处理。

责任编辑:林诗远 #

相关新闻
【翻墙必看】江苏华西村已成“沙子城堡”
华西村负债累累 传遇财困问题 股价大跌
华西村玻璃桥“十一”垮塌 消息被当局封杀
入股分红从30%变0.5% 华西村陷挤兑风波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